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618章 重要的是结果(下)

这其中的关系,陈太忠若是想不到,他可能会处理得很糟糕,可是他真的重视的话,以他的智商,就出不了什么纰漏。

比如说,罗克敌拿个单据来报销,陈主任想敲打一下,就很随意地告诉他我没空,回头再说吧,罗主任回去之后,不多时李主任拿个文件过来,说这是陈主任刚签了字的指示,这个事情得快点办,您看该怎么弄一下呢?

这样的暗示,罗克敌一开始可能想不到,但是有那么一两次之后,他就试探着问一下——这事儿肯定要办嘛,对了……李主任,咱这儿还有点费用,陈主任顾不上管,你帮问一下吧?

李云彤真是傻大姐,领导让干啥就干啥,反正她跑陈太忠那儿也跑得勤,过不多久,陈主任顾不上管的费用,李主任拿过去之后,转眼就拿着签了字的单子回来了,罗克敌就开始琢磨了……麻痹的,这财权陈太忠也想抓,那我的权威岂不是很受影响?

所以接下来的报销单据,他就统统让李云彤拿去签字,然后……李主任就很委屈地回来了:陈主任说啦,您是正职,我手太长了,这事儿该您出面的嘛。

李主任真是不知道这里面的味道,但是罗克敌心里就有数了,再试那么几次,他就完完全全地了解了陈主任的意思:财权我放给你,但是你也别以为自己就是一手遮天,有的时候,你的面子没有李云彤大!

读懂了这层意思,罗主任也不能生气,什么叫驭下之道?这才叫驭下之道——我愿意信任你,但并不是毫无保留地信任你。

这就是所谓的磨合了,一般的领导和手下,都要经历这么一个过程,让对方看懂自己的本意和底线,不过这种磨合,在乡镇级的干部中,经常是要通过撸胳膊挽袖子才能实现的,可是在省委的干部里,在你来我往不经意的细节中,就体现出来了。

反正,陈主任这小动作非常地细微,罗克敌就算想找潘剑屏告状,他都没个由头,这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啊。

事实上,罗主任也认可陈主任这种行事方式,还是那句话,大家都在磨合中,人家陈太忠凭啥就要毫无保留地相信你?

“是个什么费用啊?”陈太忠随意扫一眼,是稽查办想搞个研讨会,关于文明县区细节打分的问题,这个会罗克敌已经跟他说过了,他觉得可以由稽查办和调研处合作来搞。

现在很明显,稽查办想牵头,所以申请经费,他犹豫一下摇摇头,“你跟罗克敌说,这个事儿让他跟我来说……嗯,他先跟调研处协调好。”

这就是有张有弛了,李云彤拿来的单子,他也不是全部都通过的,反正他也不怕李主任误会——傻大姐对他已经是口服心服,陈某人相信,自己现在叫她脱光躺在床上岔开腿,那么她绝对不会脱得只剩下丝袜。

不过,哥们儿是不吃窝边草的!陈太忠对自己说,虽然他也有点兴趣,想尝试一下熟透了的女人的味道,但是身为男人,要有原则——嗯,张强那家伙太不是东西,但是,这不是我放纵的借口。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他一路将车开到了市政府,段卫华在办公室等他——对于一市之长来说,这真的太难得了,政府的事务,比党委的事务可是多得多了。

果不其然,段市长一见面,就说起了昨天的事儿,不过他是笑着问的,“太忠,你找人把天翔写字楼的公司砸了?”

“那公司该砸,”陈太忠很郑重地点点头,这个时候否认,真的没意思,不过他也没有表现出什么通融的意思,老段你要是为这个事儿,专门把我找过来,我还真的有点失望。

“呵呵,年轻真好啊,”段卫华笑一下,看起来也没生气,事实上,他都知道这个公司是一个很有名的黑道混混,韩老五派人砸的。

但是“韩老五”这三个字不能出自他的嘴,要不然太失身份了——就像蒙艺感谢有人往碧空引进人才,也只能感谢普林斯公司,而不是“凯瑟琳女士”一样。

“天翔的米总还算会来事,给市里也解决了点问题,你不要为难他,”看看,段市长的要求并不高,他只是不希望陈太忠去为难米贵。

“呵呵,我都没见过他,”陈太忠笑一笑,“有老市长您在里面,我怎么可能为难他呢?”

