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614章 专业滋事(下)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警笛声大作——这年头热心群众还真是不少,不过众保安实在没胆子再往前凑乎,“五哥”两个字入耳,干了这一行,谁还不知道其中厉害?

倒是新来的警车不含糊,三四个警察下了车,听见别墅里面乒乓乱响,还伴随着女人的尖叫和哭声,警察们才要往里冲,猛地发现旁边穿了制服的保安们都无动于衷,就有细心人出声询问,“里面是个怎么样的情况?”

这叫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做为警察,各种惊险场面见得多了去啦,处理纠纷平息事态固然是重要的,但是保证出警人员自身的安全,也是重中之重。

反正,眼下事态并没有失控,警方也及时赶到了现场,一切都在控制中,那么,慎重一点并不是什么坏事。

“也没什么,就是打家办事,”有人这么回答,不过这个答案令警方有点为难。

打家……这是警方要严厉打击的对象,但是同时呢,这打家赚的就是卖命钱,遇上普通老百姓,这边一报,说是警察,那边就该草鸡了,但是打家可不管这些,直接就动手了,急了眼也敢下狠手,打家的成员来源又是五花八门的,很多人跑了,你就想找都找不到。

最关键的是,现在在场的警察太少了,才四个人,四个警察想制服十几个打家——风险真的太大了。

警察们甚至看得出来,几辆车周围,有几个主儿正虎视眈眈地看着自己,大家正犹豫呢,带路的保安急于立功,一指赵明博,“那个也是警察,认识里面的人。”

“喂,里面怎么回事?”既然是同行,警察们就不怕了,尤其是自己的同事还靠着一辆奥迪车,看起来也不是很小的人物。

“我王庄的赵明博,里面发生的事情,很恶劣啊,”赵所长总算知道,陈主任把自己叫过来是要做什么了,“不过呢,已经在我们的控制之中了……你们可以回去啦。”

“你们王庄的跑这儿来做什么?”一个小警察不知道好歹,就嘀咕一句,不过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拽到了一边去。

“原来是赵所长啊,”拽他的这位笑着点点头,顺便又打探一下对方口风,“里面好像闹得挺厉害的……我们是110接警的。”

“没啥,这家人做事太缺德,招惹了人,我们是来带户主走的,”赵明博不动声色地回答,“她的个人恩怨,先由他们自己解决……反正又死不了人。”

你这个回答,真的有点操蛋啊,问话的这位既然知道赵所长,肯定耳朵里也就有点相关的事迹,于是他试探着问一句,“那我们现在进去,会不会有什么危险?赵所长……我们是接了警来的。”

知道我是赵明博了,你还话这么多?赵所长有点不满意了,“我又没拦着你,想进就进嘛,不过既然都是一个系统的,我劝你最好想一想,为啥我现在站在外面。”

这话正是这位想问的,赵明博现在正红得发紫,这大半夜的不睡觉,孤身跑到小区,看打家们打砸,这情况怎么看都不正常。

他一个示意,来的警察也不进去了,就在外面围观,于是,最为诡异的一幕,在绿竹苑出现了,一栋别墅里,噼里啪啦被人砸个不停,外面围观的人上百了,还有警灯在闪烁,可偏偏地就没人进去了解情况。

韩天的人抄家很有一套,专业的就是专业的,不到十分钟整个一个三层楼的别墅,连一块完整的玻璃都不存在了,所有的灯泡都被打得稀烂,至于家具什么的,那也可想而知了,只有门前屋檐下的串串彩灯,还有气无力地一闪一闪的,算是聊胜于无。

紧接着,韩老五的人就慢条斯理地撤了出来,有女人尖叫着冲出来,似乎还是个老人,想要拽住某人,结果被一顿乱棍打了回去,“别跟爷号丧,以后要常来呢,有的是机会。”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这帮人就施施然地上车离开,有个正义感比较强的警察,实在看不过眼,伸手去拉最后一个上车的人。

“找死吗?”被拽的人身子一侧,就躲过去了,紧接着就是一记耳光还了过去,那很费力的卷舌,证明了这家伙的身份,“妈了个逼的,老子今天来,是抓精神文明建设来了。”

警察的身手也不错,躲过了这一巴掌,他气愤之下,身子前冲,不成想又被身边的一个保安拽住了,那位轻声嘀咕一句,“大哥,这都是韩老五的人啊。”

