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589章 谁都想抢(上)

“你别跟我扯这个,”陈太忠毫不犹豫地摇头拒绝。

“啧,”许纯良气得狠狠地瞪他一眼,才转头看向凯瑟琳,“凯瑟琳,我想你一定有办法帮我们拿下这个单子的,对吧?”

“并不是这样,我只是告诉你,有这么一个单子,”凯瑟琳笑吟吟地摇头,“至于怎么接下这个单子,那就是你们的事情了。”

“你这不是跟没说差不多吗?”许纯良不满意地嘀咕一句,不过下一刻,他还是展颜一笑,“当然,有这么个消息,对我们来说也很重要,非常感谢你。”

“你懂得信息的重要性就好,”凯瑟琳点点头,她对许纯良也不是很客气,可是许主任还不能计较,在狙击沃达丰收购曼内斯曼的行动中,他可是借机赚了好大一笔。

接下来,大家谈话的主题,就是沃达丰这次订购的定制机了,前文说过,沃达丰是通讯运营公司,而不是通讯设备制造商。

不过定制机,他们是能订购的,无非是生产外包出去,就像移动或者联通搞活动的时候,也会推出部分定制机一般,没人会认为那机子是移动生产的。

定制机通常都是低端机,生产厂家的利润也不高,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凯瑟琳才认为,凤凰科委可以争取一下,毕竟中国的劳动力价格非常低廉。

利润不高,但是胜在量大,沃达丰在收购了曼内斯曼之后,当之无愧地成为全球移动运营商的老大,就算当时的中国移动,都要排在它后面。

“哪怕一台机子只赚五美元,一百万台机子,也能赚五百万美元,”凯瑟琳将预期的盈利目标定得很低,脸上也没剥削第三世界国家劳动力的那种惭愧感,“沃达丰四千多万的用户,这个客户群的潜力,我想我不用再强调了。”

更要命的是,她还有别的计较,“而且,你们生产的设备出口,有出口退税的,这一块又是好大的利润,电子产品的退税,很高的吧?”

真不愧在北京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她连这一块都算到了。

厉市长初开始听这些年轻人闲聊,倒也坐得住,她年纪大了,跟这帮年轻俊杰不是很能谈得到一块,但是越听越瘙痒难耐,听到最后,眼里都要冒出火了……你们在说手机生产?

她可就是主管工业的,虽然她也知道,许书记的公子并不好惹,凤凰科委也不是善碴,但是……陈太忠已经不在凤凰科委了不是?

然后,她就终于忍不住了,“涂阳这边,咳咳,也有一定的电子工业基础。”

许纯良听到这话,冷冷地一眼扫了过来,“厉市长,凤凰这边对手机生产,已经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基础很扎实。”

“涂阳的电子工业也不弱,”听到这话,厉市长也顾不得许纯良是许绍辉的儿子了,很多事情,你不争取就得不到,许主任能肯撕破脸来说这个话,她就敢奉陪到底,说白了,大家都是为了公家的事情,该争的利益必须争,你不争别人也不会念你的好。

正经是争到关键的时候,放个人情出去,往往效果会更好,“涂阳不但有电子部七十四所,还有兵器工业部的237所,还有专做印刷电路板的邮电八所,电子方面的底蕴,不差于大多数省会城市……我这是没算九零厂呢。”

这厉市长不愧是分管工业的,短短的时间内,就将可以亮出的底牌统统地亮了出来,而那九零厂更是军方某企业的代称,在雷达和远红外成像上有相当的水平。

“我们已经有了生产线,厉市长,说这个没什么意思,”许纯良的反应,可谓是针锋相对,在这种事情上,谁都不可能退缩半步,别说他是许绍辉的儿子,就算不是,也不可能容忍对方如此挖墙脚,哪怕他只是正处而对方是副市长。

要说起来,为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口角,真是没什么意思,凯瑟琳这边不过是透露出个介绍的意思,八字没一撇呢,自己人内部先争起来了——这不是处级或者厅级干部的气度。

但是这事情,还不能这么简单地看,这里面有个态度的问题,厉市长为什么不惧许绍辉的影响,一定要把这个项目争到涂阳呢?因为她是要表示出凃阳市的态度!

