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588章 暂停一下(下)

陈太忠也没想到,一开始只是想制止李强关说,现在事情却是越搞越大,扯出面粉一厂是他的第二目的,但是现在连粮库的问题都波及到了。

“还要往下查吗?”他沉声发问,“你要想往下查,我支持你。”

“估计不能再往下查了,”许纯良叹一口气,再查下去就是捅破天的大事了,“先歇一歇吧,反正李强是暂时不能放了。”

陈太忠默默地挂了电话,他听得出来,纯良是代表许书记跟自己打招呼呢,都涉及到战略粮储备的问题了,给谁谁不害怕?

当然,这个“先歇一歇”肯定是有说法的,这就是等捞人的主儿出现呢,李强是不能放的——遇上涉及粮食安全的大事,纪检委不往下查是不可能的,但是停一停也很正常。

陈太忠努力想理顺脑子里的思路,借用一下何军虎事件,他不难想像得出,这个粮食问题,不捅破要比捅破了强——捅破的话,要天下大乱的。

不捅破的话,只要查到地方了,为了弥补过失,某些人必然会做出一些补救行为——比如说将挪用的粮食补回来。

事实上,许纯良并没有说粮库出问题了,但是有些话,用得着说出来吗?

这叫“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人家将东西补回来,从形式上讲,那就算粮食安全又重新得到了保障,要是不这么做,直接党纪政纪处罚甚至判决的话,那就是彻底地造成了国家战略物资的流失——不仅仅是国有资产,而是战略物资。

当然,补救回来之后,相关责任人大约也会得到变相的处理——有些错误是不能一犯再犯的,不过搁给外人看的话,那就是正常的岗位调整了。

反正遇上这种性质的事情,纪检委就不可能不查下去,许绍辉现在要是敢停手,将来在他的政治生涯的关键时刻,这事儿被人捅出去,会造成不可低估的麻烦。

所以说,现在停手是个很好的选择,等着看有什么大能人物跳出来,如果没人往外跳,那么就继续查下去,也不算是不给某些人面子了。

要是有人出面来说情,那就是打了孩子之后家长冒头了,这下就可以暗示一下补救措施,再商量一下岗位调整的事宜,无非就是这么回事。

搁在往常,陈太忠真是推断不出这么多的事情,但是随着他情商的日益提高,眼界逐渐开阔,他就觉得,自己猜的估计八九不离十。

事实上他对粮食厅这个行业,不算很熟悉,对粮食的收购和买卖,以及国际市场粮食期货这些的概念,也都不是很懂,但是他知道一点,粮食问题,是关系民生,关系国家生死存亡的大事。

至于说某些人挪用国储粮,能赚到什么样的钱,他也不是很明白,但是凭着简单的经济规律,他就能判断出挪用粮食怎么获利——其实,跟挪用公款一个道理,国储粮放在那里是死的,是不会动的资产,而这资产只有流转起来,才能获利,就这么简单。

不能流转的资产,是对社会资源的浪费,但是浪费的是一点点利润,做为国家安全基石,安定的是人心,震慑的是别有用心的投机资本,其意义不言自明。

这次还真是惹了点大事出来……某人情不自禁地咂一咂嘴巴。

下午的时候,凯瑟琳从涂阳回来了,陈太忠接了电话之后,琢磨一下,带着郭建阳去涂阳驻素波办事处。

这时候,就连文明办的人都知道了,涂阳之所以能第一个交上来调查表,就是因为陈主任接连帮着那边介绍了好几个投资商,大家就算有什么不洁的念头,也真的不敢再说闲话。

办事处这里,涂阳人腾了最好的客房给凯瑟琳一行住,陈主任赶到的时候,载着凯瑟琳一行人的车队也到了,陪同她的却是一个厉姓的副市长。

厉副市长是女性,四十多岁个子不高,长得珠圆玉润的,见陈太忠带着人来,也是客气得很,大家在小会议室很随意地聊一阵,就到了吃饭的点钟。

厉市长盛情邀请陈主任也在这里用餐,对于这个年轻的副主任,她热情得有些过分,不过想来也正常了,这是能让刘东来高度重视的主儿。

“这个不用了吧?”有意思的是,出声拒绝的居然是凯瑟琳,“我跟陈主任还有些别的事情要谈,我们出去说吧?”

