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590章 谁都想抢(下)

“太忠……”许纯良又可怜巴巴地看陈太忠一眼,他太清楚了,这个事情还真得指望太忠,他不是妄自菲薄,以许家的关系想接下这个单子,倒也不是完全不可能,但是必然要付出相当的代价。

更要命的是,这个单子的时效性也很强,凤凰的手机要啥没啥,目前比别人强的一点,也就是比较早地知道了消息——想一想他们的竞争对手,都是诺基亚、爱立信、飞利浦和西门子之类的国际品牌,那就更要额外地注重这点来之不易的优势。

而许家在这一方面,并没有直接的关系,就算许纯良愿意付出相当的代价,人求人这样求下来,时间上这点优势也就荡然无存了。

“我说你别这么看着我,我现在在文明办!”陈太忠扯一下嘴角,语重心长地发话了,“纯良,这么大一个消息给了你了……你该知足了!”

“你这纯粹是不想让我睡好觉!”许纯良气得直翻白眼,太忠这话说得倒是没错,但是……麻痹的这个消息我要是不知道,起码今天晚上我还能睡得舒坦点。

“你睡不好觉,那你也不能打扰我睡觉吧?”陈太忠苦笑一声,扫视一眼客厅,除了凯瑟琳和伊丽莎白,蒙晓艳、刘望男和张馨也都在——屋里应该还躲着几个,“我和凯瑟琳小别胜新婚,要不……你先回去想一想办法?”

“真是见色忘义,”许纯良摇摇头,站起身扬长而去,当然,他走得很不甘心,这一点谁也能看出来。

“章尧东真是害我不浅,”半个小时之后,他回到了家中,见到老爹在戴着眼镜看报纸,情不自禁地抱怨一声。

许书记听见儿子抱怨,于是放下报纸,又摘掉眼镜,皱着眉头发问,“哦,怎么回事……你没去凤凰?”

许纯良将晚上的事儿说了一遍,他很愤怒地强调,说把陈太忠弄走的就是章尧东,要上手机生产线的还是章尧东,现在这个事儿……我借不上陈太忠的力啊。

“……”许绍辉沉默半天,方始发问,“以你的分析,这个代加工的单子,能有多大?”

“沃达丰拥有四千多万的用户,这一单有多大我也不知道,反正不会少于一百万台,”许纯良叹口气,很郁闷的样子,“关键是……我能做好了这一单,下一单我就有资格参与了不是?甯家的代加工,不也是这样发展起来的?”

“你可以找甯瑞远想一想办法嘛,”许绍辉给自己的儿子提一个建议。

“甯瑞远早跟我说过,甯家的影响力,主要在东南亚和美国,欧洲就有点难了,”许纯良当然想过甯家,“而且,到时候没准甯瑞远要跟我分这个单子。”

“想一想办法吧,你看看现在陈太忠的折腾劲儿,要是我是章尧东,也不能把他放在跟前,”许书记不以为然地摇摇头,“离开他,你就办不好事儿了?”

“他要出手,事情就成一大半了,”许纯良对太忠的能力,还是相当了解的——别的不说,陆海的湖城那里,可是有一晚上两千人失踪的例子呢。

“那该怎么再卖他个人情呢?”许绍辉皱着眉头低声嘀咕一句,随着儿子的成长,类似这样的话,他已经不需要太避讳了……

第二天上午,陈太忠精神抖擞地来到了文明办,一夜的鏖战,并没有影响他太多的体力,然后他惯例去潘剑屏那儿请示工作,临走的时候,潘部长低声嘀咕一句,“你的马主任可是回来了。”

“我现在就去看他,”陈太忠马上就做出了回答。

“那个倒不需要,不过,他的调令应该快到了,”潘剑屏微微摇头,接着又摆一下手,“好了,你去吧,别跟别人说。”

老潘这是……什么意思?陈太忠一边慢吞吞地下楼,一边心里琢磨,难道说,老潘有意让我也关心一下文明办主任的人选吗?

事实上,别看最近文明办的表现非常抢镜,其实有些小道消息,也是越传越烈,马主任自打休养了之后,一直不见来上班,也没听说有什么调整方案,这到底会发生什么事儿呢?

