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587章 暂停一下(上)

许纯良接了宋敏的电话之后,也没避讳高云风和田强,很随意地将电话内容说了出来,说完还看一眼陈太忠,“你不是跟孙正平惯吗?想再查下去……你得找孙正平了。”

“你这话说得才奇怪,”陈太忠不满意地看他一眼,“我还跟夏大力惯呢,可我就是纳闷儿了,为什么要我来查?”

“这是你文明办要抓的事情,你不查谁查?”许纯良理直气壮地反驳他,“而且我说太忠,你跟咱科委还没断绝关系呢。”

“我的意思就是不查了,到此为止,”陈太忠摇一摇头,他没兴趣再查警察局了,而且他有他的道理,“我没必要找出最后的元凶来,那是纪检委考虑的事情……”

“只要交通局承认,他们确实换了咱们的货,这就够了,GPS设备上打标牌,是咱凤凰科委的货,咱就认,不是科委的,不许他们随便打标牌。”

这件事听起来跟素波交通局关系不大,但是陈太忠不这么认为——货可是你交通局买的,你要不肯答应换货,那警察局的领导再强硬,也做不到这一点。

说白了,就是交通局不想得罪人,而那些出租司机的反应,他们不会在乎,所以才有了这件事,陈某人习惯透过现象看本质。

这两个行局在这件事里的责任,有点类似于太子党和帮闲的关系,警察局是暴力机关,但终究不是具体做事的,因为有交通局的放纵甚至默许,才会有此事发生——没有帮闲捧臭脚,太子党能做多大的坏事?

当然,这世界上再没第二个罗天上仙,敢不卖同级警察面子的领导也不是很多,但是话说回来:坚持一些基本的原则……真的有那么难吗?

所以陈太忠认为,根子还是在交通局。

他是这么想的,但是田强不知道啊,猛地听说要查素波警察局,田公子登时就觉得,自己也终于具备一些插话的能力了,毕竟他老爸做了四年的素波政法委书记,“太忠,素波警察局这里,你要是不方便,我能帮你问一问。”

你小子总算是毛顺一点了!陈太忠挺满意他的态度,至于这家伙随便插话的错误——为人处事的习惯,不是一天养成的,也不是一天能纠正的。

所以他不打算叫真,而是转头看向高云风,“云风,要是找这素波交通局的麻烦,不会给你带来什么不方便吧?”不管怎么说,高胜利是前任的交通厅长,打狗还要看主人呢。

高云风也听得明白,于是笑着摇一摇头,“太忠你这可是想得多了,这是市局又不是厅机关,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姓彭的该是伍海滨的人。”

“伍海滨的人?”陈太忠和许纯良都听得一皱眉,做为素波市委书记,伍海滨可是相对低调的,但是再低调,人家也是省委常委。

“嗯,那会儿朱秉松想指定这个局长,不过伍海滨死活不同意,”高云风不愧是老素波,知道很多轶闻,“后来还是我老爸协调的。”

你老爸能有这个资格协调吗?陈太忠真的不是很相信,然而高公子下一句话,却是展示出了证据,“那人太忠你也知道,朱秉松推荐的,是蓝河啊。”

“蓝河不是一直在省厅的吗?”陈太忠对这个名字有印象,此人是高管局的副局长,市公交公司的老总乌标,就是仗着此人,不给凤凰科委拨付“一卡通”余款的。

甚至他都知道,这蓝河是崔洪涛的人,以前崔洪涛是交通厅常务副的时候提拔上来的,现在崔厅是交通厅老大了,所以蓝局长在高管局的威风,一点不比一把手于局长差——要知道,老于可是还兼着交通厅的副厅长呢。

“他以前靠朱秉松的,朱秉松歇火以后,不知道怎么就傍上了老崔,”高云风对此人也知之甚详,不无酸意地表示一下,“反正老崔现在大能了嘛。”

“合着老彭靠的是伍海滨?”陈太忠听得眼珠转一转,他想着商翠兰好歹也是文明办的助理巡视员,或者能通过她通融一下?

不过下一刻,他就将这个念头抛到了一边,商巡视员原本就不是很在乎文明办的,而且,这次明显是交通局做事不合适,凭什么我要去找人通融呢?

