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619章 换牌子了(上)

善林公司虽然是冠以天南之名,却是在素波工商局登记注册的,这是陈太忠今天才得到的消息,而且它的注册资本初期就是一百万,是省名级公司的下限,后来变更到五百万,远没有到了三千万这种应该交到省工商局的地步。

既然段卫华张嘴要他敲定沃达丰的订单,他就顺势问一下。

“是善林公司的事儿吧?”段市长的反应不但快,而且问得也相当直接,没有了刚才那绕圈子说话的味道,风格转换明显却又顺畅,果然,每一个厅级干部都不是幸致的。

“就是那个公司,麻烦您帮着查一下吧,”陈太忠笑着点点头。

“你这家伙,不知道跟覃华兵搞好关系,”段市长悻悻地嘀咕一句,看来他对陈太忠跟覃市长关系紧张的现状,也有点了解,他点头微微一笑,“好吧,查成什么样?”

陈太忠可不会把这一句当成随意的问话,他相信老段也很清楚,普通的小公司轮不到他惦记,更轮不到堂堂的素波市市长出马,那么,这件事背后,一定是有别的文章的。

还好,他也不想给老段带去什么负担,而且这件事的主体应该是省纪检委,“能查出什么,就算什么吧,明后天随便什么时候开始,反正用不了几天,就有别人接手了。”

这话说得有点不恭敬,不过段卫华不在意,小陈一直就是这么个人,他倒是对什么人会接手有点兴趣,“你确定……都安排好了吧?”

“嗯,安排好了,对了……他们就管查账,不要涉及其他方面,”陈太忠想起来了,自己还得给张峰留跑路的时间。

“……”段卫华嘿然不语,话说到这个地步,他再听不出来点什么,那这个市长也白当了,沉吟一阵,他微微一笑,“老市长让你跑跑腿,你还有要求,唉……你这家伙啊,从来就不吃亏。”

陈太忠笑一笑,站起身来告辞,心里却是有暗暗的感慨,这年头什么都是浮云,只有利益交换才是王道。

不过,他对蒋君蓉居然能请出段卫华,有点微微的不解,说不得在出了市政府之后,抬手给蒋君蓉打个电话,“我说蒋主任,你就这么耐不住寂寞啊?”

“我在开会,”蒋君蓉冷傲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我和许主任一致认为,你的事情太多了一点,需要经常提醒你一下。”

不用这家伙多说,她就知道这个电话指的是什么,若是在普通场合,她还能跟他比一比看谁嘴更损,但是现在实在不方便,于是冷冷地回答。

“莫名其妙,”陈太忠不满意地哼一声,挂了电话,不过转念一想,自己这也一个多星期没联系凯瑟琳了,也不知道她事情办得怎么样了,也不怪蒋君蓉着急。

她是被我顶怕了,所以不好意思问,许纯良也不好意思张嘴,所以才请了老段出马!他做出了判断——真不是吹的,纯良敢张嘴催我,我还真的敢把这活儿交回去。

看来,大家都知道了,跟哥们儿随便张嘴,是要付出代价的,意识到这一点,陈太忠不怒反喜,从本性上讲,他喜欢被人恳求的那种感觉,但是架不住……求他的人太多了,许多事情别人认为他张张嘴就办得到,就不肯付出足够的筹码,这让他有点心烦。

不得不说,这家伙的思维,真的是越来越官场化了,当然,他认为自己是情商修炼有成,于是心情愉悦地给凯瑟琳打个电话,不成想那边提示是“关机”。

这是出了什么事儿了?他又给马小雅打个电话,却听到马主播开心地笑,“太忠你也知道我来了?还说要给你个惊喜呢。”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陈太忠听得有点纳闷,说不得出声问一句,这才知道,合着马小雅坐今天下午的飞机到素波了,目前丁小宁正在接待她。

马主播此来,是为“普雅蒙岭开发投资有限公司”设立办事处来的,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正好丁小宁的京华房地产在素纺有简装办公室,租几间给她了。

京华开发的素纺项目才刚刚开始,并没有太好的办公条件,一年以后估计就差不多了,现在这房子也不过就是素纺以前的一栋两层的小办公楼改造的。

不过马小雅不在意,用她话说就是“只要有钱,在平房办公都无所谓,这年头的人现实得很,小宁的京华,可不也在这儿办公吗?”

