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628章 海潮隐忧(上)

对谈论项一然的工作调整,陈太忠没有任何压力,道理在那儿摆着呢,对地方政府来说,铁路系统基本上是彻底独立于体系之外。

他相信林莹也清楚这一点,她不可能指望他去帮着说话,这绝对不现实,某人做惯了地下组织部长,遇到事情总是难免要考虑,自己会不会被人求。

事实证明,林莹的心思根本不在项一然身上,她就这么很随意地感慨了一下,就将话题转到了另一个方面,“江川这次,要倒霉了吧?”

跟老滑头说话,确实不如跟这小女人说话,陈太忠再次感受到了这一点,搁给林海潮那厮,绝对说不出来这样的话,于是他很奇怪地问一句,“你和你老爸,怎么都会这么想?”

“听到这风声的,也不止我家,”林莹淡淡地一笑,“江川在张州这么多年,也捞得差不多了,再不走就走不了啦。”

合着是激起众怒了,陈太忠听明白这话的意思了,他想一想之后又问一句,“按说你们家在张州发展得不错,也有江川一份功劳,怎么你们就这么盼着他走呢?”

“那个人太贪,而且,他其实一直在打压我家,”林莹这女人,还真是有什么说什么,她冷哼一声,“李静川就是他一手扶持起来的……你听说过这个人没有?”

“我需要听说过他吗?”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林莹看他这副样子,就笑了起来,“这人现在窜起得很快……”

敢情这李静川跟林海潮同为娄城县人,两人老早就认识,林海潮一开始搞小煤窑的时候,李静川还入了股,不过就像刚改革开放时大多的股份企业一样,两人很快就分道扬镳了。

到后来海潮集团从银行获得了不小的支持,就此崛起,李静川却混得不怎么如意——当然,这个不如意是相对海潮集团而言。

但是在娄城这个地方,李静川还是能跟林海潮抗衡的,就算在下风头,却不是完全没有能力抵抗。

这两年,李静川搭上了江川,在张州连着开了几个矿,资产也是在刷刷地暴涨,就有点不把林海潮放在眼里了,可江书记偏偏在表面上要打压他。

其实林海潮也清楚,这是江川不想让他一家独大,官场要玩制衡这一套,他管理海潮集团的时候,也要玩这一套,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儿。

按林莹的说法,江川是两边吃,而且还特狠,别说林海潮,就是江书记一手扶起来的李静川,心里对江川也非常地不满——你索性支持我把海潮集团压下去,那你多拿一点也算,但是……你还就不动手。

前一阵,娄城县一个村办小矿里,猛地发现了新矿脉,储量丰富品质也高,消息传出去之后,交界的两个村子就要抢这个矿脉的开发,张州也有黑道人物过来……反正就是热闹极了。

这种事情处理不好是要出大问题的,最后江书记指示,把这个矿的开发权给了海潮集团吧,村里之类的该得几成,你们商量着来——稳定是大前提。

要说江川这个指示,也没什么错误,海潮集团的实力在张州真不是吹的,既然几方谈不妥,不如让有实力的人来开发,大家分钱就是了。

按说林海潮新得一个矿,也该满足,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江书记专门跟海潮集团打个招呼,矿给你了,但是必须组建一个新的子公司来开发。

这也是正当要求,然而紧接着,江川就要求这个新公司,要由他一个陆海的朋友控股,公司挂在海潮集团旗下,但要由陆海的公司控股!

旁人为什么都说江书记黑?就是说这一点了,他帮你一块钱的忙,没准就想得到一块一的回报,而且他还要让大家知道,你得了一块。

林海潮甚至很清楚,那陆海人也不是江川的朋友——无非是钱砸出来的交情,随着煤炭行业的逐渐回暖,从今年开始,有不少外地人跑到张州,琢磨的就是高价包矿。

在经济眼光的长远上,天南人比那些沿海省份的商人略差一筹,可林海潮干的就是这一行,自是知道这些外地人来,就是瞅准了煤炭在未来三五年内,会出现井喷行情。

所以他对江川的指示,真的是愤怒异常,虽然他很清楚,陆海人不可能不付出代价就控股,而且这代价应该不会太不公平——当然,他也不能指望人家会出太高的价钱,买江书记开口也得花不少钱呢。

他气的是,这个名头我担了,得利的却是外地人,而且将来很可能会丧失对子公司的控制,同时,我还得负责安抚村民——麻痹的,见过欺负人的,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

林海潮何尝不知道,自古民不与官斗?其实对他来说,少赚点钱都不是绝对不能忍受的,他最不能忍受的是:这个公司将来可能不是我的!

