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604章 糜烂不堪(下)

天南这儿是九毛收购,高于市场价,那就是本地财政放血,谁也不乐意不是?不过,为了减轻农民负担,不误农伤农,这是必须的,而且还要敞开了收购,你卖多少我收多少。

下面有些同志,就表示不理解,当然这无所谓,你理解得执行,不理解也得执行——大不了粮库的资金紧张一点,职工生活捉襟见肘一点,少点公款吃喝啥的,也就是了。

正是因为收购力度大,外地粮食贩子的收购价格,从八毛涨到了九毛五,这就是有组织的好处,政府愿意出面调控,低买高卖这种投机行为就不太好实现。

有人把粮食卖给政府了,有人把粮食卖给粮食贩子了,这都是正常的——全要卖给政府,天南的财政还要吐血。

但是,收购粮食这种活儿,也不是一般人能干得了的,毕竟这是特种行业,国家宏观调控着呢。

说了这么多,就是说,张峰虽然是粮食厅的处长,但是想收购粮食,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别说他手里没钱,就算有钱也未必有这购买的门路。

没错,张处长在粮食厅干了也不是三年五年了,该积累下一点人脉,然而,往日里总是求他的人多,乡镇里求他,是想卖粮出去,而企业家求他,是想从他手上拿到便宜的粮食。

比如说,新粮当作陈粮处理,这其中就是不小的差价,而陈粮处理的渠道不同,导致价格也划分了各种档次。

简而言之,就是一句话,张峰熬了这么多年,结识的都是借他势玩的主儿,眼下这个时候,能借给他粮食玩的主儿,真的不多——能大批量公道价卖给他粮食的,已经算是厚道人了。

然而,这粮食还远远地不够!

张峰手里的资金,本来就不算宽裕,可是眼下,想把这点不算宽裕的资金花出去,都非常难,所以他不得不外出找粮,找到多少算多少吧——这叫自救。

然而,这么大规模的粮食调运,时间又这么紧,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得起的买卖,做得起的人有没有?有,肯定还不少,但那都是靠着国家玩的——张处长不敢碰这些人。

按张峰对侯国范的解释,他飞来飞去的,手机时常关机很正常,又由于他想通过多种渠道找粮,所以去了一些成人不宜的地方,手机也不便开——没错,是成人不宜,而不是“少儿不宜”。

到后来,他不但要找粮食,还要找钱,所以去了北京……

这就是张处长的苦衷,侯厅长表示能适当地理解,所以他也试图劝陈太忠接受这个事实,“……陈主任你再等一等,粮多总比粮少好,你说是吧?”

“这就不要商量了吧,没意思,”陈太忠断然摇头拒绝,“眼下张峰是找到了,过两天谁又知道是怎么回事呢?你通知他,最迟明天下班的时候,主动去纪检委交待问题。”

“陈主任,你多宽限他几天不行吗?”侯国范一脸苦涩地看着他,语重心长地请求,“多宽限几天,他就能找回更多的粮食……咱国家的损失也就小一点。”

麻痹你现在想起来减少国家的损失了,早干什么去了?陈太忠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好半天才干笑一声,“然后呢?”

“然后……然后他本来是死刑,就可以判死缓了嘛,”侯厅长打个磕绊之后,坦荡荡地回答,“给他两周时间,怎么样?”

“他交待了问题之后,照样可以有立功表现,到时候再积极帮国家挽回损失也不迟,”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老侯,你到底想说什么?”

“这个嘛,”侯国范沉吟一下,终于苦笑了起来,“大家也都不是外人……实说了吧,那家伙手里,掌握了一些对我不利的东西,我得帮他争取点条件,省得他绝望之下胡说八道。”

这话他本不想说,但是在陈主任咄咄逼人的气势下,他不得不说,总算还好,两人之间的纽带是简泊云,这是一个资格足够老,人面足够广博的人,所以倒也不怕把丑话说出来——很多话合适不合适说,不在于双方的关系,而在于调解人的身份。

嘿,我就知道没那么简单,陈太忠听得哼一声,不过,眼下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于是点点头,“你担心的是这个啊,那你放心,侯大勇的事儿,我让那边压住不提……简阿姨都表态了,我肯定给她这个面子。”

要纪检委压住不提……他这个口开得有点大,不过有许书记帮忙的话,倒也不算吹牛,干过纪检委的都知道,很多大案要案,被披露出来的,只是冰山的一角——有些东西,是注定要烂在肚子里的。

话是不错,但是侯国范听到之后,心里越发地咬牙切齿了,我说姓陈的你不要太过分,大勇的事情,不是早就揭过了吗?

