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625章 有点躁动(下)

想到这里,陈太忠就按捺不住自己的想法,抬手翻一翻电话号码本,找到了汤丽萍的电话,拨了过去,“小汤,你这个……还用小灵通呢?”

“嗯,”汤丽萍的回答,带着浓浓的鼻音,显然是沉睡未起的那种,她是九点钟上班,而且经常晚上加班,按她的说法就是,九点半能到公司,就算正常,房地产公司谈业务,主要是在下午和晚上,上午也有,却没有一大早的这种——除非是预约了的。

“买了手机了,”她懒洋洋地打个哈欠,埋怨一下陈主任不给自己打电话之后,报出了手机号码,“……等一会儿我给你打一下,你不用接……昨天谈了一个团购单子,一直谈到十一点半,总共一个单元十二套房子,这叫个费劲儿。”

“哈,那能赚不少的吧?”陈太忠想起来了,上次小汤赚了八千多,就恨不得请自己狠狠地玩一通——她虽然不富裕,但是有属于她的尊严、虚荣和喜怒哀乐。

“赚的都是老板的,我就是个陪客,”汤丽萍苦笑一声,“这么大的单子,我拉不来的……事成了有两千四的奖金,一家两百。”

啧,同样是卖房,你帮丁小宁卖,卖十家怎么不得赚十几万?王启斌的小女人就是这么干的,现在一百多万的饭店都开起来了,陈太忠真的有点无语了,人和人的差别就是这么大?

不过细想一下,小王靠王处长的人脉赚钱,而汤丽萍连搞定一个单元的人脉都没有,是在帮老杨打下手,这两者之间差距明显,收入有差别倒也正常了。

“有心思跳槽吗?”陈主任有点不忍了,你那两条圆规腿,早点缠到我腿上吧。

“这个……再等一等吧,”出乎他意料的是,汤丽萍居然拒绝了,“这个单子我要陪杨总跑下来的,还有一栋楼的外墙装修,最多三个月,我可能挣到一万五。”

一万五也算钱吗?陈太忠听得真有点无语了,但是转念一想,上次汤丽萍赚到八千的时候那个开心样,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有点脱离群众了,按时下素波的工资水平,一万五……基本也是大专以上文凭、十年工龄的事业编制人员的年薪了——当然,只是年薪。

关键是小汤这个敬业精神,真的有点令他感动,他陈某人都开口了,那边还想凭着本事赚钱,这种自强不息的精神,确实是太少见了,于是,他就试探一下,“我要是不能等呢?”

“陈主任……陈哥~”汤丽萍嗲嗲地叫一声,嗓子就跟被蜜糊了一般,要多甜腻有多甜腻,“你是好人,妹子就要你等了,等待的过程……其实也是甜蜜的。”

这话就有歧义了,不过很显然,圆规腿暗示了,你若肯等,我必定给一个甜蜜——陈某人确定,她没胆子玩弄自己,可是他也不想等了……下面涨得慌。

“不想等了,到最后便宜了别人,就没意思了,”罗天上仙还是不缺霸气的,当然,情商锻炼到这一步,他也不缺柔情,“我知道这些年,你奋斗得也挺辛苦。”

“我一直为你守着呢,”得,汤丽萍的话也很直接,她在那边叹口气,“我知道,陈哥你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但是我不想比别人差了,我差的只是机会,不是能力!我不是只长了一张漂亮脸蛋……我还算漂亮吧?”

“啧,这丫头,”陈太忠叹口气,她的回答,真的是浇熄了他大半的欲望,从她身上,他看到了小人物的不甘和奋斗精神,这时候再要谈什么情啊欲啊的,就有点不尊重人了。

不过越是这种时候,他就越忍不住要无伤大雅地冒犯一下,这是性格因素导致的,这厮的嘴皮子——真的是不枉众仙轰杀他一回,“你的脸蛋嘛……其实我觉得你的腿才是最别致的。”

“我的腿,最漂亮的地方……在裙子里呢,”汤丽萍咯咯地笑了起来,说起女人诱惑男人的手段,她不能说是炉火纯青,但却非常直接和见效,大概,这也是女人的天性吧,“你要真对我好,那就一定会看到的,我都说了,一直为你守着呢……”

“我操,这不是撩拨人吗?”搁了电话之后,陈太忠还就忍不住想直接去找汤丽萍了,不过想了想终于还是忍住了,紧接着他猛地一拍大腿,“啧,忘了说马小雅的事儿了。”

