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615章 亡羊补牢(上)

善林集团就是王珊琳开的公司,这天翔写字楼在素波也算排得上字号的,不但地处闹市,设备设施齐全,安保也非常严密的。

但是陈太忠偏偏就这么吩咐了,原因很简单,这王珊琳自我感觉还挺不含糊,不彻底打消她的嚣张气焰,以后难免还会有什么变故出现。

跟我比嚣张,你脑袋进水了吧?陈某人并不认为自己是真正意义上的好人,但是这一次,是姓王的你找我麻烦在先——哥们儿从来是以德服人的。

“这位警官,麻烦你给我们做个证,”尖叫的女人反应过来了,于是扭头看女警,一脸义愤填膺的样子,“他指使人要砸王总的善林公司。”

女警还没来得及说话,陈太忠冷笑一声,“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家太安生了?那行,晚上我让人去你家一趟,我操……跟我不讲理?我还不知道想跟谁不讲理呢。”

女人登时就吓得噤声了,嚣张的人她不是没有见过,但是在派出所里,当着警察就敢说打砸,还敢威胁晚上上门生事,这可不仅仅是能用嚣张二字形容的。

看着他就这么扬长而去,女人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她讶然地看一眼女警,“这位警官,你愿意为我们作证吗?”

“我什么也没听到,”女警厌恶地皱一皱眉头,经过凌晨的突击审讯,王庄的人已经知道了大部分的真相,比如说那个王珊琳居然在指使人打了一个处长之后,又派人持枪去堵陈太忠,这都不是疯狂,简直是疯狗了。

撇开对陈主任的忌惮不提,她也非常看不起这个女人,不过,她就是下面具体办事的,所以也就懒得招惹这些是非。

“珊琳姐,咱们找媒体曝光吧?”这女人还真是傻得可爱,这种问题都问得出来。

“找媒体曝光?陈主任就是宣教部的,”女警实在忍不住了,于是冷冷一哼,“找媒体曝光,先琢磨一下你们做了什么吧?”

这个时候,陈太忠正好走到拐角,以他的耳力,还是听到了这话,他眉头一皱,心里想到一个忽略了的问题——坏了,哥们儿的事儿,做得有点冲动了。

王珊琳做了什么?无非就是打了个处长,试图再打一个,但是陈某人纠结的不是这个,而是王珊琳在此之前做了什么——她掏空了国储粮!

陈太忠只图一时意气,赤裸裸地跟王珊琳放起对来,却是没考虑,若是那女人知道他盯上了她,会不会因此而销毁账本、转移财产?

“这还真是做得冲动了,不过,现在发现也不算晚,”陈某人低声嘀咕一句,他一向信奉报仇要趁早,所以倒也没后悔昨天做的事,但是显然,接下来就不能再犯什么错误了。

那么,就得找省工商和税务封善林公司的账本了,或者……还得联系银行,他手里倒是有张峰提供的账本,但那只是证据,不能阻止别人转移财产。

可问题是,哥们儿跟省工商、税务都没有交情啊,下一刻,陈太忠开始为难了,虽然他这张脸已经有相当多的人认识了,但是这短短的几年,他又是个小小的处长,不可能真正地做到“天下谁人不识君”。

更别说他现在正在抓干部家属情况调查,工商和税务这里……不是重灾区也轻不到哪里去,就算有人听说过他,估计也是恶感居多。

王启斌是干部二处的处长,钟胤天又是在市工商局上班,是不是该找老王帮个忙?他正琢磨呢,不成想迎面撞上一人,那位笑了起来,“陈主任你这是……想心事呢?”

他抬头一看,合着是西城分局的老冯,于是笑着点点头,“我说冯局长,来都来了,怎么藏在这儿不吭声?”

“听见你要砸天翔写字楼,我没敢冒头,”冯局长笑着回答,他来王庄,本来就是因为这里又出现了跟陈主任有关的事情,不成想才一冒头,就听到了一些不该听到的话,于是又缩了回去,他好歹也是个副局长,要注意影响。

“哎,你别说,我还真找你有点事,”陈太忠的脑子里,猛地冒出个想法,“来来,咱们找个地方说一说。”

“什么事儿啊,神秘兮兮的?”冯局长嘴上发问,脚下可是不慢,跟着他就出去了。

“你赶紧派几个人,天翔那边砸完了之后,你把他们公司封了,派人严密看守,”陈太忠反应过来了,工商和税务能封账本,不过,警察能封门儿不是?

