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617章 重要的是结果(上)

陈太忠肯定是希望张峰偷渡的,因为他的工作需要此人走,而且,他也没想好,这家伙若是不肯走的话,自己该怎么处置此人——由于张峰刻意逢迎,他就挺欣赏张处长的性格,但是同时,他又不能饶恕此人犯的错误。

想走就好啊,陈主任接到这个电话,心里就觉得放下点事儿,当然他并不知道,自己近十几个小时的所作所为,才促使此人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不过,他既然要求张峰提前打电话给他,肯定是要有安排的,于是他就吩咐,“你给省纪检委写封信吧,回头连上账本,我帮你交过去,至于你自己,尽快走人,多带点钱……我保证这一周内,没人查你。”

“您把善林公司都封门儿了,还会没人查我吗?”张峰苦笑一声,当然,这问题是以试探为主——他确实挺担心这个。

“你有毛病吧,我说没人查就是没人查,”陈太忠哼一声,“信里多写一点王珊琳的不是,强调你是被逼迫的……不用我帮你找借口吧?”

“这没问题,”对张峰来说,别说多写点谁的不是了,写血书都没问题,“那……还是十点,您来西门?”

“啥时候写完,啥时候给我打电话吧,我倒不信了,你今天晚上还敢在天医二院住着,”陈太忠哼一声,他有把握不让人在短时期内骚扰张峰——但是这年头,想做一个说到做到的人,成本真的太高了。

而且,姓张的你毕竟是犯了错误,要偷渡了,这么大大咧咧地在医院躺着,也是对组织的挑衅——这提心吊胆的日子,你还是提前几天就过上吧。

大概是晚上八点半左右,张峰又打来电话,说是写好了,陈太忠赶过去之后,信手翻一翻,发现五页稿纸写得满满的,条理性也比较强,满意地点点头,“嗯,就这样了,你还有什么要交待的没有?”

“还有点侯厅的事儿,不过是我打算用来保命的,”张峰回答得很直接,到了现在,他也没别的选择了,“对您来说重要吗?”

我是想问一问你还有什么割舍不下的,陈太忠对这个回答相当地无语,侯国范做了什么,对我来说并不重要——他知道自己的脾气,万一又听说什么不过眼的事儿,没准又要把事情往大搞了,陈年的老茅厕,不能随便搅啊。

不过他也相信,以侯国范一厅之长的身份,想弄钱的话,可以选择的正当手段实在太多了,多半也做不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张峰掌握的,大约就是那些恶心人的把柄吧?

紧接着他又想起一件事,就敲定一下,“跟那绑架孩子的人联系了吗?”

“联系了,周五他们会打电话给警方,”张峰笑一笑,他本不是善男信女,孩子的事情自然也是能拖就拖,陈某人给他一周时间,他肯定要充分利用,“我再次确认了,孩子的安全是有保障的。”

“嗯,那就这么着吧,”陈太忠点点头,打开了封闭着的奥迪车门。

“我还会在医院呆两天的,”张峰沉默一阵,说了这句话之后,方始推门下车。

嘿,这小子真的不怕死啊,陈太忠可是没想到,这家伙还有这样的胆量,不过转念一想也释然了——哥们儿我保了他这几天没事了嘛。

正经是张峰要没这点胆子,怕是就不会干出这种天大的事儿了,而且……这家伙既然敢丧心病狂地干这种大事,谁敢说丫挺的就一定没后手呢?

哥们儿还是太轻信人言了,想到张峰没准都不要偷渡,就能用假身份施施然出境,陈太忠觉得自己这么轻轻地放过此人,似乎有点太好说话了。

算了,不想这个了,他收回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情,打着了车扬长而去,张峰逃脱法律的制裁而亡命天涯,文明办可以借此关注一下此事,无非是等价交换,添一点搭头算多大点事儿?

