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636章 给我跪好(上)

陈太忠一开始不接话,自然不是害怕,他只是想看一看,这帮拆迁公司的人,是不是真的像燕子说的那么操蛋,做为领导,要懂得兼听则明偏听则暗。

而陈主任又自命讲究人,更愿意以德服人,在没有合适的契机的时候,他不会强行出头,直到对方贻了他的口实,他才肯出声。

“什么意外?”横肉哼一声,这才侧头打量他一眼,不屑地扯一下嘴角,“你算干什么的,这儿有你说话的份儿吗?”

“我在朋友家里坐着,没说话的份儿,反倒是你这种不请自来的恶客,有说话的份儿了?”陈太忠淡淡地反问,他听出来了,来的人虽然气势汹汹,但做事也不是全无章法。

像对上燕子,他们就敢怒斥其为“穷鬼”,可是对上他这个陌生人,虽然话也很冲,却是没有脏字,那么,陈主任自然也要有样学样,不吐脏字。

不过,他不骂脏字,对方反倒是觉得他好欺了——这是一个短暂的相互试探的过程,横肉看觉得这也不过是个耍嘴皮子的家伙,于是冷笑一声,“你明白自己是客人就好,我们跟主人说话,关你屁事?再看……信不信老子抽你?”

他这话一出口,身后刷刷地就挤过来三四条大汉,居高临下地看着沙发上的年轻人,“小子,咋跟我们二哥说话呢……活腻外了?”

一边说,一个异常粗壮的汉子胳膊一抬,看样子就是要给陈太忠来一下,横肉哼一声,“算了老五,大白天的……注意点影响。”

眨眼间,这帮气势汹汹的家伙就占了上风头,而且这帮家伙不动手的理由都很强大——现在是大白天,真要搁在晚上……信不信我整死你?

“你给我当老子?”陈太忠却是不为所动,他冲那二哥微微一笑,笑容灿烂异常,“孙子……不怕告诉你,你麻烦大了!”

“装,你继续装,”横肉冷笑一声,接着一扬下巴,话说到这个地步就只能动手了,“给我狠狠揍这混蛋……让他长一长记性!”

他的话还没说完,陈太忠就先出手了,他一脚踹出去,就将一个家伙踹到了墙壁上,接着身子往起一站,一拳击出去,将另一个家伙直接砸到墙角,墙角的冰箱轰然倒地,砸在了他身上。

这时候,那叫做老五的粗壮汉子伸出双臂,从他身后牢牢地抱住了他,而那横肉向前一迈腿,狠狠一拳砸向陈太忠的胸口,这一拳要是砸实了,能把人打得背过气去,不小心砸断剑突扎进心脏的话,当场死亡也不是不可能的。

陈太忠头往后重重一仰,嗵的一声大响,老五脸上就开花了,趁着他吃痛,陈太忠崩开他的双臂,抬手一拳,又是正中横肉的面部。

眨眼之间,四个人就被他打得东倒西歪,这还是燕子家的空间实在太过狭小,要不然都不会坏了这么多家什。

就在那二哥身子向后飞出的当口,陈太忠一转身,又扭向身后,他的身后是那个箍着他的老五,也就是刚才要打他的那个。

老五被他脑门狠狠地一撞,正中鼻梁,鼻血在瞬间就流了出来,而整个人也被撞得晕晕乎乎的,身子在那里打晃。

陈太忠心恨这家伙敢跟自己呲牙,想也不想一把薅住对方的头发,四下扫视一眼,发现这厮身后正是一个二十一寸的彩电,于是拽着他的头发,猛地一发力,“嗵”地一声大响,老五的脑袋直接就扎进了电视机里。

好死不死的是,陈太忠和小可乐进来之前,燕子一个人在家挺无聊,外面又下着雨,她正开着电视机看节目呢,也就是因为校友来了,才临时用遥控关了电视,却是没关电源,更别说插线板的开关了。

于是这一撞,热闹可就大了,要知道这年头的电视可全是电子管的——带着高压包的那种。这位一撞进去,就只听得“滋啦啦啦”噼里啪啦一阵乱响,接着砰的一声大响,电视机后壳冒烟了。

电视是遭罪了,人更遭罪,这老五按说也是五大三粗的汉子,但是你再粗壮,薄薄的面皮撞进真空的显像管,又撞进高压包,那也真的是只有全身痉挛的份儿了。

电视机的后壳在冒烟,老五的后脑壳也冒出一股烟来,隐约还散发出一股浓烈的焦臭味,是烧羊毛的味道——其实就是蛋白质燃烧时产生的怪味。

“这太不成体统了,一进家就打砸,”陈太忠拍拍手,面对剩下的三个人冷哼一声,“你们给我出来,你们说的这个意外……我还是没有听懂。”

