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593章 大交换(上)

“他说,要拿下江川?”蒋世方低声重复一遍,眼神却是有点茫然,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最近蒋省长事情比较多,所以九点多才回来,而且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女儿下午找陈太忠去了——甚至穆大秘都没跟他说,自己给凯瑟琳打电话了。

当然,这不是穆海波敢背着领导玩什么花样,而是说这事儿不是很要紧,回头得了空再说也不迟,蒋省长最近真的很忙,再说,事关凯瑟琳、蒋君蓉和陈太忠,穆海波倒是想隐瞒呢,敢吗?

所以,蒋世方一回家,就收到了女儿的告状,一时间他居然都有点迷糊,不过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嘿,这小子倒是会将军,蓉蓉你没有直接找一下凯瑟琳?”

“人家说了,只认陈太忠,昨天又是夜不归宿呢,”蒋君蓉也知道,老爹是说他也很重视凯瑟琳,没准打上蒋省长的旗号就好用,“就不知道这俩怎么弄到一块儿的。”

蒋世方对男男女女之间的八卦不感兴趣,陈太忠和凯瑟琳现在……就算被警察捉奸在床,省里都得出面保人,他关心的是另一点,“关于江川,他还说了些什么?”

“他还说……还说就是不讲理的话了,”蒋君蓉知道陈太忠的话哪些可以信,哪些不能信,有些属于气话的,她说出来都没意思,不过老爹要问,她也就说两句,“他说张州的市委书记,要由他来指定。”

“嘿,扯淡,”蒋世方听得都情不自禁地笑了,信口还骂句脏话,下一刻他眉头微微地一皱,“那他再没提江川的事儿了?”

“没有了,他就那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蒋君蓉也不是笨人,她本来就觉得这里面有说法,见老爹这样的反应,心里就更确定了,“这江川……是怎么回事?”

“没啥,是说文明办主任的位子呢,”蒋世方摇一摇头,又陷入了沉吟中,他跟戴复说了,要陈太忠拿下江川,才肯把文明办主任的位子让给秦连成,而让戴复去正林做常务副。

这个要求是有点不讲理,省纪检委想拿下一个市委书记,真的太吃力了,而许家虽然势力不小,但是天南压根就不是许家的地盘。

所以听到陈太忠耳中,这就是赤裸裸的羞辱——厅级领导的任命,不是随便乱掺乎的,许绍辉你规矩点,真那么有本事,搞个市委书记给我看看。

尤其让陈太忠不满的是,这话不但是冲着许书记去的,连他陈某人也捎带上了,所以恼怒之下,他都没把话传给许纯良。

殊不知,他把蒋省长的意思弄拧了,这种得罪人的话,十年前蒋世方是黑脸书记的时候,说得出来,现在却绝对不会那么说,蒋省长的本意是吹风——我有意对付江川,许绍辉你是纪检委书记,帮着开个头,至不济也表一下态嘛。

当然,要说蒋省长有敲打许绍辉的意思没有?那多少也有一点,你秦连成敢跟我蒋某人的爱将抢位置,那么……多少付出一点代价吧。

然而,这话传出去之后,久久不见回信儿,蒋世方就反应过来了:得,事情肯定卡在陈太忠那儿了,八成这家伙把我的意思理解歪了。

是理解歪了,不是理解错了!蒋省长本来是两层意思,吹风是主要的,敲打只是顺便——如果没有合作的诚意,他何必早早地点出江川来?

是的,蒋世方非常确定,理解错他意思的是陈太忠,而不可能是许绍辉这老狐狸——十有八九,许绍辉都没收到这个信息。

这就是老人们经验的可贵之处,谁也年轻过,能理解年轻人的心情,但是老人的政治智商,却不是年轻人能够随意揣测的。

这家伙把我的意思弄拧了,那我要收拾江川,没准就要适得其反了,蒋世方有点微微的遗憾,陈太忠那家伙小肚鸡肠得很,使坏也很在行,又具备使坏的能力。

不过,蒋省长收拾江川的欲望,也不是特别地迫不及待,于是就打算将此事再放一放——陈太忠你再能折腾,也就是个处长,总不能指望我堂堂的省长跟你解释什么。

但是今天听女儿这么一说,蒋世方的心思就又有点活泛了,他思索好久,才吩咐女儿,“这样吧,蓉蓉,告诉陈太忠说,江川我帮他收拾,省纪检委那边配合一下,我给他这么大面子,他还不把这个小单子让给你?”

“嗯?”蒋君蓉不解地看着自己的父亲,长长的睫毛眨巴眨巴,寻思半天才发问,“这个江川,不会是你早给他出了题目吧?”

