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598章 亡羊补牢(下)

素波的机场离市区有三十公里,加上安检换牌啥的,再考虑堵车的因素,提前一个来小时起身,是很正常的。

不过,就在路上的时候,陈太忠接到了许纯良的电话,“太忠,凯瑟琳不是四点二十分的飞机吗,怎么你们还没到机场啊?”

咦,合着你早就去了?陈主任低头看一下仪表盘,也不过才三点二十,“我已经出市区了,等着啊,十五分钟内一准到……我说,你不是跟蒋君蓉在一起谈事呢?”

“哦,我俩琢磨着,要来送一下凯瑟琳,中午就是在市区外面吃的,”许纯良很自然地回答,“该谈的事儿,谈得差不多了。”

一行人到了机场,果不其然,蒋主任和许主任都在,毕竟是周六了,大家没有很重要的事情,又想在凯瑟琳面前留个印象。

也就那么短短一阵,凯瑟琳就进去了,剩下四拨人,涂阳人打个招呼先走一步,陈太忠看看许纯良,又看看蒋君蓉,他不想问这俩谈得怎么样了,但是还不能不问,“谈好了?”

果然是谈好了,素波这边同意凤凰控股,但是新公司必须在素波注册,而生产要放在凤凰——这是许纯良坚持的。

至于说细节,那就是再议了,目前先把框架定下来,反正在许主任看来,生产放在凤凰的话,带动相关产业的效果不会受到影响。

蒋君蓉肯定是有点不满意,不过这由不得她,而且,设备在凤凰生产的话,确实能降低一些成本,这是毋庸置疑的。

一旦达成初步意向,这俩就撇开纠缠,矛头直指陈太忠,提出他们最关心的问题,“太忠,我们这儿都没问题了,单子呢,单子啥时候给我们?”

“好像我欠你俩似的,”陈太忠真有点哭笑不得,他扭头走向自己的奥迪车,“你们先忙吧,回头等消息就完了。”

“去办事处汇合啊,”许纯良见状,喊了一嗓子,也不管他答应不答应,就走向自己的车了,蒋君蓉见状,向自己的跟班微微扬一下下巴,“跟上他。”

这两位都是干脆的主儿,几个小时就能敲定这么大项目的合作,但是对沃达丰的单子,他俩是不得不操心,没有单子的话,合作基础都要受到严重影响了。

陈太忠正好也要找许纯良说事,三辆车头尾相连,冲着凤凰科委素波办事处疾驰而去。

才一进接待室,许纯良就憋不住了,他也不管蒋君蓉就紧紧地跟着,大喇喇地发问了,“我说太忠,那单子问题不大吧?”

“我目前初步的计划是,把单子给了阿尔卡特,”陈太忠也不再藏着掖着,“然后让阿尔卡特和沃达丰的人过来指导生产。”

“你没搞错吧?咱们现在用的可是诺基亚的机芯,”许纯良听得目瞪口呆,“换成阿尔卡特的……这得多花多少钱?”

“我就见不得你这样,能多花多少钱?”陈太忠白他一眼,“关键是把技术吃透了……将来咱还要生产自己的机芯呢,你得有这样的眼光。”

“蒋主任,看来这次,你这儿得多出点钱了,”许纯良扭头看着蒋君蓉笑。

听到这话,蒋主任就愣在了那里,眼睛不住地在两人身上扫来扫去,“我怎么觉得……你俩是故意阴我呢?这单子不能让诺基亚接吗?”

“阴你?我倒得有那个闲心呢,你现在退出都可以,”陈太忠不屑地白她一眼,“你能从诺基亚手里拿到代工的单子?人家就是专搞生产的。”

“那阿尔卡特的单子就好拿了?”蒋君蓉就见不得他这表情,气呼呼地反问。

“我去过阿尔卡特董事长缪加的办公室,凤凰驻欧办就在巴黎,”陈太忠瞥她一眼,“而且法国的制造业很扯淡,他们习惯外包,我说……你不是会法语的吗,连这个都不知道?”

蒋君蓉被他顶得直翻白眼,不过许纯良敏锐地发现了另一个问题——这一刻,许主任和蒋主任是同一阵营的,携手共同对付陈主任。

所以他就发问了,“太忠,听起来……你能左右沃达丰外包的意向?”

陈某人刚才强调的,是他从诺基亚手里拿不到单子,而不是说沃达丰不会给诺基亚单子,也就是说,沃达丰的单子,一包给阿尔卡特或者诺基亚,是他可以左右的,许主任当然能听得出来这个细节。

“是啊,你能左右了沃达丰吗?”蒋君蓉也反应过来了,大家想得到这个单子,首先是要确定,沃达丰会将定制机外包给谁,其次才是从那些手机厂家手里,把代加工单子二包过来,两个环节都很重要。

“试一试吧,”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不试怎么能知道呢?”

