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626章 张州起风(上)

下午四点十分,在离海潮大厦不远处的羽仙茶社内,何振魁见到了林海潮父女,确实是再没旁人了。

何主任这是第一次见林海潮,有点激动是难免的,别看对方只是一个商人,可是只冲这天南首富四个字,省建委普通的副主任,都不够资格跟人家套交情。

更别说在时下的中国,真正站在顶峰的商人,都有另一个名称——官商,每一个成功的商人身后,都不可能没有政府官员的背景。

所以,何振魁的客气是一定的,而林海潮也不跟他拿架子,就这么笑嘻嘻地聊着,倒是林莹有点沉不住气,“何主任,陈主任没说什么时候过来?”

“快了吧?我已经告诉他了,”何振魁笑吟吟地回答,一边说他还一边无奈地摇头,“他说单位里有点事情,处理好就过来。”

“我父亲也是专门抽出时间的,”林莹听得撇一撇嘴,难听话她不合适说,但总还是适度地表示出了不满:不光是你陈太忠事务繁忙,我们海潮集团事情还多呢。

当然,这话也只能她说,她老爹就当没听见一般,继续笑吟吟地同何振魁聊天,从这茶该怎么泡谈到施工中电子文档的重要性,最后更谈到互联网泡沫,真是都很精通——林董本人,其实只是高中毕业,不过人要有钱到他这个地步,不停地充电也是必然的。

何振魁就觉得林海潮不错,人没什么架子,也沉得住气,但是林莹却是为老爹感到悲伤,眼瞅着一个多小时都过去了,陈太忠不见踪迹,敢这么晾她老爹的,还真的不多见——她老爹身为天南首富,确实也是很忙的。

所以她在谈话过程中,催了何振魁两次,第一次何主任打电话催了,那边的回答还是马上就到,第二次的时候,何主任表示不方便再催了,“我们班长答应下的事儿,一准成,我再催他一道,没准适得其反就没意思了……”

直到五点半的时候,陈太忠才快步从外面走了进来,他适当地表示一下歉意,“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单位临时出点事儿……林总这一段时间不见,您这越活越年轻了啊。”

他嘴里的林总,自然指的是林海潮,谁要想让他叫对方林董——对不起,你姓林的没这资格!

“哪儿啊,愁得头发都白了,倒是陈主任的脸色,越来越好了,”林海潮笑眯眯地回答,“步步高升,真值得恭贺一下。”

“合着你俩认识啊,”何振魁笑一笑,其实他早有这样的猜测,班长以前就说收拾过林海潮的儿子,不过他现在也只能装惊讶了,“那我这不是多事儿吗?”

“不多事,我要请陈主任,可没你这么方便,”林董笑眯眯地摇摇头,又看一眼林莹,“你去帮陈主任选壶茶……陈主任喜欢喝什么?”

“随便了,茶社能有什么好茶?”陈太忠无所谓地摇摇头,紧接着林莹就站了起来,有意无意地看一眼何振魁。

我操,都是处级干部,差别咋就这么大呢?何主任自然省得,这是林总要自己跟着出去——我早早地就来了,陈太忠晾你老爸一个多小时,丫才一到,我又得回避?

不过,腹诽归腹诽,他还真不能计较,这年头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身为国家干部,搞明白自己的位置才是正经,于是他也跟着站了起来,“我陪你去。”

“林莹你这又漂亮了一点啊,”陈太忠轻笑一声,他的记性果然是不错,这林莹虽然皮肤微黑,眼睛略略有点狭长,但是其他部位长得周正得很,身材略略有点丰满,却正是成熟女人的味道,而且凭良心说,她真不算胖——脖颈下的锁骨圆润且突出。

陈主任当着她老爹这么说话,基本上就是调笑的意思了,不过怎么说呢?在基层官场,这种半荤半素的玩笑话也多了去啦,他说出来并没什么压力。

正经是你林海潮要是接受不了我调戏你女儿,那大可以不要找我说事儿——哥们儿是妇女之友,是个人就知道啊。

说白了就是一句话,他对跟海潮集团合作兴趣不大,就略略有点欺人,而何振魁又不是外人,还能把他的丑态说出去?

这话一说出来,以林海潮的老辣,都禁不住嘴角微微抽动一下——真的是很轻微的抽动,但是某人观察得极细,能肯定确实是有个抽动。

当着家长的面调戏其子女,这真的是很欺人的,不过天南首富并非幸致,他微微一笑,“陈主任,我听说你在搞个干部家属调查表?”

