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633章 破家处长(下)

陈主任不但来了,还带了两拨媒体人来,一个是《天南商报》的记者刘晓莉,一个是素波台的摄影师燕辉。

按说这个庭审是不对外的,但是陈主任说了,天南商报和素波台的记者们,都是有大局感的,他们来不是为了马上出报道,而是积攒素材,反正他是省委宣教部的,有资格这么说。

由于有陈太忠一手遮天,庭审进行得波澜不惊,双方都进行了陈述和辩论,死去的男孩的母亲更是义愤填膺地证明,王从家人试图用八十万来收买她——人死不能复生了,你也不富裕,弄点钱养老是正经。

但是身为母亲,孩子寄托了她全部的希望,更别说死得那么惨,从她的口气中,陈太忠隐隐地听出——如果孩子是一下就被撞死的话,这当妈的也不会气成这样。

其实国人的思路,大抵都是如此的,真要是意外,大家也不是不通情理的,关键还是在于肇事方做错事之后,是个什么样的态度。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恶心人还是出现了,孩子的老爸冒头了,这位抛弃了发妻的成功人士表示,这个案子的性质实在太恶劣了,起码要判赔两百万,至于死刑啥的,倒是可以商榷。

这位也不是说就不惜子,关键他是明白人——他活得实在太明白了,太现实了,儿子已经死了怎么都救不过来了,与其逼死肇事者,咱还不如再捞一笔。

这个表态真的太恶心人了,当然,这两口子是离婚了,孩子也判给母亲了,但是这血缘关系就连法院也改不了,做为孩子的父亲,他虽然不是监护人,但是他有权说话不是?

孩子他妈登时就不干了,冲过去就要抓挠这个男人,当然,她肯定是被法警们制止了,可是男人见她这种表现,就越发地恼火了,“你他妈的有脸打我?老子没给你俩生活费吗……你还苦逼兮兮地上你妈逼啥班,儿子不出来等你,会出事吗?”

“你知道现在进八中,要花多少钱,小升初就要三万……你知道单亲家庭的孩子的自卑不知道?你管过儿子没有?”女人站在那里跳脚,却是被法警拦得死死的,“老娘不出去挣钱,能择校吗?”

男人不跟她一般计较,转头看向法官,“就我个人而言,愿意接受调解,毕竟这是车祸,人死不能复生……当然,肇事者应该充分地表示出他的歉意,以最大的诚意来安慰我们死者家属。”

“这个案子是老子抓的,”陈太忠终于受不了啦,他沉着脸站起身来,慢悠悠地走到对方面前,一副随时打算动手的架势。

按道理来说,这时候法警就该出来制止了,不过大家都知道,这是省委的领导,于是就选择性地视而不见了,反正旁听席上也没几个人,有俩记者吧,还是陈主任带进来的。

陈主任不是打算动手,而是当场就动手了,他走过去之后,一把将男人拽起来,噼里啪啦就是十几个耳光,男人想反抗来的,但是怎么及得上他的力气?

“死了个儿子就牛逼?”某省委领导将男人拖倒在地,就在法庭上,当着法官、审判员和一干法警,就是恶狠狠地几脚,“大家都不管,今天死的是你儿子,明天死的可能就是法官的儿子,我打你个混蛋!”

“咳咳,肃静,肃静,”法官狠狠地咳嗽两声,心说我儿子招你惹你了,你这么咒人,他敲一下法槌,“陈主任,请您冷静一点,咱们……这是法庭啊,我这脑袋上,有国徽呢。”

“我这不是怕你心软吗?”陈太忠微微一笑,抬腿又踹几脚,真真是痞气十足,实在没个国家干部的样子,他一边踹,还一边问这男人,“小子,你说我要是把你撞死的话,赔多少钱就够了?”

按说,陈某人现在是领导了,该有个领导的样子,但是在西城法院这一亩三分地儿,他还真不用顾忌那么多,法院院长出来也就是个科级干部——了不得是副处……待遇。

他在省委大院里得夹着尾巴做人,但是到了下面县区,确实不用考虑那么多,他还真不信别人能反应上去,我操,你不过是个区法院,带种的,你说一说领导的坏话?

关键是这个男人太贱皮子,不打不解气,而陈主任铁下心要把案子办成铁案,这混蛋出来坏事——我操,社会风气就是你这种明白人带坏的。

“陈主任,您给个面子,给个面子,”法官坐在国徽下面,脑袋上还顶着国徽,不住地苦笑着冲他拱手,“我这不是……没宣判呢?”

