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631章 悬空不得(下)

在路上的时候,陈太忠给段卫华打个电话,得知老段是将此事安排给了孙正平,并且表示市里高度关注,不许掉以轻心。

事实上,经侦支队出马,还真的比工商和税务更显重视,陈某人原本没这么建议,只是怕张峰跑得慢了,既然姓张的已经跑了,那就无所谓了,不过他心里多少还是有点感慨:什么时候段市长的魄力也这么大了?

等他赶到天翔大厦的时候,发现停车场里已经站了不少大檐帽,有警察也有工商税务,他停下车带着郭建阳走过去,发现冯局长和高局长正在跟另一个二级警督说着什么,看上去神色比较轻松。

见他过来了,冯局长笑着点点头,“陈主任也来了?”二级警监狐疑地看陈太忠一眼,眉头皱一皱,没有说话,高局长笑着介绍,“这是省文明办陈主任……陈主任,这是我们经侦的胡支队。”

“你好,”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又看一眼冯局长,“老冯,做好交接和记录工作,事关重大,大家都不要掉以轻心。”

胡支队长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犹豫一下发问,“陈主任,这个行动不是市里组织的吗?省里……也有相关指示?”

不怪他这么疑惑,经侦支队来办事,这跟省文明办能有什么关系?你一来就这么指手画脚的,叫我们怎么开展工作?

“这是省文明办陈太忠主任,”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胡支队先是一愣,猛地嘴角抽动一下,接着就笑着连连点头,“哦,原来是陈主任……您还有什么指示?”

“我也没别的指示,你们是执法部门嘛,”陈太忠微笑着摇摇头,“这件事省领导高度重视,既然是孙局长点将,保密原则这些,我也就不再强调了。”

“明白了,”胡支队郑重其事地点点头,又摸出手机来,“既然是这样,我再请个专家过来,您看?”

“我说了不管了,”陈太忠笑嘻嘻一摊手,又侧头看一眼冯局长,“老冯你们都来了,怎么不上去呢?”

他对胡支队长不冷不热,却是刻意跟老冯套近乎,这也是一个姿态,一个是表明他跟这个案子有渊源,老胡你悠着点,同时,冯局长一直对他的工作很支持,他就不怕向别人做个姿态:我对老冯青睐有加,他是我罩着的。

“我们明确一下分工和步骤,”冯局长微微一笑,“您不跟着上去吗?”

“我就过来跟着看一下你们的行动,就不上去了,”陈太忠顺水推舟地回答,不过就是这样的话,也让听明白的人吓了一大跳。

像胡支队就吓了一跳,一开始他就有点纳闷,东城分局和西城分局怎么会搅进一个案子里去,还没来得及发问,又惊讶地听说,大名鼎鼎的陈太忠跟过来了。

按说,省委文明办怎么都跟这案子不搭界,但是对素波警方来说,陈太忠出现在任何一个场面都是正常的,是可以理解的。

现在胡支队长更是听出,这件事恐怕一直就是陈主任授意的,那么人家能及时地出现在现场,也就不足为奇了——也不知道这小冯怎么搭上陈太忠的……

一大群大檐帽出现在十二楼,善林公司的会计接到通知,也跟着来了,众人有条不紊地将账本、凭单等一一取出,装进箱子封存。

陈太忠在下面等了一阵,他本来想给郭建阳拿点钱,让其中午招待这帮大檐帽,可就在这个时候,外面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了,他决定再等一等——建阳也没车,实在不行的话,等一会儿我亲自出面请客吧。

怎奈,这年头从来都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大约是在十一点半,大家都收拾得差不多的时候,陈太忠接到了秦连成的电话,“太忠,我还有二十分钟就到素波了,中午有空吗?”

这外面可是还下着雨呢……老秦你就不知道注意点安全?某人听得颇为无语,给郭建阳留下一万块钱,又叮嘱几句,就驱车直奔万豪酒店。

这次,陈太忠并没有久等,他进去差不多五分钟,秦市长就赶到了,两人见面照例是东扯西扯了一通,而秦连成的秘书在点好菜倒好酒之后,主动坐到了包间一角的沙发处。

“今天你是要跟我说个什么来着?”秦市长终于有机会低声发问。

听陈太忠说完,他笑着点点头,然后就沉吟了起来,好半天才微微地一哼,“潘部长这还是有点不甘心啊,不过……算了,太忠,回头咱们又能好好地配合一段时间了。”

“他这问一句,就定了?”陈太忠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过以他的了解,老秦也不至于跟自己胡乱开口,否则的话,那面子可就丢大了。

“差不多吧,”秦连成心里有八成的把握,他刚才的沉吟,只是在琢磨合适不合适将这个消息告诉小陈,不过想到自己在不久的将来,可能还要跟他共事,那这么藏着掖着,难免会让人感觉到生分。

别说,他这么一说,陈太忠的好奇心还就上来了,学无止境嘛,“哎呀老主任,这里面该是个什么味道,您指点我一下?”

