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648章 微恙(上)

“找了一个管家?”陈太忠看着面前的女人,有点目瞪口呆,女人身高一米七五左右,倒不算胖,气质也不错,就是看不出多少岁,大约三十到五十岁左右吧?

见他扭头,这唤作露丝的女人冲他笑着点一下头,幅度大且时间长,一看就是经过专门训练的,“原来是陈先生,您好。”

“好了露丝太太,去拿啤酒来,在楼下的酒柜里,”凯瑟琳淡淡地吩咐一句,见她下楼,才转头冲陈太忠微微一笑,“你先喝酒,我去卸妆。”

“喂喂,你等一下,”陈太忠一把拽住她,低声发问,“我说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就算想给我介绍女人,也得介绍个素质高一点的吧?”

“她只是管家,你的别墅这么乱,我觉得需要这么一个人整理,”凯瑟琳笑着一耸肩,趁他发呆的时候,挣脱了他跑掉了。

“这只是老板的管家,”伊丽莎白见他瞠目结舌的样子,笑着在旁边解释了起来。

敢情露丝是凯瑟琳从美国请来的管家,原本她在美国的时候,生活就挺优渥,只是来了中国好几年,都没打下基础,也就没心思张罗这些。

现在她站稳了脚跟,平日里接触的一帮太子党们也都是前呼后拥的,尤其是她家里现在常举办小沙龙小酒会,没个使唤人确实不方便。

今天陈太忠过来,凯瑟琳是想让他去自己的房子,可是陈太忠拒绝了,她就叫管家过来帮着收拾一下房间,顺便吓唬他一下。

“这才叫莫名其妙,”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他不去凯瑟琳那里,是因为她在国内越来越活跃了,难免被有心人关注,他得注意避嫌,至于这里的房子,可是黄汉祥曾经长期居住过的,而且老黄现在都经常上门,倒也不怕有人惦记。

“这家伙还真不知道什么叫谨慎,”他悻悻地嘀咕一句,正好露丝拎着啤酒走了上来,看着这中年妇女笔直的腰板和刻板的姿态,他脑子里猛地冒出个念头:这家伙是经过礼仪培训的吧?

不过不管怎么说,他对这个突兀出现在自己家的女人,还是有着相当的戒备心理,等凯瑟琳卸了妆回来之后,他就凑到她耳边发问,“我说,你这个管家可靠吗?我可不想咱俩的交往,被登到国外的什么小报上。”

“你们身边那么多跟班,可靠吗?”凯瑟琳不答反问。

“中国是官本位社会,只要我们能保持足够的势力,有的是愿意守口如瓶的人,”陈太忠不以为然地一笑,“他们知道泄密的代价。”

“我们是金钱至上,只要有足够的金钱,她会考虑违约的后果,”凯瑟琳还他一个灿烂的笑容,“好了,露丝已经陪了我十几年……这样你满意了吗?”

这家伙吓唬人,从来都不带打草稿的,陈太忠真是拿她没办法,于是咧一咧嘴,“说正事吧,西门子那边是怎么谈的?”

“那需要怎么谈?它不让代工,我就支持爱立信,”凯瑟琳不以为意地笑一笑,“而且沃达丰的价钱压得很低,德国本土无法生产。”

陈太忠知道,她说的看起来轻松,但是还真的未必轻松,天底下从来没有那么多顺理成章的事情,国内是如此,国外同样是如此,而且此番事情能成,多半还是沃达丰将价钱压得太低,导致西门子无利可图,才不得不外包。

所以他感激地轻搂她的肩膀,“辛苦你了,对了……多少台?”

“一万台,”凯瑟琳笑着回答,这真是一个令人吐血的答案,不过,当她看到他无动于衷的时候,知道自己的伎俩被识破了,于是接着补充,“……的样机,四个款式,样机过关的话,暂定一百二十万台。”

“哦,我想,你该让你的管家离开了,”陈太忠一听就高兴了,“这应该是一个狂欢的夜晚……属于年轻人的,难道不是吗?”

“我并不介意你把露丝也算上,她其实只有四十八岁,”凯瑟琳白他一眼。

“但是我介意,是的,我非常介意,”陈太忠点点头,“我想,她还是早一点离开的好……请你不要置疑我的审美观点。”

“我已经为她安排了房间,她知道应该在什么时候出现和消失……唔,你先洗个澡好吗,不要啦……”

按说,陈太忠得了这个回复之后,来北京的目的就达到了一多半,不过这次来京,他还有些应酬,比如说去看蒙勤勤和杨倩倩。

蒙勤勤他是见到了,但是杨倩倩在学习的最后几天,跟着培训班的同学去天津考察了。

按说北京和天津离得非常近,不过某人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面目去面对高中的文艺委员,踌躇再三,他终于安慰自己——电话我是打了,但是没机会见面,那也就只能遗憾地错过了。

除了这些琐碎的应酬,他还应该找黄老去汇报工作,所谓这关系,就是走动出来的,他现在见黄老不算太难,自然要把最近做的事情说一说。

不成想他一联系周秘书,那边给了他一个软软的钉子,“小陈,黄老最近的身体不是特别好,你看,要不你先联系一下……黄二哥?”

