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632章 破家处长(上)

陈太忠在稽查办开的这个小会,不到一个小时就被人汇报给了潘剑屏。

潘部长一听,也有点纳闷,心说我就是让你传一句话嘛,怎么就惹出来你这样的反应了呢?所幸的是接下来他又接了两个电话,知道小陈确实是把话传到了。

不过,他对陈太忠的行为还是有点好奇,反正他已经决定,放开手支持小家伙了,第二天一大早,他在门口正好碰上陈太忠,于是点点头,“小陈你来一下。”

这个动作,被宣教部很多人看到了。

陈太忠正琢磨着要不要去找潘部长汇报工作呢,听到领导召唤,那自然就跟过来了,不成想一进门,领导就很直接地问了一句不搭界的问题,“听说你最近打算出去?”

“嗯,目前素波开发区和凤凰科委在合作一个手机项目,”陈太忠愣一愣之后点点头,“外商是我帮着介绍的,蒋省长和段市长都挺重视……现在这个项目,也要到关键时刻了。”

你这……潘剑屏听到这家伙居然是如此地不务正业,还真是有点无语了,不过转念一想,若不是这家伙在邪门歪道的事情上下了不少功夫,文明办的很多政策和措施,下面地市也就未必肯配合。

甚至他都知道,凃阳市能第一个把干部家属调查表交上来,就是因为小陈帮着引见了几个投资商过去——涂阳招商办的人,到文明办找陈太忠都不止一次了,还有堂堂的大市长刘东来,潘部长就算想不知道都难。

所以,搁给别人算是不务正业的事儿,他还就不好多说什么,反倒是他听说有这么个项目,禁不住出声问一句,“手机?你跟我细说一下……”

潘剑屏是管宣教和意识形态的,不过他的眼光不可能仅仅局限在这么一点方寸之地,就拿手机为例子,他就很清楚眼下国产手机市场的混乱。

当然,天南若是能自己制造手机,并且成功地冲出重围打造辉煌……这个意义,潘部长也是很清楚的,最最起码天南要出成绩的话,宣传口的配合那也得跟上吧,所以他这一问不算多管闲事。

他愿意问,陈太忠自然也愿意解释一下,沃达丰的定制机和阿尔卡特代工的单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状况,“……现在沃达丰有意把单子给了西门子,目前这还是商业机密,我要赶紧去找西门子活动……这事儿其他人插不上手。”

这个回答,只听得潘剑屏有短暂的失神——我知道你很能干,不过,你不要这么太能干行不行,精神文明建设和物质文明建设全是你抓了,别的干部还不得羞愧死?

“原来凤凰科委的手机,已经跟素波高新区开始合作了,嗯,强强联手,不错,我个人表示支持,”潘部长点点头,凤凰科委的手机前期宣传并不少,他也有耳闻。

甚至,他对沃达丰都有一定了解,老潘还是很注重信息收集的,“据说沃达丰要花上百亿买3G的牌照,能不能接点3G的定制机回来?太忠,要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不能只盯在2G上,那是小富即安,我不提倡这个。”

噗,陈太忠听得,好悬没一口血喷出去,领导你……好吧,你高瞻远瞩是好的,“3G目前还有点技术上的问题……张州那边的曝光,我希望能得到窦部长的支持。”

这个省略号转折得实在有点生硬,前面的话又有欲言又止的味道,潘部长一听就知道,自己这眼光有点超前了,于是心里暗暗记住了——现在谈3G手机有点早,所以就笑一笑,“窦部长那里,我帮你打招呼吧。”

说完这句话,潘部长才猛地反应过来,说不得看小家伙一眼,心说你小子有一套啊,借着我的失误,顺便就塞点私货过来?

两人所说的窦部长就是宣教部副部长窦革命,兼着日报社的社长,这人可是宣教部的老字号了,今年五十八岁,勉强混了一个正厅待遇。

要说窦部长,也是宣教部里的一号人物,你别看他还有两年就退,但是已经提前预定了——这是离休干部!

