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585章 真相很简单(上)

宋敏在办事处为许纯良准备了酒席和房间,不过许主任只是吃了一点,就着急地回家了,很显然,他跟他老爹还有事商量。

陈主任见状,也站起身走人了,宋主任有心挽留他多聊一会儿,却是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张不开这个嘴——一段时间不见,太忠身上那股不怒而威的气势,越来越浓了。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得了许书记的提示,第二天许纯良去客运办的时候,一定要叫上陈太忠同去,陈主任才表示我这里走不开,许主任马上就在那边表示,嗯……那啥,我也挺忙的,要不就叫宋敏去好了?

于是,两人在十点半的时候,出现在了客运办,同行的还有副主任宋敏,和科委技术攻关小组的组长杨帆。

李云彤和行动科的科长陈东平,正在跟客运办的王主任交流,看双方需要怎么配合,才能把精神文明建设工作抓上去,不成想门外慌里慌张地走进一个小年轻,“主任,4633又来了。”

“陈主任来了?那一定要迎接一下,昨天就失礼了,”王主任赶忙站起身子往外走,心里却是在暗自打鼓,不要又发生什么事儿吧。

他走出去的时候,陈太忠和许纯良一行人已经上了二楼,他们的车就停在楼下,按说,出租车是不能停在下面,必须停到远处的大停车场,但是经过昨天的一番折腾,大家已经知道,天A-T4633这辆车……随便它停哪儿吧。

王主任不认识许纯良,但是他一眼就看到了杨帆,心里登时就是一个咯噔……我操,还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杨帆这家伙,在科委也算个另类,数遍整个科委,住过看守所还能被重用的家伙,估计也就他一个人,尤其是他被抓进去的罪名,可是贪污。

所幸的是,他老婆在幻梦城做保洁,结识了陈主任,而他在电子元器件应用方面,确实是专家,才会被科委破格聘请进去。

而后来,他也向大家证明了自己的价值,说句实话,科委在设计方面,可能还有人比他强,但是设计加上应用的话,他是毫无疑问的No.1。

遗憾的是,他终是住过看守所的,就算他是被冤枉的,但是有了这么个污点,他想提干是肯定不可能了,也就是解决了自己的编制问题,端上了铁饭碗。

但就是这么一个人,几乎参加过科委所有电子产品的研发和安装,反正杨帆此人也不擅交际,将这些技术活干得有声有色。

而客运办的王主任,是见过杨帆的,一见到此人,就想到了昨天听来的事儿——文明办陈主任说了,人家发现GPS系统有问题了。

“陈主任,许主任,”李云彤可是识得许纯良的,见状赶紧打个招呼,“我们正跟文明办王主任拟定方案呢。”

一番介绍之后,王主任听说这英俊异常的年轻人,果然就是凤凰科委的许纯良,心里这番郁闷,那是再也不用提了,于是悄悄使个眼色,有人就心领神会地走了。

王主任的办公室里,有人在帮着冲新的茶水,不过许主任对此只做不见,而是慢悠悠地发话,“王主任,有不少出租司机反应,说我们科委的GPS定位不好用,对我们的声誉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我们单位高度重视。”

“哎呀,这个情况,我还真不是很清楚,”王主任清一清嗓子,苦笑一声,“没有人跟我反应过这个问题,不过许主任您都来了,我们一定要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这个系统我拆开过一些,”杨帆在一边插话了,他本来就是一个情商接近于负数的主儿,要不然也不至于做为先富起来的一部分,却被人弄进号子里去了。

所以他就是直来直去,事实上,做为科委应用技术组的组长,他还负责一些售后,关于素波出租车GPS的问题,他早有发现,不过他不知道该不该汇报领导,于是就向别人请教,因为他知道自己在人情世故方面有欠缺。

别人的回答,那都是一个口径:陈主任要在的话,你可以跟他反应,现在陈主任挂职走了,你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你知道这里面到底有什么说法吗?

但是许纯良今天一了解情况,杨帆马上表示,我听说有这么回事了,不过我想的是,那都是交通局的事儿了,跟咱科委有关系吗?我只管咱自己设备的售后嘛。

他这个心态,跟许主任的心态差不多,于是许主任只是批评他一句,以后这种事儿你也得汇报,然后就没再说什么了——这不但是单位的技术骨干,还是太忠一手拉进来的,他能计较吗?

