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634章 事不离身(上)

善林公司又有麻烦了?陈太忠听得脑袋忽悠悠地大了起来,“你别着急,慢慢说,什么样的麻烦?”

“这个公司的粮食来源……有问题,”冯局长继续压低了声音,“可能要涉及……”

“哦,这个啊,你不用操心,”陈太忠听得登时松了一口气,你这家伙说话真是一惊一乍的,不过老冯这份警惕心,还是值得表扬的,“你不用吭声,那些人知道怎么做。”

冯局长打这个电话,还真是被吓到了,他知道陈太忠想从经济上对这家公司动手,可是这账查了还不到一天,经侦支队那边就传来了消息,我操,这不是偷税漏税、行贿受贿、以次充好那么简单的事儿,善林公司经手了大量来历不明的粮食!

是的,是大量——上万吨来历不明的粮食,冯局长本来还琢磨着,陈主任整这个公司,估计是想出口气,之外再搜刮一点,不成想得到这么一个惊天消息,麻痹的,随便一查就是上万吨的粮食,再细查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到了这个时候,只要是脑子没进水的人,都猜得到这粮食是从哪儿来的了,而且能挪用如此数量的粮食,绝对不会是个小官,于是冯局长就又想起一件事来,就在陈主任被人堵住打算殴打的那天,王珊琳好像还让人打了粮食厅的一个处长。

事情要大发了!老冯马上做出了判断,当然,他并不认为陈主任就一定斗不过粮食厅,但是,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的话,没准要弄个措手不及,所以他认为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领导。

等听到陈太忠这么回答,他就放心了,但饶是如此,他还是忍不住要加一句,“在医院的那个……我要不要采取点什么措施?”

人家早跑出省去了,还什么“在医院”?陈主任听得真是有点哭笑不得,老冯你这话有点多,真的太冒失了。

可是不管怎么说,人家的初衷是好的,是为领导着想,这也亏的是张峰跑得快,跑得慢一点,可不就被人盯上了?

所以,他这做领导的也就不能叫真,只是笑一笑,“支队接管了的事儿,老冯你就省省心,有些人有些事,该不知道的时候,你就当不知道好了。”

他这话说得算是很掏心窝子了,可是冯局长在那边听得登时就冒汗了,与此同时,他脑子里冒出大大的两个字——倾轧!

这是陈主任跟粮食厅的某些人斗法呢,我还傻不啦叽地冒头出来,劝陈主任注意这个小心那个的,我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吗?

知道太多并不是好事,他很明白这一点,于是干笑一声,“我这不是担心领导被蒙蔽,赶紧跟您汇报一声吗?”

“这我当然知道,多操点心总是好的,”陈太忠微微一笑,他不能因此而迁怒下面人,要不然以后就没人给他通风报信了,“有什么发现你尽管说。”

这话说得有点早了,他的电话撂了没两分钟,又有电话打了进来,真是有什么发现尽管说了,“是陈主任吧……你好你好,我经侦支队的老胡啊,在调查善林公司的过程中,我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动向,觉得需要您指示一下我们的工作……”

胡支队也不是傻瓜,报表、账本和出入库清单一查,里面问题是明摆着的,下面具体检查的人,能感觉出来不妥,但是上面汇总情况的人,就知道毛病出在哪里了——信息面不同,导致了判断能力的不同。

他也是发现,自己主抓的案子怕是碰上大鱼了,面临鱼死网破的局面,是该鱼死还是该网破抑或鱼和网相安无事,他需要提前跟领导请示一下。

“孙局长知道吗?”陈太忠听完,这么问一句,待听说对方还没有向孙正平汇报,他哼一声,“那你继续,只要别人没通知你停下来,你就不用停……当然,查你该查的就行了,其他的不要管。”

这个电话挂了没多久,钟胤天的电话打了多来,市工商局检查的人里,有一个是他的朋友,也是听税务那边说,这善林公司要出大漏子了,就赶紧背着领导联系一下——不但能卖陈主任个面子,搞不好没准能落点啥,这年头的人,都聪明着呢。

“他跟他们领导说了吗?”陈太忠都有点哭笑不得了,这年头有心计的人,也太多了一点吧?

“没有,怎么可能说呢?”听到这问题,钟胤天就有点愤愤不平了,人家知道我认识你,才让我通知你一声,虽然人情未必有多大,也是一番心意吧?

