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586章 真相很简单(下)

把陈太忠拉过来,果然是个正确的选择!许纯良心里暗暗点头,他今天之所以这么做,就是因为他老爹随口说了一句,“你心太软,有些事儿还得叫上陈太忠,那家伙翻脸不认人。”

所以,面对彭局长的热情,许主任有点拉不下面子来,但是陈主任根本不吃这一套,直接就没事找事地问人家“你是不是对我有成见?”

有他在破坏气氛,那么接下来,许纯良就比较好拒绝对方了,他那张英俊的面孔微微一沉,“彭局长的办公室,我就不去了,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科委的副主任宋敏,负责配合你们调查此事。”

“去坐一坐,喝杯茶嘛,我那边都给大家冲好了,”彭局长笑嘻嘻地招呼,心里却又是一凉,我靠,还有一个副主任?这凤凰科委这么重视这件事?

“真不去了,还有事,”许纯良一边说,一边就站起了身子,“彭局长你可能还不知道,陈主任也是我们凤凰科委的,所以……希望你们尽快查清楚问题。”

“一定一定,”彭局长笑着点点头,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许主任和陈主任已经站起身子扬长而去,真的是傲气逼人。

然而,对两个年轻的正处,彭局长实在生不出什么怨怼之心,他自问,我老爸要是省纪检委书记的话,我估计比许主任还要嚣张一些。

陈主任倒是没有那么好的老爸,但是人家暗访的时候,好悬被自己的人罚款三千,再加上一部分GPS定位设备被偷换,人家心里能痛快得了才怪——是的,彭某人早就知道,陈主任是凤凰科委的副主任,他甚至知道姓陈的在文明办只是挂职锻炼。

总之,就是那么一句话,彭局长受到了傲慢对待,但是他还不敢生气,于是转头看向留在现场的宋敏,笑眯眯地发话,“宋主任,那两位领导有事,您可得去我办公室坐一坐了。”

“那些都是次要的事儿了,”宋敏微笑着摇摇头,看起来倒是很好说话的样子,但是事实上并不是那么回事,他这么做,只不过是一个副处对一个实职正处该有的礼节。

所以下一刻,他的话题就一转,虽然也是满有礼貌,可骨子里却咄咄逼人,“彭老板要是能早点给个答案,那我就非常感激了,唉……许主任和陈主任,要我尽快拿出调查结果来,您得理解一下,他俩都是急性子。”

麻痹的,我怎么觉得科委三个主任里,就数你小子坏呢?彭局长看他一眼,心说这家伙虽然年轻,正经是一股子官油子味儿——这倒也是,宋敏是科技厅坐办公室坐出来的官,自然不会差了这点语言艺术。

“想了解情况,我帮你安排嘛,”他笑着点点头,接着脸一绷,“不过宋主任,你要是连喝口茶的功夫都没有,有些话我还真就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了。”

宋敏也不想把此人逼得太急,人家不但是正处,还是正职,而且是素波交通局这种大行局,于是侧头看一眼杨帆,“杨帆,一起去吧?”

“就是,一起去,”彭局长笑着点点头,心里已经明白了,这宋主任未必是很排斥自己,但却是很忌惮单独跟自己待在一起,以免有些事情说不清楚。

想一想也是,不管是谁,摊上了许纯良和陈太忠这样的搭子,想不谨慎都不可能,这两位随便哪位哼一声,那都能造成雷霆霹雳的效果。

陈太忠和许纯良出来的时候,五子已经站在院子里了,陈主任将钥匙交给他,顺便递给他一个微型摄像机,“暗访的事儿,以后就交给你了……用心一点,素波台还等素材呢。”

“那是,陈主任您放心好了,”五子笑着连连点头,对他来说,陈太忠的委托真的不算什么大事,工作之余抬抬手的事儿,但是这个任务能带给他的便利,就真的太多太多了,所以,他坚决不肯要陈主任递来五千块租车费。

他不要,但陈太忠哪里肯沾他这点便宜,说不得将钱向车前脸一拍,转身就上了许纯良的帕萨特,“纯良,拉我去京华公司。”

帕萨特车走了,留下五子站在那里发呆,这时候,一旁就有那些有眼色的人凑过来了,“我说兄弟,牛逼啊,跟省委的人挂上钩了……”

许纯良是不介意做陈太忠的司机的,他一边开车,一边信口发问,“太忠我问你一下,俄罗斯那边有关系没有?”

