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624章 有点躁动(上)

陈太忠得知了雷蕾和赵健民的交涉经过之后,点点头就算过去了,这种事情他真的不会放在心上,宣教系统内部的事情,没必要太过叫真。

至于说疾风车的广告还会不会继续在日报上刊登,他也不在乎,那是科委人需要考虑的——反正吃哥们儿这么一吓,疾风厂捞点好处,那是必然的了吧?

由于马小雅来了,晚上的湖滨小区又热闹一阵,陈主任鏖战半宿很费精神,又由于文明办最近这主任还没选出来,他也懒得早早地去上班,都八点了,还呆在别墅里看报纸。

就在这个时候,他接到个电话,是一个挺陌生的手机号,不过声音倒算是熟悉,“陈主任你好,我张峰啊,跟您汇报一下,我这就走了。”

“嗯,我知道了,”陈主任哼一声挂了电话,心说你小子不是说要呆两天吗?呆了一天就走……这胆子也没我想的大嘛。

一边腹诽,他一边就下意识地扫一下留在张峰身上的神识,不成想一扫之下,没有发现此人……咦,这就出了素波啦?

再一扫,连天南都找不见这人,这下陈太忠不服气了,再一扫……嘿,小子你有点办法啊,都跑到绕云了才给我打个电话?

“这干部们的话,确实不能随便信,”他轻声嘀咕一句,当然,他能理解张峰的心情,这年头人心隔肚皮,如果想保住自己的小命,真是求人不如求己。

这个电话有若是上班铃声一般,紧接着,他的电话就忙了起来,连着接了几个电话,都是这样那样琐碎的事情,直到另一个不认识的号码打进来的时候,他已经调整到了平日里上班时的心态,淡淡地哼一声,“嗯……你好。”

“你好,请问是陈主任吧?”电话那边,是一个陌生的女声,清脆悦耳。

“是我,你是哪位?”陈太忠一边回答,一边拿下手机又看一眼,确实是个一点印象都没有的手机号,不过,末尾数是“1888”,看来大小也是个人物。

“你猜!”女人倒是有雅兴,居然让他猜,听起来似乎跟他很惯熟,而且话里还有隐隐的失落,“怎么,你没记我的电话?”

“熟人的电话我才记,”陈太忠不吃她的挑逗,淡淡地回答,“有事说事,没事我就挂了,重复一遍,我跟你不熟。”

“陈主任,你以前不这么无情的啊,”女人在电话那边幽幽地叹口气,“在阳光大酒店的时候,你对我可是很热情的。”

“你好像打错电话了,”陈太忠一听这话,就没心思谈下去了,这显然是托儿嘛——现在可是文明办的非常时期,有点幺蛾子事儿也正常,“再打电话骚扰,小心我不客气,嗯?让我想一下……阳光大酒店?”

“我是林莹,”果不其然,打电话的正是张州市阳光大酒店的老板,林海潮的女儿林莹。

陈太忠对这个女人,还真有点印象,她老爹是天南首富倒是在其次,关键是这女人貌美异常,由于家底厚,待人总是有那么点若有若无的傲气——她当时对他都很冷淡的。

而陈主任对气机是非常敏感的,所以他就有点印象,他认为,除了在北京城碰到的那些天之骄女,在天南类似的美女里,怕是只有蒋君蓉的傲气,能跟她相媲美。

“哦,林莹是吗?让我想一想,”他可不愿意马上就说想起对方了——美得你鼻涕泡冒出来咋办?于是沉吟一下,“阳光……啧,别人都怎么称呼你?”

这就隐隐有影射对方是小姐的意思,却是又没明说,这种阴损话也就他能说出来,林莹一听也是一怔,沉默一阵才轻轻一笑,“别人都管我叫林总。”

“林总……张州的阳光大酒店,林海潮的女儿?”陈太忠这时候就不能再装了,同时他脑子里的弦儿,刷地就绷紧了——无事献殷勤,这是非奸即盗啊。

“陈主任好记性,”林莹气得暗暗咬牙,却是还不能计较,以她的家世和容貌,男人见过她之后,大部分都是念念不忘,尤其对成功的男人来说更是如此——越难以征服的女人,越能激起男人的征服欲望。

更别说电话那边的男人,根本就是一个色中恶魔,据说每夜无女不欢,进了省委之后,更是连那些略有点姿色的中老年妇女都不肯放过,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居然不记得她了,她应该感到庆幸还是该愤怒?

