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616章 亡羊补牢(下)

高局长一来,就拿出了局长的架子,要派出所的人离开,而且摆出一副“我就是要西城分局接手,不解释”的态度——他没办法解释,善林公司虽大,也禁不住这个一口那个一口的,我何必让你知道那么多呢?

可是这所长还是有点不太甘心,这倒不是他琢磨出什么猫腻了,事实上,就算他琢磨出来了,也不敢跟高局长硬扛。

他的坚持来自于——天翔的董事长米贵,跟分局的老大张局长关系很好,这是他的辖区里需要重点关注的公司,现在被人砸了,还得被人接管,他怎么跟张老大交待?

这儿正扯皮呢,总经理邓总来了,这是天翔的二号人物,米董事长高价从香港请来的职业经理人,他操着一口白话,很不耐烦地出声,“诸位阿瑟,我们现在是要追查打砸的凶手,你们讨论的东西,对我们天翔没有什么意义。”

“不明确责任,怎么追查?”冯局长眼睛一瞪,他眼里哪里有这种假洋鬼子?要是在西城的地盘上,他要考虑一下,但是祸害别人家,他表示毫无压力。

邓总对大陆的官僚,也是有一定的成见,心说我们这儿发生打砸事件了,你们聚在一起,不谈案情侦破什么的,居然在讨论这件事该由谁来处理……这也太他妈的搞笑了吧?“段卫华市长,是米董事长的好朋友,前两天还来这里视察。”

“那你跟段市长说一声,我来这儿是陈太忠的意思,”冯局长哪里肯吃他这一套?麻痹的你一个商人,跟段市长是好朋友……老段是陈主任的老市长!

这么揪扯几句之后,派出所所长也听出来了,这个打砸另有蹊跷之处,说不得站起身走人,高冯两个局长一脸严肃地视察了一下现场,然后决定——封门调查!

按冯局长的想法,是封了那四个门就行了,高局长却是一开口就老大——“这一层都封了,这个事件非常恶劣,也非常严重,必须仔细调查,为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负责。”

邓总在一边看着,登时就急了,“我说,这一层二十二间房子呢,你都封了……别人怎么办公?这是我们的出租楼层!”

这天翔大厦十五层,有租有卖的,善林公司所在的第十二层是出租的,这倒不是王珊琳没这个钱买房子,而是说她选择这里办公,不过是为了让公司有与之相匹配的形象,她真正的库房那些,都在郊区呢,目前没必要买办公室——就连租也只是租了四间。

可是对天翔公司来说,在出租的楼层搞这个封门调查,那就不是一般的麻烦了,买了房的还好说,实在不行就等一段时间,可是租了房的被这么搞,人家是要退租的!

“是不是你们的出租楼层,你们的保安干什么吃的?”高局长冷哼一声,他这么说,就是要给这个邓总一个好看——操着一口白话,跟我说什么段卫华,仗势压人吗?

而且,他还有别的想法,这叫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可以想像得出,他若是只想封善林公司的门,这邓总也是不会答应的,索性不如狮子大张嘴了。

一干人就这个问题分辨了起来,邓总敌不过暴力机关,就给自家老板打电话,不多时,米董事长亲自过来了,不过他的态度不错,“陈主任的大名,我早听说了……”

于是大家商量一下,决定封还只是封那四间办公室,当然,警方要是不放心的话,在这一段调查的时间内,我们可以催促这一层楼的公司按时下班,到时候楼梯门一锁,估计也就没啥事儿了——可以给您再在这儿腾一间房间,供值班的警察休息。

这就算处置圆满了,不过天翔这边还是有点好奇,说不就是个打砸事件吗,怎么还……还惊动了两个分局?

高局长敢跟邓总呲牙,因为他知道那不过是个聘用的主儿,对上米董事长,他就不能太过了——倒不是怕,而是说犯不着为此得罪个地头蛇,人家反正很给面子了。

倒是冯局长不在乎,就说我们警察办案,你问那么多干什么呢?他本来就不是东城片儿的,又是为陈主任办事,有什么可怕的?

