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610章 张峰的选择(下)

人活在世界上,总要为自己营建这样那样的避难场所,以备万一,这是生存的本能,张处长也不例外。

有人说他没有很有效地控制王珊琳——具体表现就是,在善林公司的财务和出纳上,没有委派自己人,导致外人坐大,这个指责不无道理,天大地大权最大,爹亲儿亲没有钱亲。

但是张峰不这么认为,首先,做为一个国家干部,想要插手一个民营企业,要考虑这样那样的不方便之处,而且,他不相信王珊琳会背叛自己,敢背叛自己。

所以,他不插手善林公司的日常事务,因为他相信,自己在位一天,王珊琳就得乖乖地听话,否则,他有的是办法收拾她。

可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一夜之间,就遭遇到了这样的困境——困境不可怕,可怕的是突如其来,没有半点风声,这真的会让人手足无措。

不过还好,他虽然不管善林公司的财务,但是也有自己控制的法门,做为该公司的幕后大老板,他每年都要对该公司账务做详细核对。

“你自己连点粮食都追不回来,给我这个东西,有意思吗?”陈太忠似笑非笑地哼一声,他可不认为,这就是张峰说的让自己“不失望”的东西。

“这是我做人失败的地方,太相信她了,”张峰并不掩饰自己的懊恼,接着他苦笑一声,“不过,梦再长,总有醒来的时候……陈主任您说对吧?”

“你真的这么恨她?”陈太忠觉得,自己有必要落实一些东西,而不是被自己的情感所左右——按他的情感来说的话,王珊琳这女人真的十恶不赦。

“恨不恨的,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她既然说过,情愿跟着我上刀山下油锅,那我就给她这个机会,”张峰凄然一笑,“也省得她觉得,国家干部都是一群傻瓜。”

王珊琳敢翻脸不认账,自然是有她自己的算计的,别的不说,只说张峰没有试图控制善林公司的财务,在她看来,就是有空子可钻的。

张处长觉得他是正处,管储运的,挺牛逼了,但是王珊琳还真没看在眼里——既然你不派财务过来,从你那儿弄出来的粮食,那就是我的了。

她这个认识,不能说是错误的,但是同时,她显然高估了国家法律对国家干部的约束力,王总总是觉得,法律上明文规定是我的东西了,我就不用考虑你的态度了。

但是很显然,她这个认识是错误的,国家干部真要豁出去了,破釜沉舟一搏,不是她一个商人能承担的起的——是的,自古民不与官斗。

张峰现在做的,就是这样的事情,而且他做得毫无压力,姓王的你不是觉得你牛逼吗?不是觉得没人治得了你了吗?傻逼,你错了!

国有资产被侵吞,那不是罕见的事儿,但是你想不通过体制,单独完成这个吞并,那只能说你是傻逼——我张峰栽了,但是你的吞并,也就不可能实现了。

“你的意思是,愿意积极主动地作证,追回从你手上流失的国有资产?”陈太忠听得眼睛一亮,要是有这个结果,今天确实没有白来。

“如果您能保证我家人的安全,作证……绝对没有问题,”张峰很坚定地回答,为了防止对方不相信,他还补充一句,“他们搞的那一套,我都熟。”

这话其实有点夸大,其实他对江湖手段这一套,还真的有点陌生——都混进体制了,那就是中国最大的江湖,还何必去琢磨普遍意义上的江湖呢?

正是因为如此,他虽然先发制人,找了社会上的人去绑架王珊琳的儿子,然而事实上,王珊琳用同样属于江湖手段的还击,却让他无所适从——张峰真的不知道,按程序来说,他应该如何反击。

而且,双方的地位也不一样,王珊琳虽然身家千万,但总是能将自身定义在社会人士上,张处长却是将自己定义为国家干部——这年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王珊琳是光脚的,而张峰是穿鞋的。

若不是意识到这样明显的差距,张峰是不会主动来找陈主任的,张处长已经知道了,自己想斗狠,是斗不过这帮人的,而他现在,也没有别的路可选择了。

“你家人的安全,跟我无关,”陈太忠才不肯做出这样的保证,他有这个能力,但是,麻痹的你凭啥这样要求我呢,哥们儿跟你很熟吗?

恰恰相反的是,他还要挤兑对方一下,“张处,要是这就是你不让我失望的本钱的话,不怕告诉你一句……你还真让我失望了。”

“我的证据,能让王珊琳吐出来她赚的钱,”张峰很坦荡地看着他——虽然,奥迪车里的光线不是很好,但是张处长的态度和语调,不容人置疑。

陈太忠皱一皱眉,这个答案让他有点心动,反正现在他不怕对方是在撒谎,但是常识上的认知,他需要捋一捋清楚,“你为什么,不跟侯国范说呢?”

