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652章 三个正处(上)

周四,中央文明办副主任贾自明下天南,而就在同一天,许纯良和蒋君蓉登上了去北京的飞机——陈太忠告诉他们,西门子中国公司要谈合作了。

按凯瑟琳的设计,是她将陈太忠介绍给西门子的人,再由他将德国人带到天南,不过陈某人自觉事情多多,哪里愿意这么麻烦?于是直接给许纯良打个电话,要他来北京谈。

许纯良手边的事情也多,又想着这次是素波人出钱,所以联系一下蒋主任,两人商量一下,联袂飞了过来。

飞机到港的时间就接近下午五点了,陈太忠开了马小雅的宝马车来接人,同行的还有临铝办事处的七座道奇商务车——范如霜听说小陈居中介绍,给科委又撮合了一桩手机业务,于是不由分说地把车派了过来,既然是组团过来的,你那车放不下那么些人。

天南人确实是组团来的,按中国官场的传统思维方式,人多才能表示出重视程度来,要不然就难免有不诚心的嫌疑。

凤凰来的人不多,就两个,一个是许纯良,另一个是攻关组的杨帆,据说分管副市长乔小树原本也有意来,但终究是事务繁忙不克分身。

不过,张爱国在打给领导的电话里歪嘴,说乔市长是听说素波那边蒋省长的女儿带队,吓得“缩了回去”——这种小道消息,在人民群众中永远有市场。

倒是许主任表示,他甚至连杨帆都不想带,这初期接触谈的只会是合作方式,离谈技术细节的过程,还早着呢,但是蒋君蓉表示,希望凤凰科委来个动手能力比较强的工程师——因为素波要来四个人。

其实对喜欢讲排场的蒋主任来说,四个人真的不多,除她之外,一个翻译一个专家再加一个跟班,这已经四个人了,也就是因为这次是初次接触话题不会深了,她没必要带太多人。

许纯良一听她要带三个人,心说咱们是合作单位,我们凤凰还控股呢,我一个人都不带,也太没面子不是?于是就带了杨帆来。

五点半的时候,陈太忠等到了他们,于是领着两个同事走向宝马车,至于素波人嘛——你们坐道奇吧,那车也不错。

“去天南驻京办吧,”蒋君蓉一如既往地独断专行,还没上车就开始指示了,“那儿我已经定了两个豪华套,两个标间。”

“我在北京有亲戚,不用了,”许主任可不想跟着她的指挥棒转悠,且不说许家在京城亲戚众多,许绍辉在北京也本来就有房子,更别说许纯良的爷爷还在北京。

“我给杨帆在凤凰驻京办定了房间,”陈太忠也知道,纯良在北京就不住宾馆,所以只安排了杨帆,他是不愿意跟省驻京办那帮人打交道。

得,三个年轻气盛的正处,各有各的建议,人还没上车呢,就吵了起来,真是有点乌合之众的意思。

蒋君蓉坚持去天南驻京办,那边不但条件比凤凰驻京办好,关键是她跟驻京办一把手齐主任关系也好,去了那儿自在,“陈主任,咱们是跟西门子谈判来的,要注意自身形象。”

“那咱们各自选住的地方,约好时间,明天汇合,”陈太忠才不买她的账,“飞了这么久,你们也正好休息一下,养精蓄锐准备攻坚……让这个车送你们吧,我送他俩。”

“陈太忠,你有点大局感行不行啊?”蒋君蓉是一见他这样子,就忍不住要暴走,“咱们晚上还要商量对策呢,你这是要干什么……让大家放羊?”

“我都把事儿联系得差不多了,还叫没有大局感?”陈太忠一听也恼了,“这本来不关我事的,而且我就不待见那齐主任……我说,你不要欺人太甚行不行?”

还有些话,他是不想说——晚上商量对策?有个毛的对策,全是内部交易,早就谈好的,你们来也就是走个过场,敲定负责人选罢了,你还真以为能左右了局面?

这话要说出来,就有点伤纯良的感情了,同时也有点伤蒋主任的自尊——蒋君蓉此来看似排场很大,但是凭良心说,这是一个负责的工作态度。

毕竟有很多事情,是有备之后才能无患的,就连陈某人都承认,姓蒋的这家伙虽然很不招人待见,但是人家对工作的认真程度,他都未必赶得上。

“喂喂,咱们是办事来的,”许纯良一见这俩把眼睛都瞪起来了,马上开始和稀泥,“这样吧,咱们不能给外人一个不团结的印象……太忠你肯定也不愿意,既然蒋主任要帮我省钱,那杨帆晚上去天南办事处住吧。”

“我见不得那姓齐的,那我送你们过去,”陈太忠也没话了,纯良都把这事儿上升到团结与否的高度了,他也不能再说啥了,“晚上你们好好商量一下对策,啊?”

