《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654章 权力压制(上)

“我跟范如霜没谈什么,”凯瑟琳一听陈太忠这么问,警觉地看他一眼,接着又微微地一笑,“就算谈了,也无所谓吧……我本来就是做这一块的。”

“肯定无所谓嘛,我只是有点好奇,”陈太忠一摊双手,他确实是不在乎,黄汉祥提出的兼并平铝的计划不错,很是别出机杼,对临铝的扩张很有帮助,但那帮助也仅仅对临铝有益,跟天南可没啥关系。

对他来说,上个氧化铝项目的话,连青旺、凤凰甚至素波都能受益,所以他更倾向于支持八十万吨氧化铝立项。

“她要我帮着吹吹风,”难得地,凯瑟琳连吹风这种术语都学会了,“省得别人认为,她既要上八十万吨,还要兼并平城铝厂……一旦产生这样的误会,她的工作就不好开展了。”

“这个我懂,”陈太忠点点头,心说果然不出我所料,范如霜不想两面树敌,“但是你觉得,你吹风的对象合适吗?”

你现在在京城的圈子里,多少有了点影响力,不在上面吹风,跑到下面去吹,这不但本末倒置,还把消息放得满天都是,太高调了。

“我当然知道临铝不归你们天南管,”凯瑟琳翻一翻眼皮,转身噔噔地向楼上走去,“但是地方政府想发展经济,可以向上面强烈要求,中央也不能完全无视这种呼声吧?”

氧化铝是国家战略物资,就不可能让地方去搞的!陈太忠愣一下,说实话,他有点搞不懂她的逻辑,“但是我们天南要是真的反应上去,范如霜这不是两面树敌了吗,这对你又能有什么帮助呢?”

“向天南省的人吹风,这个要求,是范如霜提的,太忠你知道,我必须巴结她,”走上楼梯,凯瑟琳笑吟吟地坐下,“还好,这并不是太困难的事情。”

敢情你也有怕的人啊,陈太忠白她一眼,说句实话,这女人我行我素习惯了,宁肯在中国剃两年的光头,也不肯委曲求全,能让她刻意逢迎的人,还真是没多少。

当然,甲方拿捏乙方,那也是天经地义的,他对这个也没感到意外,但是下一刻他身子一僵,眉头一皱,“是她要求你这么做的?”

他终于反应过来了,若是范如霜指定这么做,那可不仅仅是吹风那么简单的事儿了,通过地方政府向上面施压,肯定还有争取同情的意思。

当然,可以确定的是,天南省对有色公司的影响有限得很,临铝也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两面树敌,而且黄汉祥伸手协调的事,也不会坐视范如霜胡来。

但同时,正是因为黄汉祥伸手了,就影响了临铝的既定发展方向,那么,范董有点不甘心,又担心老黄将来未必支持,所以就早早地放出风去。

这不但算吹风,同时也是在天南找同盟呢,黄汉祥是答应得挺好的,但是他一旦受到别的因素的影响,要讲一讲大局什么的,要求临铝不再争取八十万吨,那时候,范如霜可就哭皇天都没泪了——她可还得靠黄家保她的位子呢。

没有精心策划过项目的人,或许不会理解那种感觉,但是陈某人好歹是操作过几个项目的,所以他能理解范董的不甘——自己选的项目,不但是脸面,也是自己的孩子。

这种情况下,范如霜针对天南人放风,那就是再争取一层保险的意思,她这么做或者是对黄总有点不敬,可是细想起来,多少也是有一点无奈在里面——求人不如求己,准备工作做得足一点,比什么都强。

“胡闹,”想明白这一点,陈太忠苦笑着摇摇头,“本来有色公司就够她应付的了,还要争取省内的舆论,真是自寻死路……她当别人都是雷锋,帮忙不求回报的吗?”

“她说了,地方政府,管不到央企的,”凯瑟琳眨巴眨巴眼睛,讶异地看着他,对于这些很具中国特色的东西,她并不能一一判明,“难道不是吗?”

“这世界总是充满了意外,”陈太忠微微一笑,不做正面回答,这不是他缺乏回答的诚意,而是他内心世界真实的认识。

搁在以前,他习惯把事态的发展方向牢牢地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反正他有力量,就是非此即彼嘛,但是现在他知道了,人心是不能精确地量化的,那么,静观其变也不失为一种比较理智的选择。

“事实上,这个世界正是因为各种各样的意外,才会带给人不同的惊喜,”凯瑟琳微微一笑,她是最喜欢刺激,也最不怕玩火的,“难道不是吗?”

