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638章 谁之过(上)

一场架,将燕子家里砸得七零八落,她虽然收拾了一下,却也不过是将砸碎的瓶瓶罐罐扫到一边,由于心系陈太忠的安危,锁了门就出去观战了。

现在再一进来,那真是满地狼藉不堪入目,尤其是那破碎的电视和倒地的冰箱,冰箱已经被撞得变了形,里面的食物撒得满地都是,还有打碎的芝麻酱、腐乳,红一片黄一片还夹杂着玻璃渣子……

“这是入室行凶的现场,”陈太忠手一摆,“连我这个做客的人都不放过,裴老板这哪里是小本买卖?是敢要人命的公司呢。”

这是一个普通人家!裴建勋一眼扫过去,就没发现什么像样的物件儿,登时就做出了判断,他心里很清楚:对这样的人家,搞拆迁的那帮家伙绝对不会手软。

都说搞拆迁的野蛮,其实这野蛮的针对性非常强,如果户主是个小官,那就绝对不一样,哪怕是混混,只要你能表现出一定的战斗力,又不是狮子大张嘴的话,房地产公司这边,也不是不能商量。

裴总非常明白,自己的人对这家人可能是什么态度,而且这态度不能说是错的,但是撞到陈太忠在这里做客,那就是大错特错了。

“损坏的东西,我们赔了,”他也不做分辨,抬手招过来一个小年轻,带着年轻人走到燕子旁边,“你就是屋主吧,你把你的损失点一下,广厦双倍赔你。”

燕子点点头不作声,但是小可乐不干了,她师姐家境普通,觉得能双倍赔偿就不错了,但是她的家庭条件好,这点钱并不放在心上,她要讲个是非曲直,而且,她才是陈太忠的朋友,比燕子底气足多了。

“不用你赔双倍,我们不差这点钱,你给我讲清楚,谈拆迁为啥要进门打人?”她一边说,一边看一眼陈太忠,“太忠,你说是吧?”

“嗯,”陈太忠点点头,心说这燕子也真没见过世面,赔你三倍又能怎么样?先把理占住了,二十倍咱也敢惦记,还是小可乐明白事儿。

咋就跳出来你这么一号呢?听到她这话,裴建勋也是有点头大,凭良心说,做为堂堂的广厦房地产公司的老总,他今天能过来,都算是相当自降身份了。

广厦房地产在天南算是后起之秀,但是能拿下贸易厅这块地的主儿,怎么可能简单得了,这里开发成功的话,销售额比素纺那块地都差不了多少。

当然,这不是说广厦的盘子就比京华还要大,从绝对数量上讲,素纺的地比这里大多了,但是这里相对又靠近市中心,价钱能起来。

不过,虽然是价钱能起来,这里的开发成本却是也很高,撇开这些散户不提,贸易厅要回迁的压力,那就强大得很——他们不但要回迁,还要讲究个办公环境,容积率不能太高,绿地这些都要考虑。

所以说没点好牙口的公司,真的啃不动这一块,拆迁户回迁之后,能剩下多少楼卖呢?

广厦能啃下这一块,可不是简单地玩一玩资金,他们的利润也能保障,不过这个保障的形式,是通过贸易厅等单位巨额的住房补贴等来实现的。

市场价三千二一平米的房子,贸易厅可以每平米补贴两千五嘛——这是职工福利,剩下的七百由职工自己出,这种情况下,广厦甚至可以将售价卖到每平米四千。

到时候单位出两千五,职工出一千五就行了,不管怎么说还是比外人低,这超出三千二的每平米八百的费用——也是弟兄们拿来分的。

至于说这个价格可能有点高于市场价了,倒也不是没有理由解释的,比如说……咱容积率低,还有绿地、花园啥的,比附近的住户强,居住环境好,人活这一辈子,活得可不就是一个生活质量?

理由都是在人嘴上的,随便怎么说都行,关键是广厦搞定了某些人,别的房地产公司搞不定,所以这一片轮到他们开发,跟素纺这大肥肉不同——广厦开发这里就能吃肉,换一家来开发,没准就要崩牙。

所以这裴建勋裴总,一向都是很傲气的,跟拆迁户打交道这种小事,他从来都不屑过问,他只过问进度——上面一群婆婆他还招呼不过来呢,哪里顾得上这些小老百姓,再说了……也跌份儿不是?

