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621章 人情和利益(上)

这就西门子了?陈太忠搁了电话之后,颇有一点无语,他很不喜欢这种身不由己的感觉,但是很遗憾……这不是以他的意志为转移的。

腰板不够硬,就是难混啊,巨无霸沃达丰有底气傲慢,而阿尔卡特被好事找上门,人家就觉得有权力惦记得更多,凤凰科委在凤凰甚至在天南,都算相当不含糊了,可是要跟这些公司比起来,真的是屁都不算。

“物质文明建设,也很重要,”他轻声嘀咕一句,决定不跟纯良通报这个变故,没有到尘埃落定的时候,那真是一切皆有可能,他是不想再被人笑话了。

接下来就是欢迎马小雅的到来了,马主播这次不但带了她姐姐马小凤来,还带了一个三十多岁的高大男人,这男人是马小凤的朋友,过来就是要长驻的。

当然,仅仅这些人还不够,下一步还要再从社会招几个人,马主播就问陈太忠,“你有什么暂时没事干,又信得过的朋友没有?”

投资蒙岭的事情,本来就是陈太忠介绍的,她把姐姐叫过来,这就是镇场子来的,但是想在天南玩得转,必须得有当地人打下手才行。

陈主任低头琢磨半天,摇摇头,跟他处得惯的人,都是非富即贵了,谁会去这么一家公司帮忙?而有些小人物,又不便掺和这种事儿——不管怎么说,普雅开发公司的两个股东都是他的女人,传出去不好听。

陪着马小雅的除了丁小宁,还有雷蕾,雷记者这也算是出来跑素材了,“我帮你留心一下吧,有什么要求吗?”

“蕾姐你帮我这个,可是有点大材小用了,”马小雅微微一笑,“我还指望你在省报上帮我多吹一吹呢。”

她是搞媒体出身的,很清楚其中的道道,一边说,她一边笑着看一眼陈太忠,“我不打算从人才市场招人,直接通过报纸招……你看怎么样?”

怎么样?那当然好了,常去人才市场的主儿,多是心性不稳的,倒是在报纸上打广告,能让更多的人看到,吸引那些不常去人才市场的人的关注——天南终究不属于改革开放的前沿,风气有点保守,很多有本事的人,都非常要面子。

报纸上广告一打,也能彰显公司的实力,这么大个投资公司,马小雅肯定不可能弄个豆腐块的小广告,怎么还不得弄个四分之一版的?

“这个我能帮你联系,”雷蕾点点头,天南日报的广告费用不低,而且光有钱都不行,当然,对她来说这不是问题,问题在于,“你打算招多少人?不是面向全省的话,意思不大。”

“怎么也得有五、六个人吧?”马小雅扳起指头数一数,“会计、文员、技术员、业务员、库管……蒙岭那边还得招几个。”

“那你在素波日报上登吧,上省报没意思,花那些冤枉钱干啥?”雷蕾很干脆地建议,都是媒体人,一点就透,“我帮你联系一下,日报和晚报同时上。”

她们在这里商量,陈太忠那边还是电话不断,其中,范如霜的电话让他感觉有点不便拒绝,范董来了素波,想见他一面。

他知道这个邀请的味道,临铝现在正惦记上个八十万吨的氧化铝项目,凯撒公司铝厂爆炸的影响,时至今日都没有消除,铝价还是居高不下,国内氧化铝的需求也日增。

要说这范如霜胆子也真大,才拿下电解铝项目不到两年,就又惦记上了氧化铝项目——这个项目比电解铝那个稍微小一点,但也是三、四十亿的项目。

不过这年头的事情,还就是这么回事,凯撒铝厂爆炸引得全球氧化铝价格疯涨,而中国又适时地走出了亚洲金融风波的影响,受市场的影响,有铝土资源的地方,都在大力争取氧化铝项目。

所谓的时势造英雄,指的就是类似情况,而且临铝想扩充氧化铝产能,也不是今天才开始的,早在电解铝没立项的时候,范如霜就吹过类似的风,那现在自然要再接再厉——退一步讲,就算临铝不争,别人会领情吗?

可是陈太忠真不敢这么答应下来,要说范董事长也算巾帼英雄,办事干脆利落不落俗套,比一般男人都痛快,又送他不少的人情,但是……这终究是三十多亿的项目啊。

不过,躲着不见也不是他的风格,于是他沉吟一下,就说马小雅来天南投资,自己正在接待,范董你要是不嫌弃,就过来一起坐一坐?

