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606章 急眼了(下)

“那是无中生有,我女儿不过是嫁给一个加拿大华人,”凌洛听得登时就咆哮了起来,“他们结婚才两年多,绿卡都才刚刚拿上,怎么可能入了加拿大国籍?”

陈太忠听得就是长叹一声,“我说老凌,你跟我这么直着脖子喊,能解决问题吗?”

“那我尽快跟文明办说明问题,”凌洛心里也恼火啊,心说麻痹你陈太忠抓住屁大一点的事儿就不放了,“我看能不能订上明天的机票。”

“机票这些,我不关心,”陈太忠干笑一声,话说到这样的程度了,不关心你也得飞回来,正经是你得明白我的怒火来自于什么地方,“这个干部家属调查表,听说咱民政厅这块儿……有些同志有不同的看法?”

就算有不同的看法,能传到你耳朵里吗?凌厅长顿时就噤声了,他是民政厅的一把手,厅里有什么呼声或者响动,最先要过的就是他这一关。

所以说,陈太忠这么说话,不是要诈人,那就是找到了内奸,诈人无所谓,内奸就太可怕了……是的,凌厅长不能断定,对方一定就是虚张声势。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个调查表没交上去,对方确实是有恼火的理由的——这也就是陈太忠算计得当,找到了一个非常合适发飙的借口。

“表还没交上去?”起码,凌厅长以为,自己找到了对方暴走的缘故,他冷哼一声,“这些家伙都是干什么吃的?这样吧太忠……明天我给你个交待,成不成?”

“无所谓,后天也成,我就担心凌厅你因为上次的事情,觉得我年轻气盛,对我有了成见……不是的话,那就最好了,”陈太忠干笑一声,挂了电话。

他这一个干笑不要紧,第二天凌洛就坐了飞机,从北京飞回天南,他北京的事儿本来就办得差不多了,一听说陈太忠炸刺,真的是不敢再逗留了。

不过,就算是回来了,这调查表也是一时半会儿拿不出来,在当天下午,凌厅长就专程跑到文明办,跟陈太忠解释,今天周五了,下周一我把表给你成不成?

合着这一阵子,凌厅长都在北京活动事情,天南的事儿就少关注了,而民政厅的人又都知道,凌厅的两个女儿都在国外,所以对文明办要求提供的调查表,心里很是没数——这个表该怎么往上报呢?

要说凌洛是去北京办事了,大家都信,但是偏偏是在文明办发下表来的时候,凌厅长走了,这个……难道真的是巧合吗?

反正,没人敢打电话跟凌洛请示此事,虽然有人也知道,文明办的陈太忠找过凌老大的麻烦,但是文明办既然没有人催促,那么……大家就等一等再说吧。

凌洛回来略略一问,就猜到众人是怎么想的了,当然,下面人有意维护厅长的利益,他不能说什么,只能跑到省委来,请求陈太忠的谅解了。

“下周交就下周交吧,期限没到呢,”陈太忠倒也不是很在意此事,他关心的是别的,“老凌,你家老大,不是真的入了加拿大国籍吧?”

“没有的事儿,那些人胡说八道呢,”凌洛怒目圆睁,说起这事儿,他就气儿不打一处来,“我外孙子都是中国人,上了户口的!”

“你少扯啊,”陈太忠听得冷笑一声,“你那外孙子是双重国籍,我现在懒得跟你计较,到时候干部家属要查双重国籍的话,你自己掂量吧。”

这个情况他是落实了的,凌厅长的大女儿入籍没有,陈太忠并不是很知情,但是凌厅长的外孙子,是出生在温哥华的,而凌珑本身,就有加拿大的绿卡——这是多人证实了的。

持有加拿大绿卡的人,在加拿大生的孩子,自动拥有加拿大国籍,所以凌厅长的外孙从国籍上讲,就是加拿大友人了。

但是凌洛好歹是一厅之长,在国内的活动能力也不可小觑,所以,那孩子在出生了一年之后,回国补办了户口——也就是说,孩子拥有中国国籍。

事实上,这孩子就拥有了两个国家的国籍,当然,中国是不承认双重国籍的,一旦拥有外国国籍,就视为自动放弃中国国籍,但是这年头,民不举官不究,没有确凿证据表示,这孩子确实是加拿大人的话,他可以在这灰色地带游走。