公司不是海潮集团的,那也无所谓,然而这个公司拥有这个矿的开发权,这就要命了,林海潮对未来的煤炭井喷行情,也有着极高的期待——老子多给你点钱都行,但是想抢走这个矿?你做梦去吧!

所以他跟村民们谈分成的时候,将价码压得极低,同时又让人暗暗地放出风去——不是林总不给大家面子,本乡本土的,谁跟谁呀?关键是有陆海人要夺这个矿,还是上面的意思,大家也多体谅一下林总吧。

本地人被夺了开发权,本来就生气着呢,不过林海潮势大,又是本县出去的,算娄城人的骄傲了,大家相信他不会太亏了乡亲。

可是这陆海人,麻痹的算哪棵葱?乡亲们生气了,就阻挠这个煤矿的承包,林海潮正好顺水推舟地将此事推迟。

江川见这儿没进展,就催一下林海潮——快一点哈,这么大个矿我给你了,你要是吃不下去,我就找李静川去了。

当地人真的太霸道、太难打交道了——林海潮这么表示,事实上,他宁可把这个矿让李静川拿走,也不会搞这个让陆海人控股的公司。

要说林总和李总,从初期的合作到后面的分道扬镳,两人的恩怨那是大了去啦,但是在对付外来户上,态度绝对是一致的——张州人本来就是相对抱团的,而且这个口子要是一开,涌进张州的可就不是一个两个外来户了。

林海潮很确定,既然都是搞煤炭行业的,自己能预见到煤炭在未来几年的行情,李静川自然也能预见到,首富和第一百富的差距,不会是智商和眼光上的——而是在运气和把握机遇的能力上。

其实,就算姓李的为了恶心人,包下来这个矿,他都无所谓,林某人的果子可不是那么好摘的,而且陆海人控股的公司,他能做出一篇大大的文章来——江川既然能对海潮集团提这个要求,跟李静川肯定也要提这个要求,要不然的话,人家陆海人怕是不会答应了。

江川一听林海潮这么皮里阳秋的,估计就去找李静川了,不过显然那边也没谈妥,而娄城县政府却琢磨着把这个矿收到县里……

现在恨上江川的,可不止是林海潮和李静川了,连陆海人都对这个书记颇有微词,当然,娄城县政府是不敢表示出来这种情绪。

这个矿是不小,但是这点事儿对一个市委书记来说也不大,关键是江书记得罪的人太多了,他自身的靠儿又不顶用了,所以,前一阵林海潮就听北京的朋友说,有人三番五次地向上面反应江川的问题。

是谁反应的?那真的不好说,起码他朋友没点明,不过江书记狗屁倒灶的事儿,倒是写了一箩筐,从江川的裸官写到张州煤炭安全生产,每年最少也死百八十条人命,还有煤管局长外逃之类的。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反应的问题,多是直接指向煤炭行业,可见举报者目的性很强,对林海潮来说,这不是什么好事——因为他确定,事情不是他干的。

毫无疑问,江川是个很操蛋的市委书记,但是换个人来,没准会更黑,而且此事若是外面的势力张罗的,那就更可怕了,不过林总在北京的靠儿也说了,没啥,他们动谁也动不了你。

这话音还没落呢,啪嗒一声,铁路局那边传来消息,说是项一然你得动一动了,这一下,天南首富坐不住了,这是要出问题了。

海潮集团跟铁路能搭上关系,确实是跟项家有关,但这只是一块敲门砖,正经还是林海潮把关系打点到了,而项一然的老爸确实有点小办法,两家合力,才把项一然推到了这个位子上,其中起主要作用的,还是海潮集团。

但是铁路系统确实是一个比较封闭的圈子,天南首富也不好插手太深,他只在素波铁路局以及部里跑关系,中下层那就是要靠项家人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