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605章 急眼了(上)

陈太忠看清单的时候,并没有多么在意,只是他看到通德市都将调查表交了上来,而且还标出有六个干部家属在国外,禁不住就感叹臧华的肚量:看人家这才是厅级干部的气度。

他非常清楚,杜毅对文明办这一套,持的是不表态不鼓励的态度,而臧市长前一段因为几个企业拖欠捐款的事情,跟他对上了,被他毫不留情地扫了面子。

但饶是如此,通德还配合着把表交了上来,这才是对事不对人的典范,陈太忠心里真是有点佩服臧华——也不知道民政厅收到那补交的款子没有?

想到民政厅,想到上午那朱宏晨居然溜号,某人有点恼怒,于是顺便就找一下民政厅的清单,这才发现没有它的清单。

“他们的表还没交过来,”林震不清楚自家的主任为啥专点民政厅,所以他就不肯多说——他并不知道自己来的时候,陈主任已经折腾过民政厅的凌洛了。

“催过没有?”陈太忠皱一皱眉头,姓凌的你又欠收拾了?

“这个倒还没有,时间还早,”林震犹豫一下,老老实实地回答,时间确实还早,距离交表截止期限还有六天。

干部家属情况调查表,原则上是由各个干部自己填写的,不过考虑到一些干部没准会调整家属的状态,所以这时间就放得略宽——说白了,做这个调查表是想断绝某些现象,但最终不是以整人为目的,要给别人改正错误的机会。

否则的话,就算陈太忠全身是铁,又能打几根钉?

“那我催吧,”陈太忠点点头,接着就随手在旁边的纸上记下“凌洛”两个字。

咦?这下林震确定了自己的猜测,敢情陈主任还真吃得定民政厅,没办法,他来的时间太短,对于这个颇有点传奇色彩的领导,他已经听过太多太多跟其有关的逸事了,不过显然,他听到的并不是全部。

“这个……”林主任犹豫一下,似乎有什么话要说,陈太忠见状,一摆手,“有话就说,吞吞吐吐的干什么?”

“我们接到了不止一封关于凌洛的举报,”林震不愧是组织部出来的,口风还真紧,直到这个时候才张嘴,“说凌厅长的大女儿……已经入了加拿大籍……”

“入籍?”陈太忠听得登时就是脸色一沉,他不但是抓了绿卡登记,以前还做过驻欧办主任,当然知道这两个字的份量,他沉吟一下,皱着眉头发问,“有确切证据没有?”

干部子女加入别国的国籍,这性质比绿卡不知道严重了多少倍,绿卡只是永久居留权——比如说田强持有的美国绿卡,只能保证他可以在美国永久居住,却不是美国公民。

从方便角度上讲,绿卡远比不上公民,持有绿卡,每年最少要在美国呆半年,否则这绿卡就要被收回,而且除了停留期限,还有一些其他因素,也可能导致绿卡被收回。

入籍则不同,那是要在国旗下宣誓的,代表你已经是美国公民了,移民局不会再找你的麻烦,而且你拥有表决权和选举权了——至于说被选举权,这个有点复杂,就不探讨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田强将绿卡交到文明办,这其实就意味着,他已经放弃了美国绿卡——除非他在半年之内将卡再领走。

陈太忠非常清楚其中的区别,正因为明白其中的区别,他才震惊——身为国家干部,就算是外国人的儿子,总也好过外国人的老子吧?

“没有确切证据,”林震摇一摇头,“都是些人云亦云的东西,要有确凿的证据,我早就向您汇报了。”

“嗯,咱们现在还不具备全面取证的条件,”陈太忠点点头,这个原则,他是早强调过的,如果不是实名举报的话,匿名信没有真凭实据的话,一概不予受理——这个处理态度和方式,跟纪检委的有些类似。

但是陈某人不认为,自己分管的稽查办,会像纪检委那样,拘泥于形势食古不化,而且瞻前顾后——眼下稽查办人手实在太少,类似事情他真的没能力叫真。

“嗯,那就先放一下,”陈太忠点点头,猛然间他又意识到一个问题,“这么几天,就有人往咱们文明办写举报信了?”