“俄罗斯?没有,”陈太忠听得吓一跳,很干脆地摇摇头,“你想干掉谁的话,我能想办法帮你安排一下,成不成的就不好说了。”

“那就算了,回北京的时候,有个朋友说在那边投资,被老毛子坑了,”许纯良摇一摇头,“蒋世方要你对付的,是张州的江川?”

你怎么跟章尧东一样,学会瞬移了呢?陈太忠听得很是无语,“你别跟我说这个,我不想关心,掺乎不起。”

“要是江川的话,我能帮你想一想办法啊,”许纯良又来一句。

“我都说了,我不掺乎,”陈太忠哼一声,然而,他的好奇心还是被成功地勾了起来,于是下一刻他就发问,“听你这话的意思,你能弄得掉江川?”

“中纪委那儿,张州的材料可不少,”许纯良微微一笑,一边专注地开车,一边随口回答,“林海潮这天南首富就出在张州,注意的人怎么可能少了?”

“啧,”陈太忠听得咋一下嘴巴,心说这许家终究是在京城有势力的,去一趟北京就这么多事,撇开鲁班奖的正经事不说,人家不但有在俄罗斯做买卖的朋友,更是还有人惦记着吞吃张州的财富。

许纯良开了一阵车,发现他不说话,侧头看一眼他继续发话,“我也没别的意思,有朋友惦记上张州了,让我帮忙,我没这兴趣,不过你要是想搞一下江川,那我就顺便卖人情了……你也能借点力。”

“借点力?嘿,”陈太忠苦笑一声,心说你朋友惦记上张州了,但是就算再加上许书记,能拼得过蒋省长吗?

当然,他并不能确定,蒋世方想搞掉江川,是不是对那里的资源抱有兴趣,但是这年头,没利益的事情,又有谁会去做呢?

“你怎么总是说话说半截?”许纯良很不满意地看他一眼,“以前你不这样的嘛。”

“我倒是想跟你一说到底呢,”陈太忠狠狠地回瞪他一眼,老大的不高兴,“文明办主任出缺,告诉你一声,你回头就捅给秦连成,你让我怎么说你?”

“那是你老主任啊,”许纯良撇一撇嘴,看起来有点无辜,不过他心里也明白,自己这事儿,做得是有点不好。

陈太忠见他这副模样,也懒得开口了,两人到了京华房地产之后,又在丁小宁的办公室坐一阵,这就到中午了。

中午是高云风请客,再加上田强,可怜的田公子,好歹也是一市之长的儿子,在这三位同龄人面前,真是连话都不敢随便说。

他们坐在一起,说的是永泰到蒙岭的公路的事情,凯瑟琳今天上午跟蒙岭草签协议了,那么这条路动工也就没多长时间了。

酒菜还没摆上来,宋敏就给许纯良打来了电话,要说快还真是快,就这么一个小时的工夫,宋主任已经将真相打探出来了。

对凤凰科委的GPS设备偷梁换柱的,不是交通局的人,而是警察局的,前文早就说过,这个给出租车上GPS系统,涉及到了治安等一系列问题,是警察局和交通局合作来搞的。

其实,警察局在这个合作里,真是一分钱都没出,向凤凰科委支付设备款的,是交通局和移动公司——移动这是为了放号,重在长久。

他们不但不出去钱,反倒是收上来的设备款,他们分走一块做管理费,这也就算了,警察穷嘛,不成想,警察局那边有个领导,要求拿一批不太好的设备,换凤凰的设备。

这个要求是有点过分,不过据交通局的人说,那领导有朋友也是做这个的,在外省给人家上设备给上砸了,次品率太高,初开始还遮盖得住,但是后来采购方不干了,说你们再上这种设备,余款不要想要了。

当然,这就是传言了,未必当得了真,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换设备的是警察局的人,交通局真的有点无辜,不过,他们确实是视而不见了——谅那些出租司机也不敢说什么。

正是因为如此,宋敏在第一时间就将消息打探了出来,人家不怕跟他说,当然,这也跟他是副职有关,换了许主任去,就算在交通局呆一上午,彭局长也不可能跟他说实情。

这就是所谓的“王不见王”,两个一把手直接把话说开的话,很多事情就没有回转余地了,官场里做事,分外讲究个尺度,事实上,告诉宋主任实情的,也不是彭局长,而是彭局长的通讯员。

不过饶是如此,这通讯员也没说出警察局那领导是谁,他只是偷偷摸摸地告诉宋敏,这事儿跟我们交通局无关——是的,人家只是想把自己摘出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