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651章 陈小扇子(下)

官场中一向是这样,扶人上位不容易,保人就要容易得多,只要你没做了天怒人怨的事儿——一个是想要获得本不该属于他的权力,一个是想将手里的权力保持下去,哪个更容易,那真是不用说的。

不过,黄汉祥也没因为这个而生气,逢人只说半句话,未可全抛一片心,小范这么说话,才是一个厅级干部的水平,反正事实的真相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心里都有数,说出来的话,那就降档次了。

他倒是看重,范如霜这话里有明显的投靠之意,于是沉吟一下,“这个项目不小,没准我的什么朋友,也有点需求。”

“只要您的朋友满足条件,上面领导的意思,我也敢顶,”别看范如霜是个女人,她的回答光棍得很,“没二叔您的照顾,临铝就发展不到这一步。”

话是这么说的,但是她心里禁不住还是要打个小鼓,没听说过黄家在项目上有多贪啊,希望……这只是黄二叔的试探吧。

黄汉祥还真是试探,他听说范如霜这个时候,还敢强调“满足条件”四个字,心说你有底线,也不枉我照顾你这么一回——凭良心说,天南省没得过黄家多少刻意的关照,而黄老在有生之年,也不可能再去天南了,但是乡情……终究是乡情。

没错,他也不希望黄家在天南落什么话把子,听她如此说,终于点点头,“你记住你说的话……你敢这么要求我,不这么要求别人的话,我可不答应。”

“我宁可破财免灾,也不会随便放不合格的东西进来,”范如霜的回答,真的令陈太忠惊讶,心说怪不得老范身为女人,却是能牢牢地把握手中的权力,成为临铝的女皇,这份担当,一般男人都没有。

我要介绍了不合适的人,你宁可赔我点钱,黄汉祥听得很明白,引申一下就是,如果我不介绍人去接单子,你也不会忘记给我留一份活动经费啥的。

黄老二不太看重这个,但是谁也不嫌钱扎手,于是就微微地一笑,“那小范啊,听我一句劝,暂时不要搞这个氧化铝了。”

嗯?范如霜愣了有两秒钟,才点点头,“哦,那我就不去争了,黄二叔您这么说,肯定是为我好,”她心里明白着呢,不管怎么说,黄汉祥今天过来了,那就没存了害她的心思。

“你现在的思维,有点误区,”黄汉祥见她乖乖的,心里也挺高兴,于是亮出他的想法,“你别把这个事儿放在心上,打个报告……关于兼并平城铝厂的报告。”

“兼并平铝?”范如霜愣了一愣,才微微一笑,“好的,没问题,我们早有搞临铝平城分公司的计划,完善一下的话,用不了几天。”

你们这是说啥黑话呢?陈太忠听得有点迷糊,说不得抬手将自己和阴京华面前的酒盅加满酒,“京华老哥,二伯这是啥意思啊,我听不懂。”

“我也不懂,真的,”阴京华苦笑着冲他一摊手,“要不这样,我告诉你‘四季养生汤’的配方和产地吧?我就是一个搞饮食的。”

“哼,不懂了吧?”黄汉祥很鄙视地看某人一眼,又冲范如霜扬一扬下巴,“小范,你跟他解释一下……我也看一下你理解得对不对。”

范如霜已经回味过来了,不过不得黄总允许,她不敢乱说,得了这个授意,她就能说了,而且有些比较微妙的猜想,她也需要验证一下。

要说这平城,是位于地北省的,平城铝厂倒也是有色总公司直属的,但是规模比临铝小不少,级别也比临铝低半级,很早以前,临铝有过兼并平铝的计划,不过两家离得实在有点远,管理起来不是很方便。

平铝那边的资源不算少,可是分布比较平均,没有像阴平之类这种铝土矿集中地,搞氧化铝的成本就比较高,但是总量上并不比临铝差多少。

现在国际市场氧化铝大涨,那这点成本就可以忽略不计了,平铝也就迎来了发展的黄金时机,最近行情蹿得很快。

说到这里,范如霜看黄汉祥一眼,才继续往下说,“能吃下平铝的话,这是布局的变化,临铝变强了,但是没增加什么新项目。”

陈太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这一次他是有点明白了,黄二伯出手吃下平铝,范如霜的权力增加了,但是平铝那块肉不一定有多肥。

没有新项目,就招惹不来多少垂涎的目光,而与此同时,黄家人支持临铝的态度,那是个人就看得到——我们不着急抢项目,我们抢地盘!

