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647章 结局已定(下)

有人贴身照顾,这还就是不一样,陈太忠终于有点能理解,为什么领导们都喜欢前呼后拥了,尤其身边服侍自己的,是一个美貌女性。

由于董飞燕是夜里的班,白天就可以歇着了,所以一有空,她就往陈太忠这里跑,而且在包厢里坐的时间越长,就越觉得陈主任这人厉害。

道理在那儿摆着呢,从八点钟开始,陈主任的手机就没有停过,打电话来的不是“老主任”“老市长”,就是“董处”“关厅”啥的,当然,更多的是颐指气使的口气,“老宋,这你也要问我?我的意思是先停他们一个月的广告,吊他一吊……承包了就大?”

真正的牛逼,那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确实有那么牛逼,现在就算有人说,这陈主任的确是个骗子,董飞燕都不会相信了。

更别说在十点来钟的时候,她姐姐又打来电话,说远望公司的电话打通了,袁总说了,既然有陈主任的条子,拿上条子来上班吧,不过关于去哪个部门……还是要看一看张萍的能力,才能决定。

董飞燕她姐姐肯定不能抱怨,人家直接答应要你了,工资待遇啥的,还不得看看你的能力?袁总是开公司的,不是慈善机构。

她倒是叮嘱自己的妹妹,要她跟陈主任处好关系,这不是晚上八点才能到北京呢?多聊一聊呗——都是吃铁路饭的,做姐姐的也很清楚火车班次这些。

董飞燕也正有此意,于是就赖在包厢里不走了,那态度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一个制服美女在你面前曲意奉承,那是什么样的感觉?一般人真的想像不出来。

她这里的响动,甚至惊动了列车长,十点来钟,列车长带着两个乘警来查票了,查到这个车厢,还故意让陈太忠出示一下身份证。

列车长拿着身份证,跟陈太忠比较了一下,才诡异地一笑,“二十二岁啊,这个领导可是厉害,小董你招呼好了……跟小李说一下,这个车厢不要进人了。”

知道我是领导了,你还看我身份证?陈太忠觉得,对方有调戏自己的嫌疑,不过这事儿……怎么说呢?按董飞燕的话,都是一个单位的,而且是国企,基本上是一辈子的同事,成年累月在外,大家逮个八卦聊一聊,也符合国企人的心态。

中午的时候,董飞燕从隔壁的餐车抱过来八瓶青岛啤酒——都还冒着冷气的那种,“我买的,让他们给我冰了,弄几个啥菜?咱在这儿单点,让他们往过送,我请客。”

“用得着你请吗?”列车长又冒了出来,这是一个年过四十的矮胖女人,眼神中透着精明,她笑嘻嘻地接话了,“算我的了。”

软卧车里,处级干部常见,但是这么平易近人的处级不常见,更别说这还是小董的朋友,她不会放弃这么一个接触领导的机会——铁路是相对独立的小王国,但是谁也不能保证,在外面就碰不到什么事情。

“我这人不习惯占别人便宜,”陈太忠微微一笑,手向旁边的包里一摸,再拿出来的时候,就捏了两个罐装啤酒大小的纸筒,“地道的明前狮峰龙井,花钱买不到……送你俩了。”

要说这世界上的稀罕物儿,那是多了,不是每个人都能分辨出来的,别说是不是真正的狮峰龙井了,能喝出明前雨前的,那都是绝绝对对的茶中老饕。

不过有些东西的真假,不是通过对物品的鉴定实现的,而是通过对这个东西主人的身份鉴定实现的,就像《项链》中的马蒂尔德一般,从没想过佛来思节太太借给她的项链,居然会是假的。

陈主任出手,也是对这个茶叶的背书,不管大家是不是能喝得出来,反正是由不得人不信,不过董飞燕却还偏偏要问一句,“那陈主任你从哪儿弄的?”

