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608章 以牙还牙(下)

陈太忠走出去没多久,西城区冯局长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这个绑架案,陈某人不知道也就算了,知道之后,必然会有相应的安排,他没找赵明博,那个所长真的太小了一点,他找的是冯局长,将事情交待了一下。

而眼下看来,冯局长也是不辱使命,将事情探听得比较清楚了,“陈主任,这个绑匪,似乎别有所图,居然要四千万的赎金……这个金额实在太大了一点,而且到目前为止,他不说在哪里交纳赎金。”

昨天下午三点钟的绑票案,直到现在为止,绑匪只来了一个电话,要求王珊琳准备四千万的现金赎她儿子——交付地点都没有交待。

搁给别人,必然是看不懂的,但是该懂的人,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四千万……正是张峰在粮食厅业务里的缺口数额,明白的人,真的早就明白了。

陈某人在家里花天酒地,外面已经乱成了一片,张峰是今天回来的,才下了飞机,就被等在机场的警察们请走了。

事实上,昨天张处长就接到了警方的电话,不过他人在北京,不但有不在场的证据,有些问题也不合适问,今天就可以好好地配合调查了。

当然,处级干部自然有处级干部的待遇,别人又没有十足的证据,就是此人授意绑架了那孩子,甚至连王珊琳也不敢一口咬定,就是他指使的。

王总当然可以确定,尤其是今天绑匪来电话索要的金额,更能说明问题,然而有些话,她是没办法跟警方讲的。

张峰更是不在乎警察的盘问,甚至有些话他就是信口胡说,警察拿他也没有办法,人家是堂堂的处长,搁在素波市局都起码是个副局长,所以问了十来分钟之后,他们都懒得再问了。

慢慢等吧,警察们并不着急,这案子听起来影响不小,但只要没有领导表示高度关注,那真的不算什么,正经还能跟报案的老板弄点汽油费、加班费啥的——当然,你这苦主要是不着急,我们就更不着急了。

王珊琳当然要着急了,眼瞅着张峰毫发无损地从讯问室出来,直接就冲了过去,大声地发话,“你,跟我过来!”

一边有警察面无表情地看着。

“我跟你很熟吗?”张峰皱着眉头,冷冷地看她一眼,对于这个女人,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感觉,有的只是无尽的懊悔——真是想不到,他在自己认为最可靠的地方掉了链子。

张处长心里非常清楚,他从别的地方弄不到粮食,但是这个女人一定可以,区别只是在于,她愿意付出多大的代价。

仅仅在四年之前,王珊琳还只是一个粮店的小老板,手上的货物加上周转资金,不到十万块钱,要不是得到了他张某人的大力支持,她现在依旧是个小老板。

人,不应该忘本的!

这些年,张峰不但从王珊琳身上得到了肉体的满足,口袋里也多出了几百万,但是王珊琳现在的身家……往少里说,最少六千万——谁落的实惠更多?

在张处长看来,这一次李强被省纪检委带走,真的是属于突发性事件,而且他没想到,自己也会因为面粉一厂的事情,被牵连了进去,又莫名其妙地被捅出了国储粮的问题,是的,这是无妄之灾。

在这种情况下,他认为王珊琳应该义无反顾地帮助自己——只要我张某人不倒,你现在贴三千多万四千万的粮食进去,咱就还有翻本的机会。

再退一步讲,就算没有翻本的机会了,你还能落下两千万左右——四年多时间,从不到十万发展到两千万,还不够吗?

由于王珊琳避而不见,张处长的失落,真的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不得不怀着一腔怨恨,自己出去找粮。

光找粮都不够,他还得找钱,不过他在粮食系统干了这么多年,知道做粮食这一行的,有不少人认识放高利贷的主儿——毕竟粮食这个东西,没足够的资金是玩不起的。

于是他就结识了一些江湖中人,然而,人家要的利息实在太高,而他不能保证,自己这次能全身而退——若不能保住自己的位置,他拿什么来还?