说起来真的挺匪夷所思的,按照最新规定,49年10月1日以前参加革命工作的,那就是离休干部,不过在49年的时候,窦革命才虚岁八岁。

八岁能不能参加工作?搁在现在的法律来看,那就是童工,铁铁的,但是窦部长8岁的时候,还真的就参加革命了,他自小双亲亡故,跟着二伯一家过日子,他二伯原本是国民党一边的,不过在北方的时候,跟着长官起义了。

起义啦,这就是自己人了,等到解放素波的时候,解放军的弹药运不上去,就召集民工支前,这支前虽说是自愿的,但是……大家都明白啦。

窦家出了一个国民党军官……当然,现在是解放军了,反正窦家四辆大车不可能不用,四辆车起码得四个人赶,其中短工一个,军队上来了一个,剩下俩指标要窦家出。

所以,窦革命就算了一个,八岁的孩子就能赶车了,比他大八岁的堂兄怕死,让他先走,他也不想那么多就走了,刚卸货的时候又遇到一个濒死的团长,他赶着车又把人拉到了医院,按了一个手指头印儿,那天是九月三十号——这就是窦部长参加工作的时间。

他的堂兄晚走了半天,把货送到的时候,就是十月一号了,这半天之差,让他堂兄惦记了整整一辈子——就算不救那个团长,靠着他老爹,他把粮食弹药送到了,这也就算是参加工作了,但是他偏偏就差了半天。

窦革命也没觉得自己提前一天按手印,就好到什么地方了,不过他救的那个团长活过来了,虽然这团长跟他二伯一样,也都没活了多大岁数,但是当时团长就介绍他进育红小学了。

团长还说,这孩子参加革命的时间太早,学业荒芜了,要多学点文化课——好好学习,叔还等着看你解放全世界的劳苦大众呢。

不管咋说,这窦革命算是根正苗红的,连名字都叫“革命”,遗憾的是,在文革的时候,有人拿他这个名字做文章——窦革命……斗革命,你这是反动派,一定是保皇党。

按传承的脉络来说,算他保皇党不为过,但是窦革命为了表示他的觉悟,偏偏反其道而行之,最终还就是站错队了。

以他的资历,原本能走得更远,他的二伯不说,连他的大伯、大姨夫都不是简单人物,但是站错了队,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年少轻狂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所以在天南宣教部里,他虽然比潘剑屏级别低,年纪也轻一点,但真要说起来还确实是老字号了,他干处长的时候,潘剑屏只是个副处待遇的科长,多少年下来,他还是处长,潘剑屏已经是宣教部副部长了。

他资格实在是太老了,一般人的面子根本不希的买,老子就算是个副厅,你这副省啥的也别跟我呲牙咧嘴——也正是因为如此,有一阵儿天南日报屡屡出事,别人不敢去接这个社长,他就接了。

说来说去,窦社长的头其实很不好剃,上面的命令,有道理的话他就执行了,没道理的,那该顶就顶了,没有啥可商量的——纯粹的老派人的作风。

潘剑屏的性格,也趋近于老派人,倒是能理解他这种作风,干革命工作就是要求同存异嘛,但是潘部长就没想到,自己一时疏忽,简单地展望了一下3G,然后就是……老窦的工作应该是我负责了?

这真的有点冤枉!

事实上他也知道,张州那边早晚是要出事的,抓一抓也不错,正好宣教部起个风向标的作用,而他指示窦部长的工作,也没什么难度,他只是觉得这个承诺的过程,太莫名其妙了一点。

陈太忠却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他从部长办公室里出来之后,回文明办呆了一阵之后,就去了西城法院,今天王从的故意杀人案开庭。

短短的一个月内,陈某人已经是第二次来西城法院了,上一次是《新华北报》的记者杨姗收受他人财物,恶毒攻击政府案,杨记者写了认罪书,自认受贿,然后判三缓四了。

至于天讯公司的李忠和李总,也是判了三年却是没有缓刑,这时候他想再补交违约金都晚了,市移动的副总张馨不要钱,就是要判他。

这是移动公司对假冒伪劣产品的态度——没错,做人当留三分余地,但是姓李的你借着聂启明狐假虎威的时候,理直气壮用旧货以次充好的时候,给我张某人留余地了吗?

事实上,饶是如此,李忠和也没少花了钱,诉讼费啥的不说,光是法官那边也花费不少,当然,张馨没得一分钱好处,她也不会稀罕这点好处。

今天的这一起案子,要比前面一起严重得多,不过为了不受外界因素的骚扰,庭审不对外公开,除了相关人等,其他人不许旁听。

但是陈太忠必须来,他是公诉方指定的证人,而同时他又是主抓这件典型不文明案例的领导,不管从哪个角度上讲,他都要来——不如此也不能表示出重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