商量完这些,差不多就十一点了,米董事长盛情邀请警察同志们共进午餐,不过这俩副局长都没心思跟他虚与委蛇,就说单位还有事,转身直接走人了。

邓总被冷落一上午了,见他们离开,禁不住悻悻地嘀咕一句,“这些警察素质太低,在我们香港他们要敢这么搞……米总您太好说话了。”

米贵嘿然不语,他平日里也是个要面子的,现在自己的楼盘被警察封门,多少也是有点挂不住,好半天他才叹口气,“邓生你记得配合他们,唉……不是我好说话,是他们背后那个主儿,整个天南也没几个人惹得起……”

合着他听说此事之后,也专门打了电话问段卫华——米贵跟段市长并不是很熟,但是他听说这个陈啥啥的是老段的老部下,打这个电话就很正常了。

不成想段卫华一听,就问这个人是不是文明办的陈太忠,落实了之后,就很严肃地告诉他,小陈要办的事情,我是会全力支持的,小米你也配合好,否则我想替你说话都不方便。

这个答案,好悬没把米董事长的尿吓出来,买卖能做到他这一步的,就没个简单的,他怎么还听不出来,连段卫华都要忌惮和讨好陈太忠?

正是因为这个缘故,米董事长很罕见地在周日来了天翔大厦——平常的工作日,他都很少出现的,而且非常地好说话。

高冯俩局长没在这儿吃饭,中午却是两人小酌一下,好久没在一起了嘛,吃喝的当口儿,高局长就接到了线报,他分管经侦的,信息比一般人灵通,“这王珊琳还真是一条大鱼,都说她最少趁八千万……能查出来点问题吧?”

“陈太忠那人,你别看不讲理,他碰过的人,还真没谁是没问题的,”冯局长跟自己老朋友,说话也不见外,“就算没问题,他也能给你找出问题来。”

“那是,其实一个女人几年就赚下这么些钱,没问题才怪,”高局长点点头……

总之,陈太忠亡羊补牢,让冯局长帮着去封门,这件事儿是顺利地完成了,与此同时,他又叮嘱赵明博——想办法把这个叫王珊琳的女人留在派出所,千万不要让她出去,也不许人探视。

在他的认识中,转移账本和资产,无非就是控制住公司和王珊琳个人,其中控制王珊琳的意义,还远大于封善林公司的门——对一般公司来说,老板就是天。

王珊琳若是不在单位出现,她的会计和出纳能做的,也不过就是藏一藏账本,至于说转移资金,没有王珊琳的许可,怕是很难实现——就算能实现,他们也得先得到王总的授意吧?

所以将姓王的女人控制起来,真的是意义重大,更别说她除了公司财产,还有个人资产,一旦将她放出去,她将资金转移了……反正多少也是麻烦。

对这个要求,赵所长表示毫无压力,“实在不行,我申请刑事拘留她,其他的案子往她头上栽一下,咱也不说是她干的……她有嫌疑总可以吧?”

这就是赤裸裸的玩法了,不过这种行为虽然可恨,但是遇上本身就是玩法的这种主儿,不这么做就起不到效果——赵明博胆子是不小,但是他还是有点草莽气息,换个人他还真未必愿意这么做,也就是陈太忠口碑不错,他才这么搞。

其实他能做出这个决定,也是王珊琳自找的——冥冥之中,自有因果,你丫都敢唆使人持枪威胁国家干部了,还有什么事是你不敢做的,我们怀疑你一下,就错了吗?

然而,陈太忠没想到的是,这一晚上加一早晨的事情,还有别人在关注!

张峰虽然躺在医院里,但并不代表他对所有事情一无所知,张处长也有他的体己人儿,所以他在半夜的时候,就知道陈主任被王珊琳的人堵住了——那帮人很可能就是下午打他的人。

但是就在得到这个消息的同时,他也打听到了,陈主任由于被枪顶住了脑袋,一时间大怒,大发神威将八个人打倒在地,并且在当天晚上派出混混抄了王珊琳的家。

王珊琳真的狠啊,居然要置我于死敌,张处长感觉得到其中的味道,陈主任过来一趟,居然就被人盯上了,那些人还有枪。

但是陈主任的反应,更令他瞠目,不但当街打倒八个混混,紧接着就抄了王珊琳的家,抄家之后又把人抓进派出所了。

解气吗?真的太解气了,但是解气之余……也让人感到恐怖啊,陈主任这脾气,是真的大,而且混混们打砸之后就是警察带人走,这不是警匪一家吗?

而今天上午发生在天翔大厦的事情,更证明了这是警匪一家,砸完之后封门——当然,这对张峰来说是好事,有了这些事,王珊琳肯定意识到了,想对付他家人,得先过了陈太忠这一关。

张峰一直在纠结,自己到底该不该跑路,不过这十几个小时发生的事情,让他反应过来了,王珊琳比他想像得要狠,而陈太忠更狠。

还好,陈主任是注重诺言的!意识到这一点,张处长终于做出了决定,他在下午五点给陈太忠打个电话,“陈主任,我决定了……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