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635章 事不离身(下)

小可乐也不知道该去哪儿,她来这里是找个师姐,弄点注册会计师的书回去看,师姐家她来过一次,肯定就住在这一片,不过上次她来是在夜里,这大白天的就有点路盲。

可是她还不好意思打电话问,说师姐我记不得你家在哪儿了——事实上她也有点把握自己能找到,所以就在附近溜达。

“那就慢慢找吧,”陈太忠见她的白色丝袜上溅了几个污点,也不好说我很忙之类的话,于是就开着车溜达,不过小可乐的记性还不错,找了大约五六分钟,就认出了一栋楼,是一栋很老旧的四层楼,“就是这儿了,刚才雨伞遮着,我没看清楚。”

陈主任自然是好人做到底,送佛送西天啦,将车开到单元门口,小可乐拎着滴滴哒哒淌水的雨伞才要下车,琢磨一下又回头看他,“太忠,能不能等我一下?这大雨天书容易淋湿,又难打车……我跟紫菱可是好姐妹。”

“我跟你爸还是好朋友呢,”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摆一摆手,“快去快回吧。”

“要不这样,你跟我上去一起坐一坐吧?”这就叫人心没尽,不过对女人来说,也是正常了,想她来师姐家拿书,拿上书啥话不说就走,也不合适,毕了业很少见的——她现在被老爸押回了青旺,来素波的次数也不多。

“算,我再拿点小礼物得了,”就这几分钟,他已经知道她来这儿的目的了,心说哥们儿好歹是紫菱的男朋友,进别人家也得用这个面目。

不过他跟这家人压根儿不认识,所以就是停下车,从后备箱里拎出两坛曲阳黄来——这玩意儿不值钱,但又是特产,符合他这个陌生人的身份,又不给紫菱掉面子。

这楼真的挺老了,还是一梯四户长走廊的结构,小可乐这师姐家在二楼,她一进门就介绍,“燕子,来,我给你介绍,这就是美少女的男朋友,今天蹭他的车来的。”

这女人长得确实挺像燕子,起码肤色挺像,黑黢黢的,不过待人挺热情,先给陈太忠递烟,见他不抽,又拿出茶来给他冲茶。

陈主任一见她家的茶叶,就有点头疼,又是乌龙茶,看起来还不是很好,偏偏那燕子要往杯子里搁,他一见赶忙拦住,“那个……给我来杯白水吧。”

他要这个白水,不但是觉得那茶没意思,更是不想多呆的意思,不成想那燕子倒是给他倒了一杯白水,可是扯上小可乐说个没完了。

这燕子毕了业以后,也没找到什么好干的,倒是考了一个注册会计师,靠这个证儿,挂在某个会计师事务所,每个月赚点散碎银两,不用去单位点卯,倒也清净自在。

不过据她说,前一阵事务所审计个什么东西,里面有猫腻,老板让她签字,她死活不签——签了要负责任的。

这老板是她天大的师兄,也不好说什么,但是燕子觉得挺受伤的,主动提出我把我的证儿拿走,你的钱我不赚啦,师兄还挺不乐意呢,毕竟这年头注册会计师也不多,少个证儿就要影响事务所的形象。

也不知道马小雅的公司,需要不需要这么一个会计?陈太忠听她们白活得无聊,脑子里面就这么转一下,不过转念一想,我可是荆紫菱的男友,她过去之后,知道我跟小雅和凯瑟琳的关系了,紫菱面子上岂不是要挂不住?

他正胡思乱想呢,猛地听到砸门声——没错,不是敲门声,是砸门声,“嗵嗵”的大响,门框子都被震得一抖一抖的,“开门!”

“咦?”陈太忠奇怪了,进别人家咋能这样呢?麻痹比我当年在仙界还横呢,倒是燕子反应平淡,一开始她想站起来,可是听到这个敲门声就又坐下了,“不要理他们,拆迁公司的。”

“你家要拆啦?”小可乐讶然发问。

不止燕子家要拆,附近一片一片都要拆,然后打造商业圈啦,高级住宅楼什么的,这块儿原本就是经贸委的地皮,燕子家在的楼,是本地原住户被拆了平房以后补偿的。

这里要拆的多了,还有拿广告跟袁望抵账的人民饭店,以及经贸委的宿舍楼——这宿舍楼里,有一套房子还是雷蕾跟他老公的,陈某人曾经在那间房子里,面对夫妻俩的婚纱照,任由女主人在自己身上驰骋,汁液横流。

