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611章 争取死缓(上)

自己好不了,也不能让坑害自己的人好活了,以血还血,以牙还牙——这是深藏在多数人骨子里的意识,甚至可以说是动物的本能,跟人种、受教育程度什么因素,没有必然的联系。

所以,张峰的要求,真的也算正常,对他来说,国家的损失,未必值得怎么重视,但是坑害了他的人,手里拿着靠他的权势搜刮来的钱,逍遥法外不说,保不准还对他冷嘲热讽,他真的咽不下这口气。

而且在张处长看来,现有的法律,有一点很不公平的,就是只有“受贿罪”、“索贿罪”,而没有“行贿罪”这一说——麻痹的,你不行贿的话,老子从哪儿受贿?

因为缺少行贿罪这罪名,所以那些私人企业,一旦将国家资产据为己有,就不怎么害怕别人来找麻烦,国家可是还有公司法的——你连行贿都给我定不了罪,凭啥没收我公司的正当资产呢?

所以,那些靠挖国家墙角致富的人,只要手尾干净,还真的不怕找后账——大不了就是以后公司的发展可能受到限制,反正吃进嘴里的,那是不容易吐出来了。

王珊琳也明白这个道理,正是因为她明白,所以她才舍不得归还。

王总算得很清楚:政府处理不了张峰的话,那肯定动不了她;就算处理了张峰这些人,也未必能动得了她;真要有人强行打算从她手里拿走那些东西,她会豁出去,把能抖搂的东西都抖搂出来——反正她是光脚的,需要怕那些穿鞋的?

在这一点上,王珊琳的思维有一个误区,虽然她做出了精确的判断:粮食厅必然会捂盖子的,就算张峰捂不住,侯国范也不可能坐视。

她这个猜测很正常,几万吨粮食不见,价值虽然不是很高但是情节极为恶劣,一旦被捅出来,就是侯国范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在她接触的干部中,张峰就算比较牛逼的了,走到哪里都是威严得很,但是张处长对上侯大勇,那叫一个客气,而且平日里她也没少听说,侯厅长做人很强势。

侯国范肯定能捂得住盖子,那我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王珊琳就是这么认为的,你想捂盖子,那就得求我管住嘴巴。

她这些想得都没错,但是她偏偏漏算了一点:所谓官场,就是一张编织严密的大网,侯厅长不是单独存在的,人情、利益等因素相互交缠,牵一发而动全身,你再豁得出去,也未必能达到目的。

所以,陈太忠就没觉得,这女人所行有什么聪明的,他倒是对她的疯狂有一点不解,于是他就问张峰,“这个王珊琳,凭什么就敢惦记着不还粮食呢?你还有什么把柄在她手里?”

“还能有什么把柄,她是穷怕了,女人嘛……”张峰不屑地笑一笑,陈主任不像传说中的那么难打交道,他的压力就小了很多,心里也觉得有点解气。

当然,张处长的心情,大抵还是沉重的,“我估计着,她就是赌咱们会投鼠忌器,侥幸心理嘛,谁还能没有一点?毕竟是这么一大笔钱呢……”

“看不出来啊,老张,你这也算明白人,怎么就办出这种糊涂事儿了呢?”陈太忠皱着眉头看他一眼,眼中是若有所思的表情,他在考虑一些问题的可行性。

“有些事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了,”张峰轻喟一声,面无表情地回答,他沉吟良久,方始扭头看一眼陈太忠,“王珊琳有大约一千万左右的房产,在她母亲的名下。”

这就是因爱成仇的典范了,曾经的朋友一旦翻脸,杀伤力远大于仇人,张处长对王总的痛恨,由此可见一斑。

陈太忠听到他这话,却是笑了起来,“张处长你的态度,很端正啊,你这么配合我,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想法?”

