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637章 给我跪好(下)

原本,陈太忠是不用报字号的,这帮警察来得这么快,偏向性这么强,肯定是跟开发公司有所勾结的,他要叫真的话,这么多人都打了,也不差多打两个警察。

然而有一个问题,是要考虑的,这块地方是东城的,还跟西城交界,西城的冯局长和东城的高局长,刚刚跟陈主任合作,捏住了善林公司的小辫子,他不知道来的这帮警察的来历,那么,打狗也要看主人,于是就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你……”这位一听对方这样报字号,登时就犹豫一下,他正愣神呢,被他拽住的那位反倒是反应过来了,大嘴登时张开,“您……您是陈主任?”

“是我,”陈太忠点点头。

“嗐,这大水冲了龙王庙了,”这家伙反应倒是快,脸上登时堆起个笑容来,“我们是东城刑警大队的,这是接到有人报警了,就过来看一看……昨天跟高局吃饭还说起您呢。”

扯淡吧,你这就不是110出警的速度,陈太忠心里敞亮着呢,不过有些事心里明白就好,说出来就没意思了,而且他真的不认为,这家伙有跟高局长吃饭的资格。

“嗯,你也看到了,这么多人打我一个,幸亏雨大,我一一将他们制服,”他开始信口胡说,接着又晃一晃手里的警棍,“这个东西,我有手续……要不你看一下?”

他就算不说,这位也不敢验看,更别说他在强调的同时,还斜睥对方一眼,于是这位尴尬地咳嗽一声,“这个不用……您怎么会来这儿呢?”

“我有个朋友在这里住,”陈太忠正色回答,不过他这个答案,直听得这位眼皮子突突直跳——你居然有朋友在这里住?这广厦房地产还真要出点血了。

调整一下心情,他就听到陈主任在继续解释,“……在剧烈地砸门之后,燕子把门打开了,结果一个家伙,一头就向我撞过来,我一闪,他就把屋主的电视撞坏了,还搞得房间都跳闸了……”

“然后你们没说了点啥?”这位不关心细节,别说拿头撞电视的了,拿脸没命抽鞋底儿的他也听说过,他关心的是,这件事能不能善了,素波警方知道陈太忠的还不是太多,但是只要知道这个人的,就明白此人的破坏能力。

“也没说别的,那家伙中午喝多了,想当我老子,”陈太忠冲某个人微微一扬下巴,“我让他在雨地里跪一跪,清醒一下,你可能不知道,我打小就特别崇拜我的父亲……嗯,你们还有事儿吗?”

“没有,既然是入室行凶,那就应该接受惩罚,”这位摇摇头,又瞥一眼站在楼梯口那位凹凸有致的女孩儿,心说你们惹上了陈太忠的女人,那是活该倒霉了,“没事儿的话,我……先走了?”

“那儿还有把刀,插在我的车上,”陈太忠又扬一扬下巴,“你们取个证吧,小心别蹭掉指纹……对了,你叫什么?”

只许警察拿一把刀走,别的什么都不说,这要求真的是有点彪悍,这个案子立没立,是不是民事调解,过程又是怎样的,他什么都没交待——只要求把刀拿走,留好指纹。

但是偏偏地,这位还就认账,丑恶见得多了,就无所谓丑恶了,特权见得多了自然也就习以为常了,正经场面大家要讲个程序啥的,但是对上明白人,再拿程序来说事,那就是故意恶心人了——只说他帮着广厦摆平的事情,也不止一起两起了,那一起见官了?

更别说,大名鼎鼎的陈主任还问起名字了,这摆明是做好了找后账的准备,他只得微微笑一笑,“我是刑警队王建军……您忙,我安排他们收取证物。”

这帮警察是来得快去得也快,临走的时候,有人轻声嘀咕了,说是这一帮人躺的躺倒的倒,咱来了不能视而不见吧?

那年长警察却是得了王建军的消息,低声呵斥,“就当没看见,走人了,咱是刑警队,不是广厦的保安队。”

警察们来得快去得也快,五分钟内大家就拔脚走人了,陈太忠拎个警棍,继续一一地打落水狗,要他们跪在雨地里,有一个动作慢一点,登时又被他打得满地乱滚。

这通响动,整个一栋楼的人都被惊动了,院子里这帮人是什么人,他们都是清楚的,不止三五家受到过类似的骚扰,看到这帮恶人被人摧残成这样,真的是心怀大悦。

现在原本是上班时间,但三个单元的楼梯口挤满了看热闹的人,可见这些人做的事情有多么不得人心了,只是,大约碍于某些人的淫威,大家只是站在远处探头探脑地张望,不过脸上兴奋的表情,真是挡也挡不住。

“这个人,真的很厉害啊,”燕子简单收拾一下屋子,也跑到了楼下,扯着小可乐嘀嘀咕咕,“小紫菱找了这么一个生猛的男朋友?”

