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642章 小忙(上)

李云彤不在,不过陈太忠还有别的选择,那就是找雷蕾打听,雷记者也没辜负了他的嘱托,很快就打听到了情况,“窦社长平常挺注意办事程序,讨厌不懂规矩的人,不过……我老爸刚才告诉我,说他其实看不惯那些没命钻营的人。”

“咦,我怎么觉得你这话,前后矛盾呢?”陈主任还真听不明白这话所指,“合着我不打招呼不好,打招呼也不好?”

“你不着急打招呼,”雷蕾的老爸跟窦革命共事多年,对此人还是相当了解的,提的建议也很直接,“反正咱们这不止一篇稿子,发了两三篇以后,你去窦社长那儿走一趟,也不用说什么,他就是看你有没有那个心……到了他这一步,还惦记什么?”

嘿,亏得我考虑到这一点了,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心里嘀咕一句,要是以为有老潘打招呼,就不用理会窦部长的,这就是又得罪人了——起码老窦心里要存个疙瘩,这疙瘩在将来可能发展为地雷。

这个电话才挂,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是不认识的号码,但却是熟人,“陈主任你好,我侯国范,好久没见了,找个地方坐一坐吧?”

“我说话方便,有话你直说,”陈太忠见这家伙打个电话都是藏头藏脑,而且眼下还不到九点,一大早就要约自己坐一坐,估计又是那些狗屁倒灶的事儿。

“昨天省里来人了,”两人已经做了充分的沟通,没必要说省里什么机关,侯厅长心情沉重,“储运处的张峰……又找不到人了。”

“哦,他又失踪了?嗯……我知道了,”陈太忠波澜不惊地回答,语气里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他放跑张峰这件事,那是不能让别人知道的,按说,侯国范是简泊云要保的人,他可以若有若无地暗示对方一下:这笔账我算不到你头上——也算是卖个人情。

这个人情搁在以往,他没准就卖出去了,但是张处长跑路跑得太潇洒了,前一天还说没门路,第三天就已经一骑绝尘了,而且跑到绕云才假巴意思地给他打个电话,说是我要走了。

绝对不能低估了体制里的任何一个干部!这就是陈某人在这个意外中的收获,他倒是想安慰一下侯厅长惶恐的心,但是……谁能保证张峰在跑路之前,没跟侯国范通过气呢?

“这次怕是……真的不好找到了,”侯国范在电话那边艰涩地回答一句,显然这家伙对某些事真的还是知情的——起码是有猜测。

不好找到,那你也该高兴吧?陈太忠知道,老侯是怕自己又把气儿出到他身上,说不得哼一声,“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总有找到的时候。”

咦?听着对面传来的忙音,侯国范沉吟了起来,张峰这家伙是在蒙我?

陈太忠想的不错,张峰在一天前,确实给侯厅长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里含含糊糊地表示,自己这也是奉旨跑路,我做的事儿我认,但是你把其他乱七八糟的事儿堆到我头上的话,没准别人会改了主意抓我回去,到时候……大家都好不了。

张处长没说是什么人放他走的,但是陈太忠授意查封善林公司的消息,又没有保密,侯厅长就猜出个八九分来,这次打个电话给陈主任,落实猜测那是小事,他主要是想让自己表现得态度端正。

不成想却是得到了这么一个回答,不过转念一想,他就明白姓陈的在忌惮什么了,于是长出一口气——我这个电话也算没白打,起码态度是端正的。

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才想起来张峰还交给自己一些材料,心说我晚上还得去纪检委一趟——这事儿已经可以操作了。

当晚的纪检委之行,可谓是波澜不惊,第二天就是周五了,纪检委那里的反应暂且不提,只说蒋省长,他一上班就是好几个会,十点半的时候,有个短暂的停顿,穆大秘趁人不备,从包里摸出一张《天南日报》来,悄悄塞给领导,“又是张州的报道。”

报纸是精心折叠过的,一眼就能看见重点——《黑雾中的张州(一)》,得,今天的报道更显过分,居然弄了个(一)出来,说的是张州只顾发展煤焦企业了,天空雾蒙蒙一片,尤其是有的焦厂不但缺少环保设施,更是排放污水,搞得附近农田绝收……

“嘿,”蒋世方哭笑不得地叹口气,“你给陈太忠打个电话,问问他这系列报道能出到几,有那么多话题吗?嗯……省政府高度关注,但是,他差不多就行了。”

