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640章 选点很重要(上)

“有些事是分不出对错的,”在酒桌上,董瑜亮这么说。

他许久不见陈太忠,正好借这个机会拉着副班长坐一坐,小可乐也跟着来蹭饭,陈太忠心里没鬼,自然不怕那些。

这酒桌上就又说起来下午的事情了,董处长就认为广厦的工作方式是粗暴了一点,但是其效果是卓著的——有些人你跟他好好说话就没用。

“你这个屁股坐得不对,”陈太忠叹口气,他也不想多说什么,董瑜亮这是典型的官场中人心态,总觉得人民群众素质不高,对这一点他非常不认可。

要说陈主任有没有官场思维特权思想?他也有,而且不比别人差,但是陈某人自命讲究人,看问题就愿意讲个公道:人民群众素质不高……是谁的过错?

政府起不到教化民众,弘扬不了真善美的社会风气,把这些统统推到人民群众素质差身上,这真的是有点颠倒黑白——尤其要命的是,坏榜样往往就是先从官员开始的,就是小可乐那句话:干部没有起好带头作用。

这世界从来就不缺少聪明人,干部们做了一没事,老百姓就敢跟着做三、做四,更别说做坏事也要讲个资源,普通的老百姓,手里能有多少资源?

干群关系的紧张,根子不在老百姓身上!

当然,有干部说我也愿意跟老百姓平等沟通,怎奈我一讲平等,对方就摇身一变成为刁民了,我反倒被其他干部耻笑,落个里外不是人——这话也不能说完全没道理,但是社会风气一旦堕落,想要扭转……又岂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陈太忠觉得,自己对这个问题还是看得很明白的,可就算以他的能力,想要扭转社会风气,也只能抱着一种“尽人事听天命”的态度,用做了总比不做强来安慰自己。

这精神文明建设,还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陈主任再次将事情划入精神文明建设范畴——从本质上讲,他认为是这样的。

这些话,他其实是可以跟董瑜亮解释的,不过这样的讨论,难免就有点煞风景,而老董跟他的关系,也没近到那一步——他能感觉得到,对方很珍惜同学之情,那么就不要扫兴了。

正瞎扯呢,陈太忠的手机又响,却是去了张州的李云彤打来了电话,说这里的不文明现象太普遍了,遍地都是,只要肯抓不愁找不到素材。

“这么能干啊?”陈主任对进度表示惊讶,想到李主任那傻大姐的性格,他就要细问两句,“你给我举两个例子吧?”

然而,李云彤这次还真的没谎报军情,她带人下张州之前,就分析过哪里最容易出成绩,然后她那个开出租的堂弟就指点了几处——比如说长途汽车站,你去抓吧,那里永远不会缺少不文明的素材。

所以她的人第一站就是长途汽车站,在暗访的过程中,他们不但被人强行拉客,听到了不少旅客的抱怨,也听到了车主的抱怨,嫌查获的超载客车,罚款力度多少不一。

当然,超载是不对的,就该罚,但是有人罚得多有人罚得少,这就让大伙儿心里感觉不公平,他们正抱怨呢,就有人在旁边不屑地冷笑,“罚你客车这是人家闲得慌,捎带的,那些拉煤的大卡才是重头呢……”

张州产煤,而煤炭不止是通过铁路运输的,所以,李主任一行人就又多了些可以查的内容——说句难听话,像这种目的性极强的暗访,根本就不用担心,大家更需要多考虑的是:XX事合适不合适曝光?

“那明天把稿子传回来吧,”陈主任做出了指示,“老板都跟窦部长打招呼了,你们只管查,就算我不在了,老板也绝对放行。”

李云彤知道领导要离开一阵,倒也没怎么奇怪,但是一旁的董瑜亮听得纳闷了,心说陈太忠这是又要……调整岗位了?“太忠你这是要去哪儿?”

“去北京,”陈太忠一听他这么问,就知道这家伙弄出了点误会,说不得微微一笑,“头疼的是还没定下来啥时候去,随时可能走,机票……是个问题。”

董瑜亮听得点点头,他很理解这种状况,别说处长了,就算是厅长也难免遇到这种身不由己的事儿,于是他同情地发问了,“是躲人还是赶事儿?”