不过今天陈太忠过来了,还动手打人了,他就不能不来了,其实他也不怎么把陈太忠放在心上,他放在心上的是,我拆迁的人,被姓陈的拎着在雨里跪着呢。

而且那个动迁部的吴姓经理也不是一般人,他是东城区建委主任的小舅子,别看那家伙西服革履,其实早年也没学好,在社会上打过滚,现在摇身一变,流氓变白领了。

要说吴经理在黑道混得有多好,其实也就那么回事,但是打过滚和没打过滚总是不一样,现在的社会,讲的是谁腰包鼓谁才气粗,所以好些以前拳头比他大的主儿,纷纷依附过来,他的人气才爆棚的。

小吴说了,这边我搞不定,就得老板你来了,要不然影响了进度您不能怪我。

裴建勋是真的认识陈洁,但是这个认识不代表亲近度有多高——省部级领导不会随便为一个阿猫阿狗出头,他能确定,陈太忠若是有意找广厦的麻烦,自己跑到陈省长那里哭诉一下,那估计还是能有点效果。

但是这个前提是,陈太忠无故刁难广厦,裴总才可能用得动陈省长,眼下是他自己人做差了,想告状那是自取其辱——他甚至知道陈省长跟陈主任关系也不错。

所以这个状是不能随便告的,他倒是能坐视陈太忠折腾,等对方玩出火的时候,再去找陈洁——我已经忍他很久了,但是这家伙欺人太甚啊。

可是吴经理说了,那边跪倒一大片了,警察也吓回去了,老板你再不想办法,我是扛不住了,刁民会因此而增多,于是,他不得不来了,心里却还有点委屈,老子进过的人家,电视就没有小于二十九寸的,你这二十一寸的电视,坏就坏了嘛。

所以他对小可乐的插话,真的挺不满的,不过既然已经来了,咱就得先考虑把问题处理了,“这个小姑娘,双倍是我的心意,权当压惊了,我这是有解决问题的诚意。”

一边说,他一边看她一眼,这小丫头的相貌尚可,这身材……啧,火爆啊,想到这女孩有资格管陈主任叫“太忠”,他心里又多了一份重视,这个女孩儿……我得多尊重一点。

“有诚意的话,他们怎么不好好谈呢?”小可乐还没说话,陈太忠不满意了,“门没进呢,就开始砸门,你看……这门框旁边墙皮都有缝儿了……然后一进来,二话不说,说什么穷鬼买不起房子,就不让你回迁,态度极为恶劣……”

“……姓裴的你要是不信,去看我的奥迪车,现在上面还有一个刀子扎出来的洞呢,”陈主任抓细节,那也是好手,“那刀子东城分局的拿走了,我心里还真就不明白了,你们是来谈合作谈拆迁的,工作该做到位,这么搞,这是拆迁公司还是强盗?”

“我这……”裴建勋苦笑一声,他也有委屈啊,于是就看一眼董瑜亮,董处长东瞅西看的,假装看不到他的眼神,抬手扣一扣墙皮,又下脚搓一搓地板,就是不看他。

“我的人办事差劲,这个我认,但是有些拆迁户的素质太低,我们也是逼不得已,”裴建勋继续苦着脸分辨……

他既然敢分辨,自然也有他的道理,他的道理就是说:我拆迁公司的人太好说话的话,这些老百姓……他妈的偏爱得寸进尺,我广厦的人好好说话,对方就要狮子大张嘴了!

陈太忠就一直没搞明白,广厦公司的人,对拆迁户的态度为啥会这么恶劣,这种要是发生在下面在乡里或者县里,那倒是不足为奇,但是在省会城市的市区里,出现这种情况,还真的是少见——你们是来做生意,不是来打劫的!

就算是政府动迁,也要跟拆迁户把工作做到,意义讲明,补偿也要公道——这些都做到之后,拆迁户还是冥顽不灵,那么……再考虑其他方法也不迟。

没错,素波市虽然是省会,也是老百姓居多,下情不能上达是可能的,但是在拆迁工作过程中,你们就堂而皇之地剥夺拆迁户这样那样的权力,真的不合适。

然而裴建勋的解释,让他真的明白了,为什么拆迁办的人态度会恶劣,一个是拆迁的进度需求决定的,广厦的人认为,挨家挨户地做工作讲道理,就要影响速度。

另外一个理由,就更强大了,“我软他硬,我硬他就软,我好好地说话,这些拆迁户就以为我怕了他,啥要求都敢提……这年头,贱皮子太多。”

“你他妈的放屁!”陈太忠一拍桌子,怒视着裴总,嘴里脏话再度出口,“麻痹的你觉得无利可图,这买卖可以别做嘛,谁求着你拆迁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