他的话音未落,只听得又是嗵地一声大响,门口处电弧一闪,燕子见状,一个激灵从目瞪口呆中反应了过来,“坏了,掉闸了。”

“都给我出来,”陈太忠走到那个叫二哥的家伙面前,手一伸直接抓住那家伙的后颈皮,拎着他就往外走。

别说,这里还真是一个神秘的部位,看上去薄弱,可是猫啊狗啊的,一叼小崽子都是叼这里,也叼不出问题,陈主任一把薅住这里,那位也是呲牙咧嘴,直着脖子踮着脚尖,抽着凉气就跟出来了。

他是头儿,一出来别人就跟着出来了,陈太忠也不管那么多,拽着他跌跌撞撞走下来,接着抬腿一脚,就把他踹倒在雨地上。

后面的人一看就不干了,燕子家里小,对陈太忠来说是活动不开,对他们来说更是活动不开,人多打人少,肯定地方宽敞一点好。

不成想他们才待一哄而上,只见那年轻人手一抬,“嘀”的一声轻响,雨中一辆黑色的轿车后盖翻起,大家看得就是一愣:我操,这家伙还开了辆车来?

等大家看清楚,这家伙开的还是一辆奥迪的时候,这心里就越发地虚了,就这个时候,陈太忠已经回转,手里拎着一根警棍,抬手就冲那二哥狠狠地一棍子,正正砸在对方肩上,“给老子跪下!”

这一棍子劲儿就大了,只听得卡啦一声,那二哥登时就尖叫了起来,陈太忠却是恨他敢给自己当老子,走上前又是一脚,直接将人踹翻在泥水里。

一边还有人想上去搀扶,不成想手拿警棍的年轻人眼睛一瞪,“你们,统统都给我跪下……不跪下的,我打到你跪下!”

这话是相当地侮辱人,这些人吃的就是拆迁这碗饭,而这一栋楼里又全是拆迁户,要是眼下跪下,那可真就是没办法再混了,于是大家相互看一眼,齐齐一声呐喊,撒腿就四散逃跑。

不过,想从陈太忠面前溜走,那是得有相当的运气,眼下能站立自如的不过是五个人,到最后只跑掉一个,其他人被陈太忠一顿拳打脚踢按在地上。

一开始是没人肯跪,宁可躺在泥泞不堪的地面上,也没人肯跪,但是架不住陈太忠真打啊,躺在地上的照打,一定要他们直起身子跪在那里。

有一个特顽强的家伙,直接被打断了双腿,疼得在地上来回地打滚,其他人见这厮太过悍勇,心中纵然有万般不甘心,也只能乖乖地跪在地上。

不过,六月债还得快,这些人跪在地上还不到两分钟,跑了的那位就带着一大帮人冲了过来——拆迁公司来,就不可能只来这么几个人,不过其他人是在给别的拆迁户“做工作”,接到同伴的报信,匆匆赶来。

这次来的人,就不仅仅是空手了,有人拿着铁棒木棍啥的,也有拎着临时捡来的砖头,都动开手了,还有什么可客气的?

可是这点人,又怎么能看到陈太忠眼睛里?只见蒙蒙地雨丝中,一条高大的身影来回穿梭,伴随着的是“乒乓”“哎呦”之类的声音,不多时,地上就躺满了人。

其中有一个家伙,居然拿着一把匕首,对这样的人,陈太忠根本不待客气的,拎着他的脖领一转,手一抬,就将人扔向了自己的奥迪车,紧接着哐当一声大响,那位倒地昏迷了,手里的匕首却是深深地扎进了车体。

刚搞定这些人,陈太忠正勒令他们挨个跪在地上呢,只听得警笛声大作,两辆警车风驰电掣一般闯了过来,不等车挺稳,车上就跳下几个人来,“怎么回事……是谁打人?”

“小子你给我滚一边去啊,”陈太忠脸一沉,手里的警棍一指对方,自打在法庭上撒过野之后,他就猛地发现,自己在省委里固然是要低调,但是到了基层,基本上就不用忌讳这些了——啥叫省委领导,不敢在基层撒野的,也叫省委领导吗?

被他指着的警察脸登时就是一沉,一含胸就待往上冲,旁边一个年纪大一点的拉住了他,这位上下打量陈太忠一眼,犹豫一下方始沉声发问,“你这人怎么说话呢?”

“我文明办陈太忠,就是这么说话了,”陈太忠又一指对方,冷笑一声,“怎么,看起来你有点不服气?”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