对于很多干部来说,他们的官位就代表了一切,不但代表了免费的车子、免费的吃喝拉撒,也代表了一种信用,张处长非常确定,自己若因此而被撤职,这帮放高利贷的主儿绝对轻饶不过自己。

博一下的话,可能会侥幸过关,也可能尸骨无存,张峰正犹豫该不该博,却是接到了侯国范的最后通牒:后天晚上之前,你去纪检委把自己的问题谈清楚。

这一下,他真的是走投无路了,那也只能孤注一掷,拍出十万块钱,要这帮放高利贷的主儿绑架王珊琳的儿子,试图从她手里敲出四千万——老子是凑不出这么多粮食了,那就拿钱来折抵吧。

所以他现在认为,他跟这个女人,真的没什么话可谈。

但是王珊琳就误会了,她看一眼一边的警察,走过来低声解释一句,“我保证我身上没装什么录音器材,我只希望成成安然无恙。”

“笑话,你身上有什么东西没有,跟我有什么相关?”张峰冷哼一声,抬脚就向外面走去,心说老子再也不跟你谈感情了,那玩意儿太伤钱。

但是王珊琳又怎么可能放过他?三步并作两步就追了过去,两人走出派出所的大门,她才轻喟一声,“阿峰,我知道,是我对不住你。”

“别跟我瞎扯这些,老子烦着呢,”张峰抬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就上去了,不成想王珊琳动作也不慢,拉开后门就坐了进去。

“去哪儿?”出租司机问一句,抬手又压下计价器。

“去……”张峰有点头疼了,原本他是想回家的,但是身边跟了这么一个女人,他真的不方便回去了——老婆对他还算宽容,但是把野女人带回家的话,后果不问可知,更别说他跟这女人还有相当的纠葛,“去联合超市。”

事实上,他现在也确实不便回家,厅里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看他笑话呢,正经是去超市买点换洗衣服日常用品什么的,等着进省纪检委慢慢地用吧。

“去金法郎,”王珊琳吩咐一句,金法郎是素波的顶级洗浴中心,两人在这里曾经有过若干个激情的时刻,这里设备设施档次很高,等闲也没有警察来骚扰,当然,更重要的是,在金法郎里不但能鸳鸯戏水,而且不用出示身份证就能住宿。

司机有点犯难了,他瞥一眼身边的张峰——一般情况总是男人付钱的,等他看到这位没表示反对,就娴熟地打一把方向盘,直奔金法郎而去。

进了金法郎之后,王珊琳掏出钱来定个豪华套,她原本是要定个一天的,跟进来的张峰哼一声,“六小时就行了。”

按说,这二位是不会在乎这点小钱的,不过张处长这么说,就是一个姿态,不想跟她多呆——而且,再有四个小时他就得去省纪检委报到了。

然而,这六个小时都算多的,两人进去才半个小时,张峰就气呼呼地走了出来,两人在房间里当然不会有颠鸾倒凤的兴致,不过话不投机,就没有再说下去的必要了。

张处长在确定对方身上没有什么录音设备之后,很干脆果断地告诉她,除非拿出四千万来,否则一切免谈。

王珊琳怎么可能愿意拿出四千万?她要愿意拿出的话,早就拿出来了,所以她就告饶说,我实在是头寸紧张,这四千万着急拿出来的话,本身就会造成极大的损失,更别说还可能导致资金链断裂,这么一来,几年的辛苦,就会毁于一旦。

这话倒也不假,仓促间物资出手,必然卖不出好价钱,不过张峰好悬没被这话气死——我操你大爷,你手上的物资,除了粮食还能是什么?

张处长前脚走出来,王总后脚就跟了出来,张峰理也不理她,抬手拦个出租车扬长而去。

你不仁,那就不要怪我不义了,王珊琳见他反脸无情,铁青着脸摸出手机,与此同时,她的司机开着车缓缓过来了,她迅疾地上车,咬着牙发话了,“跟上那辆出租车……”

所以,当天下午,张峰并没有去纪检委报道——他住进医院了!

侯国范第一时间将情况通知了陈太忠,他不想引起对方任何的误会,张峰涉嫌授意绑架的事情,侯厅长不会主动通报,但是张峰去不了纪检委的话,他会非常被动。

“张峰在从联合超市购物出来的时候,被几个身份不明的人袭击,袭击者声称:他们下一个下手的对象,会是张峰的母亲、妻子和孩子。”

“啧,这都是什么狗屁倒灶的事儿,”陈太忠皱着眉头,挂了电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