“这怎么能行呢?”厉市长表示强烈反对,她这次来素波的目的就是送人,要知道,她分管的可是工业,不过市里对这次投资极为关注,想着就算送人,也得来个副厅——市政府秘书长之类的,级别都有点不够。

当然,美国人领不领情,那就不是凃阳市政府要考虑的了,厉市长也是占了性别优势,才被委派如此重任,所以她不能失职,“涂阳的客人,我让您出去吃饭,那成什么啦?”

“我真是有事要谈,”凯瑟琳很郑重地声明,但是厉市长笑嘻嘻地摇头,死活不肯答应,凯瑟琳遗憾地耸一耸肩,冲陈太忠一摊手,“那你把许纯良叫过来吧?”

“他……估计回凤凰了吧?”陈太忠听得也是一皱眉,初开始他以为凯瑟琳是想跟自己出去偷欢,见她这么说,才意识到是真的有事,“什么事,能先跟我说一说吗?”

“手机的事,”凯瑟琳笑吟吟地回答。

“等着,马上,”陈太忠一听这话,就冲郭建阳一伸手,拿过来了手机,这是陈主任最近正在培养的领导风范——做领导的,谁自己拿手机啊?

这个电话打得还真巧,许纯良的车刚驶出市区,正要上高速,猛地一听说,凯瑟琳要找自己谈关于手机的事儿,二话不说就掉头了,“太忠,这个凯瑟琳太喜欢冒险,这次靠谱吧?”

“嗯,过来再说吧,”陈太忠当着厉市长和凯瑟琳本人,肯定是不能回答,不过他对凯瑟琳还是很有信心的,大家熟归熟,这种玩笑也不会乱开。

许纯良一听这话,知道太忠说话不是很方便,搁下手机就一路赶了过来,他原本是机关事务管理局的,对涂阳办事处的位置也比较清楚,居然只用了半个小时就赶了过来。

这时候,厉市长已经知道,合着凯瑟琳要找的许纯良,就是许绍辉的儿子,凤凰科委的主任,一时间都有点暗自心惊,于是赶紧吩咐厨房的饭推迟一点。

许主任来了之后,大家就可以上桌了,上首肯定是凯瑟琳的,许纯良和厉市长瓜分了次席,挨着许纯良的,就是陈太忠了。

许主任跟凯瑟琳也是有过几面,他心系手机的事情,所以也不客气,开席后不久,他就很直接地发问了,“凯瑟琳,关于我们的手机生产,你有好主意?”

“陈主任委托我帮你们找几个移动通讯方面的专家,”凯瑟琳笑吟吟地回答他,这女人见了谁都是一副烟视媚行的模样,也不知道怎么守到24岁的,“这个没错吧,许主任?”

“没错,我们急需这样的专家,”许纯良毫不犹豫地点点头,“要是能有清楚相关工序的工程师过来,那就更好了。”

“专家我还在找,”凯瑟琳这回答,搞得许主任有点眼冒金星,不过下一刻,她就抛出一个惊天的消息,“不过沃达丰最近要委托加工一批手机,定制机。”

“那……这连销路都有了?”陈太忠听得,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他虽然还坐在许纯良的下首,但是他身份特殊,不怕插嘴。

“是啊,”凯瑟琳冲他笑着点点头,又去看许纯良,“许主任有兴趣试一试吗?”

“我肯定有兴趣,”许主任也是愣了一愣,才反应过来这件事情的重要性,于是忙不迭地点头,“这个单子,我们凤凰科委委托你拿下来。”

“前期可能需要一些投入,”凯瑟琳终于不笑了,很严肃地回答,“要引入相关的生产设备,你们现有的设备,不够用。”

“多少钱?”许纯良毫不在意地发问了,他有这个底气,对凤凰科委来说,拿个七八千万出来,眼都不用眨一下,就算筹措七、八个亿,那都是一句话的事情。

科委的摊子已经全面铺开,除了专项基金,账上大概也就总共剩下两个亿左右的流转资金,但是只要科委放出风声,说是缺钱,有的是银行上杆子跑来贷款。

“钱倒没多少,”他不拿钱当钱看,凯瑟琳更是眼里没小钱的主儿,她强调一点,“你要是能接下这个单子,会有相关人过来指导生产的。”

“那更好了,”许纯良笑着点点头,下一刻,笑容在他脸上凝固,“我接下这个单子……你是说让我去接?”

“沃达丰的定制机,那是要考虑质量的,”凯瑟琳笑着冲他一摊手,“我不可能为你的产品质量担保……你现在甚至没有成功的产品出来。”

许纯良登时就愣在了那里,好半天之后,才侧头看一眼陈太忠,语重心长地发话了,“太忠,组织考验你的时候到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