“哦,我就是这么一说,”段卫华也笑了,他自然知道,小陈是拿话将自己的军呢——你既然在里面,就不能坐视米贵胡来嘛。

不过他今天找小陈来,主要为的并不是这件事,于是他将话题一转,“太忠,老市长支持你的工作……你也得支持一下我的工作啊。”

“这个……我没有支持吗?”这句话说得陈太忠满头雾水,他皱一皱眉头,想了半天,他死活想不出来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老段的事儿,“那老市长你批评我吧,我一定改正。”

“永蒙旅游圈……我是支持的,但是交通厅拨给市里的钱,有点少吧?”得,合着段卫华说的是八竿子以外的事儿——章尧东算个能瞬移的了,都奈何老段不得,这现象果然不是偶然的。

不过还好,陈太忠近年来屡屡接受这种考验,倒也轻车熟路了,“老市长您了解得不全面,蒙岭那边,交通拨得更少……比较起来,永泰该偷笑了。”

“这条路,本来就是蒙岭要求修的,”段卫华这话,也不像个政工干部该说的,起码是没啥大局感,“我本来还想让涂阳帮着出点钱呢。”

“老市长,路修好以后,咱永泰是要跟着沾光的,”陈太忠叹口气,“旅游区成了旅游圈,不但名声要变大,旅客人数也要上升的。”

“一定会变大吗?”段卫华若有所思地问一句。

“那肯定的嘛,”陈太忠回答得干脆利落,他总觉得老段这个表情……有点做作,不过他有牌在手,倒也是无所谓了,“开发蒙岭旅游区的是外资,而且在宣传上有她们的优势。”

“呵呵,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段卫华笑着点点头,然而下一刻,他的话题又是一转,“对了,我听蒋君蓉说,凤凰科委有意跟开发区合作搞手机?”

“嗯,听说达成初步意向了,”陈太忠点点头,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多说了,段市长现在是素波的市长,而不是凤凰的市长了,更别说蒋君蓉都把话递到了老段这儿,“这是许纯良和蒋君蓉谈的,我不太清楚。”

“但是,听说决定性的因素,还是在沃达丰的手机订单上,”段卫华笑眯眯地看着他,那笑容里,是尽在掌握的雍容,“太忠,我不太了解这个行业。”

你都知道沃达丰的订单了,还不太了解这个行业?这一刻,陈太忠有点明白,为什么以章尧东的强势,都要给老段留一点空间了,这是挤兑人的大拿啊,他清一清嗓子,又重复一遍,“这个行业……我也不是很清楚啊,是纯良和和蒋主任谈的。”

“可是蒋君蓉跟我说,你是其中的关键,”段卫华继续笑眯眯地看着他,“太忠,我走了以后,田立平又是搞曲阳黄又是搞煤焦的……老市长来了素波,可是没出过啥成绩呢,就是整天被你精神文明建设了,你不能太偏心。”

“老市长你对我支持,我心里有数,”陈太忠真的被挤兑得不得了,他心里有数,老段你现在是省会城市的市长了,啥叫省会呢?那就是省委省政府所在地啊。

我抓精神文明建设,肯定是省会城市感受最深嘛!他心里是这样想的,但是这个解释实在说不出口——他甚至很清楚,老段也量自己不好意思说出这话,才敢这么挤兑人的。

不过不管怎么说,他抓永泰的黑砖窑、素波的文化局也好;抓素波的客运办、天翔大厦也罢,真的是触了素波不少的霉头,错非是有老市长扛着,还不知道多出多少是非来呢,这个情他得领。

“沃达丰那边,我尽量催吧,您也知道,那是上千亿美元的大公司,”他苦笑一声,“这个保票,我是不敢跟您打的……当然,要不是我的老市长,这话我都不跟他们解释。”

“老市长这儿,真的没啥业绩,”段卫华笑眯眯地看着他。

“这个蒋君蓉太坏了,挑拨我跟老市长的关系,”陈太忠清一清嗓子,努力筹措一下措辞,说实话,对上段卫华这种软刀子的风格,他真的有点吃不消,于是只能掏心窝子说话了,“我们文明办现在正职都没产生,我想去北京活动,也不合适啊。”

“正职都没有,那正合适去嘛,不需要请假,”段卫华笑眯眯地看着他,“倩倩现在就在北京呢,你去了也可以找她。”

“杨……倩倩?”陈太忠这话问得,似乎是忘记了自己同学的姓氏。

“她去北京短训,已经一个半月了,就快回来了,”段卫华风轻云淡地解释一句,“你要不方便出去的话,我让蒋君蓉跟她老爹说。”

“去……倒也能去,不过,素波这边我还有点小事,”陈太忠犹豫一下,终于点点头,心说老段你既然开口了,那你也不能光指派我做事,“老市长……市工商局这边,您有熟人没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