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639章 谁之过(下)

陈太忠不是对裴总有意见,而是对这个认知有意见——合着你做的,都是为国为民的大事,别人就都是小市民,你要是软的话,人家就是要为自家赚一笔横财,有意刁难你?

扯淡了,其实你也是想赚钱,想多赚一点钱,才这么挤兑老百姓嘛,让你贴钱接这个单子,你肯接吗?

裴建勋嘴里这样的小市民有没有?有,而且还不会少,陈太忠很确定这一点,他虽然是“省委领导”,但还真不缺跟小市民打交道的经验——几年的官场生涯,导致他不缺乏跟任何人打交道的经验,这一世他遇到的琐事实在太多了。

人民群众的道德水平有待提高,这是一定的——更别说现在整个社会的道德水准是在急剧下降,但是,这不能成为你心安理得强取豪夺的理由。

你有贸易厅这个关系那是你的优势,想赚这个钱也正常,别人赚不了嘛,但是在赚钱过程中你要考虑到,不能激起太大的民愤!

广厦以这个理由粗暴地对待拆迁户,有没有道理?凭良心说真有一定的道理,往日里比较老实的老百姓,没准就捏着鼻子认了——这道理是用来欺负老实人的。

不服气的,还就接着不服气了,能上面沟通的,就上层沟通了,所以这一手,看来是为了加快拆迁进度,其实本质还是为了欺负老实人。

当然,要是签了协议的人多了,对那些刺头也会产生点威慑力——不过这威慑力几近于无,人家都决定要做刺头了,还会在乎剩下三十户还是剩下三户?

陈太忠实在不欣赏这种办事风格,你要说你广厦牛,你牛得过我陈某人?没错,你认识陈洁,但是……扯淡,她是副省长,哥们儿我还是罗天上仙呢。

你看,像我这么牛逼的主儿,办事都是低调异常以德服人,你仗着一个小小的陈洁,做事就横冲直撞的——你这不是个做事的态度,是暴发户的行径。

陈某人能被众仙合力打得重生,这个性格因素占很大一部分,他眼里的对错分类很简单,不是分为比我厉害和不如我的,他眼里就是两种人:惹了我和没惹我的。

官场里历练了这么久,他的分类也多样化了,比如说:是我的女人和不是我的女人。

但是在针对具体事务上,他还是有个分类,身为讲究人,他分外注重这一点:我要看你是讲道理的,还是不讲道理的。

直到现在,这厮都没意识到,应该把人分为比我强和不如我这两种类型,所以说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裴建勋听到他这话,也是有点头大,心说跟这样的混人,我也没办法解释,“陈主任,这买卖也不是我说不做,就能不做的,您也知道,我是小人物,禁不住你们大人物折腾,我需要给出什么样的补偿,您直说吧。”

“你的意思是说……有人逼着你赚钱,不赚都不行,”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这钱你赚得非常不情愿?”

裴建勋摇摇头,“没有的事儿,我唯一想的就是,尽快把事情办妥了,说实话,省里……也有点压力。”

“啧,我倒是有点想法,但是……就是怕你不太方便啊,”陈太忠继续他莫测高深的笑容,欲言又止的样子,“你可能会很难做。”

“您说,”裴建勋的回答,简短而有力度。

“想让你对拆迁户客气一点,但是……又怕影响你们的工作进程,”陈太忠正色回答,“不过你们是政府授权开发土地,一言一行也是代表政府形象的。”

“嗐……这您说的就过了,”裴总真是哭笑不得,下面人的工作态度,真的是一句话的事儿,至于说客气一点,可能会导致某些拆迁户生出不该有的侥幸心理——这个可能性,是客观存在的,但是同时,也不是无法克服的。

下面人多一点工作量,总比好过招惹陈太忠这么个对头强很多,商人都是擅长算账的,尤其是在他们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之后,“他们的工作态度很生硬,我早就想让他们改进了,只不过公司里事太多,我头上婆婆也多,还没顾上张罗。”

头上婆婆多……你这是威胁我呢,陈太忠不会认为,这话是单纯的叫苦,他哼一声,“你这下面人做事方式,不仅仅是生硬,比我们政府机关还不讲理呢。”

陈主任你少说两句怪话吧,裴建勋只觉得全身泛起一股无力感来,政府机关应该不讲理……这话也就您敢说了,他点点头,“那是,您这话一针见血……指出了我们工作中的不足,您还有什么指示吗?”