“太忠,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难得地,许纯良脸一沉,别说,老实人发火还真有点威力,“离了你,我们商量个屁?”

“说见不惯就是见不惯,怎么,你能把他撤了?”陈太忠眼睛一瞪,他已经知道,在官场中坚持底线的重要性,所以他不怕说出来——哥们儿是有原则的。

“我们晚上去那儿睡一觉,总行吧?现在去哪儿,你做主!”许纯良也恼了,冲他喊一嗓子,然后侧头看一眼蒋君蓉,“怎么样,蒋主任……你同意不?”

“我无所谓,”蒋君蓉微微一笑,接着又狠狠瞪某人一眼,“都是男人,怎么有人的胸襟,还不如我一个女人呢?”

“我不跟你比胸,加上海绵垫,我更不是对手了,”陈太忠冷笑一声,论嘴皮子阴损,他怕得谁来?不过在凤凰科委的同事面前,他也不好太过刻薄。

于是他沉吟一下,接上了许纯良的话题,“那个谁……你先把他们送到天南驻京办,杨帆你也跟着去,把东西放下,然后来临铝驻京办,我和许主任在这儿等你们。”

许纯良来北京,就跟回家一样,随身拎个包就过来了,其他人没这条件,换洗衣服和洗漱用品总是要带的,所以他就拉纯良走。

一帮人吵了半天之后,终于出发了,两辆车一前一后地绝尘而去,旁边有个五六岁的孩子,关注到了整个过程,见他们离开,才用幼稚的声音发问,“爸爸,咱们来北京不是要去宾馆住吗?为什么不去驻京办住呢?好多驻京办啊……开车的叔叔阿姨,都去驻京办。”

“乖,爸爸不是干部,”牵着孩子手的男人苦笑一声,探手去摸孩子的头,“就算住进驻京办,咱们很可能被人半路撵出来……干部经常要开会的,咱们还是住宾馆比较保险。”

“比班里的大头还欺负人,”小男孩眉头一皱,旋即坚定地点点头,他抬头望一望身边的高大男人,“爸爸,等我长大了,也要当干部,天天开会……把他们撵出去,让他们也尝一尝被人撵的滋味!”

“孩子,咱们可以回去了,”男人的眼中,泛起了一丝的雾气,“你来北京,已经得到了最大的收获,我要让你深深地记住这一刻。”

“不行,我要去长城,不到长城非好汉!”未来的干部不被这样的表情所欺骗。

“你要真当了干部,可以在咱市里修个长城……”

临铝办事处的人可没想到,借出去辆车,却是拉回来七个人,不过既然是陈主任打头,那就一切都好说,而且七个人坐了没多久,凯瑟琳和伊丽莎白也赶了过来。

对上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儿,蒋君蓉和许纯良都没啥好办法,人家就只认陈太忠,他俩想叫真,别人也得买账呢。

凯瑟琳已经约好西门子的人了,明天上午十点去普林斯见面——在这一点上,她充分地显示出了自己的强势,西门子你再是大公司,想说事儿也得来我的地盘,天南人也是一样。

许蒋两位主任自然是无所谓的,倒是陈太忠有点不甘心,觉得国家干部被一个外商使唤得团团乱转,有点那啥,“嗯……天南驻京办的多功能厅,其实也不错。”

这个时候,他就放下了跟天南驻京办的恩怨,要不说这陈某人的小集体主义的倾向,又是还真是挺强的。

“西门子谈外包,不会只跟一家谈,那样的话他们无法跟股东交待,”凯瑟琳笑着摇摇头,“在我的公司谈是最好的……当然,我是想说,明天你们可能遇到一些对手。”

“哦?我能知道对手的名单吗?”蒋君蓉是最早反应过来的,她冷冷地扫陈太忠一眼,眼中是无法抑制的轻蔑:你还是不行,对吧?

撇开她这个眼神不提,凭良心说,她这个要求确实能证明她的工作态度,蒋主任傲慢归傲慢,风骚归风骚,但是为工作的事情,她不怕碰钉子。

“没那个必要,”陈太忠被她这一眼惹恼了,于是摇摇头冷笑一声,“做好自己就行了,不需要害怕别人,也不需要无条件让步……凯瑟琳,我说得对不对啊?”

“但是……有一个天津的厂家,很强势,”凯瑟琳犹豫一下,认真地回答。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