“是躲人,”陈太忠讶异地看他一眼,老董你这真的很明白事儿啊。

“躲人的话,有点费劲,”董瑜亮能问出这话来,自然是个清楚内幕的,赶事儿的话,那是定不下来走的时间,定下来就要拿机票,考验的是在民航的人脉——这一点其实不是特别难,类似民航这些交通工具,都有保底票的,宁可空着都不卖,能拿到这非卖品就行了。

但是躲人就费劲了,那是票在手边,随时替换的,说要走不但站起来就要走,手上还得有票据,这就要跟民航系统有很铁的关系——这一班的票废了,就要考虑换成下一班的票,这属于贴身服务,难度要大很多。

“民航这边我不行,铁路倒还行,”董瑜亮也是实话实说,“别的地方不敢说,素波站的票,随要随有……不过,你坐火车吗?”

“坐飞机快一点吧?”陈太忠并不喜欢坐火车,老董你的心意我领了,但是我真不喜欢,“火车到地方,得一天半。”

“飞机倒是快,往下一栽,十来分钟就到点儿了,”董瑜亮笑一笑,嘴上也是没把门儿的,当然,他这是为了陈太忠好,无非话说得难听一点,“火车是慢一点,但是……咱在车上啥也不耽误,你说是不是?”

“这个倒也是,”陈太忠听得点点头,他不喜欢火车,无非是嫌火车慢而已,但是无论如何,火车是要比飞机安全很多的,这也是事实,而且飞机上不能开手机,火车上却不存在这个问题,随时可以安排工作。

“你……要去北京?”小可乐很惊讶地看着陈太忠,嗯,那不是一般的惊讶。

“怎么,你有什么好建议吗?”陈太忠淡淡地发问,他不想让董瑜亮小看她,一点都不想,否则他脸上也不好看,更别说燕子那边没准还要生点什么事出来。

“没啥建议,就是听说,范总最近在跑八十万吨氧化铝,”小可乐冲他微微一笑,她不愧是临铝子弟,专业消息掌握得非常到位,“你去北京,不是帮她跑这个了吧?”

“这个啊……条件允许的话,我肯定要问一下的,”陈太忠打着官腔回答,但是他不觉得自己是在打官腔——这也是小可乐你问我,别人要是敢这么问我,我哪里会给他们这个面子?

当然,他是这么想的,但是同时,他进京的理由也多了一条,是的,他不仅仅是为了获得那个手机订单才进京的,他还可以为天南争取氧化铝项目。

第二天一到单位,他就得到了新的消息,李云彤虽然走了,但是单位里还有郭建阳,还有彭苗苗、宋颖,有的是人向他反应情况——听说新主任这两天就要定下来了,好像不是机关里出来的,而是下面选拔上来的。

这不是别人的消息过于灵通,而是说干部选拔过程中,偶尔会出现这种划框框的现象,省里定下是秦连成,但是这个干部任命,不是绝绝对对的,那么在选拔过程中,就要适当地放出一个风声:我们主要考虑的,是下面地市的干部——这次选拔,注重的是基层经验。

这样一来,就把候选人划了片区,下面地市的干部,你们该怎么努力就怎么努力,但是省直机关的这些人,你们就不要有啥侥幸心理了,跟你们无关。

这个划框框看起来简单,其实也不是那么很简单,无端地划一个框框出来,框框外的人就不用惦记了——通常来说,这是组织上不希望框框外出现变数。

框框内的人,按说都还有希望,大家就会一致抵制框框外的人,这也是争取一切可以争取的力量的意思,不过明白的人就明白了,省里基本上圈定人了……范围就是那么几个人。

按说,秦连成也是省里下去的干部,不过现在没人会把他当作省里的人,所以这个风声,真的是很贴切的。

陈太忠对这样的消息不感兴趣,他基本上已经看到了结局——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但是他这种淡定,看在下面人眼里,那就是陈主任手眼通天,已经知道结果了。

哪怕是——结果不如陈主任的意,陈主任也能保住这一方太平,一个雍容的态度,真的能安定太多人的心。

陈太忠对流言蜚语不在意,今天他主抓的是张州上报上来的不文明行为,大约是十点钟左右,张州那边的稿子,就从传真机里传了过来。

下张州的是两辆车,稽查办一辆调研处一辆,带队的是李云彤,不过随行的有秘书处的一个笔杆子,写这点东西,真的不在话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