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641章 选点很重要(下)

稿子写得不错,陈太忠抬手拨个电话,就将雷蕾从天南日报社拎了过来,这就是他自己的私货了,反正马勉不在了,他想怎么样,还不是由着性子来?

不但如此,等雷蕾来了之后,他又让郭建阳将罗克敌喊来,将雷记者介绍给自己的下属,“这是天南日报的雷蕾,跟咱们文明办有比较密切的合作,你们以后记得多接触。”

这一幕,跟马勉将孙朋朋介绍给他时是何其地相像?连某人自己都暗叹一声:权力果然是个好东西啊,哥们儿手握一个部门,就能正大光明地假公济私。

“我好像见过你,”罗克敌冲雷蕾笑着点点头,他是多少年的老宣教干部了,“我记得似乎……你跟胡秀凤关系不错?”

“那是我们主任,”雷蕾点点头,也不敢多说话,得,太忠随便安排一个干部接待,都是敢直接称呼胡主任名字的,这人和人的差距,真的有这么大啊。

“哦,”罗主任笑而不语,他有点理解陈主任这妇女之友绰号的来历了,一直以来他总觉得是以讹传讹,但是随便介绍一个记者过来,都是极为美貌的成熟女人,别人就算想不说你,也不可能啊。

他能有这么个想法,说白了,还是因为陈太忠办的事儿有点犯忌讳,都是宣教口上的,谁还不认识几个记者?罗某人在日报社的熟人不算多,也有两位数。

马勉能介绍孙朋朋给陈太忠,那是因为人家是正职,而陈太忠眼下只是副职而已,更别说人家孙朋朋虽然专业不行,但好歹也是个主任,勉强拿得出手。

所以说内行就是内行,轻易就能品到外行体会不出的微妙——陈太忠来宣教口的时间,实在太短了,混不知自己已经露了马脚出来,当然,罗克敌不能断定,这女人就一定跟陈主任不清不白,但是两人的关系,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不过,这些也都是小事,看了张州传来的稿子之后,雷记者表示有些细节还需要润色一下,于是罗主任就很客气地将她请到楼上详细探讨——这是文明办供稿,日报社记者编辑的稿件,充分的沟通是很有必要的。

说白了,陈太忠这么安排,也有不想让文明办风头过盛的意思,否则像那个干部家属调查表的意义一般,文明办直接供稿都没问题——这次毕竟是含有敲打张州的意思,而且稿子不会只有一篇,那么还是低调一点的好。

当然,明白的人自然还是会品得出来其中味道,这也无须多言。

安排完这件事,陈主任就又接到了段卫华的电话,段市长表示那个善林公司,问题真的不小,经侦支队这边表示,有点收不住手了。

这就是催我联系省纪检委呢,陈太忠明白老市长的意思,放下电话之后,就又跟许纯良联系一下,说是对李强的调查,可以加深一步了——素波警察局经侦支队那儿,好像又出来点什么线索。

“你再没动静的话,我都要忍不住了,”许纯良在那边听得就笑,可见这家伙那里的压力,也绝对不轻,不过既然是兄弟,他不会借此卖弄。

事实上,他更关心另一件事,“我说太忠,沃达丰的事儿,你赶紧了哈,蒋君蓉一天两个电话的催我。”

“那是她看上你了,”陈太忠笑了起来,“我马上就去北京……火车票都买好了。”

“火车票?”许纯良表示,自己纯良的心不能理解这么深奥的问题,“为什么不是飞机,你不会差这点钱吧?”

“肯定有原因,不跟你说,”说起这个来,陈太忠倒是想到了另一个问题,“对了,秦连成的事儿,算是定下来了吧?”

“嗯,”许纯良应一声,按说他的消息没这么灵通,秦市长虽然是找他老爸办事,但是他在凤凰呢,不可能事事都及时沟通,不过这一次,秦连成是得了陈太忠的提示,所以他也能比较快地知道消息,“都跟你说了,张州的车尽快搭。”

“你放心吧,明天就见报了,”陈太忠压了电话,心里难免要琢磨一下,蒋世方到底跟许绍辉是怎么商量的,又做出了什么样的交换,他真的挺好奇:这省部级干部讨价还价的过程,会是什么样的呢?