“这有个什么可指点的,”秦连成嘿地一声笑出了声,他瞥对方一眼,犹豫一下低声发话,“最近……中央文明办要下来人吧?”

“是啊,”陈太忠点点头,接着他身子就是一僵。

“看看,明白了吧?”秦连成看他的反应,又是微微一笑,“潘部长本来想拖一拖这个事儿,但是现在拖不了啦,就这么简单。”

这才是秦市长冒雨赶到素波的原因,他最近确实很忙的,不过今天莫名其妙地接了小陈一个电话之后,他心里一直惦记着,等好久不见小陈打电话过来,他就通过别人了解一下,最近文明办这儿怎么了。

别的没问明白,他倒是听说中央文明办要下来人视察,这两者一关联,他就有点猜测了:你潘剑屏想空悬文明办主任一职,好物色更合心意的人,但是中央马上要下来人了,X办表彰过的省文明办,主任调走之后,产生不了新主任,这也有点不合适。

所以他才冒雨赶过来,一定要听一听小陈打算说什么,反正走高速的话,也就一个来小时,当然,两人能见面的话,他就连对方的表情也能观察一下。

陈太忠也不是蒙昧之人,他只是一时没有想到这一层,老主任这么一点,他马上就反应过来了,而且他甚至想到了:如果上面下来人,发现省文明办连正职都没有,刷地派个空降干部下来,那可就热闹了!

在天南,厅级干部就已经是很不少了,中央等着找位子的,那想都不用想能有多少,对潘剑屏来说,这个可能性肯定是比较糟糕的。

所以老潘就选择了秦连成,不管怎么说,戴复是蒋世方的人,两害相权取其轻的话,他肯定更愿意用许绍辉的人——且不说蒋省长跟许书记可能做过什么沟通,只说老许再厉害,也不过才是个副省,两人级别是相同的。

“那这还得马上通过了,”陈太忠轻声嘀咕一句,老潘前两天跟他说的时候,并没有说文明办会下来什么人失察,也没说时间——但是肯定用不了多久。

“应该是吧,”秦连成点点头,接着又有点神情恍惚了。

陈太忠猜得到他在琢磨什么,文明办主任到手之后,老秦就得琢磨怎么把这个副厅升成正厅了,这件事肯定是可以操作的,但是可以操作并不代表难度不大。

不过这种事情,他就没办法再插嘴了,老秦能在消息确定之前告诉自己,这已经是非常不见外的行为了,再说这种事那就有失体统了。

一直以来,他就忽略了潘剑屏轻描淡写的那句通知,现在想起来,他猛地发现,自己要面临一个新的问题——中央文明办下来人,我该不该去欢迎呢?

不去了!他几乎在瞬间就做出了决定,黄二伯希望我低调,那我就再低调一点吧——他并没有意识到,做出这个决定,那就意味着他在官场厮混,已经渐渐地背离了初衷。

当天下午,他就做出了安排,要调研处的人配合稽查办下张州调研精神文明建设,并且强调要暗访,“该曝光的事情,就在日报上曝光,不用多,一天一起就行。”

这个要求真是有点杀气腾腾,总算是大家都知道,陈主任深得潘部长看重,所以只有罗克敌谨慎地发问,“曝光次数有上限吗?”

“这个你不用考虑,”陈太忠摇摇头,沉吟一下又发话,“不过你要拿不准的时候,可以去请示一下部长。”

这么交待,他就是在为自己拔脚走人做准备了,反正老罗你也是搭上潘部长的线儿的,这个请示对你来说不难做到。

但是罗克敌听到这话,脸就有点微微地发白了。

啧,看你那点胆子吧,陈太忠真是有点哭笑不得,于是轻描淡写地解释一句,“近期我可能要出去一趟,我不在的时候,罗主任你把好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