按说,这抢地盘的性质极其恶劣,一点都不比抢项目差,但是抢地盘考校的是官场影响力,而抢项目更多注重的是眼前利益——立项之后就有拨款到位,经营企业那是另一回事。

黄家人在官场里并不缺乏影响力,但是有些新生代吃相实在太难看,见到利益就死咬着不放,所以黄汉祥这个建议,充分发挥了黄家的长处,同时又避免了跟这些人的争斗——老子就是兼并个平铝而已,手上没攥着拨款。

至于说兼并了平铝之后,平城那边的领导层会动荡,那也是正常了,说句良心话,现在踏踏实实做事的人真没多少,一个企业立项,能招来无数条嗜血鲨鱼,但是想成功地经营一个企业,那就不是所有鲨鱼都能做到的了——很多鲨鱼都是抱着咬一口就走的心态。

黄家老二这个建议,真的是以己之长克敌之短。

当然,凭良心说,做这件事的难度,并不比找人帮忙立项轻松多少,尤其是涉及了平铝那边的反应,但是陈某人早就摇过小扇子啦:谁要是敢这会儿冲上来,那就是大耳光子抽了。

“黄二伯您这一手,还真高,”陈太忠笑眯眯地冲黄汉祥一竖大拇指,“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没错,黄二叔这个建议太好了,”范如霜也点点头,新公司即将组建,这个时候搞点兼并重组什么的,跟大环境相符合。

事实上就像她说的那样,临铝早就琢磨过兼并平铝,但是平铝只比这边低半级,那边强烈反对的话,此事并不好操作,但是眼下提出却正是时机,关键还是有了黄家的支持,否则的话她依旧不敢惦记——这才叫关键时候惹人。

“你肯定想过,但是不敢操作而已,”黄汉祥笑一笑,也不将这件事的功劳揽在自己头上,其实他想的比这些人还多一些。

现在支持临铝兼并平铝的话,他也算对跟自己打招呼的人的一个回应,范如霜这个人我们黄家保了,你们看着办吧,至于说当时你招呼的时候,为什么我没表示反对——切,黄家人做事,需要跟你们解释吗?

正经让黄总郁闷的是,他都惹人了却是不能把实情说出去,不过这也正常了,当初他决定坐视临铝变动的时候,可也没跟小陈说。

他在这儿郁闷着,陈太忠兀自不肯干休,“黄二伯,这八十万的氧化铝,还是得上啊,好不容易迎来一个发展的契机,能给了自己人,何必便宜了别人呢?”

范如霜听他这么说,递来一个感激的目光,黄汉祥可是给了她天大的面子,这个要求她是真的不敢再提了,但是对她来说,能吃下去平城铝业固然是天大的好事,然而有了这个好事,她越发地想琢磨八十万吨的事儿了。

有时候有的人一句话,真是无法用价值来衡量的,小陈能在关键时刻撂出这么一句话,范董事长就觉得,不管是暗示陈小马向陈太忠行贿,还是高云风正在操作的流水单子,她这些小付出,得到了太大的回报。

“不要人心没尽啊,你跟老爷子说去吧,”黄汉祥气得瞪他一眼,又撇一撇嘴,“消停一下,先办完眼前的事儿再说,不行吗?”

“我就是怕您觉得办完事儿了,就不说其他的了,”陈太忠听得就笑。

“太忠,话不是你这么说的,”阴京华见状,终于插嘴了,“黄总要是只管电解铝,那也就是管一下,又管了兼并平铝的话,那么……第三件事也就可以管了。”

一边说,他一边看一眼范如霜。

这话说得不算太晦涩,陈太忠和范如霜都听懂了,黄汉祥只管一件事,那就是顺手为之,但是连管两件事,那味道就不一样了——这地方,我黄家惦记上了!

抢地盘该怎么抢?就是这么抢,从无到有地插足,当然,由于天南是黄老的老家,黄家人不合适出手太重,就需要范如霜的配合,这也是阴总那一眼的意思:姓范的你看明白了啊。

“没准还有第四、第五件事麻烦黄总呢,您看我的表现吧,”范如霜听得就笑,她本是女强人,关键时刻也不怕说点蹬鼻子上脸的话,当然,她这其实是表态。

“你们三个就合伙气我吧,”黄汉祥撇一撇嘴,站起了身子,“走了走了,这顿饭吃得也太贵了,小范,其实你找小陈办事就行,他现在出入我老爷子那儿,跟进自己家一样。”

“您这说的,做人怎么能忘本呢?”范如霜笑着站起身,坚定地表个态,这事儿一码归一码,我认的是您黄二叔的人情,小陈的就另说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