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595章 人情社会(上)

“事情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陈太忠有点搞不懂,但是他已经别无选择了,田立平打过来电话了,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手机厂还是留在凤凰吧。

话是活话,可陈太忠知道,这种事情就不要指望田市长下死命令,章书记张罗的项目,田市长能出头就已经很不错了。

与此同时,许主任也在跟老爹请示,他六点半爬起来就往素波赶,八点半的时候就到家了,许绍辉听他说了几句之后,登时就恍然大悟了,“嘿,看来前一次,蒋世方有意对付的就是江川,不过……他为什么不跟陈太忠说明白呢?”

“太忠那人,有的时候挺马虎的,”许纯良听得就笑,对付江川,他是一点压力都没有,也不觉得这是个多严重的事情,更别说出手的还是蒋世方。

“这种事上,他怎么可能马虎?”许绍辉以前不太看得起陈太忠,现在却是又高估了某人,“看情况吧,实在不行,就把生产线卖给素波,科委现在发展有点太快了,你要记住,贪多嚼不烂……”

“凭啥她一句话我就要卖?”许纯良一听不干了,他能挤兑陈太忠,但是真让他卖,他还真不甘心,“我下了大功夫的,成和不成怎么都要博一把。”

“呵呵,那你看着办吧,”看到往昔乖顺的儿子居然学会顶嘴了,许书记不怒反笑,“你有这个信心,那就放手去干……对了,章尧东的因素,你不要考虑。”

“会不会有点……目无领导?”许主任的思路,还是比较传统的,这跟他的家庭教育很有关系。

“章尧东做事很有魄力,但是他不是一个勇于任事的人,”许书记淡淡地点评一句,却是不肯多说了,剩下的话,他要儿子自己去琢磨。

许绍辉对手机生产线的看法,是另一种角度,在他看来,章尧东拍脑门子上这个项目,不算多大错误,很多事情,不尝试怎么知道难易?实践出真知嘛。

至于说这个项目,让自己儿子的单位负责了,花出一大笔钱,那也不算多大错误,投资和回报之间,总是存在风险的,科委也有钱,几千万不算多大的事情。

他不能容忍的是,你决定做这个项目了,也用了我儿子的钱了,就坐在那里等收获了,没错,做领导的不需要事必躬亲,但是相应的关心,该是有的吧?

陈太忠随随便便就能拉来一个大单子,你堂堂的市委书记,就那么没用么?

好吧,就算你跟国外不熟,没有类似的关系……这些也是理由,但是,你跟陈太忠熟不熟?陈太忠能揽到这样的单子,你出面争取一下,很难吗?

说到底,是舍不得那个市委书记的架子吧?所以,许书记觉得,章尧东此人说是强势,其实办事能力,也就那么回事。

十点钟的时候,天南省最年轻的三个正处碰头了,地方是许纯良选的,他拒绝了蒋君蓉的提议,没去什么会馆,而是将地点定在了凤凰科委的办事处——来素波是我就你,谈话的地方,那就得你就我!

陈某人是真的不情愿来,不过还是那句话,他没选择的,果不其然,三个人一碰面,那两位就冲他皮笑肉不笑地点头。

“太忠,我的魅力还是不如美女大啊,”这话是许纯良说的,他的语气有一点点幽怨。

“陈主任和许主任,果然是孟不离焦,我该找谁谈好呢?”蒋君蓉的声音,更加地幽怨。

“你俩谈,我做个见证就行了,”陈太忠叹口气,走到旁边的沙发处坐下,“我都不想来,你俩一个比一个厉害,逼得我不能不来……纯良,有啤酒没有?”

接下来就是谈判了,许纯良说凤凰科委已经为这个项目投入了五千万,你开发区要买,那给八千万,我们拍拍屁股走人,那些技术人员,你可以聘用,不过关系要留在凤凰——你要是撬得走,那随便你撬。

“许主任你也是素波出去的吧?”他跟蒋君蓉谈价格,蒋主任跟他谈乡情,当然,这乡情之后,就是拦腰一刀……还不止,只剩下胸部以上了——三千万,你觉得行,咱们就成交。

还好,我真没打算买,许纯良笑着回答,那笑容前所未有地奸诈,跟纯良二字一点不搭界,那这就是没法谈了吧?

你要不谈的话,就是不给我面子,我这人特别情绪化的,蒋君蓉这女人,该放得开的时候,绝对放得开,不给,那我就另起炉灶了,说句良心话,我不是很稀罕你这一块儿。

那你就再搞一摊嘛,谁怕谁啊?许纯良可不是吓大的,到时候咱们比一比看,是素波的手机被大浪淘沙,还是凤凰的手机被大浪淘沙?