想到这厮是自己的便宜妹夫,钟科长心里就越发地不是滋味了,麻痹的你都给不了我妹子一个交待,我现在告你个消息,也算对得住你了。

“你朋友的心意,我领了,不过你跟他说一声,做好本职工作,不要信谣传谣,”陈太忠一听说消息没传出去,就不在意了。

事实上,由于张峰走得早,现在消息传出去都无所谓了,当然,还是那句话,人情他得领,“中纪委那边,我打过招呼了,有多大个就抓多大个儿,要你朋友安心工作。”

说这些话的功夫,就到了经贸委大院门口,《天南商报》报社就在里面,不过刘晓莉没急着下车,而是讶异地看他一眼,“你跟中纪委打招呼……什么案子?”

“我扯虎皮吓唬人呢,”陈太忠嘿然一笑,不过,想到这刘记者跟雷蕾、田甜的都惯熟,为了避免这话传到钟韵秋耳朵里,他又微微一笑,“不过,中纪委也没那么了不起,着了急我照样叫过来了——这是钟韵秋的哥哥。”

他这话真不是吹牛,虽然他认识的人里,明确表态跟中纪委有关系的,只有蒙艺一个人,但是老蒙跟他,那是啥交情?

况且,真惹得急了,他还有非寻常的手段,比如说半夜来个“剃发寄书”什么的,同样的匿名信,送到中纪委门房和送到中纪委领导的床头,效果也不会相同——那差距肯定还会相当地明显。

说完这话,他升起窗户,在四溅的水花中,奥迪车缓缓离开,可是刘晓莉站在略带寒意的秋雨中,一时间居然就失神了……蕾姐何幸,能拥有这样优秀的男人?

刘记者没有嫉恨雷蕾的理由,没有蕾姐出头,没准她现在还在精神病院呆着呢,但是同时,她也是为数不多的,知道陈太忠的私生活到底有多么糜烂的女性之一。

虽然嘴上不说,她心里一直在为蕾姐抱不平:为了这么一个花心的男人,你居然放弃了家庭和尊严,甚至不介意同别人分享他?

但是今天陈太忠的一句话,让她彻底明白了这个男人的霸气——钟韵秋只是他诸多女人中不怎么起眼的一个……似乎喜欢穿黑色丝袜的,为了这么一个女人,他不怕去中纪委找人。

再理智的女人,也是感性动物,刘晓莉站在雨中,一任那雨水打湿她的头发,自下颌和耳根处流淌下来,若是有来生,定要生个能匹配得上他的容貌,哪怕同别人分享,也在所不惜了,男人是树女人是藤,她渴望一棵依靠,已经很久很久了……

陈太忠不知道,自己又挑起了一个女人的情火——虽然不算美女,他缓缓地开着车,脑子里却是在琢磨:该啥时候走呢?

他要离开天南,就是要选中央文明办的人来的那几天,走得早了不合适,毕竟他要离开的天数,是有限的,晚了的话……那是想走都走不了啦,但是偏偏地,他不合适问潘剑屏,这文明办的人啥时候能到。

车里有点憋闷,他又放下了窗户,萧瑟的雨丝,带来了一点秋的凉意,他一边心不在焉地开车,一边漫步目的地扫视着街面,却是在不经意间,猛地看到一个凹凸有致的身材,打着一把小伞在走着。

这身材真的不错,他心里评价一下,虽然就这么短短的几秒钟,他已经把车开过去了,但是还禁不住要从倒车镜里望上一眼——男人嘛,这个本能大家都明白。

倒车镜上水渍斑斑,其实也看不出个长短,但是陈主任瞟一眼,总觉得这女人似曾相识,他犹豫一下,终于是减慢车速,放下车窗,侧着身子探手去擦一下副驾驶那边的倒车镜……咦,是小可乐?

小可乐叫啥,他已经忘了,关键是她的身材就像个小可乐瓶子,那真的是圆润无比,却又不是无节制的丰满,给人印象深刻——要是叫大可乐的,那倒不用说了。

她不但是荆紫菱的舍友,更是老马的女儿,这大雨天的也不坐车,陈太忠没撞见也就算了,撞见了肯定要问一声,于是他将车缓缓停下,按两声喇叭。

小可乐心里挺奇怪的,就侧头看一眼司机,接着就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哈,太忠,是你啊……打算捎我一程?”

“你这不是废话吗?”陈太忠笑着推开车门,“说吧,去哪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