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630章 悬空不得(上)

林莹说的是奉承话,但是很直接,虽然不无冒昧之嫌,但是唯其冒昧,才能显示出这不是预先排练过的,而是真情流露。

“问题是我让你整得没兴趣了,”陈太忠苦笑一声,松开了她的手,海潮集团居然表示进不进凤凰都不重要,那这意思就颇值得玩味了。

陈某人不是个怕事的,他都敢琢磨对沃达丰租用的卫星下手,张州这点小事算什么?但还是那句话……他跟林海潮没这份交情,而且由于林立一事,他并不欣赏林家人的所作所为。

林莹却是没防到他居然瞬间就转变了态度,连那只被硬拽过去的手,都忘了抽回去,过了两秒钟,她才不着痕迹地缓缓收手。

沉默了好一阵,她才叹口气,“盯着张州资源的人,很可能是你讨厌的。”

“嗯?哈,”陈太忠看她一眼,才不以为意地微微一笑,抬手去端茶杯,才猛地发现,面前小杯子都空了。

“我来,”林莹一探身子就要忙乎,不成想某人一拍大腿,站起了身,“好了,就这样吧,时间也不早了,我要走了。”

看着那高大的身影从门口消失,美艳的林总好半天没回过神来,刚才表现得还像一个色中恶魔的男人,就这么大大咧咧地走了?

对陈太忠来说,他想知道的都了解得差不多了,不走干啥,莫非还真把林莹推倒不成?这可不是一个普通女人,只图小头痛快的话,早晚大头要头疼了。

他最在意的,是林莹最后泄露的一句话——盯着张州资源的人,可能是他不待见的,于是在开车的时候,他要情不自禁地琢磨一下:会是谁呢?

不过想来想去,他也没琢磨出个所以然来,于是就将此事抛在了脑后,不管是谁进了张州,做事总不会比海潮集团更差吧?

倒是有一个现象,让他生出点想像来,那就是说连林海潮都能知道江川不稳了——甚至还不止林家人知道,那就证明,江川的下马已经进入了倒计时阶段。

因为秦连成和戴复争文明办主任的缘故,他一直下意识地不想接触张州方面的动向,不成想他不接触,反倒是有人找上了门来,真是……

这么想着,他就抬手给许纯良打个电话,本来想说一说江川的事情,话到嘴边却是又硬生生地改口了,“纯良,那个李强怎么样了?”

“怎么样,还那样啊,等着那边填窟窿呢,可以双规的话,你说一声就行了,”许主任的回答中规中矩,不过“填窟窿”这三个字,听得某人有点汗颜。

事实上,许纯良更操心的是别的事儿,往日他不好打电话催,现在问一下总是无妨的,“沃达丰那儿联系得怎么样了,咱这边能不能开动?”

这两件事都挺令陈太忠闹心,他叹口气,“手机的事情我惦记着呢,不过可能不是阿尔卡特了,这个你等我消息,粮食厅那儿……啧,也是有点小麻烦。”

“麻烦什么的无所谓,”许纯良随口说一句,可是话说到一半,他发现了点不妥,“不过……能让你头疼的麻烦,那是什么麻烦?”

“这个窟窿,怕是得法院往回追了,”陈太忠又叹口气,想当初他要求许纯良放过侯国范的时候,可是答应补齐东西的,现在居然出尔反尔,真是有点没面子。

许纯良倒是没感到多意外,类似情况他也不是没听说过,所以只是沉吟一下,“那么……光那个主任,怕是份量不够,交待不过去。”

是啊,我也知道你老爸为难,陈太忠真的是有点不好意思,“不过你放心,两三天内我给你回信儿,老段已经答应帮我忙了。”

“他那儿能出面,就最好了,”许纯良一听是这话,倒也放下了心来,省纪检委是很厉害,但是有些事情并不合适亲自去抓,要是当地政府肯配合,很多事就好办了,他笑一声,“你都找到老段了,看来你也不容易啊。”

“谁说不是呢?”陈太忠苦笑一声,心说纯良还真是善解人意,到了这个地步,他才问一句,“对了,文明办的正职,现在有眉目了没有?”