陈太忠倒是没想到,她今天就过来了,寒暄两句之后,就问起了凯瑟琳的消息,于是他这才知道,合着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儿回美国了,之后又去了欧洲,现在不在中国。

在欧洲?欧洲好啊,他正琢磨沃达丰的事儿,凯总就在欧洲,说不得他换个号码拨过去,北京时间下午四点,欧洲那边正好是上午八点来钟。

凯瑟琳接到陈太忠的电话,挺开心的,“你还知道给我打电话啊?我在德国,为你挖掘人才来了,我孤单地在这里,为讨好自己的情人而奋斗,而我的情人坐在家里……左拥右抱。”

“这是十四行诗吗?没听说过这一首,”陈太忠干笑一声,心说我要是全信你的才怪,雷锋叔叔再没户口,也不可能堕落到跟现在的干部一样,入了美国国籍,你在德国的业务就不少,哄谁呢?“不过,真的辛苦你了。”

“你居然知道关心人了?说实话……这真的让我怀疑自己的听力,”凯瑟琳在电话那边哼一声,“现在应该是北京时间……下午四点,你不应该在说梦话……好吧,请直说,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陈太忠干笑一声,“没有什么事情,我就是听说你去欧洲了,所以就提醒你一下,好像……你应该去英国的沃达丰看一看,你答应给我一个惊喜的。”

“哦,沃达丰啊,我刚想跟你说这件事,”凯瑟琳先愣一下,然后沉默一阵,好像遇到了什么为难的事情,“嗯……太忠,我认为你的计划有必要做出更改。”

“啧,是吗?”陈太忠登时就愕然了,嘴里也隐隐开始发苦,他跟她打交道不能说多,但是分外明白这家伙是个什么样的性子,平日里看起来,凯瑟琳是个放荡不羁、办事非常不靠谱的主儿,十足的花瓶,但是真正了解她的人才会知道,她做事非常地有主见,也非常有性格,那么这个更改,恐怕就是不能商量的了。

陈主任真的郁闷了,他长叹一口气,“这个订单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我不想别人看我笑话,想必你也知道,中国人是很爱面子的……好吧,我能做点什么吗?”

“如果你愿意宣誓信仰耶稣,并且跟我结婚的话,我会帮你完成计划的,”凯瑟琳的声音,变得低沉了一些,“我丈夫的面子,就是我的面子……的一半。”

我说,不带这么糟蹋罗天上仙的哈,陈太忠有点不满意,你让我信耶稣那货?连他老爹我都不怕——就为这么小小一个单子?

然而下一刻,一阵悦耳的笑声从听筒里传来,凯瑟琳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哈哈,好吧,我不是说这个单子没戏,只是说,选择阿尔卡特,似乎是错误的。”

“你以为我很愿意选它吗?”陈太忠听得哼一声,“如果选诺基亚的话,我的成本会降低一些,会是诺基亚接订单吗?”

“是西门子,”凯瑟琳止住了笑声,“其实我现在在德国,就是跟西门子的人协商这件事,关键是要劝说他们把单子外包。”

你刚才还是因为曼内斯曼的事儿呢,现在就为西门子了?陈太忠拿这个古怪精灵的家伙,实在没啥脾气——她不是一个愿意受人摆布的主儿,“我其实不喜欢西门子,他们不够专业。”

这个评价不能说错得太离谱,西门子是世界上知名的大品牌,但是在通讯产品方面,他们并不具备多么强的竞争力——唯一值得称赞的就是可靠了。

打个比方说吧,海信和海尔,这都是青岛的厂家,要说两千年的时候,海尔比海信有名多了,但是青岛本地人买电视机,还就是买海信不买海尔。

为什么呢?因为海尔的前身是青岛电冰箱厂,而海信的前身,是青岛电视机厂——术业有专攻,本地人自然知道该选什么牌子,不像在外地,海尔电视卖得刷刷的。

“但是西门子的制造业,口碑一向不错,”凯瑟琳认为这家伙有意找碴,“不合格的产品,他们就不会出厂,他们的工艺比日本人还要强……很多。”

“可是德国人的制造业,太守旧和死板了,前一阵别人送我一个西门子子母机,居然没有来电显示,”陈太忠振振有词地回答,“不管国内国外,任何一款子母机都有来电显示,就是西门子的……没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