“他可不光是打架厉害,没看见警察来了又走了?”小可乐微微一笑,“你放心吧,你家被砸坏的东西,有人赔的……”

没过多久,又是一大一小两辆面包车来到了现场,其中金杯车里下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三十多岁看起来精神得很,身后还有人帮他撑着雨伞。

他下来之后,稀里哗啦又下来十五、六个人,陈太忠站在那里纹丝不动,右手抬起警棍,轻轻地敲打着左手的手心,似笑非笑地看着这帮人。

这帮人下车的时候,也是气势汹汹的,但是见到这高大的年轻人毫不在意地迎着大家的目光,心里那份勉强壮起来的胆子,登时就不见了去向——其实,这会儿来的人,已经知道动手者的来历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拆迁的工作必须要做,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西装男不得不硬着头皮走上前,沉声发问,“请问,你能告诉我这里是怎么回事吗?”

“都给我跪好!”陈太忠见自己身后的人有些躁动,说不得厉喝一声,才接着转头看对方一眼,漫不经心地问一句,“你是干什么的?”

“小姓吴,是广厦房地产公司动迁部的负责人……”这位的姿态倒不是很高。

“滚,”陈太忠打断了他的话,声音不高却是干脆无比,接着他一抬手里的警棍,顶到了对方的胸口,轻轻一戳,“你这种杂鱼,没资格跟我说话,再不走我连你一起打!”

这位吃他这么一句,脸色登时就白了,嘴角也抽动两下,有心说点什么吧,却又没那胆子,正在进退维谷之际,只见对面的年轻人冷哼一声,抬腿缓缓向前走一步,“既然你不想走……那就不要走……”

“哎呦,这是怎么闹的,”就在这时候,路边匆匆走过一个人来,连伞都没打,被淋得湿漉漉的,“老班长你有事儿,找我说一声不就行了?”

陈太忠侧头一看,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贸易厅的官场新星董瑜亮董处长,他打着哈哈走了过来,“太忠你这是……咋回事儿?”

“没啥,我在朋友家坐着呢,有人砸开门冲进来就要打人,”陈太忠笑一笑,“老董你别告诉我说,你是来说情的。”

“啧,你听我说,”董瑜亮叹口气,把他往旁边拽两步,“这广厦开发公司的老板,跟我们老大和陈省长都说得上话,我也是让人逼着来的。”

“我管他跟谁说得上话呢?”陈太忠低声嘀咕一句,接着又一指那西装革履,将声音就放大了,“就这种杂鱼,也敢问我为什么……这广厦公司很牛逼嘛。”

“太忠,形象……形象,”董瑜亮拽他一把,将声音提高些许,“你不能太糟蹋自己的身份,你要见他老总是吧……交给我了,五分钟……对了,这些人先让他们起来吧?”

“他们老总啥时候来,啥时候再往起站!”陈太忠冷哼一声,又一指那姓吴的中年人,“怎么,还不走,信不信我打得你也跪下?”

那位正打电话呢,见状二话不说转头就走,这姓陈的太牛逼了,董瑜亮出头都不顶用,他还留在这里,等着自取其辱不成?

没过两分钟,就驶过一辆奥迪车,车挺稳之后,下来一个四十岁出头的家伙,此人不算太胖,却是挺着老大一个肚子,未曾开口先送上一副笑容,“哈,董处……这是陈主任吧?都是弟兄我的不对,下面人胡乱来,我这是道歉来了。”

“你又是哪根葱啊?”陈太忠毫不客气地发话,他今天接触的人实在太多了,说话真是一点都不留情面,哪怕是当着董瑜亮。

“小姓裴,裴建勋,开这么个小公司,”中年人笑着搓一搓双手,态度极为端正,“有啥冒犯的地方,您尽管吩咐。”

“太忠,这裴总就是九华的老板……”董瑜亮指一指身后,“人我给你叫过来了,这些人能起来了吧?”

“嗯,”陈太忠点一点头,侧头看一眼那裴建勋,“我要是说你下面人办事太操蛋,你肯定不服气……来,我让你看现场。”

“我这……服气着呢,”裴总笑一笑,不过,见到陈主任转身向单元门走去,他犹豫一下,还是跟了过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