能猜到这一点,蒋主任真的不能算胸大无脑,不过,换个智商差不多,搁在类似环境里,也能有一半人做出类似的猜测,对官场中人来说,揣摩人心并没有那么难。

“嘿,”蒋世方哭笑不得地叹口气,有心说点什么吧,觉得也没啥意思,“嗯,你猜得差不多,反正你跟他说,让许绍辉的儿子……好好斟酌一下。”

“他肯定能答应吗?”蒋君蓉的眼睛一亮,老爸不肯多说,那她就捡要紧的问,蒋主任可不是善男信女,若是陈太忠一定会答应,那么她少不得就要……哼哼,出一口恶气了。

“啧,你这孩子怎么这样啊?”蒋世方不满意地一皱眉头,知女莫如父,一见女儿这样子,他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工作就是工作,你把单子拿到手里,比什么都强,你说对不对?”

“那我直接联系许纯良行不行?”蒋君蓉见老爹不肯多解释,就旁敲侧击地打听,她已经猜出来了,对文明办主任一职感兴趣的,应该是许家的人——否则的话,像收拾省委委员这个级别的干部,许绍辉自己都要慎重异常,凭什么听陈太忠的指派?

“蓉蓉,我知道你很聪明,”蒋世方听到她这么说,脸登时就是一沉,“听你老爹一句话,一个人,心胸有多大,天地才能有多广,你注重的这些枝节末梢,没意思……许纯良答应了你,你俩就拿得下沃达丰的单子?”

“那是,我现在就联系陈太忠,”蒋君蓉点点头,对自己的老爹,她是相当尊重的,这不仅仅是她的后台,更是她今生很难逾越的目标。

现在……十点多了啊,蒋省长眉头微微一皱,不过,想到女儿肯听劝,他也就不吭声了,反正今天的事儿不算太糟糕,文明办一个主任,换来许绍辉的支持,加上一个手机代加工的大合同,省长的面子是有了。

此时此刻,陈太忠正在家里玩游戏呢,他赤身裸体地躺在床上,眼蒙黑布,身上坐了一个女人在不停地驰骋着,一边还有女人在拿舌头和手,挑逗他的各个敏感部位。

他要做的是:用嘴猜出那个正在喂他啤酒的女人,是谁?

陈某人自命名器控,坐在他身上的那位,小太忠很快辨识出来了,但是撩拨他的女人,他就不能一一辨识了,至于喂他酒的,他不作弊的话,一般也就猜得出丁小宁,小宁的嘴唇真的有点厚。

用排除法的话,不太好辨识出来,要知道,今天不但凯瑟琳和伊丽莎白在,蒙晓艳也在,屋里煞是热闹。

“你是……田甜?”他咽下嘴里的啤酒,做出了猜测,只听得身前佳人冷冷一哼,却是凯瑟琳的声音,“你在我身上喝了那么酒,连我的味道都闻不出来?”

“太忠,电话,”下一刻,田甜的声音响起来了,“蒋君蓉给你打过来的。”

“太忠哥你咋这么坏呢?”身上的女人发话了,李凯琳现在是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还是娇滴滴的那种,“一听说是蒋君蓉,就又……又大了一点。”

“胡说,哥不是那种人,”陈太忠义正言辞地反驳她,一边接过手机,一边嘴里还在评价,“不是我大,是你今天分泌得不够多……蒋主任,这么晚了,有什么指示?”

“我是想跟你商量一下,”蒋君蓉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听筒内传来七八种沉重的呼吸,还有啪嗒啪嗒的活塞运动声,禁不住提高了声音,“陈太忠你在干什么?”

“现在是我私人时间,”陈太忠恼火地一伸手,拽掉眼上的黑布,却愕然发现伊丽莎白正从身边离开,凯瑟琳鼓着腮帮子凑了过来,很显然是噙了满满一大口啤酒,打算冒充蒙晓艳的口腔容量,“啧,凯瑟琳你作弊……我说蒋主任,我真的很忙的。”

“我帮你搞掉江川,谈一谈合作吧,行吗?”蒋君蓉听他这边如此热闹,心里真的是有点恼火,总算是她记得老爹的吩咐,强令自己不去叫真,“沃达丰的单子,一定要留在素波。”

“这事儿你真的该跟许纯良谈的,”陈太忠叹口气,“帮我搞掉江川?麻烦你醒一醒,这本来就是你老爹自己要下手的,别说帮我什么的行不行?”

要不说这厮真是个奇才,身边有诸多美女围着他忙碌着,他居然就能从一个电话里反应过来——其实我答应不答应蒋世方,人家都要对江川下手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