如此一来,各种传言就有了市场,虽然表面上大家都不提这个话题,一个个讳莫如深的样子,但是私下里,说什么的都有——比如说,很简单的一个风向标就是:办公室主任华安以前身边总是围着不少人,最近就少了一些。

也亏得是潘剑屏亲自坐镇文明办,而陈太忠又在外面不住地搞风搞雨,不少人的注意力也是被这些吸引了,否则的话,有些传言会更加地不堪。

这就是潘部长以前说的,小陈你活动得越厉害,你的马主任压力就会更轻——原本他的话所指,是对某些别有用心的人,不成想对内也起到了安抚的作用。

陈太忠回到办公室之后,又有别人来向他汇报工作,不过他就有点心不在焉了,大约等到九点半的时候,没什么人了,他才给马勉打个电话。

“调令这两天就下来了,”马勉笑着回答,听得出来,他的心情不错,然而他也有疑惑的地方,“太忠,你能确定我的岗位吗?”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我就没敢多打听这事儿,”陈太忠心里暗暗苦笑,我就知道等换届之后,你估计要被边缘化相当一段时间,所以……现在的岗位很重要吗?

“嗯,也是,”马勉知道自己这次调动,真的是有点太意外了,不但他意外别人也意外,上到对自己信任有加的老领导潘部长,下到手下的干将陈太忠,大家都有点无所适从了。

而这调令没确定下来之前,马主任本人也不便声张。所以诸多人都是肚子里做事,小陈规规矩矩地不去打探一些事情,也是必然的。

“等调令下来了,你来家里吃饭吧,你老主任的手艺可是不错,”他笑着发出了邀请,出于感激的目的,他就有必要这么做,更别说将来入京之后,北京方方面面的事情,他也要借重陈太忠的人脉……

一上午就这么忙忙碌碌过去了,中午的时候,陈太忠又是请林业厅厅长李无锋吃饭,李厅长有事只坐了一会儿,不过他倒是拍胸脯保证了,“调查表是吧?没问题,回头给你弄过去。”

这李厅长也是有意思的主儿,看得出来,这个干部家属调查表对他造不成什么困惑,但是他就偏要等陈太忠开口,方才应承下来——要不说有些老派人,活的就是个面子。

下午的时候,陈太忠陪着蒙晓艳送走了蒙勤勤,秦科长这次去北京进修和挂职,中午赴饯行宴的人实在太多了,他没有去,但是连人都不送,就说不过去了。

送行的人,自然也很多,陈某人走上前轻声嘀咕两句,又让蒙晓艳帮着递过去一支金笔,做为送给她去学习的礼物,这就是齐活儿了——随着迎来送往的次数的增多,他已经习惯了这些模式。

看着他转身离开,蒙勤勤的同事就觉得此人有点奇怪,来得突兀不说,走得也干脆利索,不过,有人认出了他的身份,低声感叹,“年纪轻轻就是处级干部了,人家有傲气的资本。”

“今天送蒙勤勤,明天还得送凯瑟琳,真是不停地迎来送往了,”陈太忠低声感叹一句,推开了办公室的门,下一刻他就是一愣,“咦?你跑我这儿做什么?”

“怎么,不欢迎吗?”一个美艳的女人下巴微抬,笑吟吟地看着他,“人家想你了,就过来找你,太忠你有多久没找过我了?”

“咳咳,”郭建阳在旁边咳嗽两声,“头儿,这女人……女士不知道怎么就过来了,我问她是谁,她也不跟我说,我这没法汇报。”

“不关你的事儿,这是素波开发区蒋主任,”陈太忠径自走到办公桌之后坐下,也不理会蒋君蓉的挑衅,“找我来……什么事儿?”

“就是想你了嘛,”蒋君蓉脸上的笑容,越发地妩媚了一点,虽然她的傲气是挡都挡不住,但是多少也带了点挑逗的意思。

“麻烦你注意一下影响,”陈太忠白她一眼,心知这女人疯起来也不讲理,这不?建阳都要腿上蓄力走人了,“建阳你等一下,一会儿还有事儿跟你说。”

“开发区缺少个拳头项目,”蒋君蓉见他一脸的郑重,心里有点得意,继续笑着发话,“太忠,别给许纯良了,给了我吧?”

嗯?陈太忠听得眉头就是一皱,他沉默了大约五秒钟,才脸一沉,“这个消息谁跟你说的?”

“我有我的消息渠道嘛,”蒋君蓉笑吟吟地看着他,“咱可要分清楚里外,许纯良跟你再好,好得过咱俩吗?”

“都跟你说了,差不多点,你无所谓我还年轻呢,”陈太忠眼睛一瞪,一副不怒而威的样子,“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把你扔出去。”

“哈哈,”蒋君蓉轻声笑了起来,笑声虽轻却是很开心,“我还当你什么都不怕呢,原来你也有怕的……这个项目我是真的想要!”

她来文明办之前,特意打听了一下,听说这家伙居然又得了一个“妇女之友”的称呼,心说省委这帮人也确实挺无聊的。

不过,因为这个称呼,蒋主任心里就生出点不服气来,当然,她故态重萌的缘故,最主要还是猜到……这家伙应该是比较爱惜名声的,她这么做,多少也会让某人拒绝的时候,多考虑一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