不过这种事,他是没办法问许纯良的——更可能纯良也不知道,反正等尘埃落定之后,看结果总是能猜出一二来。

与此同时,蒋世方正在一家会议中心的小接待室看《天南日报》,他来回翻了几下,哼一声将报纸丢在一边,嘴里轻声嘀咕一句,“给个机会你都不会用……真是。”

蒋省长最近就盯着张州呢,不过他不想轻动,心说有人动的话,他表示一下关注就行了,正好许绍辉惦记上文明办主任的位子了,于是他就含糊地表示一下——张州的问题有点严重,已经非抓不可了,省纪检委应该重视嘛。

这个暗示,他早先是想通过陈太忠表示的,遗憾的是那混小子听不懂人话,所以他又不得不通过别的渠道暗示一下——反正你惦记文明办主任的位子呢。

不过,许绍辉那边的反应,也挺有意思,说是文明办正在搞一个干部家属调查表,江川这个裸官做得——真的是世人皆知,等一下文明办的反应吧。

这一下,蒋世方就清楚了,姓许的也不想轻易地授人以柄,他想顺水推舟地拿下此事,小许也是这么想的,率先出头的事情……让别人去干吧。

一说文明办出头,别说蒋世方了,是个人就能想到,出头者必然会是陈太忠这二愣子——他们倒是想让潘剑屏出头呢,老潘可能那么傻吗?

陈太忠能出头的话,确实挺好,蒋省长马上就想到了一些关窍,弄下江川来,大家就要考虑这块肉该怎么分了,不过在天南,他蒋某人不是老大,杜毅才是老大。

而小陈这家伙,是杜书记都要头疼的主儿,他出面搞江川,那么在后续的事情上,老杜也要考虑到这个因素,如此一来,大家可以借这个势。

这正是陈太忠当初设想的那种:我未必是搭了别人的车,很可能是别人搭我的车,凭良心说,他这种不妄自菲薄的心态,很有些道理。

不过话说回来,别人也不是搭车,只是想让他起个头而已——堤坝破口,口子固然很关键,但是更可怕的,是滔天水势的威压,否则的话,那口子什么也不是。

于是,蒋世方就挺关心最近文明办的动向,但是今天翻一下报纸,发现还是屁都没有,说不得抬头问穆海波一声,“宣教部搞的那个干部家属调查表,期限差不多了吧?”

“我看一下,”穆大秘听领导发问,就从身边的小包里摸出个本子来,这是他记录大事的本子,按说文明办那点小事,是轮不到记在这个本子上的。

不过,干部家属摸底调查好歹也是四部委挂名,再说了,涉及陈太忠的事情,重视一点不为过,所以他很快在本子上找到了答案,“应该……昨天是最后的期限。”

“哦,”蒋世方点点头,没再说话,既然昨天是最后期限,那么明后天还可以再观察两天,这点耐心他绝对不缺,省长大人倒是有点略略的好奇,陈太忠能有多少耐心呢?

像省里发下表格限期交表,其实是很严肃的事情,需要下面高度重视,不过操办此事的是文明办的一个办公室,这多少又有点比较诡异的感觉,下面真的因为某些变故,导致表格不能按时交上来,也不算很意外——哪怕这个风是早就吹过的。

所以按蒋世方的分析,如果张州不能及时交表,姓陈的小家伙想要找江川的麻烦,也只能通过潘剑屏,或者在报纸上吹风。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张州的表在期限截止日期交上来了,江书记的爱人和孩子都在美国,这根本瞒不了人,但是江川在备注里解释说,妻子身体有病,在美国养病,孩子正好也在那边留学,顺便照顾母亲。

他更没想到的事情,在第二天发生了,大概是八点半的时候,穆海波就拿着《天南日报》进来了,放报纸的时候,穆大秘信口提一句,“省文明办在张州搞调研呢。”

“嗯?”蒋世方看他一眼,拿过来报纸翻一翻,又沉吟一下,哭笑不得地摇头,“长途汽车站……嘿,倒是会选地方。”

不怪他这副表情,陈太忠这家伙做事,有的时候真不讲章法,却是偏偏能起到不错的效果——不过,总还是小道手段居多,不够大气,长途汽车站……哪个汽车站会没问题?

这个时候,陈主任也在拿着报纸看,心说窦部长也挺配合的,我该不该上门表示一下呢?没错,这件事是潘剑屏应承下来的,但是不管怎么说,人家老窦对文明办的支持,他不该认为是理所应当的。

要做事……先做人呐,然而再想一想,不去表示一下感谢那不好,去的话老潘会不会有什么意见呢?陈太忠又有点头大了,这一刻,他有点想念李云彤在身边的时候了——起码他能问一句,窦部长和潘部长到底是什么关系。

领导也有听八卦的刚性需求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