“这家房子有点小,”陈太忠站起身来,说到这里,他确实也没啥可说的了。

“哦,这个好说,我记住了,”裴总点点头,一两套房子对他来说,真的不算什么,陈主任没将面积量化,那是给他面子,他自然也不会辜负这个信任,事实上,他还真的想攀上陈主任这棵大树,“您那车,我们也得给您处理一下,被砸坏了。”

“嘿,你觉得我会稀罕吗?”陈太忠不屑地冷哼一声,就那么扬长而去了,这次修奥迪,少不了又得花个五六千了,除了那个窟窿,还有被撞瘪的地方呢,但是就是那句话了——有的是人求着帮我买单,我何必给你这个面子,哥们儿开得起车,修不起?

正经是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又补充一句,“听说你认识陈省长……你做的这些事儿,肯定也是请示过她的吧?嗯,我倒是没想到,陈省长能做出这样的指示,回头我得跟她请示一下里面的精神。”

我说……你做人留三分余地好不好?裴建勋听得好悬没喷出一口血来,他很清楚陈太忠跟陈洁的关系,我的人不过是欺负了几个小老百姓,你就要向陈洁告状?

我的人唯一的错误,就是惹了不该惹的人!裴总还想说点什么,陈太忠和董瑜亮已经走得远了,小可乐也抓着书跟了出去,屋里就剩下了那个黑黢黢的大姑娘。

“嘿,这帮混蛋搞得你连睡的地方都没有了,”他收拾心情勉力笑一笑,小丫头是普通人,但是给小丫头面子,那就是给陈主任面子,“这样,我给你家在马路对面风华宾馆包个房间,你们住个十来天,这边屋里给你重装一下,家电也都换了。”

对房地产商人来说,装修真的是太简单的事儿了,别人装修家花个十万八万的,就要用十好几年,开发商装个样板房,两三年之后就推土机推了。

而且这装修,开发商不但不用花钱,还能收好处呢,有的是装修公司上杆子免费装修——还有什么样的广告,比样板房效果更好?

“都要拆了,还装修什么?”燕子犹豫一下摇摇头,她家也不算贫困户,但是节俭过日子的道理,她还是懂的,也就是今天小马太强势了,她不好丢了师姐的面子,否则她铁定加一句——你不如折现了。

“住一天也是住,人活在世界上,就是要讲个生活质量,”裴建勋脸一沉,就训斥她,“这都是我的心意,跟你家无关的,晚上去碧海天空吧……你爸喜欢喝曲酒还白酒?”

裴总不但赔钱还要帮着装修,搞得这么夸张,一个是讨好了这黑姑娘,就算间接讨好陈太忠,这是态度端正,再一个就是给楼里其他人看的:这家谈的条件好,是因为我广厦惹不起,确实惹不起,你们其他人,也别想着攀比哈……

陈太忠出去之后,就想先送小可乐回临铝办事处,不成想车还没启动,董瑜亮一拉车后门钻了进来,“太忠你这家伙真的太忙了,也就是有人欺负你朋友,要不我现在都见不上你。”

“董处现在连个车都没有?”陈太忠看着他就笑。

“班长你这开的,也是丁小宁的车吧?”董处长笑着回答,两人青干班结业之后,真没怎么来往,但是相互之间的关注,真的不会少了,青干班是青年干部中的佼佼者,而这二位却又是青干班的风头人物,“你都没车,我咋能有车呢?”

“贸易厅离这儿两步路,你开车不如走路快,所以没开车来,我就不信你没车,”陈太忠笑一笑,他知道这是董处的虚应故事,自然不会在意,这也是干部交际必备课之一了,“我这还真是京华的车……你连丁小宁都知道?”

“知道甯瑞远的,就没几个不知道她的,班长,我信息没落后到那种程度吧?”董瑜亮白他一眼,接着就嘿嘿地笑了起来,“我要早知道你认识丁小宁,这一块儿的开发……哪里轮得到他广厦?”

“现在还没开发呢,咱能不能想一想办法?”陈太忠沉吟一下发话,“我看那裴建勋,特别不顺眼。”

他这话自然是试探的意思居多,董瑜亮笑一笑,顾左右而言他,“太忠你这一句话,广厦的工作量就要大增了。”

陈太忠听得嘿然不语,好半天才叹口气,“他们的工作量就不该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