想法?张峰当然有别的想法,做官做到处级,大多数人的神经,都是非常坚韧的,他邀陈太忠出来,不但是要报仇要示好,也是存了自救的念头。

“想法……我有我的家人,而且,我不想死,”他这回答,就算暴露用心了——人家陈主任都问出来了,他再不说,那不是傻的吗?“我的错误很严重,但是我希望组织上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挪用国储粮的性质,是非常恶劣的,就算他积极退赔——甚至是超额退赔,如果有人不想让他活着,那他也只有一个死字,张处长非常清楚这一点。

而对他来说,王珊琳掉链子了,侯厅长不管他了,陈太忠又是出名不讲理的,张峰估计,自己的老丈人怕是也保不下自己来——一个退了很多年,一个如日中天,那些跟红顶白的主儿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根本不需要考虑。

更别说经过这次这么一闹,他和王珊琳的私情也出现在了大众面前,他爱人倒是一个比较顾大局的女人,但是这种事闹得众所周知,那也是活生生地打她这个正妻的脸了。

所以张处长果断地做出选择,毫无保留地投向陈太忠,妖魔化陈主任的人很多,但是说陈主任好的人也不少,他就这么博一下了。

眼下看起来,他的选择不算错误,陈主任确实是愿意讲道理的,于是,他不但不想死了,还琢磨着是不是……陈主任若是肯和侯厅长联手的话,那么……

“那不太可能,”不成想,陈主任断然地摇头,他沉吟一下,似乎在组织语言,“想要追回损失,那必然要曝光,你这件事的性质非常恶劣,我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帮你争取个死缓吧……”

“死缓……还是争取?”张峰的脸刷地就白了,他做梦也没想到,这位说翻脸就翻脸了,“可是陈主任,我有立功表现啊。”

“嘿,几个账本也算立功?”陈太忠禁不住笑出了声,“那原本就是你给国家造成的损失……还有,我答应保你家人平安了,这算不算诚意?”

“我知道,关于这一点,我也非常感谢,”张峰点点头,他一点都不想激怒对方,“但是……厅里的其他事儿,我也不会乱说,我不会用攻击其他人的方式,来获得立功机会,陈主任,还是请您多帮一帮忙吧。”

“呵呵,这算是威胁吗?”陈主任微微一笑,可张处长的脸就更白了,他低声叹口气,“我真的没这个意思,就是知道自己错了,想悔改。”

“啧……”陈太忠咂巴咂巴嘴巴,他在刚才表示不理解的时候,心里就在做一些斗争,接下来的“死缓”啥的,基本上就是唬人了——他可没兴趣去干扰许绍辉的工作。

而张峰的回答,又是如此地知情识趣,他沉吟片刻之后,终于长叹一声,“你这么珍惜生命,那我倒是有个建议……”

“什么建议?”张主任的眼睛刷地亮了起来,下一刻,他觉得自己的语气有点过了,于是尴尬地笑一笑,“太心急了,您见谅。”

“你偷渡出国吧,”陈太忠淡淡地答一句,“给你一个礼拜时间做准备,这一个礼拜内,只要你跑得出去,不会有人再找你麻烦了。”

他这就是打了废物利用的主意了,凭良心说,如果他是纪检委书记,像这种打国储粮主意的人,那是非杀不可的,更别说这数额是如此地触目惊心。

没错,现在是和平年代,国内的粮食生产水平上去了,人口又执行着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但是谁敢保证,不会再有“三年困难时期”的现象重现?

而且迄今为止,中国一直是粮食进口大国,遇上个歉收年,世界粮食市场都要狂涨的,民以食为天,国储粮空了,真要遇个不及不就的时候,那后果真是不堪想像。

国与国之间的交往,只有利益,没有人情——到时候不但要购买天价粮食,估计还得接受某些国家开出的附加条件,诸如“民主”之类的东西。

居安思危方能处变不惊,一个合格的决策者,应该有长远的眼光,而粮食安全,再怎么重视都不为过。

当然,陈太忠不是许绍辉,他又没兴趣去干涉纪检委办案,所以张峰未必会是死刑——不过,许书记有任侠之气,双开这家伙之后,送一个死刑也正常,这就不说了。

可张处长今天表现得,确实还像那么回事,陈主任就决定,把这家伙撵出国去算了,反正偷渡出国的主儿,没几个日子会过得舒坦。

“偷渡出国?”张峰听到这个建议,登时傻眼了,但有三分奈何,谁又愿意出去?移民倒是可以考虑,仓促地偷渡——物离乡贵人离乡贱啊,“我还真没准备过这个。”

“那是你的事儿了,”陈太忠哼一声,“反正你自己考虑吧,要不周一去自首,要不就是偷渡出国……你没准备,可以往越南、马来西亚或者泰国这些地方跑不是?”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