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646章 结局已定(上)

“嘿,”听到陈太忠话,那乘警就笑了,一边笑,一边将向前走一步,嘴里散发出浓烈的酒味儿,“小伙子你脾气不小……咦?”

看到陈太忠身边胡乱堆放的百威啤酒空筒,他登时就愣住了,这年轻人喝了不少酒啊,而且车上也没卖百威啤酒的,这……这是个什么状况?

“我说,这是预留车厢,这是省委陈主任,”董飞燕有点不耐烦了,“你喝多了,进来瞎掺乎什么?快走快走。”

“飞燕……这是你朋友?”乘警呆呆地发问,一副脑袋瓜转不过来的样子。

“啊,火车上碰见了,不行吗?”董飞燕放下啤酒之后,抬手往外推他,“走走走,好好的一个人,喝了酒怎么这样?”

“真不是你家亲戚啥的?我还说少见你喝酒呢,”那位踉踉跄跄地被她推了出去,嘴里还念叨着,“我说你别推,我自己会走……”

“你以为我是你,上班时候喝酒?”直到把他推出去关上门,董飞燕才回头解释,“这家伙肯定以为你是蹭车的,特别缠人的一个混蛋。”

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他好像跟你关系不错。”

“他跟很多乘务员关系不错,”董飞燕冷笑一声,很不屑的样子,“我是懒得跟他计较,都是一个单位的,你也知道,我们这些人成年不着家,有人倒腾点特产,像衣服水果这些,赚点小钱,同事之间也得帮着相互遮掩一下。”

“嗯,”陈太忠点点头,表示理解,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就是这样了,铁路工作人员常年奔波在各个城市之间,倒腾点东西补贴家用,也是很正常的,别影响了本职工作就行。

倒是她连这些都毫不忌讳地说出来,估计就是那张字条的作用了,某人心里很清楚,不过他却没想到,她接下来的话更那啥。

“这男男女女的在一起,久而久之,难免就有点乱,”董飞燕又是一笑,拿个启瓶器打开一瓶啤酒,哗哗倒进她的饭盆半杯,“这家伙就特别色,没事儿就缠着这个那个。”

“看得出来,他在你这儿还没得手,”陈太忠笑着点点头,猛地冒出这么一句来,连他自己都是微微一惊——接下来可不能这么说话了。

其实他对那乘警也没什么反感的,男人嘛,可不就是那么回事?关键是知道进退,不要色令智昏,懂得把握轻重就行。

“就他?”董飞燕笑一笑,脸上满是不屑,她有这个自信的资本——既是铁路子弟,又是容貌艳丽,更别说守着的是软卧,哪里看得上一个小乘警?“我可没必要怕他,他也有求我的时候……撕破脸大家都不好看。”

一边说,她一边别有意味地看他一眼,脸上的笑容里,就多了一丝暧昧,“不过这些过来人的心理,你应该不懂吧?陈主任你今天……多大了?”

我比你懂得还多,你知道啥叫名器吗?陈太忠听得翻一翻眼皮,他很是不忿这女人撩拨自己,可是偏偏地,心里还有一点微微的受用,当然,飞燕同志若是长得歪瓜裂枣的,他估计就要大怒了,说不得,他微微一笑,“我是不懂,你……教一教我?”

他已经看出来了,这女人虽然说话直截了当,对同事也是毫不掩饰喜恶之情,但是骨子里还是一个比较守规矩的女人——起码她说了,上班时间不会喝酒。

“教一教你……这地方可是不合适,”董飞燕笑得娇躯乱颤,接着面容一整,端起了自己的饭盆,“来,陈主任,初次相见,您就写这么个条子……小董我也见识过几个领导,像您这么痛快的真是绝无仅有,替我姐和我姐夫敬您一个。”

“你上班时间不是不喝酒的吗?”陈太忠抬手跟她碰一下,讶然发问。

“是啊,上下车检票换票,要给旅客们服务,还要查票防盗,没准还有老人、孩子和病人有突发事件,事儿多,喝酒就太不负责了……而且这酒,我就不知道你们为什么喜欢喝。”

一边说,她一边皱着鼻子闻一下自己的饭盆,看起来是有点微微的厌恶,不过下一刻她就一笑,“不过我知道你一个人喝酒没意思,陪你喝一点……反正两点半才能到桐河。”

“这是享受,你搞得跟上刑场一样,我就算被陪,也没意思啊,”陈太忠低声嘀咕一句,一看她就不是一个喝酒的人,啤酒都倒进缸子里喝,连汽儿都没了还喝个啥意思?