第二天上午九点半的时候,天南省最耀眼的三个正处出现在了普林斯公司,正像以前介绍的一样,这个公司人不多,大概就是六七个,但是办公场所非常大,甚至会让人生出“空荡荡”的感觉。

当然,现在凯瑟琳在中国的业务开始起步了,那么,她的员工也多了起来,除了招聘的还有从国外挖过来的——比如说其中有一个中年男人,长相带有明显的日耳曼人特征,陈太忠觉得,自己似乎在欧洲的什么地方见过此人。

这些是题外话,反正普林斯公司的办公场所是如此地大,所以它甚至拥有一个多功能厅,这个厅里,今天就挤满了人,足足有四十多号,全是来此跟西门子谈合作的。

四十多人分了五个阵营,天南这边七个人不用说,其他四拨人每一拨人也不少,其中人数最多的一拨,有十二三个人,这些围着一个年近五十岁的男人。

这个男人相貌儒雅衣着得体,看起来很有些气质,但是他身边只坐了两个人,其他人连坐都不敢坐,那就不仅仅是有气质这么简单了。

“这人是谁呀?”连蒋君蓉这种眼高于顶的主儿,都禁不住生出一丝讶异来,说不得回头问一下陈太忠——陈某人今天是打定主意做绿叶了,所以很规矩地躲在后面一派的“随从席”上。

搁在往常,陈太忠肯定不带理她,不过今天事情很重要,他也觉得这位的谱儿摆得挺大,于是不动声色地站起身子,“我去问一下。”

凯瑟琳不肯告诉他今天有谁来,但是陈主任好歹也是常来普林斯公司的,别说伊丽莎白了,公司里其他的老人也还记得他。

不多时,他就打听了消息回来,只是这个消息他还不合适直接跟天南人说,“这是一个常务副市长……那边很重视这个项目啊。”

常务副市长主动上门参与谈判,那确实是诚意十足了,不过许纯良可不在意,以太忠跟凯瑟琳的关系,来个常务副省长,也未必有效,“级别没必要太高,够用就好,能办的事情咱自己办,何必还要找领导撑腰?”

“也不过比咱们高半级,”蒋君蓉冷笑一声,又扭头看陈太忠,“你倒是说明白点,哪个市的常务副市长?”

人家是松峰的常务副市长,比咱们高一级!松峰是副省级城市好不好?陈太忠微微一笑,“对咱们构不成影响,我问那么多做什么?”

听说松峰来了个常务副,他一开始还真有点奇怪,说不得找个僻静地方,悄悄地给伊丽莎白打个电话问一问,这才知道,敢情这是松峰自己的意思,而且这常务副似乎也是来北京办事的,不过是……适逢其会罢了。

不管怎么说,碧空省跟普林斯公司的关系,那是众所周知的,估计这常务副市长也是因为有这碗酒垫底,才径自跑过来了。

但是同样地,因为跟蒙艺的关系密切,陈太忠真的不便点出此人的来历,没错,松峰是副省级城市,在很多事情上未必会听省里的指挥,但是他就算指出来这一点,别人也得相信不是?

要是这次被松峰人把代工单子抢了去,他就算全身是嘴,也解释不清了,更别说他还不想让蒙书记说他欺负碧空人,那就只能装作不知道了。

“切,装神弄鬼,”蒋君蓉白他一眼,她本是冰雪聪明之辈,才不会相信他的话,你连人家是常务副都知道了,偏偏不知道是哪个城市的——拜托不要这么搞笑行不行?

不过在官场中,很多时候很多场合下,知道比不知道要好,省得不但搞得别人被动自己也被动,她很清楚这一点,更别说姓陈的小子相识遍天下——所以她很明智地不再问了。

她不问了,但是别人会说啊,不多时,凯瑟琳陪着几个人走了进来,做为东道主,美艳的女老总笑吟吟地将身边几个人介绍一下,除了西门子中国公司的执行副总裁舒泽先生之外,还有一个中国人,让在座所有的人都是眼睛一眯——信息产业部政策法规司的牛副司长。

这是很了不得的主儿,你们再怎么跟西门子谈合作,毕竟生产的是手机,只要生产手机,就绕不过信息产业部这个坎儿,当然,此人能来,也证明部里相当重视此事。

没错,一个副司长只是一个副厅,但是事情不能这么简单地看,他能走上前台坐在现场,证明身后最少要有一个正厅的授意——更可能是个副部级的领导。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