蒋主任见他这副模样,好悬没气得晕过去,我几千万投进去,就换来你个试一试?她犹豫一下,才待说什么,猛地听到许主任发问了,“太忠,在我印象里,沃达丰跟你的关系……不是很好啊。”

“什么?”蒋君蓉听得又吓一跳,她对沃达丰原本就有印象,最近在争取这个单子,就又了解了一下该公司,市值千亿美元的大公司——陈太忠你居然招惹了这样的巨头?

你这闯祸能力,真不是一般地强!蒋主任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很高看某人了,不成想许主任随口一句话,她才发现,自己还是小看了对方。

“哈,我跟它的关系,肯定不太好嘛,”陈太忠听得就笑,在狙击沃达丰收购曼内斯曼的过程中,许纯良的资金跟着凯瑟琳的步伐,大大地赚了一笔,所以丫这话说得一点都没错。

你俩……不会是同性恋吧?蒋君蓉觉得,自己实在不能理解许纯良和陈太忠的关系,怎么你们说的这些,我都不懂呢?“那你这个尝试……可能成功吗?”

“百分之七十的可能性吧,”陈太忠淡淡地回答一句。

事实上,他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把握能成功,因为凯瑟琳为了讨好他,主动告诉他,说这个消息,是沃达丰的高层跟我说的。

当然,泄露这个秘密的时候,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儿也不无卖弄的意思,为什么呢?因为沃达丰的人想跟她建立合作伙伴关系——世界第一大移动公司的合作伙伴,她的骄傲是可以理解的。

那么,沃达丰为什么要跟她建立合作关系呢?原因很简单,她狙击了沃达丰收购曼内斯曼的行动,这世界上没有永远的友谊,永恒的只有利益。

正是因为她在这次行动中获益匪浅,沃达丰才会关注到她,由于已经时过境迁,英国人并没有计较的意思——那是很无聊的行为。

正经是,沃达丰在收购了美国空中电信和德国曼内斯曼之后,一点都没有放慢脚步的意思,是的,他们还要继续快速扩张,这是英国人早就做出的决策。

这个时候,吸纳资本就很重要了,凯瑟琳手里,可是有十几个亿的美元,而通过肯尼迪家族的影响,她起码能融资到三十亿美元以上,这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谁都不能忽视。

光是有钱的话,那也就算了,关键是这美女还有胆量,敢于赌博,上一次她的出手,就给沃达丰的收购凭添了不小的难度——谁能保证下一次她不再疯狂呢?

跟这样一个人、一个势力建立合作关系,是必须的,沃达丰扩张的脚步,不能因为这些因素而停顿。

更别说,他们还希冀,在未来的收购大战中,能得到肯尼迪家坏女孩儿的支持——永远都没有人嫌自己的资金多。

“他们既然要跟你建立合作关系,这个定制机,你有权推荐的吧?”当时陈太忠就是这么问的,虽然表面上他不说,但是他心里真的惦记着科委的这一块——所谓山头主义,不但是一种心态,更是一种性格。

“我要全力争取的话,他们必须重视,”凯瑟琳傲然回答。

有了这个保证,陈太忠还怕什么?而且凤凰科委惦记的又不是一包——想一包也没那能力,既然一包是要给国际知名品牌的,凯瑟琳惦记这个,还不是很容易的?

“百分之七十?”蒋君蓉登时就震惊了,你跟沃达丰不对眼,都有百分之七十的可能性,主导人家的外包活?她真的有点……不能理解。

“那真的可以博一下了,”许纯良点点头,同蒋主任不同的是,他分外了解太忠的要强,敢在事情没敲定之前,就许下七成的把握,那么这家伙心里最少有九成的把握。

九成的把握还不够,但是加上陈太忠这个人,那就足够了,许主任笑眯眯地看蒋君蓉一眼,“才七成啊,煮熟的鸭子还能飞了呢,蒋主任,你得把太忠剩下的三成挤出来。”

“不会,该怎么挤呢?”蒋主任淡淡地摇头,又怪用怪异的眼神看他一眼。

“那我怎么知道呢?”许纯良笑着一摊手,“太忠本来就打算不管的,这不都是你逼得他不得不管的吗?”

“请蒋省长支持一下精神文明建设工作就行了,”陈太忠很随意地摆一下手,想到自己又要往欧洲跑了,他有点情绪不佳,“行了,不说这个了……纯良,那谁的事儿,得停一停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