“你有意思没意思我不管,这是我的心意,”董飞燕端起饭盆来,咕咚咕咚连喝两大口,“我这人呢,粗人,不会说话也不会来事……你帮了我,我觉得那点沙果诚意不够,看你酒少了,在站台上帮你买几瓶,呃……她们说,餐车的青岛啤酒都是过期的。”

“站台上的青岛,也不一定就……那啥,谁想退货,车票也是麻烦,要考虑成本,”陈太忠真是服了这个董飞燕了,真是啥话都敢说。

“车里就没有好货,月台上是有真有假,”董飞燕微微一笑,抬手拍一拍自己的肩膀,一股傲然之气油然而生,“我穿着制服呢,他们不敢骗我。”

制服诱惑啊,陈太忠只觉得刷地一下,热血上头精虫上脑,“我发现有点喜欢你了,你有过几个男人?”

“两个,一个是我老公,一个是我们领导,本来我不答应,他说提我组长……就是列车长,我操他妈的,他说话不算数,”董飞燕抬手又灌一口啤酒,又苦笑一声,“害得我婚也离了,你要帮我收拾了他,今天我真陪你了。”

“没准……我说话也不算数,”陈太忠这一时冲动过后,不住地自责,这不是处级干部的城府……情商越练越回去了,不应该啊。

“不算数我也陪你了,我就难得碰到个实诚男人,”董飞燕狠狠一拍桌子,眼中满是红丝,看得出来,她确实不能喝酒,“明天你走你的,我走我的……回头要买个啥票的,你给董姐打电话。”

“喝酒喝酒,”陈太忠见她这副光棍样子,一时也不好说啥了,这女人身上的草莽气息,比丁小宁差一点,却也不遑多让,“喝了睡一会儿,两点半你还要下车呢。”

“你别看不上我,打我主意的人真的太多了,”董飞燕又灌两口酒,“我就是看你顺眼,我姐夫说了,你安排萍萍……我外甥女儿进机关都是一句话的事儿,但是我不求你这个,你觉得我这人能处,那以后再说,不能处,那就是这一晚上。”

“我这人,其实……其实不喜欢女人太主动,”陈太忠撇一撇嘴,脑子里却是在拼命地琢磨,这事儿咋就突然间……发展成这样了呢?还是制服诱惑惹的祸啊!

“那算了,我也不喜欢主动,也就是喝多了,胡说八道,”董飞燕微微一笑,又端起了杯子,“再来……呀,没酒了。”

董飞燕一共买了四瓶酒,自己一个人就喝了一瓶半,不过她是真的不能喝,喝完之后躺倒就呼呼大睡,陈太忠怕她不能按时起来,还特意在两点十来分的时候,下床推了她两把。

不成想那边蹭地就坐起来了,虽然是哈欠连天,一看时间,嘟哝一声,还是穿上衣服戴上帽子,拿起手电和票本,迷迷糊糊走了出去,过不久车停下来,陈太忠从车窗向月台上一望,发现她的帽子戴的都有点歪,影响形象。

夜里停的都是大站,不过这样也没用了多长时间,十分钟后火车慢慢启动,又过一阵,董飞燕推开门走进来,反搭上了门。

接着就是窸窸窣窣一阵轻响,陈太忠微微张开眼睛一看,发现她在脱衣服,火车还未彻底驶出桐河站,车厢里虽然关了灯,远处昏暗的街灯透过车窗射进来,白色的胴体隐约可见,玲珑起伏曼妙无比——嗯,是白色紧身羊毛衫……

算了,睡吧,陈某人强令自己闭上了眼睛,没事言语上撩拨一下,那叫风流,每次都要剑及屦及图个痛快,那就难免有下流的嫌疑了……我说你怎么还没脱完?

这次他也不睁眼了,打开天眼一看,却发现她正在弯腰在床上折叠制服,这个姿势让她越发显得双腿修长,臀部挺翘。

接着,她居然就冲他走了过来,然后轻轻地……将制服放到了他的上铺,而且还站着抚弄了大约有一分钟,陈某人非常确定,只要自己伸出胳膊轻轻一划拉,这个夜晚将不再寂寞。

我嫌麻烦、下一次再坐火车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床铺太窄不好折腾,陈太忠给自己找了若干个理由,终于是……一宿无话。

说是一宿无话也不对,大约是在四点多的时候,董飞燕又爬起来,推开门走了出去,不多时不远处想起敲门声,“合州的,出来换票了……”

这也真不容易啊,陈某人心里感慨两句,再次沉沉睡去,再一睁眼,就是六点四十了,天已经大亮,董飞燕正在弯腰往小桌上放脸盆,上身依旧是白色羊毛衫,下身是制服裤子,依旧是……嗯,修长和挺翘。

“后悔了,昨天怎么睡得那么死呢?”他闷声嘀咕一句,又打个哈欠。

“你少撩拨我,”董飞燕回头白他一眼,眼里却有隐约的血丝——一晚上没睡好的都这样,“洗脸水给你打好了,你的牙缸呢?”

“这脸盆干净不干净?”陈太忠皱一皱眉,他可是听说,有些乘客素质低下,晚上懒得出去起夜,直接在脸盆里解决了。

“这是我的脸盆!”董飞燕又白他一眼。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