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592章 开出条件(下)

没人愿意承担这个责任!

大家在国内抢食儿,许可证上你卡也就卡了——利益所在,都能理解的,但是人家对的是国外市场,都有采购单子了,你再卡的话,地方政府就要跳脚了!

而素波为沃达丰生产定制机的消息一旦传开,各省的准入门槛,基本也算不存在了,起码没人敢明目张胆地阻挠了——世界第一大移动公司都用的机子,进了你们省会水土不服?

说句良心话,对于这一点,蒋君蓉有着非常明确的认识,她争的不仅仅是这份订单,不仅仅是熟练的技术人员,她还争在国内市场的流通权。

要是仅仅为了一个高科技企业,她还真不愿意再来吃陈太忠的闭门羹——这是一份异常辉煌的业绩,她必须争取。

嘿,你琢磨得还真是不少!听到“准入制度”四个字,陈太忠都有点佩服蒋君蓉了,这女人的个人生活,或者有点糜烂,但不可否认的是,人家做事还真的挺用心——我琢磨着,纯良也未必能赶得上。

陈某人又想起,自己跟这蒋君蓉结怨,其实大多还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姓蒋的傲气逼人,这是很讨厌的,在竞争中仗势欺人也令人厌恶。

但是两人之间,还真没什么私人恩怨,这家伙吃自己教训这么多次,居然还敢找来,对她勇于送脸上门的精神,他还是有点佩服,于是也不再说什么怪话,而是认真地建议,“这件事情,你该跟许纯良商量。”

蒋君蓉哪里是那么好哄的?她笑嘻嘻地看着他,“跟他商量,不如跟你商量,听说他对操作这个项目,不是很有信心。”

“可问题是,我已经不在科委了,不在其位不谋其政,”陈太忠无奈地撇一撇嘴,“跟许主任商量去吧,啊?我也希望你们能商量出个结果,不管怎么说,凤凰科委在手机生产方面,超出开发区三条街都不止,全方位地领先你们。”

他这全是实话,他确实希望双方能合作,而凤凰占主导地位,要知道,一天之前,许纯良还在为单位生产的手机不过关而头疼,若不是凯萨琳找来了这个代加工的大单,那十有八九,章尧东钦点的这个项目,就会成为大浪淘沙里的一颗沙子。

外力是靠不住的,陈太忠从不迷恋外力,凤凰手机的危机只是被掩盖了,万一这次拿不下这个单子,或者说拿下之后,再没第二个单子,那么还是不得不转回头来,面对竞争激烈、血腥残酷的国内市场,所以说,合作是个不错的选择。

但是蒋君蓉对这个建议不感兴趣,她冷哼一声,“全方位的领先?我看未必,只要这个单子给了开发区,我们能全方位地一次到位,凤凰科委的那点优势……嘿,不提也罢。”

这话说得,也是很有道理的,接下这个单子来的话,开发区这边买了设备,设备怎么使用,有人教,生产流程中该注意什么,也有人管,一个实实在在的单子生产下来,经验和人才就都有了,再加上连准入资格都获得了——你凤凰科委还能跟我开发区得瑟哪一块?

“积淀,积淀才是重中之重啊,”陈太忠叹口气,这一刻,他想起了关正实的感叹,“凤凰科委哪怕是走过弯路,哪怕是被你们迎头赶上,但是你总知道……底蕴两个字吧?”

蒋君蓉何许人也?几句话下来,她就发现,姓陈的态度有所转变,说不得又是微微一笑,“太忠,你的底蕴……我可是深有体会。”

“陈主任,我上个厕所,”郭建阳这下是再也坐不住了,这女人虽然看起来冷傲,却是什么话都敢说,尤其又是美艳无比,所以他真是不敢再听了——这都说到底蕴了,再说就该说到长短粗细了吧?

看着他仓皇离去之时,还不忘记带上门,陈太忠真是有些哭笑不得,这下没人了,他也不怕把话说得明白一点,“蒋君蓉,你今天来,就是打算坏我名声的,是吧?”

“我又没说你始乱终弃,”蒋君蓉懒洋洋地打个哈欠,接着面容一整,又恢复了冷傲的样子,“这个单子我一定要得到,你想要什么?尽管开口。”

“这个嘛……”陈太忠最见不得的,就是她这副模样,于是沉吟一下,缓缓开口,“虽然大家不是很熟,但是你让我开口了……给个副省长吧,行不?”

