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613章 专业滋事(上)

指使的人,自然是王珊琳,张峰被打得入院了,但是她不能就此放心,于是就安排了人盯梢,看他跟什么人接触。

像张峰给陈太忠打电话,就被别人关注到了,不过张处长虽然只是粮食厅的处长,反侦察经验也很丰富,磁卡在打给陈主任之后,又拨了几个无关紧要的电话聊一聊——其中还有俩电话是信息台的,反正张处长就算再落魄,也不差这一点小钱。

那么,这个电话记录就是查不到了,但是王珊琳也有这样的思想准备,就让自己花钱请的这些人远远地盯着,看那姓张的到底要干什么。

等陈太忠将车驶来,在门口张望的张峰迅疾地蹿进了车里,这些就都落入了别人的眼里,不过这天医二院在素波是响当当的大医院,大家不便在门口动手动脚。

陈太忠驾驶的奥迪,不是省委的牌子,所以别人自然不会怎么忌惮,就连王珊琳自己也开奥迪,她就指使这些人,等车离开之后,拦住车主问一下——她已经开始玩野蛮了,自然不怕做得更野蛮一点。

不过,这帮人本来也没打算当场动手,实在是那个小个子太烦人,陈太忠恼怒之下,事情终于发展到不可控。

陈主将人打倒之后,给赵明博打个电话,说是自己遭遇到了持枪行凶者,要他尽快赶来,赵所长正好今天值班,那来的速度叫个快。

这边的人见势不妙就想跑,但是在陈太忠面前,谁又跑得了?等赵所长带着两辆警车赶到的时候,就见八个人双手抱头,一溜儿蹲在街边,浑身鲜血淋漓的,有百八十号群众站在远处,探头探脑地围观。

警察们当场就搜缴土制猎枪两支,管制刀具三把,尤其令人吃惊的是,这两把枪里都是子弹上膛,虽然没有击发,但显然并不仅仅是用来恐吓的。

这性质就很严重了,赵明博派人将这些人押上警车和另两辆车,走过来跟陈主任请示,“领导……去王庄视察一下吧?”

“视察个什么,”陈太忠皱着眉头摇摇头,“那边都有枪了,还用我跟着去吗?这样……你把事情交待给他们,你跟我来一趟。”

赵明博也不问他要做什么,径自走过去安排几句,接着就转头走过来,低声问一句,“要不要再叫两个人?”

“不用了,就咱俩吧,”陈太忠笑一笑,将钥匙丢给他,“你开车吧,去绿竹苑……我打两个电话。”

他打电话,就是给韩天的,刚才那帮人不是韩老五的人,他自然下得去手,不过后来一问才知道,敢情这帮混混跟韩老五的人也有交集——毕竟,素波并不大不是?

陈主任安排事情不要紧,正在开车的赵明博却听得吓了一大跳,“什么,你要韩老五的人去绿竹苑抄家?”

在天南的黑道上,这抄家并不是抄家拿问那个意义,而是说去某个人家打砸,赵所长天天跟三教九流打交道,这种半黑不黑的话,他自然听得懂。

“她敢跟我玩狠的,我就让她看看,什么叫狠的,”陈太忠冷哼一声,显然是恼怒异常,“敢让人带着枪找我,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把她弄进王庄去,我整不出她尿来,”赵明博不以为然地哼一声,他已经听出来了,这个叫王珊琳的女人,就是指示这帮混混的主儿,所以他觉得陈主任这么搞,有点不值得,也有点失身份,“你整她,还需要这么费劲儿?”

“你不知道,她已经叫人动手打了一个处长了,”陈太忠笑了起来,不过这笑声怎么听都有点瘆人,“认识道上的人物,就很牛逼吗?真是忘乎所以了,今天就让她明白一下,不管玩什么,她都差得多。”

他确实是有点恼怒对方的肆无忌惮,不过这并不是全部的原因,他还有一点要考虑,就是张峰家人的安全问题。

陈某人自命讲究人,账本到手了,自然要实现承诺,他可以采用的手段很多,借这个机会赤裸裸地展示肌肉,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因为王珊琳现在处在一个比较危险的状态中。

据张峰说,她以前不跟这些打打杀杀的人打交道——正是因为这个缘故,他才找人绑走了她儿子,试图威吓对方。

而现在的王总因为种种原因,也开始使用暴力段,由于很轻易地得逞了,就有点走火入魔的趋势,她不但派人打了张峰,威胁要收拾他家人,更是还派人持枪威胁陈太忠。

人一旦掌握了以前不了解的力量,并且从中受益或者获得快感,就很容易忘乎所以,就像十岁小孩手持七八斤的大锤,危险得很,伤己也伤人,陈太忠现在要做的,就是活生生地抽醒她——跟我玩黑道?看我怎么砸你家!