天南商报搬迁,也是迟早的事情。

砸门的人砸了半天不开门,却是不肯离开,嘴里还嚷嚷着我们知道家里有人什么的,燕子却是纹丝不动,“……房子拆了的话,我家就没地方住了。”

“你们可以回迁的吧?”陈太忠实在忍不住了,就这么问一句,“大不了超出面积的部分补差价嘛。”

“他们收的面积按每平米两千五的价格算,超出部分每平米三千二……回迁?难着呢,”燕子冷笑一声,“而且他不跟你谈回迁,就是要收房子。”

“这又是为什么呢?”小可乐表示不解,“不谈回迁的话,他们得有信心这房子卖得出去吧?卖不出去可就砸手里了。”

这还是两千年,她有这个思路是很正常的,而且……青旺的房子没有素波这么俏。

“小户型也有,反正就是现有平米数以下的房子,你想超标买,人家未必愿意跟你谈,”燕子苦笑一声,看一眼自己的家,“我家这满打满算四十二平米,还是建筑面积,这房子卖了没几个钱,但是……有更小的房子让我们住吗?”

凭良心说,这个位置的房子,两千五一平米收,价格是不算低了,起码跟现在类似地段的新房价格相差无几,但是2000年那会儿,开发商就不做小房子的业务。

“这可是好算盘,”小可乐也听明白了,“收房子按两千五收,人家要是折抵面积,就卖不出去三千二的价钱了,嘿,怪不得不让你们回购。”

没有这么小气的开发商吧?陈太忠整天跟房地产人打交道,可是知道这个,四十多平米,每平米省七百,也就三万块钱,谁会把这点钱看在眼里?

“不止这个,”果不其然,那黑黑的燕子摇摇头,被拆迁的人总会算到这样那样的账,这是亲历者的心态决定的,“答应回迁的话,他们还要承担我们在外面租房子的费用,像现在,直接给了钱就不用走了。”

“影响捂地!”陈太忠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对于开发商捂地的心态和行为,他已经是非常了解了,这块地的房子,现在就敢琢磨卖三千二一平米,捂上四五年,岂不是还要涨?

如果答应拆迁户回迁,别说捂地的这几年要多付出很多房租,就算成功地把房价等上去,那也是帮拆迁户捂地,亏的慌不是?

他的声音有点大,结果,门口本来都已经没声儿了,听到他这一声,又开始哐哐地砸门了,“里面有人,你躲也躲不过去。”

“这帮人特别野蛮,从来不肯好好说话,”燕子坐在那里动也不动,似乎对这种情形已经熟视无睹了,“我爸妈不在,不要理他们。”

“你去把门打开,”陈太忠却是再也坐不住了,别的不说,只说人家都要走了,却被自己一嗓子叫住了,他就觉得必须要插手了,“我还不信,真没王法了。”

“他们……很凶的,”燕子犹豫一下,看他一眼之后,又去看小可乐,年轻人高高大大的,估计力气不会小,但看上去怎么也不像混混。

“他更凶,没事,”小可乐笑了起来,她可是知道陈太忠的本事,一开始的时候她就想请他出面,不过她更知道,太忠可不是一般人能用得动的。

当然,说白了这终究是她师姐的事,要是她的事,她倒也不怕张一张嘴,现在人家主动张嘴,她就赶紧撺掇,“快去开门啊,燕子,陈主任肯帮你,什么事都好说。”

燕子听她这么说,犹豫一下就去开门了,门才一打开,外面就呼啦啦地冲进七八个人,带头的是个三十岁出头的家伙,他冷哼一声,“躲啊,你怎么不接着躲了?”

燕子终归是女人,往日里这种场面,也都是她父母亲来应对了,眼见这家伙满脸横肉,站没个站像,一看就是“我是坏蛋”那种造型,一时间就有点心虚,说不得回头看一眼屋里的男人。

高大男人却是坐在那里纹丝不动,低头看着桌面的那杯白水,仿佛那水里有美女裸泳一般,那神情叫个专注。

“呦,还叫了别人来呢?”横肉冷哼一声,“你叫谁也没用,现在,赶紧给你老子打电话,把他叫回来签协议。”

“这个协议,我家是不会签的,”别看燕子柔柔弱弱的,着了急也敢说话,“我们要回迁,你也看到了,我父母不在,现在请你们出去!”

“嘿,我还就不走了,”横肉大大咧咧地往屋里走去,“你们这些穷鬼,三千二一平米的房子,买得起吗?老实地给我签协议,要不然,小心出点什么意外。”

“嗯?”陈太忠终于抬起了头,他好像才发现屋里进来人一样,“那麻烦你跟我说一说,能出些什么意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