“这个中国国籍,是不能丢的,”凌洛听他这么说,就正色解释,“加拿大国籍,美国国籍……那都好入,但是他一旦放弃中国国籍,想再回来,真的不容易。”

事实确实是这样,中国国籍,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难入,这个问题前文说过,就不再赘述。

当然,要是申请人本身是黄色人种,又是未成年,有中国国籍的监护人之类的,想通过一些变通手段操作,获得一个户籍,也不是很难——多少黑户都上了户口了,找对人的话,无非几万块钱的事情。

不过凌厅长这话也在理,双重国籍是不被承认的,但是同时,双重国籍也不好查,那么低调一点办个双重国籍,没人追究的话,也不是大问题。

“我不想跟你谈中国国籍好入不好入,我就要你给我一个交待,你女儿有没有在加拿大的国旗下,宣誓过?”陈太忠正色发问。

凌洛的外孙子,跟凌洛离得就有点远了,文明办目前的能力,还管不到跨了两代人关系,所以他要搞清楚的,只是凌珑的国籍问题。

“目前……”凌洛迟疑一下,终于很肯定地回答,“目前没有,说句不怕你笑话的话,她就算想申请入籍,还得两年。”

凌厅长也是要到点的人了,就剩下三年多不到四年了,到了他这个岁数,也不想求着什么上进了——除非有那种强到逆天的助力。

这助力有吗?没有!凌洛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解释得也分外明白,“我都没啥想法的人了,你要摸底,我就给你露底嘛,有啥不能说的?”

露底?你还露点呢,陈太忠心里一声暗哼,嘴上却是皮里阳秋,“老凌你这么想也不对,你都知道是摸底了,女儿有绿卡,也未必就能阻碍你上进……等一下,我接个电话。”

处级干部在跟厅级干部的谈话过程中,居然会因为个电话而打断,不得不说,陈某人这个处长实在太牛逼了一点,而凌洛还偏偏就没有任何的脾气——强势不是吹出来的,是真的有那么强势。

不过,陈太忠接起这个电话听了两句之后,还是露出了跟他的强势不相匹配的惊讶,“什么?王珊琳的儿子被劫持了?”

王珊琳,就是张峰的相好,那个粮食大炒家,今年三十二岁,有一个六岁的儿子,当然,她想帮张处长再生一个,那也是能理解的,她已经离婚了嘛。

至于说老二的户口怎么上,那真的太简单了,只要是孩子在她名下,怎么都上了户口了,无非就是花点小钱——就像刚才举的凌珑的例子一样,在温哥华出生的孩子,在中国都上得了户口,何况在大陆出生的?

这些是题外话,正经是孩子在幼儿园门口被人抢走了,其时正是家长送孩子进幼儿园的高峰期,多少人见到了这活生生的一幕。

王总的买卖做得大,孩子上的幼儿园也是准五星的幼儿园,送孩子的是保姆,就在保姆和孩子从奥迪车上下来的一瞬间,街边一辆白色面包车上冲下四五个大汉,一拳将保姆打倒,抢了孩子就跑。

送孩子的司机也是王总的人,本来想推门下车,眼见有人手里拎着铁棒恶狠狠地盯着,就不敢乱动,他想用车别住那辆白色面包车,遗憾的是,幼儿园门口来来往往的人太多,而且多是孩子和老人,他动不了。

没用多长时间,警察就赶到了,按说这接警的警察并不认识陈太忠,不过旁边有个路人,认识韩老五的小舅子,心说这是一笔买卖,就凑上前去,“要不要帮忙啊?”

保姆和司机早就急得不得了啦,那肯定是需要帮忙的,不多久王珊琳也赶到了,听说有人能找上韩老五办事,立马拍板,“我给你一万,换个能做主的来。”

这种买卖,韩天确实常接,有黑社会绑架富豪子女,他就居中调停,赚点小钱是次要的,关键是坐实他黑道老大的地位,同时也能卖点人情,方便他将来打秋风。

不过,韩天的人肯定要王珊琳提供线索的——这线索,王总不会提供给警方,但是提供给大名鼎鼎的韩老五是没问题的。

可能是粮食厅的一个处长干的?韩天听得有点瞠目结舌,不过他耳目众多,很快就从粮食厅打探到了消息,他了解得不是很清楚,却也知道此事跟陈太忠有干系,于是就托他老哥打个电话问一声。

所以,陈太忠得到消息的时候,并不是很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