但是这种场合,杨帆就要站出来了,麻痹我一个搞技术服务的,都听说下面的事儿了,你堂堂客运办的主任,就不要装傻了吧?“有些设备,不是我们的产品,这个我可以确定。”

“这个我真的不清楚,”王主任一听这话就急了,“我这客运办整天忙不完的事儿,都是吃力不讨好的那种,顾不上管这些,局里批下来是什么设备,我们就装什么设备啊。”

他不是不明白,而是不敢说,这件事局里知道的人不少,但是跟他的关系不大,反正大家都没觉得有什么风险——客运办收拾出租司机,那是手拿把掐,真不信谁敢炸刺。

现在许纯良来问了,他也照样要装不知道,原因很简单,跟他没关系的嘛,你就算查也查不到我头上,这种层次的偷梁换柱,是我一个客运办主任能做得了主的吗?

“你不清楚?”许纯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轻声反问一句。

“我……彭局长您来了!”王主任正在坐蜡之际,猛地眼前一亮,腾一下站了起来,“您坐……”

彭局长是素波交通局局长,年约四十出头,人长得白白净净的,就是肚子有点大,虽然未必配得上“大腹便便”四个字,但是他的身材加上他的肤色,给普通老百姓一看,这形象起码就是腐败的代名词了。

“哈,许主任和陈主任来了啊?怎么在这小地方呆着呢?”彭局长笑眯眯地发话了,根本都不带看王主任一眼的,“去我办公室做吧,唉,真是……怠慢了,怠慢了。”

他这话巴结的味道十足,但是又隐隐地透出点不含糊,人一到现场,就要把陈主任和许主任拉走,这就是大行局的气派了,交通局可是一等一的大局,不是文化局、农业局那些行局能比肩的。

“不用了,彭局长,”许纯良是纯良之辈,但是在这种场合下,绷个场面绝对没问题的,而且他也有这底气,于是就不动声色地摇摇头,“我是查问题来的,找出问题才是我的目的。”

其实从道理上讲,许纯良来交通局,该联系的就是彭局长,这才叫对等协商,堂堂的科委大主任,一来就直接针对客运办这种小科室,那就是意味着此事异常,凤凰科委要动真格的。

彭局长分外明白这个道理,交通局虽然是大行局,但正因为是大行局,这种场面他也见识得不少,分外明白此事的性质——许绍辉的儿子来了,不来局里,却是直奔客运办……这事儿不会小了。

“有什么问题,许主任你只管对我指示就行了,”所以,彭局长的热情还在继续,“既然来了,怎么也得去我那儿坐一坐,要不然,许主任你这就是……脱离群众了。”

这话都说出来了,证明彭局长是明明白白把自己摆在一个相对弱势的位置上了——对着许书记的公子,谁还敢强势不成?

许纯良这人有个毛病,面嫩,别人很给面子的时候,他不好意思拉下脸来,听到这话,他也有点为难,说不得看一眼陈太忠,“彭局长,文明办陈主任还在呢……”

他这不是祸水东引,而是真的不好意思拉下面子来,陈太忠太明白他了,于是轻轻地哼一声,“彭局长看来……对我有点成见?”

这是无事生非的话,但也不能说没有由头,昨天他就表示了,姓彭的你想见我,去省委排队去吧。

这话,交通局不止一个人听到了,传到彭局长耳中,那也是必然的事儿了,说起来同为正处干部,陈主任说这话不要紧,但是在客运办说,就有点不给彭老板面子。

但是这面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也要就事论事的,陈某人开个出租暗访,都要被客运办罚三千,说来还是姓彭的你先不给陈主任面子的。

总之,公家的事情一旦掺杂上个人的恩怨,就不是那么好解释的了,所以陈太忠眼下置疑,也不算欺人太甚。

“陈主任您别吓唬我,您这是省领导呢,”彭局长干笑一声,态度也很端正,但是,他先招呼许纯良,然后才跟陈太忠解释,那么在他的心里,谁更重要,自然也就不用提了。


阅读www.yuedu.info