第二天是周一,凌洛果然没有食言,在下午一上班的时候,就派人送来了厅里的调查表,按说稽查办这两天收的表真的太多了,是没必要专门送到陈太忠那里的,不过林震记得,这是陈主任专门点过名的厅局,所以还是拿了表过来汇报。

表倒是没什么问题,好笑的是,凌洛自己的那张表上,不但说明他大女儿凌珑有美国绿卡,更是附上了绿卡的复印件——正反两面的那种。

这复印件是黑白的,也不甚清楚,不过凌厅长此举,就说明了他的诚意——我女儿若是有美国国籍的话,绿卡早就该被收回去了。

对凌厅长此番的举动,林震也看得很清楚,所以他提出新的建议,“对于那些登记了绿卡的干部家属,我们也可以要求其提供复印件,这样能有效地杜绝某些人的侥幸心理。”

“那是下一步的事儿了,”陈太忠对这个建议,不是很感兴趣,“现在我们首先要考虑的,还是怎样有效降低大家的抵触心理。”

“会不会因此搞成夹生饭?”林震有点舍不得这个建议,“咱们哪怕是先吹风,毕竟干部家属拥有外国国籍,这性质就太恶劣了。”

“你的建议,我不是没有想过,”陈太忠苦笑一声摇头,“首先人家是干部家属,而不是干部;再说,他们现在交了绿卡复印件,转身就能办入籍,咱该怎么办……明年再要吗?”

“做了,总比不做强,”林震还真敢叫真,年轻的冲劲儿一览无遗。

“你的话说得不错,”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他虽然被顶了,但是下面愿意坚持正确的意见,他也不可能生气,“但是,咱收的是绿卡复印件……绿卡不好造假,复印件不好造假吗?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有些干部为了一己私利,真的是挖空心思了。”

看到林震还有点不依不饶的意思,陈太忠就有点不高兴了,“复印件这个建议是好的,但是过分强调程序,就容易忽略主观能动性……咱一开始就把条条框框订好,别人就容易研究出来对策,有些东西只能用一次,用多了就不灵了。”

“比如说,我认为群众举报的效果,要好过咱们收复印件……你别不服气,如果肯仔细挑选,举报信那儿绝对线索更多,我不是说你的建议没用,而是说咱们一开始不要表现得太重视,不管什么时候,手里多一点底牌都是好的——咱们是要做事的。”

“那……是我有点心急了,”林震犹豫一下,最终还是点点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接受了这个解释。

两人的分歧,其实是见仁见智的问题,两种说法都有些道理,不过既然陈主任是领导,那么不管他的话是见仁还是见智,就是最后的决定了。

林震走了之后,段卫华又给陈太忠打来了电话,“太忠,有空没有?有空的话过来……跟你说点事儿。”

估计就是善林公司的事儿了,陈太忠昨天就听说了,那天翔公司的老板跟段市长认识,老冯他们封了善林的门儿,老段是怎么想的,那就很难说了。

不过,这也不算多大点问题吧,就要我上门去?他有点想不通,于是收拾一下站起身走人,临到出门的时候,李云彤正好敲门而入,见到他就是一愣,“您要出去?”

“嗯,你有什么事儿?”陈太忠点点头。

“罗主任想申请点经费,”李云彤将手里的纸递了过去,傻大姐经常被人当枪使——像这种要钱的事情,按理来说,应该是稽查办老大罗克敌亲自出面的。

不过事情也不能这么简单地看,要知道,领导威严的体现,不过是钱权二字,上一次,郭建阳有意改了罗克敌送来的稿子的几个字,陈太忠就意识到——有张有弛才是驭下之道。

所以,对稽查办申请的资金或者报销的单据,他一般是直接放行,毕竟陈某人从来讲究的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但是偶尔,他也卡那么一两次,这个时候罗克敌出面就不顶用了,得李云彤出头,他才签字认可——反正李主任是谁的人,大家都清楚的。

这么做听起来有点欺负人,但事实上并非如此,很多事情,都是要看做事者把握的尺度,尺度把握得好,那就是时不时敲个警钟的意思,而尺度把握得不好,那他这个分管领导就有任人唯亲,不懂规矩架空正职的味道。

就算架空正职无所谓,然而问题是……李云彤这个副职办事也不怎么样,没有力捧的理由,而且不管怎么说,人家罗克敌是潘部长点将点过来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