不过这仅仅是微不足道的情绪波动,她可是记得自己为什么要打这个电话给对方,林家人里,也就是她跟陈太忠的关系尚可,否则不可能是她出面。

于是下一刻,她就调整好了心情,“一直不知道您高升了,真的很抱歉,希望您不要介意,今天晚上我和我的父亲给您摆酒贺喜,能赏光吗?”

“林立去不去?”陈太忠对林海潮的儿子,印象还是很深的,那个混蛋伙同他人,差一点就盗走了邢建中的煤焦油深加工技术。

“他不会在,”林莹知道自己的弟弟跟陈主任不对付,而且她也明白,以陈主任现在的行情,怕是很烦跟别人在一起吃饭——这样的烦恼,她的父亲也有,“就是我父亲和我,咱们三个人。”

“他不去啊,那我也不去了,”不成想,陈主任的回答,很出她的意料,“我这人酒风不好,喝多了酒喜欢打人,他不去的话……我打谁?”

林总好悬没被这句话噎死,她足足愣了有十来秒,才勉力笑一声,“陈主任,您……还真的很幽默。”

“我说的是实话,不是幽默,就这,挂了啊,”紧接着,听筒里传来了嘟嘟的忙音,林总再一次愣住了。

“林家就很大吗?”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很不满意地哼一声,他跟林家的关系从来就不好,从林立到黑子,甚至党校同宿舍的校友葛天生,张州最年轻的副处,都跟他的关系不好,连路上被人追一下尾,都是林海潮的啥啥人。

而且,张州的市委书记江川已经被人惦记上了,不仅仅是蒋世方,就连许纯良都磨刀霍霍、跃跃欲试,而海潮集团的煤炭,绝大多数走向的是邻省的沙州市——似此种种,他哪里提得起兴趣去见林海潮?

在这种不太平的节骨眼上,他正经是要避一避嫌疑,鬼才知道林家人找他有什么事儿呢……呃,不会就是江川的事儿吧?

陈太忠琢磨一下,认为自己这个猜测还是靠谱的,否则的话,也没办法解释林莹为什么会这么热情——我来文明办三个多月,你们居然毫不知情,那么,再多两个月的不知情也是正常的吧,咋就这会儿打电话了呢?

反正哥们儿已经拒绝了,下一刻他就将这份纠结抛在了脑后,这份烦恼根本就不该属于他的,若是他连这点都拎不清,那么等待他的就是两个字——忙死。

不过想到林莹的美艳,他心里多少有点……痒痒的,男人就是这个德行,虽然他根本就已经忘了林莹长的是什么样子,但是他可以肯定的是——那女人不但很傲气,而且很漂亮。

林海潮的女儿,那算不上窝边草的,想到刚才她隐隐有调笑之意,陈太忠心里的不平之气就又发作了——我在阳光大酒店对你很热情?明明没有的嘛,要不要……弥补一下?

当然,这些也是他随便意淫一下罢了,林莹找他肯定是有事要谈,而他对林家的事情一点兴趣都没有,这个情况下,吃掉林家的女儿,未免就有点不够理智,陈太忠不怕麻烦,可他也不喜欢麻烦,说一句明白话,他不怕趟林家这一趟浑水——但是,咱们没那份交情!

这些因果,他真的都想明白了,可是越想得明白,他就越禁不住要回想一下,这个林莹到底是长了什么样子来的——哥们儿真的对她没兴趣,就是想知道,可能错过了个什么样的美女……这个要求不是很过分吧?

这还是后宫里缺人了,下一刻,陈太忠充分地意识到了自己的浮躁心情从何而来,甜儿和望男说得不错啊,家里很久没有进新人了——男人都是贱骨头,就喜欢新鲜的。

有些念头就跟野草一样,不想还好,一想就刷刷地疯长个不停,紧接着,他就开始琢磨:要不最近借着沃达丰的事儿去趟北京,推倒小紫菱?可是……杨倩倩还在北京呢。

真想推倒天才美少女的话,他认为难度不高,年初的时候,互联网泡沫就初现端倪了,到现在就已经崩盘了,要不是有他的财力支持着,就靠荆俊伟那点倒腾古玩字画的钱,两个易网公司都要关门了。

然而,靠着金钱的压力推倒小紫菱,他不屑为之,那不但失身份,也是对他心目中那个无限接近于完美的女人的亵渎,哥们儿哪怕就是再操蛋,也有底线!

但是……后宫确实缺新鲜血液了!

家里没办法再加人了,再多实在招呼不过来,陈太忠挺明白自己的独占欲望,但是这精虫上脑,他也有点控制不住,于是琢磨一下——嗯,马小雅那里不是缺人吗?以我看呐,汤丽萍就不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