“咱不管他靠着谁,坑科委是不对的,”难得地,许纯良居然强势一把,不过同时,他也接受了陈太忠的说法,“这件事情不宜再扩大,就是找交通局的问题吧。”

不知道他跟宋敏说了什么,下午的时候,李云彤在客运办给陈主任打来了电话,说是交通局已经在协商了,打算补订三千套GPS系统,当然,这目前只是一个意向。

“费用呢,怎么算,摊到出租车身上?”陈太忠冷冷地发问了,他并不是一个热血青年,但是对交通局的这一套程序,他真的觉得有点齿冷。

这件事情,彻头彻尾地就是无耻地剥夺民脂民膏的典范。

首先说这个GPS设备的采购,采购价格真的不算低,凤凰科委在其中盈利不少——这个就不说了,陈主任是有小集体主义倾向的,起码放在凤凰科委身上,他觉得这不算暴利。

其次就是这个出资方,按说大头应该是交通局的,但是交通局很好地利用了移动和联通的竞争关系,将一半的成本,转嫁到了移动头上。

当然,移动不会在乎这点小钱,垄断的买卖,是不愁收入的,人家图的是长久,这真的无可厚非。

但是交通局购买了设备之后,不但将成本转嫁到出租司机头上,还加了不少增值的东西——当然,这也无可厚非,交通局总不能赔本赚吆喝不是?

然而,出租车司机高价买来的GPS定位系统,被人掉包了,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凤凰科委把一块钱的东西,卖到了两块五,可是司机们安装的设备,是五毛钱的那种。

就这么一个偷梁换柱,肥了很多人,凤凰科委肥了——人家挣的是技术钱;交通局肥了——人家就是这职能;警察局肥了——谁让人家就管治安呢?

但是,损失的是谁呢?移动、交通局和警察局所拥有的国有资产!

这是一本万利的买卖,那警察局的领导或者收到了些好处——希望他收到了一点,要不然,只是为了彰显一下自己的能力,表现一下自己的能力,那还真有点亏了……

说来说去,买单的是老百姓,得利的是不同的利益集团,流失的是国有资产。

“这个费用……彭局长希望能减免一点,”李云彤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古怪,“一机一卡,移动不可能再出钱了,这些设备款,都要他们自己负担呢。”

这真是天大的实话,移动帮着交通局把设备买来了,还安上了,那自然是一机一卡,你多买几台设备,移动都不干——我们就没放这么多号出去!

既然没有冤大头代为支付费用,交通局那边的采购压力就重了,现在买三千台的费用,赶得上以前买六千台的了——这设备他们还不能不买,移动当初代买设备的时候,就说好了的,人家每个月要收月租费的,才不管那卡你有没有投入使用。

说句难听话,这也是一报还一报,当初交通局的人情做得是爽了,现在报应来了,他们该为自己的人情买单了。

不过,这跟陈太忠没什么关系,所以他也就是淡淡地问一句,“凤凰科委那边,是个什么意思?”

“那边表示能让一点,但是为了市场考虑,也让不了多少钱,”李云彤小心地回答,“这跟咱们关系不大,我也不好多问。”

她虽然性子比较粗疏,但还是能感觉到领导对凤凰科委的矛盾心理——陈主任既不想管那些事,却是又受不了凤凰人被人欺负,所以,她才探听了这些不该探听的消息。

“这个许纯良,真是一点担当都没有,”陈太忠很不满意地挂了电话,要是哥们儿有那么一个省纪检委书记的老爹,我肯定让姓彭的原价再买三千台。

不成想,他心里正抱怨的那位,下一刻就打了电话过来,许主任声音苦涩,“李强那边有新动向了,现在已经扯出来粮食厅储运处了……”

这粮食厅的储运处,权力范围还真不小,手下管的粮库就不少,国家三级战略储备粮,省里就能插手两级,眼下虽然是对粮库放权了,但是储运处算是个协调周转的部门,没啥实权,但是牌子还是响当当的,职能是不容怀疑的。

“张峰做不了那么大的主,”陈太忠听得就笑了起来,这张峰便是储运处的处长,但是明白人心里都清楚,粮库这些事儿,还真不是他一个储运处处长揽得下来的,“怎么也拽得出侯国范了吧?”

“想拉侯国范下马,那真不是容易的,”许纯良在电话那边苦笑,“你也知道,他的根子在郑飞身上呢。”

郑飞虽然是天南的老字号了,但是也只留下一点余威了,毕竟是人都不在了,所以某个纯良的家伙,说得不是很客气。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