“你告诉我,这孙子是哪个单位的?”陈太忠一指脚底下踩着的这位,“有点钱就牛逼了?我随便张一张嘴,信不信整得你倾家荡产。”

“不管他是哪个单位的,您这当庭打人,真的不合适,”法官冲他使个眼色——陈主任,这么多人呢,回头我告诉您他是哪个单位的。

“你这话说的不对,我打的这算是人吗?”陈太忠悻悻地哼一声,收回了脚,“这么冷酷无情,真的是枉为人父,这混蛋压根儿就是禽兽。”

“陈主任!”见他松开了脚,早有准备的燕辉将机器交给副手,冲上来死死地抱住了他,一脸正气地劝诫,“不要再打了……是非曲直都在大家心里呢,跟这种人计较,您失身份。”

“我失身份算个啥?我是人民公仆,自然要为人民做主,”陈太忠冷笑一声,心说燕辉你这机灵劲儿,一点不比段天涯差——混得差一点,估计差的是运气了,“这种民愤极大的事情,我不可能坐视,要不……大家要骂娘的!”

看到有人抱住他,马上就又过来一个法警,轻手轻脚地拽他,“陈主任,您息怒、息怒,坐坐坐。”

那男人却是没想到,居然有人敢在法庭上撒野,而且还是堂堂的国家干部,所幸的是,陈太忠只是为了羞辱他,顺便敲打一下某些人,所以看着是拳脚相加,其实并没有用多少力道。

他一个翻身爬起来,擦抹一下嘴角沁出的鲜血,气得手指陈太忠,“好你个国家干部,居然当庭打人,我跟你说……”

“你跟我说个毛线!”陈太忠一抬手,狠狠地拍一下面前的桌子,抬手一指对方,“你再跟我逼逼半个字,我在整个天南赶绝你……你有钱?呸,在我眼里你算个什么东西!”

陈主任其实并不喜欢“赶绝”这两个字,但是眼下这个场合,还就是用这两个字来骂人比较解气,结果倒好,经他这么一闹,别说男孩儿的父亲了,就是肇事司机王从的家人,也不敢再叽歪什么了。

大约是在十点半捎过一点的时候,法庭宣布一审休庭,死刑须谨慎,今天肯定是判不了,陈太忠也没去安慰那哭得死去活来的女人,伴着刘晓莉和燕辉等人,施施然地向停车场走去。

走着走着,他觉得背后有点诡异的气机,说不得扭头一看,发现两个中年女人跟在自己身后,禁不住冷笑一声,“怎么,还想盯梢?”

一个女人怒视着他,另一个却是深吸一口气,看得出来,她是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陈主任,我们姐妹俩的两个家庭,算是毁在你手里了,破家的处长啊。”

陈太忠一听“姐妹俩”三字就明白了,估计这位是李强的老婆,怒视他的女人,他刚才就知道是王从的老婆——要说这姐妹俩的老公,确实挺惨,一个被他整得纪检委喝茶了,另一个他更是一定要将其置之死地而后快。

不过,陈主任却没有半点歉疚之心,他冷哼一声,“那是自作自受……我差一点都被撞伤,法律从来都是公平的。”

说完这个,他扭头继续走,却听得背后传来一声叹息,“您真的就这么心硬?”

这年头的人,咋就只会看见自己的委屈呢?他心里暗哼,头也不回地答一句,“知道我心硬,就别再跟着了,我不但会打男人,女人和小孩我也会打。”

他的话说得挺硬,但是上车的时候,心里多少还是难免有点悻悻,麻痹的是你们的老公犯罪了,我就是主持一下公道,这也能怪到我头上……要不是看你俩老公都进去了,哥们儿我大耳光子抽你们!

刘晓莉不比燕辉,她没车,就只能蹭陈主任的车,见他神色不豫,她就出声安慰,“您今天做的是大快人心的事,何必跟她们计较?”

“我是有点感慨,她们居然好意思埋怨我,”陈太忠叹口气打着了车,“你说现在人的廉耻之心,都到哪儿去了?”

“这是你们干部们没有起好带头作用!”刘晓莉白他一眼,真是一点都不客气。

这话呛得陈主任直翻白眼,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电话那边冯局长压低了声音,“陈主任,这善林公司……啧,怕是麻烦大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