“前一阵儿,去了个老首长家,给了我点烟酒啥的,”陈太忠微微一笑,“我说我喜欢喝茶,就又混了点茶。”

“烟酒啊,有大熊猫没有?”列车长说话倒也直接,直接开口要了,倒也是个爽快人的性情,“我家老头子,总惦记着从北京弄两盒给他……说是从来没抽过。”

“嘿,我这顿饭吃得贵了,”陈太忠听得就笑,手一伸,又从包里摸出四盒烟来,一人散两盒,“带的不多,就给你俩了,别传出去了。”

列车长也不喝酒,吃了一阵之后,有乘务员过来说,等着补票的人排了不少了,请您过去处理一下,于是她站起身走了。

走出车厢门不多远,她就拆开一包烟,这东西上面啥都没写,邪行得很,她也是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倒是没觉得这烟是假的,但总还是要拆开看一看,“这是……”

“赵姐你也抽烟?”迎面过来个乘警,嬉皮笑脸的,要是陈太忠在的话,能辨识出来这就是昨天的那位,“还抽的是外烟,这是什么烟……熊猫?”

“你给我一边呆着去,”列车长瞪他一眼,乘务员和乘警分属不同体系,倒是没有直接的统属关系,不过列车长是领导,被人求的时候多,所以不怕他,“这是给你姐夫的烟,你小子看一眼就行了。”

“赵姐您这怎么说的,就给一根嘛,”乘警腆着脸硬要,“我帮姐夫鉴定一下真假。”

“你姐夫自己会鉴别真假,”列车长把烟揣进口袋,那是一根烟的面子都不给,不过国企职工之间,做事不会太绝,起码能互通消息,“要烟找董飞燕去,我从她朋友那儿混的烟。”

“那个小白脸?”乘警嘴角抽动两下,终于叹口气,“去他妈的,我不抽了行不行?”

下午陈太忠的电话依旧忙碌,终于在六点出头的时候,董飞燕正要张罗晚饭,听到了更大个领导的称呼,“省长您好,请问有什么指示?”

蒋世方打来电话,却是专门为了张州的事情——你们文明办这个曝光强度,可以考虑减慢一点了,要不就难免影响到省里各项工作的开展,最后他很关心地问一句,“中央要下来人了,你怎么倒是出去了?”

“还是那个手机的事儿,有点变数,需要尽快落实一下,”陈太忠的回答,让蒋省长听得有点汗颜。

了电话之后,陈主任表示说晚饭不吃了,北京有朋友等着呢,董飞燕表示了一下遗憾,顺势跟他要手机号,某人愣了一愣之后,还是用他的手机给乘务员拨个电话。

列车准点到达了北京,来接站的是韦明河的跟班小涛,“明河跟领导吃饭呢,他说了,把您送到地方以后,这辆车您先开着……要不然在北京也没个车用,不方便。”

“嗐,早说一声,你都不用过来,我再联系别人嘛,”陈太忠笑一笑,“车你开着,我有车呢。”

他在北京认识的人不少,但是合适让人接站又把他送到五棵松别墅的人,还真没几个,其中马小雅现在在天南,而凯瑟琳正和伊丽莎白参加个酒会。

所以他也没去五棵松,直接去马小雅的别墅取了那辆宝马车,这才折返,等他回来的时候,屋里的灯光已经亮了。

凯瑟琳正兴奋地跟伊利莎白说着什么,待听到他进门,从楼上向下看一眼,“怎么才过来,不是八点半的车吗,又晚点了?”

这都是什么嘛,陈太忠听那个“又”字挺刺耳,又看她脸上的浓妆,不满意地撇一撇嘴,一边换鞋一边嘀咕,“去马小雅那儿取了一下车,我说你都知道我要来,脸上还画得乱七八糟的,打算吓唬谁呢?”

“我这不是刚参加完晚会吗?”凯瑟琳悻悻地还句嘴,“正说要去洗呢,你就进来了……对了,明天我介绍西门子的中国区总裁给你认识,然后你们把意向签了吧?”

“能签意向了?”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

“上周就谈妥了,我就是不告诉你,”凯瑟琳乐得咯咯直笑,得意非常,“要不你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来北京看我。”

“呀,那我现在可以走了,”陈太忠假巴意思地转身,紧接着身子一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上了二楼,伸手就去抱她,“不过先得把你洗洗白,蹂躏一下。”

“啧,有外人在呢,”凯瑟琳挣动一下,冲他身后努一努嘴。

“切,哄谁呢?”陈太忠不上当。

“请问您是谁?”他的身后传来一个清亮的声音,伦敦口音的英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