“你肯定不是听说,而是能确定,”陈太忠的回答干脆得很,我没兴趣陪你绕弯子,“林总,我真的事情很多,今天是振魁拉着我来了,咱俩以往也没啥交情,有话就请直说吧。”

林海潮看着他愣了一愣,随即就笑着点点头,反应也是一等一的快,“陈主任还是那么快言快语,张州的干部家属调查表,我能给你……我保证绝对是最全面最权威的。”

“你保证不了最权威,”陈太忠冷笑着摇头,你一个小破商人,跟我装什么大瓣蒜,就算你在张州一手遮天,那又怎么样呢?“起码有一点我可以肯定,你给我这个表的渠道,不会是最权威的渠道!”

文明办的调查表,是下发给各个地级市党委的,而你姓林的能提供的,不过是各种详细资料——我就不信你能通过市委提供给文明办,就算你有胆子运作,张州市委也得答应呢。

说穿了,他就是挤兑对方是名不正言不顺,是属于公务员独有的优越感,可是这话也真的挺恶心人的——起码对林海潮来说,是这样的。

“哈,陈主任果然是个痛快人,我没看错,”林董事长强压心中不满,若无其事地伸手笑着鼓掌,装什么像什么,这本来就不是官员的专利,事实上商人们更擅长这一手,“既然这样,我就不客气了……应该有人举报江川的裸官问题吧?”

果然是这回事,陈太忠沉吟一下,清一清嗓子,“我们这个摸底调查呢……是内部的,也没有什么针对性,就是建立个档案,目前还没有考虑接受群众的监督,事实上有些细节,连我也不是很清楚,各司其职嘛,林总你说对不对?”

麻痹你年纪轻轻的,这官腔打得不是一般地好啊,林海潮心里有点感慨,要说上一次他接触这个陈主任的时候,对方还有点愣头青的意思的话,现在这官话说得真的是炉火纯青了,有若羚羊挂角无迹可求。

他沉吟一下,打算打开窗户说亮话,他之所以找上陈太忠,也是有些事情避无可避可,才硬着头皮上来,要不然的话,天南首富出手,哪里会这么仓促?“陈主任,我有江川的老婆和儿子在美国入籍的第一手资料。”

“哦,”陈太忠点点头,却不接口,他现在牢牢地占据了上风,何须说什么?

“您有需要的话,到时候开口就行了,”林海潮也不再说什么,他今天来,底线就是传递一个跟江川划清界限的信号,这个已经实现了,至于向陈太忠示好之事——他也很想做,但是很遗憾,姓陈的这副吊样,明显是还记着上次的仇呢。

这种情况下,他就算再心急,也不会再做出什么举动了,那样的行为不但跟他这个“天南首富”的称号不相符,更是容易暴露他的底线——做生意讲究的就是沉得住气。

一旦沉不住气,不但他原本担心的事可能发生,更可能是引狼入室战友变对手,这样初级的错误,不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应该犯的。

“嗯,那我知道了,”陈太忠点点头,他知道这家伙还有话没说——这简直是明摆着的,不过,既然是别人求他而不是他求人,那么……就这样吧。

林海潮对这次见面的期望值也不是很高,不过,传递一个善意总是好过于无,可是眼看他站起身要走,心里就又生出点不甘来——这人呐,就是这么矛盾。

就在这个时候,林莹和何振魁走了进来,林大小姐手上端了一玻璃壶的茶,壶中茶叶碧绿无比根根直立,她笑吟吟地发话了,“何主任说你喜欢绿茶,这是雨前猴魁,还算勉强吧?”

猴魁产地偏北,又分外讲究芽型,基本上雨前猴魁就算最好的了,明前猴魁那根本就是在胡说八道——那个节令就长不了那么大。

“去年的,”陈太忠扫一眼,很不屑哼一声,真正的茶中老饕,可能未必分得出相关茶叶的真实产地,但是新茶和陈茶还分得出的,他又是个爱喝茶的,一眼就看出,这茶叶……不是新货。

“好眼光,”林海潮在身后拍一拍手,也不知道他是真懂还是假懂了,“陈主任,你喜欢不喜欢喝乌龙茶?”

“乌龙茶……啧,还真不是很喜欢,”陈太忠琢磨一下,笑着摇摇头,“四大茶系里,我偏好喝绿茶和花茶,红茶不喜欢,乌龙茶……喝起来太麻烦,外面又没什么好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