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607章 以牙还牙(上)

一听说王珊琳的儿子被劫持,陈太忠下意识地就猜到了某些事情,不过当着凌洛,他可是不能说什么,只得干笑一声,“现在有客人,等回头再给你电话。”

这时候,凌厅长也听出来了,是有人被绑架了,他关切地问两句,陈主任自然会表示,这个事情我会处理的,关键是……周一交表,没问题吧?

肯定没问题,表了态之后,凌厅长告辞,这次陈主任倒是没有怠慢,亲自把他送出了宣教部——老凌能上门解释,态度算端正,那哥们儿就给你这个面子。

至于说凌洛大女儿凌珑的国籍问题,那目前也只能当绿卡来处理了,当然,反正老凌也表态了,这个厅长就到头了。

不过,这凌珑要真是有加拿大的国籍,传出去的话还真是麻烦,你说你都成外国人的爹了,还合适管中国人吗?

随着调查表的回收,干部家属在国外留学、打工的例子真的是满眼都是,而且大家心里都清楚的是:这主动报上来的,怕只是冰山的一角。

瞒报漏报的人,未必有很多,但是这些报上来的家属在国外留学、打工之类的消息,那就未可全信了,看那几百号人里,直承家属拥有外国绿卡的,不过聊聊十数人——而且那些干部不是离退了的,就是将要退的。

这可能吗?显然不可能。

但饶是这样,调查的结果就已经令人瞠目结舌了,想一想水面下巨大的冰体,真的是让人不寒而栗,以陈太忠的胆子,都是头疼不已。

就在他觉得,自己对这个现象已经熟视无睹的时候,猛地又冒出一个可能入了外国国籍的干部家属,这真的是太刺激人了——像这样已经拥有双重国籍,却是有意瞒报,试图多重获利的干部家属,又会有多少呢?

真是一个让人纠结的事现象,陈太忠无奈地想着,不知不觉地就走到了办公室门口,推门而入之后,这才想起,刚才接了韩忠一个电话。

说不得他又反手一个电话打了回去,韩老大正在那里琢磨呢,接到电话,听陈主任要了解细节,说不得心里暗自松一口气——不是陈主任干的,那就好说。

当然,对陈主任知道这女人的身份,韩忠一点都不奇怪,于是他将自己掌握的信息说一遍,“……这些人办事干脆利索,绝对不是生手,有人反应,这几个人在等人的时候,有过简单的交谈,带有比较浓厚的东北口音。”

“不是本地人作案?”陈太忠的眉头一皱。

“本地人作案的可能性不大,”韩忠早些年也是混迹过社会的,知道素波市里东北人扎堆的地方,主要就是双龙区里的两片——那是国家搞三线建设的时候,从东北支持过来的技术人员和工人。

东北人的彪悍,那是全国闻名的,当初在双龙区这两片,操一口东北普通话就没人敢惹,当然,现在是玩钱的年代,有钱的才是大爷,无数风流终是被雨打风吹去了。

现在的素波,也有几个混混团伙,里面有那些工人的后代,不过韩老五这天南黑道老大不是白当的,随便问两句就知道跟那些人无关,所以韩忠能确定,“应该是外地人作案。”

“流窜作案……这可是有点难办,呵呵,”陈太忠笑一笑,他知道自己不该笑,不管那个王珊琳再怎么侵占国有资产,孩子总是无辜的,然而,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那份幸灾乐祸的感觉。

“老五能在东北打问一下这些人的根底儿,要真是纯粹的野路子,那就白瞎了,”韩忠听出他的情绪了,不过他早就习惯了陈主任的真性情,倒也没在意,“我现在就是想请示一下领导,您看,这活合适不合适接?”

“老五的财路,我怎么好意思断?”陈太忠干笑一声,“不过,你能把电话打给我,肯定也知道王珊琳是个什么样的人,对吧?”

“领导,您这到底什么意思,给个明白的指示,成不成?”韩忠先混社会,然后又混商界,做为一个比较成功的商人,他接触的人里,真的是什么类型都有,三教九流五花八门的,但是他偏偏还就听不懂这话。

搁在往日,他也不怕跟陈主任开个把玩笑,都是朋友嘛,但是今天他还真不敢这么搞,只能中规中矩地发问,“王珊琳跟我们,也没啥交情,老五就是觉得,咱天南这一亩三分地儿,得咱天南人说了算,不能任由外人糟蹋。”

“指示不指示的,我就不说了,”陈太忠摇一摇头,韩老大说的这些,就是十足的江湖口吻了,不过他听得不算刺耳,禁不住就用江湖口气回一句。

“自家人说官话,那叫见外,我就说一句,孩子呢……是无辜的——当然,他要是小小年纪就有啥不好的苗头,那别人为社会节省点资源,倒也情有可原。”

“哦,这样啊……”韩忠似乎听懂了一点,但他还不是能非常肯定,有心再细问一下吧,那边却是已经忙音响起挂了电话。

陈太忠可没心跟他说太多,正经是还有别的事儿要办,下一刻,他一个电话打给了侯国范,“侯厅,下午有个幼儿园出了点事儿,您听说了没有?”

