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591章 开出条件(上)

正如蒋君蓉想的那样,陈太忠还真有点头疼女人在自己的办公室“发骚”,事实上,这种行为就没有哪个干部不怕的——像电机厂厂长李继风那种,敢在办公室跟女人调情,土棍到如此程度的干部,真的不多。

陈某人的脸皮比一般人要厚一点,但是他从来就不把女人的事儿往办公室里带,还自我标榜说,从来不吃窝边草,更别说他现在已经被人起了一个很操蛋的别称了。

所以,他对蒋主任的故态复萌,也没什么太好的手段,那么就只能就事论事,“你别跟我扯那些有的没的,我就问你一句,这个消息……你听谁说的?”

一边发问,他的脸色一边就沉了下来,他有点怀疑,有人撞见了自己的什么事儿,陈某人对气机是很敏感,但是这世界只有千日做贼的,哪里有千日防贼的?

“你这人真的很扫兴啊,”蒋君蓉又是一声轻笑,见他真的着恼了,才淡淡地解释一句,“省里对肯尼迪家的那个女人很重视,今天上午还打电话给涂阳办事处。”

“然后呢?”陈太忠哼一声,他才不相信,这消息会是厉市长透露出去的,在这个项目上,凤凰、素波和涂阳是属于竞争关系。

“然后……你问我然后?”蒋君蓉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眼里有些说不出的味道,有嫉妒,有不屑,也有艳羡……“然后,听说有人一晚上没回来。”

“我和纯良带着她们泡吧去了,”陈太忠无所谓地耸一耸肩膀,然后就愣在了那里,敢情是这么个缘故啊。

昨天晚上,涂阳办事处的人发现,美艳的女老板和女保镖彻夜未归,当然,大家是不会想歪的,毕竟陪着她们走的,除了陈太忠,还有许纯良——要说陈主任跟美国人有点猫腻,大家还信,但是带上许主任干什么?当灯泡吗?

所以涂阳人就认为,人家是商量沃达丰的手机的事儿去了,还暗自说这厉市长表现得有点急了,早早地表现出了自己的意图,结果人家不在办事处谈此事了。

今天上午省政府的人打电话给涂阳办事处,惊闻凯瑟琳和她的保镖跟陈太忠出去之后,彻夜未归,登时就着急了,“这个陈太忠,怎么一点影响都不顾?他可是国家干部!”

说话的这位认为,陈主任领着两个妞儿出去HAPPY去了——这其实也是真相,但是涂阳这边可不敢就这么附和,而且,涂阳人从陈主任这儿得到的太多了,于是这边婉转表示一下,“当时还有凤凰科委许主任陪着,他们是说事去了。”

“是说什么事儿?”得,这位这么一问,办事处的人就算想保密,也没秘密可保了不是?

美国女人手上有手机订单?一听这个消息,省政府这边的人也认真了,事实上,自打凯瑟琳来了天南之后,她的所作所为,省里都比较清楚——这女人可是蒋省长高度关注的。

所以,凯瑟琳投资蒙岭旅游区的事情,连蒋世方都知道,但是眼下又出来一个手机订单,这位不敢忽视,马上汇报穆海波穆大秘。

好死不死的是,蒋君蓉正好找穆大秘来说事,听说凯瑟琳居然送了一个手机代加工的大单给凤凰科委,眼睛登时就红了——这可是代为培训技术人员的手机生产啊。

眼下国产手机在市场上真的火爆,广告火爆,价格战打得也火爆,不过不管怎么说,外国手机一统天下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而手机生产,当然算得上是高科技了。

蒋君蓉很清楚,从陈太忠嘴里抢食实在太难了,更别说再加上一个许纯良了,但是面对这样的诱惑,她实在无法按捺得住那蠢蠢欲动的欲望。

国内各省市上项目,通常有个毛病,就是不管上什么,都喜欢一窝蜂地去抢,然而,在特定时间内,可做的项目总是有限的。

有些项目不是不能做,不过是见效慢,或者说在近几年不能创造好的收益,可干部的任期是有限的,谁会吃饱了撑的,去做那些“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无聊事?

而且,一窝蜂地上项目虽然弊端多,但是也不是毫无可取之处,起码可以证明你的思维和路线是正确的,是符合大环境的,哪怕到最后因为重复建设,导致项目创造不了收益,也不需要承担太多的责任——别人都上,咱们怎么能不上呢?

项目在操作过程中出了偏差,这不是不可以解释的,但是上项目的初衷,必须正确!