凤凰科委财大气粗,他说这话的时候,眉头都不带眨一下的。

可是,他财大气粗,蒋君蓉有个做省长的老爹撑腰,自然也不会小里巴气,那咱们就这么说了,各搞各的?

许纯良还真是怕这一手,本来凤凰的手机就步履维艰了,同省再出来这么一家竞争对手,那还确实为难了,尤其是陈太忠目前在省里上班,就是他自己昨天说的话,他指使不动陈太忠,蒋世方可是指使得动。

“太忠,你说句话,”许绍辉扭头看一眼在一边灌啤酒的陈太忠,“三千万,咱能不能卖……你要觉得能卖,我就答应了。”

这话听起来是在问成交价,其实是在挤兑陈太忠,这个沃达丰的单子,你是打算怎么办吧,帮我还是帮她?

“你们不是来谈合作的吗?”陈太忠装迷糊,其实,这也是他内心的真实写照,凯瑟琳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已经问清楚了——在仙人的“鞭”策之下,蛮夷之人自是不能抵挡。

“合作……她三千万买咱的设备,这算合作吗?”许纯良隐约感觉出他的意思了,但是这个时候,正是开口要价的时候,他不能心软。

“你是想怎么合作呢?”蒋君蓉笑吟吟地看着他,她知道,真论关系的话,陈许二人之间的友情,那是整个凤凰市都知道的,所以她最在意的,是陈太忠的态度。

“那是你俩的事儿,谈合作哈,”陈太忠懒洋洋地回答这么一句,“谈竞争伤感情,我也不希望看到这么搞,人间正道是……双赢!”

“不是沧桑吗?”蒋君蓉低声嘀咕一句,不过她这也算摸清楚陈太忠的底牌了,于是正儿八经地跟许纯良谈了起来。

没错,刚才双方都是试探,扛不住这一手的,那就被别人白占了便宜去,扛得住的……心理和背景都扛得住的,那么,大家就可以进入下一个话题了。

在下一个话题中,许纯良和蒋君蓉都很惊讶地发现,有必要重新认识对方一下——他(她)不是我想像中的纨绔子弟(胸大无脑)!

事实上,两人的底线非常接近,蒋君蓉不是真的想买科委的设备,而许纯良也不是真的想卖自己的东西,因为那样做的话,双方都觉得有点划不来。

那么接下来,就是要成立一个股份制公司,科委以现有的设备和人才入股,而开发区以现金形式入股,大家风险同担,利益共享。

按说,科委不差这点钱,也没那么大的资金缺口让素波开发区来弥补,不过,这不是马上要竞争沃达丰的定制机项目了吗?项目一旦定下来,还是要采购相当设备的。

所以,素波的资金,就有了用武之地,不用跟凤凰科委扯那些旧账了。

但是话又说回来,这个股份制公司不是那么好成立的,所谓股份制,就是要先明确股份——公司里谁占大头,谁说话算话!

双方是必然要争这个控股权,但是许纯良表态了,要不你就是八千万买走我的设备,要不然就是我控股,没有第三条路可走,他有这个信心:太忠跟我关系好嘛。

没错,太忠不乐意的话,我用不动他,蒋世方能借着权力强行用他,但是我就不信了,多了这么一层恩怨之后,太忠还会规规矩矩听蒋世方的——下级该服从上级,但是夹杂了个人恩怨之后,阳奉阴违甚至抗命,也就正常了。

蒋主任能感受到许主任的底气,一时也不好反应太强烈,但是她坚持一点:这个手机公司的总部,必须设在素波开发区——这也是她的底线。

这个公司不设在素波的话,她的努力,就算是毫无意义的。

“你想得可美,”许纯良毫不客气地耻笑她,“公司总部设在素波,税该交在哪边?GDP又该算谁的?”

话糙理不糙,这年头努力发展地方经济的主儿,除了想博个业绩,博个好看的鸡的屁指标,就是想博个财政收入了,公司总部设你这里,那成什么啦?许主任宁可多出点钱,也要将这些指标落实到凤凰。

“不就是一年千把万的收入嘛,”蒋君蓉冷笑一声,“你要是同意把单子让给我,这个收入我帮你找。”

“呸,你做梦吧,”陈太忠和许纯良齐齐地哼一声,许纯良不但纯良,而且干脆,“我控股这个没商量,能谈就谈,不能谈拉倒。”

“一年一千万算啥?”陈太忠冷笑一声,“蒋主任,我不是开玩笑的,你找个沃达丰这样的单子介绍过来,我给你一个亿。”

这就是所谓的话赶话没好话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