这是嫌我短了黄汉祥的路?不能吧,父子之间还有这种说法?陈太忠说不得给黄汉祥拨个电话,不成想电话才一拨通,那边就接起来了,“太忠你这电话来得正好,你那药能连吃两个吗?”

“年轻人绝对不行,越老弱的人,越可以试一试,劲儿太大了……不过太老弱的也不行,虚不受补,”陈太忠这么解释,“我听周秘书说,老人家最近不太好?”

“犯糊涂了,能扛过去就扛过去了,扛不过去就麻烦了,”黄汉祥在电话那边叹口气,“这是第二次了,能扛过去又能安生一两年。”

人老了就是这毛病,不知道生理学上该怎么解释,反正随着体内器官机能的老化,反应就渐渐迟钝直至糊涂,好端端的人要是犯了糊涂,这就没多长时间可熬了,然后就是糊涂的时间越来越长,到最后猛地清醒一下,那叫回光返照。

但是能从这糊涂的过程中慢慢清醒过来,这就是过了一关,有点类似于体内产生抗体的效果,能清醒十来八个月到一两年不等,甚至有能撑过三五年的,然后再慢慢陷入糊涂。

要不老话说“七十三、八十四,阎王爷不请自己去”,或者还有“男怕初一女怕十五”什么的,虽然是带有浓重的迷信色彩,其实说的就是这道坎,捱过去了就还能活,捱不过去那就给母欧窝。

“不应该啊,”陈太忠听得就拉个长音儿,他那药丸虽然是乱七八糟的东西拼凑的,但里面的仙力可是货真价实,“才吃了多久……这药顶五年没问题。”

“这是遇到事儿了,我大哥的孙女遭人打劫了,扎了好几刀,肚子里的孩子也没了,”黄汉祥在电话那边长叹一声,“老爷子一听说消息,就糊涂了……”

“啧,那你报仇啊,”陈太忠听得就恼了,他知道黄家三兄弟里,黄老最疼小儿子,但是对大儿子歉疚最多——黄家老大受父亲连累,文革中被打成了残废,儿子也死在自己面前,于是文革一结束,他就携着妻子和儿子遗腹生下的孙女远渡重洋,发誓绝不再回来。

大家都知道,黄和祥大气稳重,深得黄老喜爱,但是陈太忠却知道,黄老说了:你能把我大儿子那个半疯半傻的毛病治好,有生之年,我保你个中央委员!

黄和祥现在,也不过才是个中央委员。

倒是黄汉祥,没吃了大哥的苦,行事又跳脱,不怎么招老爷子待见,在三兄弟里排名最后,当然,事实到底是怎么回事,谁也说不清楚。

“报仇……我用得着你说?”黄汉祥哼一声,“我已经跟人说了,找见人的话,给弄到北京来,要活的!”

黄家老二往日里嘻嘻哈哈没个形象,很多事情也不怎么注意,但是事实上,他的脾气大得很,尤其是一些涉及了底线的事情。

“这样的话,那我就放心了,不用吃那些药,养一养就好了,”陈太忠叹口气,“还想见一见黄老,汇报一下工作呢。”

“那明天我带你去吧,他也不是一直糊涂,就是一阵清醒一阵迷糊,不是特别严重,”黄汉祥听他这么说,就放下了心,“这次来北京呆几天?”

“怎么也得四五天,”陈太忠笑一笑,“给凤凰的手机找一个出路,对了……临铝那边想上个氧化铝,您能不能帮着想一想办法?”

“这范如霜也真是能折腾,”黄汉祥听得哼一声,“我看她是琢磨着拆分以后的中国铝业呢,到时候还不知道给谁做了嫁衣……这个事儿你等一等,谈好手机的事儿你就回吧。”

陈太忠听得叹一口气,“手机都谈好了,不过贾自明要去天南文明办检查工作,我先躲一阵儿吧。”

这贾自明就是中央文明办副主任,黄汉祥一听这话就明白了,于是笑一笑,“其实也没那么严重,见一见他也无所谓,不过,来了就来了,也不着急回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