敲打一下张州,这是很正常的,但是敲打得太多,省里难免都要背责任了,蒋省长的指示很明确,我让你曝光,但是你也别太痛快淋漓了。

不多时,穆海波捏着手机回来了,他将嘴巴凑到领导耳边悄声汇报,“他说目前做到第十二了,还说保证言之有物,绝对都跟精神文明建设有关。”

“这可能吗?”蒋省长听得睚眦欲裂,登时就是一拍桌子,正在专心致志念发言稿的妙德禅师吓得一哆嗦,“这个……只要资金能上去,还还还……还是可能的。”

蒋世方看他一眼,连话都懒得说,站起身就走了出去,等穆海波跟上的时候,他叹口气,“一个煤焦……就有这么多的问题?”

“不光是煤焦,这个黑雾指的不仅仅是那个,”穆大秘轻声解释,“像今年高考,有个女孩考上天大了,却被市委党史办一个副主任的女儿冒名顶了,到现在都没给个说法,陈太忠说的这个黑雾……其实就是黑幕!”

“啧,”蒋世方一听是这种事儿,也是一阵头大,要说这党史办是啥部门,那是个人就知道,冷宫啊——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在冷宫里呆着的,那也是国家干部。

也就是市委党史办的副主任了,换个市财政局的副局长或者组织部的副部长,根本就用不着这种下作手段,人家有的是人奉承呢。

“这是咱共产党领导的国家,哪里有那么多黑雾?”蒋省长冷哼一声,拿定了主意,“告诉他,搞到五或者六就行了……煽动性太强的东西,不许上。”

“可是……”穆海波皱着眉头,欲言又止。

“可是什么?”蒋世方很不满意地瞪他一眼,心说海波你好歹是省政府大秘呢,这种话你不去说,难道要我去说?

“可是他说,这只是这两天内收集到的素材,真要一直搞下来的话……”穆海波犹豫一下,换了个腔调。

听得出来,他是在模仿陈太忠的声音,“这个系列能做多长,我也不知道,不过,超过《还珠格格》是没有问题的,估计跟《我爱我家》差不多吧。”

“《还珠格格》……这个清宫弱智戏,有多少集?”蒋世方不看这东西,但是他爱人、爱女和小保姆都爱看,尤其蒋君蓉,买了录像带还买碟——她打小就这样,喜欢自己被阿哥们包围的感觉。

“还珠格格不算续集只有二十四集,但是我爱我家……有一百二十集,”穆海波翻个白眼,按说在领导面前,做这个动作是很不礼貌的,但是他想向领导表示,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懑。

“这才扯淡,天南日报又不是他家的,”蒋省长气得脏话都出来了,不过下一刻,他就稳定住了自己的情绪,“算了,这个事儿你不用管了,回头我跟他说吧。”

领导做出类似的决定,实在是秘书的耻辱,不过蒋世方和穆海波都清楚,穆大秘在同陈太忠的角力中,从来没有赢过一局,那么有这么个决定,两人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当天下午,陈太忠的办公室来了稀客,省纪检委的人,大家虽然都在一个大院办公,但是彼此之间真没什么联系,就应了老子那句话——“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

纪检委来人,是打听张峰的事儿的,今天上午,李强正式被双规了,由于昨天晚上收到了点莫名其妙的东西,那就要调查张峰的去向,知道张峰在此之前跟文明办的陈主任有过接触,大家就过来问一问——这是程序,不得不走的。

陈太忠并不否认他见过张峰,但是再多的话也就没有了,而来的人也识趣,确认陈主任和张处长只是谈了谈曲阳黄的量产和粮食储存的结构问题,就站起身来告辞。

没人愿意和这家伙打交道,不说陈主任和许书记的儿子是众所周知的好搭档,只说蔡书记在的时候,监察一室的任长锁抓了这家伙一次,最后的结果是任主任精神失常——这个例子足以让所有人提高警觉。

粮食厅的事儿到了这一步,就算纳入正轨了,等到周一下午的时候,文明办的主任也定了下来,就是秦连成,与此同时,陈太忠接到了通知:周四上午,中央文明办有副主任带队下来考察,这是副省部级的领导。

接到通知的那一刻,他就为难地叹口气,“赵主任,我是晚上的票,要去北京办事。”

这赵主任就是潘剑屏的秘书赵丹青。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