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596章 人情社会(下)

虽然是没好话了,但是谈判还是要继续,许纯良的底线跟陈太忠类似,别的都可以商量,控股的事情不用商量——必然是凤凰。

但是蒋君蓉肯定不干,我辛苦一场落个不控股,我吃饱了撑得吗?那我何必找你们凤凰科委商量呢?

你可以不找我们商量嘛,谁拦着你来的?那两位都是一个态度——摘桃子也就算了,还摘得这么牛逼,那就是你的不对了。

“好像咱们还有点别的事儿来的,”蒋君蓉吃不住这二位的夹击,猛地就想起,大家似乎还可以就文明办主任的位置,再交换一下意见——这是她的底牌。

许纯良一听这个话题,又有一点头疼,他很清楚,蒋君蓉的这点事,只是搭头,没错,几千万的收购不算小了,但是官场中人讲究的是级别和位置。

文明办这机构不值钱,经手的钱一年也上不了千万,但是主任这个位子值钱,相较这位子的意义,拿钱来比较可就……不合适了,真的太俗。

“也别这么费事儿了,这设备我做主,三千万卖给你了,”陈太忠在一边听得恼了,你不就是仗着自己老爹是省长吗?“卖给你就没凤凰科委啥事了,行不行?”

“太忠你怎么这么说话呢?”蒋君蓉还真是被他这话吓一跳,离开陈太忠的支持的话,素波的手机……也不好发展,起码沃达丰的单子要吃力很多了,“我这是有诚意,才跟你们这么商量呢。”

“你按许纯良的建议走,我帮你们把单子拿下来,”陈太忠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直接就拍板了,“你俩谁不听话,这单子我就不管了。”

这话说得真是霸气十足,但是听的那二位,还偏偏就认这话——说实在的,他俩一直在为陈太忠没有个明确的态度而忐忑不已,蒋君蓉是这样,许纯良同样是这样。

要说蒋主任和许主任,不但都是天南官场的一时俊杰,在京城,各自的家庭也都有不同的影响力,就算走出国外,也不会两眼一抹黑。

但是这两位都非常明白,沃达丰是个什么样的庞然大物,想办法搭上关系——这活儿倒不是太难,可想从人家的商业行为中获利,就不太保险了。

沃达丰不是很难接近的,相反地,这公司很好接近,但是手里若没有足够的筹码,想从沃达丰手里获得点利益,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外国人比中国人现实多了。

所以说,问题难就难在,许蒋二人虽然都有相当的能力,但是他们不能给给沃达丰带去相应的利益,这单子就不好谈了——术业有专攻。

偏偏地,这二位又都是年轻干部中的佼佼者——这佼佼二字不仅对应他们的家世,事实上,他们对国际上的商业情况,也略有了解,所以他俩都清楚,今天三个人的谈判,焦点还是在于陈太忠愿意不愿意出手,出手的时候又是在帮谁。

不过,饶是这样,听到他这话,许纯良也是有点微微地愕然,“我说太忠,这单子你还真打算管来的?”

蒋君蓉的反应则不同,她跟陈太忠的交情没那么深,所以索性很直接地发问了,“陈主任你的意思是……这单子你拿得下来?”

她有这样的猜测,但是听到某人的话,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以,就要证实一下。

陈太忠微微一笑,“这年头的事儿,谁敢打包票?你们俩能谈成,我就努力试一试……谈不成我就不管了。”

他的话没说死,但是看他那模样,分明就是尽在掌握的意思,许纯良见状也笑了起来,猜到他估计又有收获了,“拉倒吧,谈不成你也得管我。”

嘿,给我施加压力?蒋君蓉心里暗哼,对许纯良这个娘娘腔真是讨厌到了极点,然而她还不能发作,因为人家说的是事实。

这场谈判真的很艰难,到接近十二点的时候,都没定下个大致框架,蒋君蓉倒是能够接受凤凰控股了,但是她表示,公司总部必须设在素波开发区。

许纯良自然不肯答应,这涉及到税收的问题,他怀疑自己若是答应了,章书记会气得跳起来——虽然他老爹说,不用考虑章尧东的反应。

“你来我开发区,我给你三免两减半,在你凤凰你做得到吗?”蒋君蓉不屑地哼一声,又扭头去看灌啤酒的那位,“陈太忠你说对不对?”