“侯厅啊……他的胆子太小了,”张峰嘴角抽动一下,露出一个非常不屑的笑容出来,“而且,跟社会上的人打交道,还得找您这种人。”

“哦,你这是彻底放弃侥幸心理了?”陈太忠看他一眼,多少还是有点不太相信,陈主任真没见过这么不在乎位子的干部,“打算正面接受党纪和国法的处分了?”

“挖国家墙角的人多了,我运气不好,那就认栽,”张峰自嘲地笑一笑,语气却是很平淡,“而且我一生中最大的错误,就是认识了王珊琳,有眼无珠……我是活该!”

他的话说得没什么情绪,但是他的恨意,那是个人就听得出来,陈太忠点点头,他有点理解对方的感受了,“你去自首吧,只要你说话算话,能拿出来那些账本,我保你一家人平安,对了,少扯侯国范的事儿,嗯……那个孩子,让他们放了。”

“领导终究是领导啊,侯厅居然就不会有事,”张峰苦笑一声,听得出来,他有点不甘心,不过他都是要挂的主儿了,抱怨两句也是真情流露,没人会在意。

陈太忠也不会太在意,不过他觉得应该让对方知道,哥们儿我没有欺软怕硬——虽然他没必要证明这个,但是陈主任是讲究人,不愿意被人小看了,“侯国范?呵呵……他答应侯大勇再不回天南,我才放他一马的。”

“大勇其实……”张峰似乎想为侯大勇说点什么情,但是沉吟一下,最终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将话题一转,“这个账本,给了纪检委我不放心,我给了您吧?”

“给我?”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心说这不符合程序啊,我文明办也没这个职能。

“我的事情,是文明办扯出来的,但是说句良心话,我还真不怎么恨您,没有这个变故,我也没想到自己会活得这么失败,”张峰又是一声苦笑。

“我不是说恭维话,我所知道的、能力很强的领导里,我最信得过的,还就是您……您其他的方面,我不是很了解,但是说起‘坚持原则’四个字,没谁配跟您比。”

那是,哥们儿从来都是睚眦必报——嗯,从来都很坚持原则的,陈太忠面无表情,心里却是禁不住有点自得,你小子不错,虽然看王珊琳看走眼了,但是看陈主任的时候,还是很火眼金睛的嘛。

“那行,”陈主任点点头,“你这头上的伤要是没问题了,周一去纪检委自首,至于说账本嘛……到时候你说,不见我的面不交账本,这个没问题吧?”

“我现在就给您,您去拿吧,”张峰这家伙,做事还真有几分光棍的意思,他随手递过来一串钥匙——自打出去找粮,他就知道这是自己这辈子最难迈的一道坎,所以这些关键东西,他都是带在身上的,“您记得保护好我家人就行了。”

“王珊琳……真有这么大的胆子吗?”陈太忠还真就不相信了,他觉得张峰如此信任自己,倒也不是全无不可取之处,但是他还是觉得,这个处长有点杞人忧天——她才打了你这个处长,就敢反手对付你的家人?

“我现在才发现,从来没有搞明白,她是什么人,”张峰淡淡地回答,“我做了什么,都是罪有应得,但是家人是无辜的……这钥匙是我在人民路买的一套房子,房子的位置在……”

你小子还真信得过我,陈太忠很想问一句,说你就不怕我翻脸不认账?不过转念一想,这个问题不但有损自己的形象,也是在侮辱别人的智商,于是最终笑一笑,推门下车,“你等一下,我打个电话。”

他站在街角的阴暗处,电话打了差不多有十分钟,才施施然回转,“行了,搞定了……你还有什么别的要求没有?”

打电话是幌子,就这一阵功夫,他已经去张峰藏账本的地方转了一圈,很轻松地在酒柜的夹层里,找到了那些账本。

他随意地翻了翻,确实是账本,内容他还没仔细分析,想分析的话,一时半会儿他也未必分析得明白,专业的事情,要交给专业的人去做,不过他可以肯定一点,这些东西能被张峰慎之又慎地藏起来,那里面绝对是有料的。

“多的要求,我也没有了,”张峰很坦然地一摊手,眼中却是射出了无尽的怨怼和刻骨的仇恨,“我只希望,陈主任您能帮国家挽回这些损失。”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