这位闻声登时止步,韩老五在素波的名气,实在是太响了,按说警察就是宵小们的克星,但是韩老五不是宵小,人家是有大背景的,真要较力的话,人家弄掉他一个三级警司,真的跟碾死一个蚂蚁差不多——他可以不服气,但这是事实。

“是韩老五要搞这家人?”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那保安提醒他,也是冒了极大风险的,自然是不肯再说了。

就在这个时候,警报声又响起,这一次却是王庄派出所的人来了——他们得了赵所长授意,又从那帮混混嘴里得知了袭击陈主任的幕后指使者,来得还真是不慢。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C座19号的业主,在被歹徒们袭击的时候,警察和保安们都在坐视,而歹徒们一走,该业主却是被警察带走了……这岂不就是活生生的警匪一家?

然而,住在这个小区的主儿,多是有点身家的,自然要考虑伸张正义所需要付出的代价——事实上,他们更关注的是自身的安危。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物业方面就接到了不少投诉,不过业主们投诉的,是保安不作为——高档小区的保安,不该是这样的工作态度。

这些就是题外话了,正经是闹到现在,已经有人知道昨天韩老五的人来打砸绿竹苑,是因为省文明办某个主任发飙了。

韩天跟这主任是什么关系,那是众说纷纭,有人说那主任是韩老五的黑后台之一,也有人说,是韩老五的人先招惹了那主任,然后打砸指使者的家,希望获得谅解,这些传言都说得有鼻子有眼,恍如亲见了一般。

正经是接警的警察们心里有数,接了警没处警,那总要打听一下缘故,反正大家都是一个系统的不是?于是众人这才晓得,敢情跟赵明博所长站在一起的那个大高个儿,就是传说中的陈太忠。

文明办陈主任,现在在素波警方也算响当当的招牌了,大家再一打听,合着是绿竹苑19号的女主人,先派人拿枪威胁陈主任,那帮人已经被王庄的警察抓住了。

听到这样的经过,众人一时间真是感慨万千:人要找死,那真是拦都拦不住,拿枪指着陈太忠?市局局长孙正平也没这胆子!你一个小小的商人,真不知道天高地厚。

所以,这打砸事件就轻轻地揭过了,有前因有后果的,大家还能说什么?做小老百姓的打算跟领导不讲理,那做领导的自然能更不讲理。

陈太忠看着王庄的人把王珊琳弄走,自己就回去睡觉了,第二天早晨,他才来到王庄,看一看事态的发展。

这王珊琳倒是不简单,她人才到派出所,就有十来号人纷纷前来探望和关注,不过这也不算意外,毕竟是身家四、五千万的大老板,对外号称资产过亿,两千年时候的亿万富翁,整个天南也就是两位数。

来探望她的人,多是商界人士和她公司的员工,可就算这样,赵明博这里也有点小压力——起码不好肆无忌惮地刑讯逼供。

反正这种事情,拖一拖肯定是没问题的,能快刀斩乱麻办了的事儿,在警察这里拖个一年半载的不算稀奇——钝刀子割肉,慢慢恶心人呗。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这件事儿要是很快处理,昨天扣回来的桑塔纳和沙漠王,那估计用不了多久就得交出去,多划不来?

陈太忠过来是做记录的,就在他走进接警室的时候,迎面正正地撞上王珊琳,她正跟在一个女警身后,是出来上厕所的。

“陈太忠!”王珊琳两眼一眯,咬牙蹦出了这三个字,她的眼中射出极其仇恨的目光,有若见了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

“去你大爷的,”陈太忠想都不想,抬手就是一记耳光,他出手极重,直将她扇得转了两个圈,接着抬腿就是一脚,将她踹到了走廊的墙上,“麻痹的,你咋跟领导说话呢?”

那女警见状,咳嗽一声,轻声嘀咕,“陈主任,还有外人呢,您这选得……不是地方。”

她在这里劝解,王珊琳身后就蹿出个女人来,直着嗓子尖叫,“你是什么人,敢在派出所动手打人?”

“你又算个什么东西,我打人,用得着跟你解释吗?”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手一抬,那女人吓得就是一哆嗦,不成想,这次他的手里攥着一个手机。

“那谁,我陈太忠啊,”他拨个电话出去,声音并不小,“天翔大厦的善林公司,十分钟内给我砸了……他们那儿不文明现象太严重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