“这个玩笑有点无聊,”蒋君蓉冷哼一声,“就别说我有没有这个能力了,就算我有那本事,你才多大,二十二还是二十三?惦记副省长……你别让我小看你的智商,行不行啊?”

“但是,你让我看不起你的智商,”陈太忠很严肃地点点头,随即略略提高声音,“都跟你说了去找许纯良,你非要跟我夹缠不清,有意思吗?”

“我从来不喜欢跟别人分享,我的就是我的,”蒋君蓉的下巴又略略抬高两毫米,这个极细微的变化,却是让她的气势中又凭添了更多的傲慢,“陈太忠,你应该庆幸,我不是你的女朋友,要不然的话,你的其他女人,统统得不到好下场。”

“呀哈,我就不信这个邪了,”陈太忠气得狠狠一拍桌子,他虽然有点滥情,但是同时,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他愿意珍惜每一个拥有过的女人,这话真是触了他的大霉头了!

不过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这家伙八成用的是激将法,于是微微一笑,“我从来不庆幸啥,说实话,我又不是邮票。”

这话骂人骂得有点晦涩,蒋君蓉初开始,也是听得一头雾水,“嗯……你当然不是邮票,我说,你到底想说什么?混蛋……你敢我说是在集邮?”

“那算我在集邮好了,”陈太忠见她生气,自己反倒乐了,于是哈哈一笑,“收集尽天下美女,集邮爱好者嘛,不过……你不算美女,我就不收了。”

“你!”蒋君蓉气得脸色铁青。

“算了,扯淡的话也就不说了,”陈太忠摇摇头,他既然意识到蒋君蓉也是个工作狂人,就懒得再为难她,“我还是那句话,你跟纯良联系吧。”

“你……在敷衍我,”蒋君蓉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目光里的情绪也非常复杂,有怀疑,有气愤,还有思索和困惑,所以这话里,带了点置疑的味道。

你!陈太忠真是有点生气了,说不得冷笑一声,“想让我不敷衍你,简单啊……要他把江川撤了,市委书记我来指定,那我就一定让你满意,不管从心灵还是肉体上,都让你满足。”

“吱”的一声轻响,门被推开了,华安的头探了进来,却是不小心又听到了最后一句,整个人登时就愣在了那里。

“我说,敲一下门很难吗?”陈太忠重重一拍桌子,真是有泪流满面的冲动了,哥们儿我正经地说了这么长时间,不见你小子来,随口调笑一句,你这个混蛋就出现了!

华安听到这话,吓得转头就走,“对不住啊陈主任,是我不对!”

“给我回来!”陈太忠冷哼一声,“说,到底什么事情?”

华主任匆匆而来,是通知陈主任一声,马主任已经回来了,而且他还想邀请陈主任,晚上一起去马主任家看一看。

随着传言的越演越烈,华安的地位真的有点不稳了,所以说一听马主任回来了,就马上想过去看望一下,顺便了解点消息——马勉不会告诉他很多,但是隐晦的暗示,多半会有一点。

按说他去马主任家,是没必要叫上陈太忠的,但是,陈主任也是马主任的人不是?而且马主任那边万一有什么变故,跟陈主任打好交道就很有必要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华主任已经努力在直视陈太忠了,但是眼角的余光,还禁不住要瞥一眼蒋君蓉——他认出这漂亮女人了,心里真是百感交集。

敢跟素波官场第一美女这么说话,陈主任你真是大牛啊,我那个外号可是一点都没起错,果然是妇女之友,连蒋省长的女儿都敢调笑。

“行了,要去你去吧,我已经联系过马主任了,”陈太忠一摆手,点到为止地说一句,然后侧头看向蒋君蓉,“我说你还不走啊?”

“我走,我走,”华安吓得站起身,快步离开了陈主任办公室,出去的时候……小心地带上了门……

“江川跟你仇很大吗?”蒋君蓉有点不清楚陈太忠的逻辑,所以才一直不肯离开,既然中途打岔的那位已经走了,她也借机改变了调笑的口气,“我觉得你的要求有点奇怪。”

“一点都不奇怪,回家你问一问,就知道了,”陈太忠微微一笑,“所以我跟你说,许纯良那边,也不是不可以商量的。”

蒋君蓉沉吟了起来,好半天之后,她转一转眼珠笑了,“看看,都能替许纯良开出条件来,你还说自己不管事,我今天缠定你了。”

“你可不可以不这么无聊?”陈太忠白她一眼,又看一下台历上的电子钟,站起了身子,“你不走是吧?我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