美色总是令人容易忘乎所以,不过这也正常了,紧接着陈太忠就去上班了——都处级干部了,他总不会急吼吼地去扒汤丽萍的裙子,看里面到底有什么美景。

单位里倒是也没什么事儿,不过临到中午下班的时候,潘剑屏来了一个电话,“小陈,可能……最近中央文明委的人要下来检查一下工作,你们做好迎接领导的准备。”

中午陈太忠就是跟自家的几个人在一起吃饭呢,不过刚拿起筷子,就有人来蹭吃喝,来的是陈主任党校的同学何振魁,他从寿喜回来了。

要说这何处长,也是威风人物,建委的人走哪儿都不少人奉承,他去寿喜也是在市建委,虽然只是个副主任,手里却是捏着通天的关系——关键是他从省建委了一个大项目下来,谁还敢小看他?

就连来素波混饭都是一样,旁人求着买单,他进包间的时候,门口还有人张头张脑,“竹韵厅啊……何主任,你的单帮买了啊。”

“去去去,我们班长的单,你买得起吗?”何振魁很不耐烦地摆一摆手,也看不出是真心还是卖弄,一边摆手,他还一边笑着解释,“业务上的事儿,跟我们老大有点关系,撵也不好撵。”

“老何你这是气派了,”陈太忠看得就笑,他深知何振魁的性子,这家伙看着大大咧咧的,其实也是心里做事的主儿,“有大把人抢着买单了,不像我里在省里干熬……到处都是领导。”

“好像到处都是你领导别人吧?”何主任笑着反问,文明办的大动作他当然听说了,“干部家属调查表发下去,寿喜不少人念叨你……都是厅级干部呢。”

“下一步就要建立分级体系了,”陈太忠微微一笑,这算提醒也算放风,用意不言自明:老何你可管好自己家人。

何振魁嘿嘿一笑,说起了别的,也不知道是真没听出来还是装糊涂,不管怎么样,酒桌上他是极力奉承自家的班长,倒是在陈主任的人马面前给足了面子。

由于下午要上班,中午没怎么喝酒,在分手之际,何主任拉住陈主任,低声问一句,“班长,林莹给你打电话了没有?”

“嗯?”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说不得侧头看他一眼,“你怎么知道这个?”

“嗐,葛天生介绍的,”何振魁叹口气,同在一个宿舍,他知道葛天生跟陈太忠关系不好,但是这家伙天天跟副班长在一起,居然还能跟葛区长有交往,可见这世界上就没个简单人,“你的电话都是我给她的。”

“啧,老何……”陈太忠是真的有点恼火了,不过仔细想一想,大家都是同学,他跟姓葛的只是相互看不惯,要说纠葛还真的没有,一时也懒得计较了,“林莹找我什么事儿?”

“她不跟我说,好像是林海潮有意跟你合作,”何振魁苦笑一声,“这些人都是人精,嘴严着呢。”

“那你就当没跟我说这事儿,”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发话,脑子却是没命地转动着:这何振魁不会也听到什么风声了吧?

陈主任这话拒绝得很坚决,换个一般的处级干部,真的不可能再说下去了,但是何大嘴巴却是例外,他脸皮厚,在青干班的时候就是众所周知了,“太忠,老班长,给个面子嘛……我也想搭一搭林海潮这条线儿。”

陈太忠沉默半天,方才轻叹一口气,“这趟水可是混着呢,老何你小心点吧……算,我给你个面子,见他们一见,不过说好了,就是十分钟。”

他不想掺乎这趟浑水,但是心里也有点好奇,林海潮想跟我合作什么呢?莫非还有什么大项目可做?

在他的印象里,海潮集团在张州跟张市长走得更近一点,江书记那里好像关系一般——起码在外人的眼里,是这么回事。

当然,他断断不肯承认,自己是想去看一看林莹是长了什么样子。

不管怎么说,就算有何振魁的引见,陈太忠也没兴趣跟这父女俩吃饭,而且,海潮集团虽然在素波建了海潮大厦,集办公、休闲、娱乐、住宿于一体的综合性大楼,但是陈太忠还就是不去那里。

他要何振魁随便联系个茶社,其实这本身就是一个明显的信号了,更别说只给十分钟——不满意的话,你可以别来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