只要是智商在水准以上的,就知道侯大勇意图收购面粉一厂的事儿,真的就算过去了,而陈太忠眼下将这件事提出来,当作侯厅长被张处长握在手里的把柄,那简直是在侮辱别人的智商!

“我说的是,可能还有其他的一些事,”侯国范不能容忍这种侮辱,而且他也需要吹个风。

“那你怎么能这么不小心呢?”果不其然,陈太忠并没有为这个答案吃惊,而是看起来很为难地皱一皱眉头,语带怨气地发话,“我说侯厅,你好歹也是个厅级干部。”

我怎么能想到这混蛋如此地胆大包天,掉链子掉到这种程度呢?面对陈某人的指责,侯厅长只能苦笑了,“陈主任说得对,我现在,是后悔也晚了。”

麻痹你多少带点种行不行?陈太忠刚才那话,也是有后手的,不成想这侯国范如此地惫懒,居然直承自己不像个厅级干部,让他的若干登时算盘落空了。

然而话说回来,这也是一种能力,会审时度势,当软则软该硬就硬,套用那句老话:厅级干部就没个简单的,侯厅长轻轻松松服个软,就将皮球踢回给了陈主任。

陈太忠不得不沉吟一下,仔细分析之后,再次沉声发问,没办法,简泊云虽然说是不管了,但是他还得对她有个交待,“你这些破事里,有人命没有?”

“人命?”侯国范下意识地咀嚼一下,接下来,他脸上的表情可就精彩了,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端端是苦涩无比,好半天,他才叹口气,“我外面有俩孩子……如果这算人命的话,那是有。”

“这种破事儿,你也能让张峰知道?”陈太忠登时就震惊了,麻痹的你好歹是厅级干部呢,外面搞私生子……居然能让自己的下属知道?

“我不清楚他知道不知道,但是大勇知道,”侯国范苦笑一声,“大勇跟张峰走得很近,国储粮这一块,张峰没让他插手……这估计是要瞒着我,但是张峰是很有心计的,跟他处得也很好,他俩在其他方面真的是无话不谈。”

这话说得一点都不假,反正中间人是简泊云,侯厅长也不怕陈太忠把这些糊糊事说出去,正经是他还有心试探——对他来说,俩私生子真的不算什么,还有些其他事比较尴尬,他要借这个由头,判断出陈太忠的态度。

“你这真的……全身都是窟窿,”陈太忠被他这话弄得哭笑不得,一时间也就懒得再计较什么了,“那我给你个面子,推后一天,后天晚上下班之前,他必须要到纪检委,向组织坦白。”

“一天时间……太少了吧?”侯国范是真的想多争取几天,“太忠,给个面子……我不算啥,你给简大姐个面子成不?”

“就是后天晚上了,加的这天时间,是让你俩通气,”陈太忠很决绝地摇摇头,“我卖你面子,许绍辉还得考虑他的位子呢,张峰敢到时候不出现,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一边说,他一边就站起了身子,这家伙实在不能让他生出半点同情之心,可怜之心倒是有一点——堂堂的厅级干部,活成这样,砢碜不砢碜啊?

陈太忠心里很清楚,这次见面,侯国范的目的算是达到了一半,堂堂的一个厅长,口无遮拦地什么都跟他说,为的不就是博点同情票吗?

不过,这粮食真要有四万吨的缺口的话,老侯你这也……确实该考虑早一点退休了,真的是触目惊心啊。

由于他是没到单位,直接就来了锦园,下午想再暗访就没人陪同了,陈主任琢磨一下,决定去单位呆一阵——整天在外面躲着,也有点着相了。

才到单位不久,林震就拎着几张纸过来了,“陈主任,这是这两天收到的各单位送来的调查表的概况。”

交来的干部家属情况调查表实在太多了,所以,林主任为调查表做了一个目录索引表,就是他手上现在拿的这个,陈太忠拿过来细细看一阵,沉吟好半天之后,眉头微微地一皱,“嗯……这民政厅的表还没交上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