有人写举报信,他是乐见其成的,但是在他的计划中,应该是这调查表收得差不多的时候,再有人写举报信,然后他比较一下表上的信息,然后再做决定。

“早就有人写了,现在举报信起码三、五百封了,”林震苦笑一声,以往领导没问起这个问题,他不好说什么,眼下有这个机会,他就要认真地反应一下,“不过咱们这个稽查办成立的时间太短,很多人连咱们的性质都搞不懂,寄这个信的时候,也就不是很用心。”

这就是说,流言蜚语居多了,陈太忠听得懂这话,他点一点头,“你说的确实是实情,不过,该留意的还是要留意,做到心里有数……像你能记得凌洛的情况,并且能在合适的时候说出来,这就很难得嘛。”

这话是对林震认真工作的夸奖,但是林主任却不敢全当成是夸奖,什么叫“合适的时候说出来”?这是陈主任嫌我说话吞吞吐吐呢。

于是他笑一笑,“头儿您过奖了,这是组工干部的基本要求,记性得好,嘴得严。”

陈太忠自然听得出来,这家伙在婉转地解释,心说这些搞组工的也真是,警惕性比国安还高,他也懒得计较这些,正经是凌洛这家伙,有点欠收拾。

凌厅长的女儿被人举报,说入了加拿大籍,这谣言之所以诞生,必然有其生长的土壤,想到这家伙因为自己女儿的事情,就不肯痛快地把表交上来,陈主任有些淡淡的愤怒,不过,陈主任一向喜欢以德服人,“凌洛的那些举报信呢,拿来我看一下。”

“举报信……现在都归李大龙管,”林震解释一下,李大龙是省纪检委派驻过来的副主任,平日里根本一声不吭,“我们收到信之后……不是特别无聊的信件,就都交到他那儿了,我把他叫过来?”

“算了,”陈太忠摆一摆手,他也是一时兴起过问一下,眼见林震是问心无愧的样子,说不得就抓起了电话,不过下一刻,他迟疑一下又问一句,“还有关于凌洛其他方面的举报吗?”

“这个就没听说了,”林震果断地摇摇头,摇得颈子都快断了的那种幅度——领导,这次我是真的没瞒您。

“那就算了,”陈太忠摆一下手,可是转念一想,我不能让别人认为,收集证据是要回护凌洛,一个错误信号,就要导致下面生出一些错误的反应,于是哼一声补充一句,“算他走运,就这么点屁事。”

林震这下算是听明白了,合着这凌洛是陈主任的冤家,眼见陈主任连电话都拿起了,于是他匆忙告退。

“老凌你这……挺不给我面子啊,”陈太忠叫通电话之后,也不问对方在什么地方,身边有人没人,直接就是这么一句。

不成想,接电话的是凌厅长的秘书,直接就被这口气震惊得无以复加,“这个……这个陈先生,请您稍等,厅长正在部里跟领导汇报工作。”

“哦,在部里啊,”陈太忠有点理解了,于是很霸道地吩咐一句,“那你转告他一声,明天把调查表交到文明办,顺便来解释一下凌珑的国籍问题。”

“凌珑是中国人,国籍问题,有什么好探讨的?”做秘书的知道回护领导,连对方是什么人都不问,直接表态了。

“你是谁,能为自己的话负责吗?”现在陈太忠的眼里,哪里放得下这些厅级领导的秘书?他冷哼一声,“你不用着急回答,我给你五秒钟的考虑时间。”

问得这么霸道,还给对方考虑时间,不得不说,陈主任的淫威,隔着电话线都传出去了,那边显然也是感受到了他的王霸之气,“我就是给领导跑腿的,您的话,我一定转告。”

“合着你也知道……自己是给领导跑腿的?那你多的什么嘴?”陈太忠二话不说,啪地一声压了电话,真是的,这年头秘书也能替领导做主了?

他这霸气外放,偏偏地,秘书那边还不敢叫真,只能等凌厅长出来之后,照实反应,凌洛一听就急了,反手一个电话打回去,“陈主任,听说省里有精神……您给传达一下?”

要说这厅级干部,肚子里真是能撑船了,他真的不能计较一些事,不过遇到陈主任,也算他运气不好,那边很不客气地回答,“省里没啥精神,也就是文明办的一点事儿,您既然跑部呢,我不能挡了您的大事儿。”

啧,这就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了,凌洛明白这道理啊,心说你都铁下心思刁难我了,还能有什么事儿比这事儿更大的?“您有事尽管吩咐啊,咱俩谁跟谁?”

“我没事,就是文明办的一点事,”陈太忠哼一声,“有同志反应,你的女儿凌珑加入了加拿大国籍,这个……有领导表示高度重视,认为不符合干部组织原则,跟精神文明建设相悖。”

其实这个“有领导”,就是他陈某人本人,不过这话是一点都没错,他确实是文明办的领导,至于说再上面一点领导嘛,有需要的话,陈某人还找不出个把领导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