“唉,别提了,”终于地,轮到许主任叹气了,“老蒋那边倒是松口了,不过老潘这边又卡住了,真不知道都是怎么想的。”

“蒋世方那边松口,怕是张州的江川非动不可了吧?”陈太忠试探着问一句,其实,江川的去留,跟他真的关系不大,就是一点好奇心使然。

“嗯,”许纯良哼一声,也不多说,反倒是建议他,“你文明办想抓张州的什么事儿,尽快下手吧,到时候一趟车就都办了。”

纯良倒是真够意思,也不枉我这么帮你,陈太忠笑一下挂了电话,然后才反应过来……其实也不能只算我搭车,我陈某人好歹也算个风向标,谁搭谁的车,还真不好说呢,咱也不能太妄自菲薄了。

想到潘剑屏也暗示过自己,张州是块难啃的骨头,他就越发地不看好江川的未来了,仅仅是他知道的,就是蒋世方、许绍辉和潘剑屏三个省委常委对江川不感冒,这三个人拧在一起的力量,就连杜毅都得吐血,所以张州这边,应该是大局已定。

大局已定,那咱就搭个车吧,陈太忠做出了决定,于是第二天一上班,他难得地去找潘部长汇报工作,说是张州的干部家属调查表,到现在都没交上来,他打算过问一下。

现在离上交干部调查表的期限,其实还有两天,不过潘剑屏没在意,他点一点头,“你去问就行了,对了……秦连成以前是你的上级?”

“是,”陈太忠点点头,换个人听到这问题,难免就要心里有点发虚了——潘部长这么问,会不会是怀疑我泄露了什么消息?

不过陈太忠非比旁人,他的胆子比一般人大多了,所以就是很干脆地点点头,当然,他也不会画蛇添足地去解释什么。

潘剑屏盯着他看了好半天,见这厮面不改色心不跳,才沉声说一句,“马勉已经调离了,小秦抓经济的口碑还是不错,就是不知道他对党委这一摊熟不熟。”

“秦市长在团省委呆过,”陈太忠这话,就算个小小的表态了,不过他也不会说得更多,“有您的重视,文明办的同志们会把工作干得更好。”

不管未来的主任会是谁,是秦连成最好,不是也无所谓,反正我是跟着潘部长您走。

“嗯,”潘剑屏点点头,旋即摆一摆手,这就是撵人了。

不过这个问题,让陈太忠有点纳闷了,他走出门之后,还是不断地琢磨,心说老潘这么问我,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呢?

想来想去,他总觉得可能性很多,其中一个可能性,让他犹豫再三之后,决定给秦连成去个电话:潘部长这个问题,没准是让我传话呢。

这个可能性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是毫无疑问,老潘都知道他跟着秦连成干过,关系也还不错,居然就这么问了,那就是说:我不怕小陈你传出去。

回了办公室之后,陈太忠就给秦连成打个电话,“老主任什么时候来素波啊,想再听您教诲几句呢。”

“这两天有点忙,”秦市长在那边回答一句,接着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就沉吟了一下,“嗯,太忠你找我有事?”

“倒是……”陈太忠话说到一半,有人敲门,于是他及时打住,这个话题绝对不合适在文明办说,“有人了,这样吧,我回头联系您……进来!”

来的是郭建阳,紧接着又是李云彤,反正陈主任最近少在文明办出现,所以他呆了时间不长,人来人往的就跟穿梭一样。

等到了上午十点的时候,西城警察分局冯局长打来了电话,说是市局经侦支队来电话了,等一阵要和工商、税务的人一起来天翔,并要他们启封被封着的门,他请示陈主任:我这是该咋办?

这两天封了天翔的门之后,看护的警察们压力也有点大,不过这压力并不是来自于善林公司,老总王珊琳现在还被关着呢。

她可能跟年初的一起伤害案有关,目前被申请刑事拘留了,当然,那起伤害案是存在的,不过跟她无关,只是跟她找的混混们有关,赵明博果然是说到做到。

表示出不满的,是同一层办公的其他公司,还有一些来善林公司办事的主儿,所幸的是天翔大厦的人知道其中关窍,帮着出声,才算没把矛盾激化了。

老段连经侦支队都动上了?陈太忠听得有点意外,原本他是想说,你等我打个电话,落实一下情况,转念一想,来的人里要是有王珊琳的关系,浑水摸鱼的话,那可也是麻烦。

很多大事都是在细节上出了问题,才导致了不可收拾,这个案子涉及四万吨的储备粮的去向,再怎么重视都不为过,而他又答应了简泊云,要放侯国范一码,于是他做出了决定,“你等一下,我马上过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