“你俩谈,不关我的事儿,”陈太忠不以为意地摆一摆手,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电话号码居然是松峰的。

来电话的是尚彩霞,真的是奇哉怪也,她先是随便聊两句,听说勤勤走的时候,你送她来着之类的,然后沉吟一下,“你现在讲话方便不方便?”

“您等一下,”陈太忠站起身就向外走去,屋里吵得兴起的二位奇怪地看他一眼,心说这又是什么大人物给这厮打电话,丫居然用“您”来称呼?

约莫过了十分钟,陈太忠才沉着脸回来,他冲这二位点点头,“你们俩接着谈,我有事情要离开一下,中午的饭局不要算我了。”

“出什么事儿了,”许纯良跟他太熟了,一眼就看出这家伙心情不太好。

“哦,也没啥,”陈太忠勉力笑一笑,终是难掩悻悻之色,他转头向外走去,“就是李强的事情,有人找我。”

这话他不怕当着蒋君蓉说,因为这个名字实在太常见了,不过许纯良听得却是一怔,好半天才苦笑一声,“嘿……真是……”

“真是什么?”蒋君蓉侧头看他一眼,她猛地发现,这两人的关系,比她想像的还要密切,不管是这个娘娘腔刚才关切的发问,还是陈太忠随口一个人名,这边就能了解是什么事儿,都证明这二位铁搭档的名声名不虚传。

“你别操这些心了,还是说手机的事情吧,”许纯良摇摇头……

陈太忠也没想到,李强的事情,居然牵扯出了尚彩霞,当然,这小小的处长还真是请不动蒙夫人,请出来她来的,是粮食厅长侯国范。

前文说过,侯厅长算是郑飞一系的人,而且蒙艺在天南的时候,他跟蒙艺走得也不算远——毕竟蒙书记身上也带着郑飞的烙印。

反正,他不是蒙艺的人,但当时的蒙老板使唤他,肯定比杜省长方便一点,比如说,为太忠库命名的那次,蒙书记下凤凰,就是参加全省粮食系统的会议去了——粮食安全是很重要,可这也算是给了侯厅长一个面子,一般系统的会议想请动一省的书记,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

李强在省纪检委捅出了储运处的问题,侯国范终于听说了,他原本是想再等一等,看方便不方便把小李捞出来,但是出了这种天大的事儿,他真不敢再等了。

他了解一下,知道纪检委现在放缓了调查,知道此时再不出手,真的就是晚了,忙不迭找到郑飞的大儿媳简泊云的门儿上,赌咒发誓说,储运处那些事儿,我真的不知道啊。

简泊云一听说,是他手底下的人动了国储粮,真是气儿不打一处来,简大姐一向是很要面子的,就说你做这种缺德事,我管不了。

可怜的侯厅长,堂堂的大老爷们儿,在女人面前哭得稀里哗啦的,说我真是冤枉的啊,而且,也不算特别为难您,这件事是陈太忠推动的,陈太忠是谁的人……您肯定知道吧?

简泊云实在推不过,要他做出尽快补回粮食的保证之后,终于还是给尚彩霞打了个电话——简大姐是要面子的,她的人不占理,她就不好意思给小蒙艺打电话,不过还好,她知道小尚跟那小家伙也熟悉。

保侯国范啊,尚彩霞知道此人,一听也是不太好推辞,尤其是简大姐强调了,“这事儿小侯真不知情,他还答应尽快补救了。”

反正,老远打个电话过来就让陈太忠停手,也就是尚彩霞有这个面子了,不过她的话也没说死——就算她是省委书记的夫人,就算蒙艺对陈太忠非常照顾,但是,毕竟是隔了地域了,“……简大姐那人挺热心的,你见一见她,了解一下情况吧。”

陈太忠记了简泊云的号码,反手一个电话就打了回去。

侯厅长正在简大姐家里呆着呢,他才做通了大姐的工作,亲眼看着她给尚彩霞打电话,不成想陈太忠的电话回得这么利索,心里不禁暗暗地感叹:什么是底蕴?这就是底蕴啊,郑飞是不在了,但是你看人家这人脉……

小伙子不错,知道尊敬老人,简泊云也觉得陈太忠态度挺端正,电话回得这么快,所以,她就邀请他共进午餐,“就去锦园吧,勤勤喝得东倒西歪的那个地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