素波早就有过上手机项目的意向,不过论证一开始,朱秉松就倒了,赵喜才上台之后,只会缩减开支给省里上供,而且凭良心说,素波搞手机研发,没太大的优势,如此一来,赵市长那里根本不可能通过。

到后来,凤凰科委上了这个项目,而全国范围内,手机大战的硝烟也开始弥漫,素波的论证就无限期地搁置了,只说省计委那一关就不好过——全国范围内,重复建设不好控制,但是一省之内,这样的项目,还是容易协调的。

但是想当初,蒋君蓉是参与过这个项目的前期论证,比较清楚里面细节,所以她非常明白,这个代加工的单子有多么可贵——有人指导生产的单子,这根本就是用外国人的钱,培养自己的人才啊。

接这个单子,要先投入资金,对她来说这不是什么问题,而且只要产品出来了,就不愁销售,相对那些在国内市场闷头大打价格战的厂家,这是一份辉煌到无以形容的战绩——你们在国内血拼吧,姐去国外玩了。

当然,若是许纯良和陈太忠同心协力地搞这个项目,蒋君蓉也不敢做得这么明目张胆,她吃某个人的亏,实在是太多太多了,颜面扫地也不是两三次了。

但是现在,陈太忠终究是不在凤凰科委了,而且据蒋主任掌握的信息,那个美国总统的侄女儿,跟陈太忠的关系非常地暧昧,更别说她又了解了一下昨天的情况,知道许绍辉的儿子似乎对这个项目不太有把握,而姓陈的那货也没有插手的意思。

于是,她就撺掇穆海波联系一下凯瑟琳,想约见对方,是的,她有意绕过陈太忠,而且她不能在见面前,就吐露她的意思,否则太容易被拒绝了。

穆大秘已经知道蒋省长的女儿是个什么人了,电话他是打了,但是坚决不肯打蒋省长的旗号,陈太忠那家伙的路,是那么好短的吗?他直接就说是蒋省长的女儿想见她。

凯瑟琳跟陈太忠荒唐一夜,不但起得晚,现在还由刘望男和张馨陪着在逛街,她对蒋君蓉印象并不好,于是很干脆地问,她找我有什么事儿?

穆海波就说,是给沃达丰代加工手机的事,凯瑟琳对国内的这一套也有所了解,就说消息我给陈太忠了,你们有什么想法,找他商量吧——许主任开口,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儿都不肯帮忙,更别说是蒋君蓉了。

蒋主任一琢磨,就很果断地亲自来文明办了——这么做也是别无选择,因为她知道陈太忠是个什么样的人,那家伙软硬不吃,与其指望请别人关说被顶,不如自己去尝试。

她这话说得不是很清楚,但是陈太忠已经明白消息是怎么泄露的了,无非是凯瑟琳夜不归宿嘛,导致她觉察出了许纯良的存在,顺藤摸瓜就摸出了这些。

到了这个地步,他已经不怕别人怀疑他跟凯瑟琳的关系了——哪怕是被捉了现行,他也可以解释为自己是“顾全大局忍辱负重”,不惜出卖那个啥相的,普林斯公司已经给了天南太多的照顾了,撇开黄家的因素不谈,谁敢冒激怒凯总的风险?

既然明白了泄密的源头,他也不打算跟蒋君蓉再计较什么,于是很干脆地回答,“凤凰科委已经有了手机生产线,你慢了半拍,我是不支持重复建设的。”

“如果素波不是连着换了两个市长,手机生产线我早就搞了,”关键时刻,蒋主任自然当仁不让,她重重地哼一声,“这个项目,还能突破手机的准入制度,我没有放弃的道理。”

手机准入,这也是很重要的一环,你生产出手机,不是说就能随便卖了,就像光纤、光端机或者交换机一样,你得获得部里的认可,取得许可证才能销售。

更有那甚者,获得部里的入网许可证都不行,还得做通各省邮电管理局的工作,获得省内入网证——供大于求的产品,往往都是这样,国家认了我省里不认,你就是不能卖。

从本质上讲,这跟邵国立琢磨的卷烟销售也有点类似,卷烟厂全都是国有企业,但是能在哪个省卖,不能在哪个省卖,那也要看卷烟厂的公关能力了。

而不管哪个手机生产厂家,在获得沃达丰公司代加工的单子之后,这些困扰就都不是困扰了,首先,部里的入网证就好搞了——你要是不给我许可证,那么,这外贸单子真的耽误了,算谁的责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