也只有这样的当头棒喝,才能让失去理智的王珊琳反应过来,以后都不再迷恋这样的暴力行为,当然,她可能一根筋地陷入偏执,可就算这样,陈主任这么做,也能吸引一点仇恨度过来——想对付张峰家人吗?先过了哥们儿这一关吧。

从某个角度来讲,陈太忠做事真的是很有担当的,只是这些狗屁倒灶的因素,他是懒得跟赵明博解释。

他不解释,赵所长心里难免有点犯嘀咕,不过赵某人跟陈主任办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所以在车进绿竹苑小区的时候,有保安上前拦车,他就很干脆地掏出个卡片来,冲对方一晃,“警察!”

“大哥,给我细看一下,行吗?”保安恳求一声,绿竹苑这小区并不大,但是档次不低,赵明博也不介意,将卡片递过去。

收了卡片之后,他们才将车开到小区里的三岔路口,只听得身后一片嘈杂声,扭头一看,却是两个保安已经被一帮人围住,骂骂咧咧地就要动手,这帮人身后,还有七八道雪亮的车灯。

都是混口饭吃的,谁也不容易,这时候保安也顾不得许多了,敢看警官证的主儿,却是不敢跟这帮混混叫真,乖乖地交出了自动门的钥匙。

这还不算,这帮人直接押着保安进来认路了,一辆七座商务车和两辆吉普车眨眼就开到了一栋别墅前。

“麻痹的,这就是谁座19号?”一个大舌头骂骂咧咧地发话了,陈太忠在一边听得有点想笑,他对这厮还有印象,不但是大舌头,还是龅牙,应该是韩天手下比较彪悍的打手。

保安点头说是,就在这个时候,龅牙发现路边还停着一辆车,停着车不要紧,问题是车边还站着两个人,小区里的灯光不是很明亮,他没看清楚人,就大喊一声,“打家办事,无关的人,给老子滚远一点。”

“大舌头你能耐了啊,”陈太忠听得笑一声,“你办你的事儿,办完赶紧地走人。”

“陈……陈老板?”龅牙对这个声音并不陌生,他也知道今天来抄家,就是陈主任的意思,可是当面撞上,他还禁不住有点意外,“您……您亲自来了?”

“去去去,办事,”陈太忠不想跟他多说什么,就是信手挥一下,龅牙不敢再继续套近乎,“弟兄们,抄家伙上……”

一干人纷纷从车里取出了火枪、砍刀等凶器,当然,更多的人是手持铁棒,众人齐齐一声喊,直接将别墅的铁门撞开,旋即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小院里顿时成了人间地狱。

那保安看着这帮人砸门的砸门,砸车的砸车,更有那狠人,连别墅小院里的两盏门前灯都不肯放过,噼啪两声过后,电弧闪了两下,院里变得漆黑一片……

他想起来了,给那个叫“陈老板”的高大年轻人开车的,似乎是个警察,但是这警察居然坐视一帮混混在打砸抢,这让年轻的保安心里拔凉拔凉的。

不管怎么说,今天他不但将人放了进来,更是被人逼着前来认门,虽然是不得已的行为,可他已经是严重违反了相关的规定,如果没有重大立功表现的话,被炒鱿鱼那是必然的了。

于是,他趁人不备,脚不沾地地跑了。

严格说起来,这并不是什么趁人不备,根本是韩老五的人就不在乎他跑,一分钟后,其他得到消息的保安跟着他和另一名保安过来了——守在门口的那位早就用对讲机呼叫支援了。

这一次来的,就有七八个保安了,大家攒鸡毛凑胆子,想要过来干涉一下事情,社区内出事,他们身为保安责无旁贷。

不过韩老五的人干这种事情,那真是家常便饭了,虽然有人进去打砸了,外面也留有司机和看场子的人,两个混混直接就将胳膊抬了起来。

这两位手上,端的是两块黑布,不过这黑布笔直地支愣着,遮盖着的物件也就不用再说了,看在对方是端这碗饭的份儿上,炮手报出了字号,“五哥办事……小毛孩子,滚一边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