若是许纯良对厉市长的表态视而不见,那固然是胸有成竹的表现,但是同时,也不无默认别人有这个资格的嫌疑——别人都明确表示出来,要跟你凤凰抢项目了,你唧唧歪歪的没啥反应,这算怎么档子事儿呢?

官场里分外讲个级别和职责范围,看过动物世界的都清楚,大笨熊还知道在自己地盘的边缘撒尿,以示对这片土地的所有权呢,何况国家干部?

所以,他这就算断绝了涂阳人的野心——太忠帮你们引那么多的项目和资金过去了,别不知足好不好?

然而,他是这么想的,终究还是有了变数发生。

酒席过后,也不过才八点钟,许纯良心痒难耐,要拉着凯瑟琳出去再找个地方坐一坐,厉市长想一想,今天许主任来,肯定要搞清楚某些事,把这美国人叫出去,倒也是能理解的。

这一下,却是便宜了陈太忠,陈某人原本还琢磨着,我该怎么做,才能不着痕迹地把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儿拖到湖滨别墅,眼下有了许纯良打掩护,那就都不是问题了。

到了这个时候,郭建阳就该回了,做领导体己人儿的,这点眉高眼低都看不出来,那就太失败了,于是他表示说,我忙了一天,挺累的了。

这都是些小插曲,进了湖滨别墅之后,凯瑟琳放得很开,伊丽莎白更是在第一时间就翻出了属于她俩的拖鞋,做保镖的随口吹一下上面的灰尘,很认真地建议,“马上要冬天了,太忠,该给我们准备棉拖鞋了。”

“到时候我空调全开,”陈太忠随口回答她一句,转头又看一眼许纯良,“纯良,我不是说你,我们这小别胜新婚,你这个灯泡,有点太亮了。”

“你以为我愿意来啊?”许纯良狠狠地瞪他一眼,旋即又将目光转移到了凯瑟琳身上,“凯瑟琳,这个沃达丰的单子,你多少想点办法好不好?”

“太忠给了我一个消息,我借此赚了十来亿的美元……大概其中也有你的资金,”凯瑟琳的回答,那是相当地无情,总算还好,她并不知道陈太忠的资金到底有哪些股份,也就省去了某个很纯良的家伙的尴尬。

“所以,我给你一个消息,做为回报,”她的思维方式,跟国人的思维方式不尽相同,但是逻辑上是讲得通的,“我认为如果你肯努力的话,这个消息也能赚一点钱……如果你赚不到钱,那不能怪别人,现在这个时代,信息就是金钱。”

“我说,回了家少谈点工作,行不行啊?”这时候,有女人插嘴,很不满意的语气,陈太忠一听,不用抬头就知道是蒙晓艳,“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勤勤,她要去北京了,”蒙晓艳从屋里缓缓地走出来,只穿着一件露肩膀又露大腿的短小睡裙,只看这装束,是个人就猜得到她跟陈太忠的关系,“然后周末,在这里玩两天。”

“好,我陪你玩,”陈太忠很随意地一摆手,他更关心的,是沃达丰的定制机,眼下也没外人了,他不怕问得清楚一点,“凯瑟琳,这个单子我们争取不过来吗?”

“争取的话,很不容易,但是可以OEM,”凯瑟琳笑吟吟地看着他,眼下确实没有外人了,她不需要考虑太多的措辞,“我觉得这么操作的话,不会有太大问题。”

所谓的OEM,就是套牌生产了,不过这生产是获得许可的,专利什么的都不需要考虑——换一句话说,就是品牌是自己的,产品外包。

“已经有人接下沃达丰的单子了?”许纯良不动声色地发问,他也听明白了,接下单子的主儿是一包,凤凰科委……没准就是二包和三包了。

他接过高速公路的活儿,对这些还是比较清楚的,而且凭良心说,凤凰科委的手机,目前也是要啥没啥,先接点代加工的单子,积累一些经验,这是很好的机会——想当年他搞的那个工程队,一开始可不也是接了转包的活儿?

“这个不可能,我的消息能拿出来说,就敢保证没几个人知道,”凯瑟琳傲然地摇摇头,她有这个自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