范如霜可是知道马小雅,想当年她在北京四处找关系搭黄家的路子,跟于总、苏总打了可不止一两次的麻将。

要说当时,马小雅只是于总的跟班,不值得范如霜重视,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她是陈太忠的女人,其间的差别,不可以道里计。

严格说起来,现在的范如霜,都不需要买南宫毛毛等人太多的面子,南宫这些人牛不牛?真的很牛,有太多的大事情是由小人物促成的。

但是范如霜拿下电解铝的立项之后,还真的不用太卖他们面子了——黄家的线儿,已经搭上了,而且只说这个项目本身,就是六十多个亿,想在临铝找饭辙的主儿,海了去啦,范董凭啥再那么低声下气?

按这么说,南宫毛毛他们似乎有点短视,当时不该那样抻着范如霜,图个长久才是正常的——然而事实并不是那样,他们赚的,就是居中引见的费用,如果当时对范如霜就上杆子巴结的话,就坏了这一行的规矩!

而且,干什么的就是干什么的,他们赚点引见的小费用,没人计较,要是琢磨着借此插手立项之后的采买事宜,那就是捞过界了——从别人碗边夹两筷子不要紧,拎个勺子进锅里捞肉,那真就是找死。

做为中国的政治中心,在北京,南宫毛毛等人永远都不担心缺少麻将搭子,任你无限风流,终归要被雨打风吹去,新人冒头的速度永远比老人消逝的速度快,那么,他们自然没必要冒着风险去坏行情——在皇城根儿找饭辙,最要紧的就是摆正态度,弄明白自己是干什么的。

然而话说回来,范如霜现在能无视南宫等人,却不能无视马小雅这个于总曾经的跟班,原因很简单,马小雅跟了陈太忠——黄汉祥都知道这个小马了。

所以,范董事长原本是想请小陈在临铝的办事处吃饭的,现在也只能去万豪酒店就小陈的饭局了,她自己也是日理万机的忙人,能理解这种忙碌。

陈太忠在万豪吃饭,定的自然是顶楼的包间,这一桌人有点放不下,就摆了两桌,按说马小雅和雷蕾,都能勉强排进第一桌。

不过,考虑到一会儿要跟素波日报的这些人谈广告,太脱离群众也不太好,于是他们就坐了一桌,而陈太忠和范如霜也有点话说,就坐到了另一桌。

等到了六点半左右的时候,素波日报的人来了,一女两男三个人,雷蕾一见那女人,就站起身笑着打招呼,“小贺啊,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北京来的马总……”

那一桌熙熙攘攘的,陈太忠这一桌却是不见动静,本来嘛,陈主任是省委的处级干部,范如霜更是厅级干部,谁还会把这点小场面放在眼里?

正经是陪着范董来的马厂长发话了,“太忠,咱说咱的事儿,不跟他们揪扯……他们见过多大的天?”

这马厂长就是小可乐的老爸,现在动力分厂的厂长,算是范董的嫡系了——本来也是这个道理,范如霜做为临铝的老大,要控制不住动力这一块,何以服众?

这动力分厂也没那么简单,厂里的生产和调度,没有他们的支持,那是不可能的,动力管着强弱电呢,再说了,后勤和生活区这一块,也是由动力分厂保障的,这就跟普通厅局的办公室性质类似,天子近臣,提供最贴心的服务。

他们想着低调,但是素波日报来的这几个人,却不是很低调,坐了没多久,酒席还没开呢,那边居然吵了起来,起码雷蕾的声音就挺大,“小贺,我这也是朋友有买卖,想着照顾你,你这个态度,就有点没意思了。”

“蕾姐你看你这话说的,咱们这么久的关系了,”那小贺也有点不服气,“我没别的意思,我们这一块儿,确实是包出去了,你要觉得不合适,咱们就不说了,成不?”

“那就不说了,不要你这个版面了,”雷蕾气呼呼地坐下来,忍一忍又说一句,“以前明明能八折的。”

几折什么的,其实真的无所谓,马小雅也不可能差这一点钱,但是雷记者心里不平衡,觉得面子上挂不住,这么说倒也正常了。

陈太忠本来没怎么注意那一桌,听他们吵吵得厉害,竖起耳朵细细一听,禁不住就有点恼火了——你咋就能才打个九折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