“天翔那是东城的地盘啊,”冯局长听得吓一大跳,心说陈太忠你也不能太小肚鸡肠了吧,于是支支吾吾地回答,“陈主任,善林的老总都在咱这儿了,随便您折腾,而且那个天翔……是合资公司。”

“啧,老冯你想啥呢?”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白他一眼,犹豫一下,方始叹口气,“这么问你一句吧,你觉得……我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人吗?”

你真的是!冯局长微微一笑,摇一摇头,“您倒不是这种人,不过……才砸了咱就去封门,这得给人家东城一个说法吧?”

“我的意思是,贴封条的时候,经侦方面也叫上两个,你明白没有?”陈主任莫测高深地笑一笑。

“叫上经侦?”冯局长听得就是眼睛一亮,他可明白这话的意思,不过下一刻,他就皱一皱眉头叹口气,“分管经侦的老李,挺难说话的……要不,我叫上东城分管经侦的老高,你看怎么样?”

“联合办案也行,这事儿有点打草惊蛇了,”陈太忠叹口气点点头,接着又泄露点天机,“一定要保证,公司账本和资金不被转移……你明白吧?”

“这个您放心,”冯局长听说果真涉及账本了,一时间心里大定,他笑着点点头,“我现在就亲自带队过去。”

他可是听说了,这个善林公司虽然没什么名气,老板却是号称亿万富翁——这也正常,有些专业领域的公司,并不是特别为人所知,亿万富翁涉及的经济案件……这下有得玩了。

看着他兴冲冲一边打电话一边往外走,陈太忠笑着摇摇头,轻声嘀咕一句,“亏得今天是周日,要不都未必来得及呢……”

果不其然,由于是周日,冯局长赶到天翔大厦的时候,韩天的人刚把善林公司的四间办公室砸个稀烂,却还没引起多少关注。

在天翔办公的公司,档次都不低,十五层的大楼里只有寥寥几人,保安也就只有两个人,混混们一冲就进去了,善林公司有个值班的小伙子,叫了女朋友来单位上网玩,两人直接被刀子顶在了墙上。

剩下就是一通海砸了,四间办公室有三间被砸得稀烂,唯一没被砸的房间,是上了铁门的,这倒不是说大家砸不开,这年头破坏容易建设难,一个屁大的铁门算啥?

关键是混混们也知道,这铁门里面,就应该是财务室了,大家来是来发飙的,不是来打劫的,那么这个财务室就没必要动了——也省得将来万一有啥事,说不清楚。

由于他们选了这么个周日来动手,天翔的保安还真的没有防住,而韩老五的人又专业,三几分钟就收工,二十来号人施施然下楼走到门口,才遇到了匆匆赶来的七八个保安。

韩老五的人自然是管也不管,继续大摇大摆地走路,保安们也不敢拦着,都是社会上打滚的,大家眼睛毒得很,大混混和小混混一眼就分得出来。

倒是值班的保安经理有点胆气,要打听一下,“哥几个,我是二道坎的张麻子,今天我值班……您几位留个字号成不?”

“什么玩意儿,连老子这张脸都不认识,也敢报字号?”一个大龅牙狠狠地瞪他一眼,说话还有点大舌头,“二道坎?豆子林见了老子,也得敬烟点火!”

二道坎是宝兰区的,现在宝兰区的扛把子姓林,个子不高,大家就叫他豆子林,不过这种绰号,一般人不敢叫。

于是,这帮人施施然地就走了,接着就是姗姗来迟的警察,警察们还没问清楚是什么情况呢,猛地听说,西城分局刑警大队的也来了。

冯局长这次是亲自带队,而这边接警的不过是个派出所副所长,两人身份相差巨大,但是这副所长却不肯移交案子——这是在他的辖区,他先接警的不说,而且这天翔的老板,也是能直达天听的主儿,他不能任由西城的人胡来。

就在这个时候,东城分局的高局长带着经侦科的人马过来了,高局长和冯局长是多年老相识,不但关系好,工作配合得也不错,想当初两人一个是交警支队的,一个是派出所所长,打了多年的交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