“桃李幼儿园吗?”侯厅长淡淡地问一句,他的消息也不慢,厅里跟王珊琳关系好的,并不仅仅是张峰——她做了这一行的买卖,就不可能在一棵树上吊死,这是常识。

“幼儿园叫啥名字,我不太清楚,”凭良心说,陈太忠挺讨厌侯厅长这种装逼的行为,你直接说会死人吗?“王珊琳的儿子,被人劫持了……这个人的名字,是你跟我说的吧?”

“我是跟你说了这个人,但是这事儿……不一定是张峰干的,”合着侯厅长也在坐蜡呢,不过他城府深,不着急表露出来就是了,“现在绑匪都没来电话呢,你要我怎么表示?”

侯国范也是在下午早些时候,就得到了这样的消息,一时间真是有点手足无措,张峰平日里做事,也挺靠谱的嘛,怎么就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呢?

“反正你就让他折腾吧,”陈太忠也不听他的解释,只是冷冷地一笑,“事情闹得再大,也不关我的事儿。”

这话说得相当冷酷无情,侯国范这才反应过来,说来说去这都是粮食厅的家事,自己跟陈太忠摆这个谱,真的是毫无意义。

但是他还想再补充什么的时候,那边已经压了电话——陈某人又没有乌龟肚量,麻痹的本来就是你粮食厅的事儿,你还跟我吞吞吐吐的,你当我稀罕看你的眼色?

他压了电话,但是侯国范不甘心啊,心说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说话冒了一点,你也用不着这么大动肝火吧?

然而,他再打电话,陈太忠就不接了,见过摆架子的,没见过死到临头还摆架子的,本来还有心帮你协调一下粮食厅的那点破事呢,现在嘛……爱谁是谁吧。

第二天就是周六了,文明办休息,陈太忠睡个懒觉,难得地,任娇从凤凰来了,她有个相交甚好的师姐,今天结婚,她来来随个份子。

天南的规矩,是当天结婚的话,来的多是男方的人,第二天回娘家门,娘家的贺客,在第二天比较集中,所以任娇周六赶来,其实为的是周日的应酬。

她一来,蒙晓艳就要跟着来——任老师没车啊,于是陈太忠十点来钟赶到高速路口,将人和车接回来,“既然来了,多呆两天吧,明天马小雅过来。”

涂阳那边的投资,是凯瑟琳的钱,协议也是草签,但是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儿没兴趣操心这点小项目,而马主播在其中又出了三几百万的,算是跟普林斯公司的合资,过来负责这个项目,真的是很正常的。

陈太忠也琢磨着,今天应该没啥事,难得悠闲一天,不成想午饭还没吃呢,蒙晓艳就拎着电话进来,其时,他正在跟任老师保持着负距离接触——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那种。

“太忠,粮食厅那儿,你不能放一马吗?”蒙校长开门见山地发问了,她晃一晃手里的电话,“我婶子说了,晚一点……粮食给你补上。”

“我说,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扫兴?”陈太忠真的觉得太扫兴了,他皱一皱眉,从软成一摊泥一般的任娇体内,缓缓地拔出来,那人间凶器上,亮晶晶油汪汪,王霸之气十足,“你婶子说啥,跟我有啥关系?让你叔叔跟我说吧,行不?”

“他就不可能跟你说这个,”蒙晓艳对这一点,认识得还是很清楚的,她叔叔能说的话,断不会从她婶子嘴里说出来,不过她嘴上却不肯服软,“这事又没有多严重。”

“我跟你说不明白,”陈太忠见这架势,也知道这家伙没打算讲理,说不得转身向外面走去,“粮库空了,我就不信蒙艺会觉得这是小事!”

“你……”蒙晓艳看着他赤条条地走出去,居然没有勇气拦住他,说不得悻悻地瞪一眼任娇,任老师像一条死鱼一般,正在床上有气无力地喘息着,某些色素沉着比较严重的肌肤处,还在一抽一抽的,正是那种极度愉悦之后,生理性的痉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